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妇续集:第133章 与眉姐午夜暧昧  

2015-04-10 10:55:56|  分类: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133章 与眉姐午夜暧昧   

  编辑:诱惑天使 

我被三叔带到了眉姐的爷爷那。
    准确地说是何天胜是眉姐亲爷爷的兄弟,何天胜有三个儿子,没有女儿,并且三个儿子只有一个结婚生子,还是儿子,这意思就是何天胜一生的后代都没有女孩子。
    因此,他对待这个兄弟的孙女十分的疼爱。
    当我被三叔带到那个更大,更漂亮,更加武装的寨子里的时候,我感觉像是落入了一个难以想像的毒品王国。我不停地四周张望.在远处零散的山头上仍旧有很多的寨子,但相对于来说比较小一点。这里与八字胡的地方并不是特别的远,因此,何天胜抢了八字胡的地盘这样的事情也是很平常。
    三叔看着我的神情,然后一笑说:“小童,怎么样,这里与内地不同吧,你看那漫山遍野大罂粟花啊.长的多么的好,开的多么的漂亮!”,他的眼里露出了那种特别喜悦,特别开心的表情,他犹如看着他的心血。
    他继续说:“我跟我父亲干了一辈子,多少次逃过三**队的围剿,转战在这大山里头,无数次的流血搏斗,死了无数的兄弟,才换来了今天的这一切,我看着这些花,就像是我的亲人!”
    我永远无法理解这些话,这话就如同把魔鬼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全世界,每年因为吸食毒品死亡的.搞的家破人亡的人有多少呢,无数,他们用这种魔鬼般的东西,掠夺了大量的财富,这是罪恶的,当我听到他这样说,并且这个人是眉姐的三叔的时候,我感觉有些不理解。
    他似乎也感觉出来了,我们下了轿子,他在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童,你不要有其他的想法,当初,我那个大伯,也就是小眉的爷爷,他没跟我父亲走这条道,一意孤行去内地,搞他的艺术事业,我们也没有过任何反对,但是他是理解我们的,从来没怪过我们,所以我们相处的十分融洽!”
    我点了点头,望着满山的馨莱说:“很多人死于这个!”
    三叔一笑,然后摇了摇头说:“哎,你跟小眉可是般配的,小眉以前也老说,不过她是理解的,她知道,这世界上即使没有毒品,还是有人会寻求其他的刺激,人类自从有以来,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对**的追求,对金钱的贪婪,永远不会,因此,不是我们的过错,而是人类的过错!”
    我想这是有道理的,总之,不管做了什么,他们都会有自己的说法。
    三叔把我带到了寨子里,在路上,他跟我笑着说:“我爸,那老爷子今天很开心,听说孙女婿要来了,特地摆了好多桌,很开心,你到时候可别惹他老人家生气啊,他这些年其实也有过很多次忏悔!”
    我点了点头,一笑说:“不会的,三叔,我只要我和眉姐能够平安见面,我们以后能生活的幸福就好了,别的,我都不祈求!”
    “恩,不错,这是对的,年轻人爱的滋润,家庭幸福就好了,如我这么多年,这么多女人,到最后连个真心的人都没有!”,我看了看他那虽然上了年纪,但是依然风流调优的样子,很是能感觉出来,这个人年轻时必定是个风流种。
    不多会,我们就进了寨子,所到之处,每个人都给这个三叔鞠躬,三叔就一笑,摘下礼帽,很是友好的样子。
    他一边走一边说:“我父亲今年就九十岁了,可是眼不花,耳不聋,身体也好,你跟他说话,不要提老,呵呵!”
    我又是点了点头,到了最里面的院子,突然三叔往屋里喊道:“老爷子,你的小孙婿,我给你带来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老人,拄着拐杖,然后从屋里走了出来,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胡须很长,精神的确很硬朗。
    他望着我,然后一笑说:“乖乖,你可让爷爷担心死了,来,快一”,说着,就对三叔说:“小三子,去拿凳子过来,给孙儿坐!”
    我鞠躬,然后说了句:“爷爷,您好!”
    “恩,好,真是够乖巧的!”,他让我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下,上下看着我,然后抿了抿嘴,理了下胡须说:“长的英俊,我那个小孙女可是眼光好啊,没看错!”
    我微微一笑说:“谢谢爷爷!”
    他呵呵一笑,然后对他的小三儿说:“三儿,你看这孩子是不是比你小子年轻时帅!”
