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两性小说:情魔 第022章 悲泪难抑  

2015-11-02 21:31:02|  分类: 情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魔 第022章 悲泪难抑    

  编辑:诱惑天使 

 从淮北转来的信,在全国欢渡国庆的上午,像一把利剑穿刺了春那已经受伤的心,更似一层永远无法抹去的血盐,浸袭着心脉的每个细胞和每根神筋,春绝望了,感觉身体在慢慢下沉,沉入到四周黑暗的无底洞。春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曾经多么浪漫的初恋,曾经多少个日日夜夜耳鬓厮磨,曾经多少封日盼夜想的鸿雁传书,曾经多少次冲破阻挠的不离不弃,乃敢与君绝,难道海枯了?石烂了?

  龙,我的龙,你不可以抛弃我,你不能抛弃我,难道你忘了自己的承诺?难道你忘了自己的誓言?我俩是要白头到老的,难道我的爱不够深吗?我的情不够真吗?难道你忘了,在寒风呼萧的冬日,你紧拽着我那冻疮的手,塞进你的外套,贴紧你那温暖的胸膛;难道你忘了,在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中,你脱下唯一的一件外衣替我遮风挡雨;难道你忘了,一次我俩外出,几个流氓调戏我,你双拳敌六手,被对方打的鼻青脸肿,还有……,这一切,我都没有忘。

  虽然我娇气,任性,有时会惹你生气,可我的心早已给了你,难道这还不够吗?难道前途和爱情不能同时并存吗?难道前途是你的唯一吗?我知道你懂事,成熟,有理想,有抱负,想出人头地,想光宗耀祖,可你想过没有,成千上万的知青不都和我俩一样吗?这次招工上调失利,还有下一次,就是永远没有招工,我可以嫁到你那里,为你生儿育女。龙,你真的狠的下心离开我吗?除非,你有充足的理由,除非你另有相好。龙,你知道吗?由于你不在我的身边,不能保护我,你的未婚妻被人强暴,我几次想弃世而去,是你让我止住了迈向地狱的脚步,早知道你已存此心,我何苦活到现在,我俩早已阴阳两界了,我也不会再次痛苦,再次绝望了。

  于后的日子中,春满脑想的只是一个字——死,但是,春又不甘心,自己一定要亲耳听到龙的分手理由和解释,春又几次想马上能飞到龙的身边,哪怕是未婚先孕,也要捆着龙,绑着龙。但是,春又担心到时控制不了自己,会在抱头痛哭中道出被奸的丑事,那么,在异乡客地将无地自容。思前想后,考虑再三,还是先写封信探探究竟再说。

  春到龙家吃中饭时,强颜欢笑掩饰不住红肿的双眼,掩饰不了龙母察言观色的眼光。

  “小春,你哭过啦?”

  “没有,晚上没睡好。”

  “小春啊,小龙有信给你吗?”龙母连问两句问话,是在探小春的口风。

  “上午刚收到。”小春的回答也像她母亲昨晚回答龙母时一样,尽量言简意赅,而且,除非龙母先提起,自己决不会先提小龙的“皆可抛”一事。

  “那——,小龙招工黄了,你也知道啦?”

  “知道了。”

  “唉——,”龙母深深地叹了口气,“命背啊!老的害了小的,小龙是他父亲最喜欢的,想不到,爱的越深害的越重,他父亲知道后,连夜去了湖州,休假也不休了,真急死人啊!”

  龙母无意间说的“爱的越深害的越重”像一把铁锤,又一次重重敲打在春的心窝,所以,春必须想知道龙的“皆可抛”是否也告诉了家人:“妈,我想看看龙的信。”

  熟悉的字迹跃入眼帘的同时,春发现龙原本隽秀的仿宋体和自己收到的信一样,显然已经变形,信很短,春急于想看的内容没出现,悬着的一颗心平了下来,缓缓轻舒了一口气。

  吃饭间,龙的哥哥大宝热情地为春布菜,夹了一块鮳子鱼道:“这是龙最爱吃的,你代他多吃点。”大宝是半年前退伍复员的,在一家军工厂上班,还是头一次与春见面。

  “当心,鮳子鱼刺多。”龙母提醒春,但是,已经晚了。

  春连咯几下,泪水也咯出来了。

  “快!吞一口饭团。”龙母在一旁指点,还不住嘴的埋怨大宝。

  小弟赶紧离座,跑到春的背后:“姐,我帮你捶捶背。”

  “用手拍,不能用拳头捶。”龙母嗔怪小弟的同时,眼角明显流露出无限的释怀。

  暖暖的亲情,围裹住身心俱伤的春,被压抑的泪水似决堤的洪水,借着咯刺的机会,一泻而下。

  龙母从春踏进屋的第一刻已经发现春的神情异样,说话闪烁其词,再加上昨晚亲家公的嚷嚷,估计,小春肯定碰到了大难:“小春啊,告诉妈,有什么伤心事,就哭出来,不能憋在心里,否则,要憋坏身体的。”

  “妈——,我苦啊——!我不想活了!”撕心裂肺的叫哭声中,母女俩四臂交叉,小弟被吓得“哇——”一声嚎响,大宝刚入口的高粱酒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含在口中苦不堪言。

  春的悲述从难言的被糟蹋轻声细语,再到剐心的“皆可抛”泪如雨下,“妈——,小龙不该这样对我,小龙不要我,我就死路一条了。”

  “小春,妈帮你,妈一定帮你,”龙母边说边在春的后背轻拍,见小弟倚靠在小春身旁:“快,帮姐姐拍拍背。”说完,去厨房拿条毛巾,递到春的手上。

  “大宝,你赶快写封信给小龙,叫他把枕头垫垫高,想想清楚,什么‘两者皆可跑’。”

  “不是跑,是抛。”大宝纠正了一下,特意将重音落在抛字上,引的小春破涕而笑。

  “姐——,你干吗哭?”

  “嗨!”龙母一声喝,拉过小弟,拖到自己的背后:“你姐没有哭,是鱼刺咯的,你以后吃鱼也要当心。”

  “那——,我不吃鱼,吃什么?平时家里没鱼吃。”

  “小弟,没鱼吃,就吃肉。”春心中憋闷已久的块垒吐尽后,胸腔开始舒缓,泪眼婆娑中,似乎看到了龙的童年,因为,小弟和龙最像,就忍不住逗小弟玩。

  “哪有肉吃啊!天天吃青菜酱萝卜。”说完,小弟的嘴翘得像喇叭。

  “小赤佬(方言:即小家伙),三年自然灾害,你每天吃一块糍饭糕,我们几个大的只能看着淌口水,你忘啦?”大宝开始忆苦思甜。

  这餐国庆节中饭只能草草收碗,小弟却不甘心,平时难得吃到的计划大米煮的饭,比黄糙米可口多了,用饭勺在锅底刮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倒入一些菜汤,再用饭勺在锅底刮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倒入碗里。这种汤泡饭的吃法,小弟跟龙学的。

  春心中憋闷已久的块垒吐尽了,龙母心中的疑虑也一同跟着释然了,但是,龙母心头还有一个心结没打开,琴的母亲和龙母同一个单位,听琴的母亲说,春在农村有点不自重,先跟一个叫小头的男知青关系暧昧,后来又跟铜头往来甚密,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小龙知道吗?

  (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博客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作家     传统文化     工作报告     统计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99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