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两性小说:情魔 第003章 情泪难抑  

2015-09-24 23:01:38|  分类: 情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魔 第003章 情泪难抑

编辑:诱惑天使 

龙与春的告别,既有浪漫的色彩,更有无言的痛苦。

10月中旬,春所在的学校去市郊学农,龙的一个哥们,小名叫黑碳,和春同班,因事晚去几天,龙将行程日期和路线告诉了黑碳,让他带着春在附近的公里上,来个飞车告别。

赴皖的车队有十几辆大巴,汽车开动时,没有激昂的口号,没有喧天的鼓声,只有哭声一片,像在为灵车送行。汽车缓缓向西驶去,过了延安西路,汽车越开越快,沿着318国道,向西急驶而去。

    汽车开得越快,龙的心离春越近,离得越近,龙的心却越是忐忑不安:一,春会不会准时出现;二,自己的座位在车门一边,要是春等在另一边,就很难相见。于是,龙的脖子左右扭转,脑袋跟着左右晃动,眼球远近环视,视线如机关枪一样扫射,直至聚焦中出现了两个身影。

是她,从远处奔来,挥动着右手,龙把上身探出窗外,拼命挥手,拼命呼喊:“春——,等我的信,春——。”

驾驶员从反光镜里见到不要命的龙,猛踩刹车,龙的半边肋骨砰的一声撞向窗框的同时,一股烟尘扑向龙的眼睛。满车的知青大喊小叫,龙的身后左右射来无数双惊诧的眼光和驾驶员的呵斥。

大巴重新启动,绝尘而去,龙的耳畔传来春的声嘶力竭,春的身影,随着车轮的滚动,在龙的视线中渐渐模糊,慢慢湿润,龙的心也开始阵阵萎缩,渐渐黯淡。 

5年的插队生涯,在车轮启动的一瞬间,注定了龙的命运必将与辛酸为伴,与坎坷为伍,与迷茫随影,与痛苦随身。甚至,当龙“鲤鱼跳龙门”——进入大学一年之后,还被梦魇缠身,无数次梦中惊醒,又恶梦难醒,梦到自己还在农村,还在炼狱中沉浮,还在......。

 

到生产队的第二天,龙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写信。给家中写信报个平安,给同学留个地址,春在学农,无法写信,只能用心来写,用歌来唱,用口琴来抒发。

 

 那年头,越是禁歌,年轻人唱得越欢,龙常唱得歌有《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小路》,《红玫花儿开》,《喀秋莎》,都是俄罗斯民歌,情歌,好歌。还有南斯拉夫民歌《深深的海洋》,以及西班牙民歌《鸽子》。

 

龙有一把重音口琴和一管笛子,最喜欢吹奏的一曲是《远飞的大雁》,曲调舒缓悠扬,是一首歌颂“四伟大”的西藏民歌。于是,龙将自己比作歌中的大雁,飞向故乡,飞到了春的身边,再一次闻到了春的芳香,再一次吻到了春的舌尖甜蜜。

做了三个月的农民,白龙变成了黑龙,瘦龙变成了壮龙,春节临近,龙开始归心似箭。车到上海,天刚亮。一出车站,糯糯的乡音飘然入耳,倍感亲切,人未到家,心已到了家。

开门迎接的是龙的父亲,然后是母亲和三个弟弟。祖母听到龙的声音后,迈着小脚,艰难地跨进龙家房门,嘴里在不停地念叨:“阿龙回来啦,回来就好,过年要团团圆圆,现在,就缺阿二阿三。”

阿二是龙的二姐,阿三是龙的哥哥。

 “喔唷,又黑又胖,小块头变大块头了,春见到后,认不出你了。”龙的母亲边说边绕着龙的左右端详。

龙的父亲将刚沏的酽茶,往空杯里倒了一些,再兑上热开水:“先喝几口,暖暖身子。”龙的父亲用了命令的口吻。

喝上暖暖的红茶,一股亲情顿时流遍全身。突然,龙感觉胸口发闷,用拳头咚咚捶了几下。

 

“是不是在农村挑担压伤了?”龙的父亲心疼地问道。

 

“有点,”说完,又补上一句,“从火车站到轮渡码头挑担走得太急,感觉.....。”

 

没等龙把话说完,龙的父亲又心疼的责怪道:“戆大,这么长一节路,你怎么不坐公共汽车哪?”

 

坐了一夜的火车,而且是运牲口的棚车,龙感觉有点睏,吃过早饭,一觉睡到下午二点过头才醒来。龙的母亲说,春已来过了,提醒龙带上一些农副产品去她家,不能空手去。

 

踏进春的家门,龙的身价突然矮了一截,未来的岳丈鼻子哼哼两声算是对龙的回应,尽管龙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喊了一声“爸爸”。岳母还算灿烂,虽然够不上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称心,但是,面子上还是给足了龙,唯有春好似离水的鱼儿重入河,一下子欢蹦乱跳起来。

 

饭后,春的母亲详细打听龙在农村的一切,因为,等待着春的命运也和龙一样——插队落户。春的母亲希望春被分配到龙的生产队,即使不行,将来还可以想办法调到龙那里去。还希望将来小俩口早生贵子。还说龙能干,聪明,肯吃苦。又唠叨春是小姐,脾气不好,要龙照顾好她。

 

丈母娘设计的一幅美好蓝图,使龙深受感动。好像,龙和春结婚生子,白发到老已是天经地义的,不容置疑的,是水到渠成的,指日可待的。

 

分别3个月,好似小别胜新婚,龙春俩俨然成了小俩口,出双入对,摩肩接踵,他俩去的最多的地方是照相馆,因为,春有了心思,少女的心思是藏不住的:“嗨,你猜猜看,我俩为啥要照相?”

这次,龙的反应有点迟钝,龙还在反复琢磨,照了好几次像,春不要自己掏钱,甚至吃面馆也不许自己花钱,龙除了感动,还有无言的名状。所以,龙总把自己比作保尔,春是冬妮亚,一个穷小子,一个富小姐,书中的两位主人翁最后分手了,我俩会分手吗?

“你在想什么呀?”春见龙不回她的话,语气不那么甜润了。

龙一个激灵,“噢——,我来猜。”龙猜了几次没有猜准,只能扮痛苦状。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春故意保密,不愿把谜底透露出来,拉起龙直奔文具用品商店。

当春将一本封面印有“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影集递到龙的手上后,龙才恍然大悟,同时,耳边响起醉心的一句话:“带上我的照片,想我时对着照片说说话,我会听到的。”

龙的眼眶开始湿润,喉间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龙急忙掏出春送给自己的一条手帕捂了捂双眼,但是,一汪情泪依然难抑。

(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博客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作家     传统文化     工作报告     统计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