    三叔一笑,然后说:“切,我那个时候可不好说,这方圆百里的寨子,哪家女人不想跟我,我英俊的让这满山的罂粟花都抬不起头来,哈哈!”
    老爷子也笑了,接着,他就让佣人过来倒茶,喝茶的时候,老爷子又问: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还有一个父亲,母亲几年去世了!”,我点了点头说。
    “恩,好孩子,好好的干,以后会有出息的,对了—”,他皱了皱眉头说:“我家那孙女怎么跟你认识的啊?”
    我想了想,然后感觉很幸福地说:“我当初是做那个设计的,设计房子,装修,她当初在我们那边买了个别墅,我给她装修的,就这样认识了!”
    “呵,你小子肯定是有手段啊!”,三叔喝了口茶说:“我这一看你,也是不简单的,我以前听过小眉说过几次,这小子胆子大,有正义感,为了小眉,死都不怕,是个男子汉!”
    我有点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那些都是过去了.根本不值一提。
    老爷子呵呵一笑说:“这性格跟我很像啊,我当年,那是一九三七年,我记得,我刚十八岁,年轻力壮,我们老家是东北的,日本鬼子打到我们那了,人们都怕啊,被日本人欺负,日本人杀了很多人,他们都不敢出头,我就带着村里十几个小伙子,然后拿着大刀!”,老爷子比划了下说:“呵,都是几十斤重的,我们就拿着,夜里去杀日本鬼子,那夜,我们杀了两个日本鬼子,死了三个兄弟,然后被追,等我们回来后,我们父母都被杀了,当时就剩我跟小眉的爷爷,我大哥,他就带着我,铃着个包袱,然后投奔了张学良的部队,后来这就不停地打仗,打日本,被日本人打,最后就到了老蒋那,这后来就是没完没了的战争,45年,我来到这片土地的时候,我们可没想过种植这东西的,有一帮兄弟是去了香港的,做了那边的堂主,我们就来这里,是这里的地形选择了这满山的大烟,你想,我们也要生存啊,这么多弟兄,总不能饿死吧,台湾去不了,内地一直围剿,老将口口声声要反攻大陆,最后也没成,留着我们这些兄弟,到现在几乎全死完了,呵!”,老爷子讲起过去的事情,似乎还在眼前。
    这听起来,让人感觉有些传奇。他讲着,讲着,然后微微一笑说:“哎,不行了,这辈子是回不去了,回不去了峨!”,他呼了口气说:“现在内地怎么样了?”
    我点了点头说:“满好的,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
    他听的很认真,然后说:“是啊,**到底是比我们厉害的,看到祖国今天这样,我也很开心,也许,那里不属于我了,可是东北那片土地,我一直没忘记啊!”
    我问了句:“你们原来不是厦门的啊?”
    老爷子笑了笑说:“不是的,我大哥当时喜欢吹拉弹唱,他没跟我一起过来,他去了台湾,他的孩子留在了厦门,也就是小眉的爸爸,去年走了,哎,这孩子来过我这边几次,叫我二叔那个亲啊!’,听着一位近九十的老人说着这些,感觉那确实就是中国的一个百年,然后几代人的故事,最后有了小眉,有了我的爱人。
    我点了点头。
    那天下午,我们聊了很多,那个老爷子确实很能说,说到最后,他就说到了大烟上,他摇了摇头说:‘你不知道,小眉那个小丫头也不理解我啊,她老是跟我撒娇说:“二爷爷,你不要老是干这些祸害人民的事!’呵呵,我听了可不生气,我见她这样说,我就说,你知道,这东西要就是不做,这一做,可就收不了手了.不做这个,在这个大山里,这么多兄弟怎么活啊,我那些老兄弟们的孩子,家人,他们的第二代几乎都做这行当,在世界各地,三代的这些娃都在国外上学啊什么的,哪样不需要钱,你说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听他这么说,其实真的,他们这些人只能说是不愿意从事其他的,只能干这个。
    我说:“爷爷,为什么不可以慢慢地改变呢,有了钱,一步步地从事其他的职业!
    “孩子,我跟你说,我不是没想过,这些年,我一直想忏悔,想把这事业不做了,可是停不了,我停了,我们去哪啊,缅甸是不要我们,大陆也不要,只有一死,所以啊,每当我看到我大哥的后代能跟你过上幸福的正常人的生活,我就开心啊.所以,这次,我一听说这事,不管花费什么,多少钱,多少人,我都要赶紧把你弄出来!”
    我点了点头说:“我有一个朋友被八字胡活活打死了,他很残忍!”
    老爷子皱了下眉头说:“你的朋友?是好兄弟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外国人,其实是那个坏女人带去的,最后被打死了!”
    三叔在旁边说了句:“就是那个恶心的女人,说是要把小眉弄死的女人,操***.你等着瞧,我这几天平静过后,我就带人把八字胡的老窝端了,王八蛋跟我斗!”
    我忙说:“别,没必要打杀的,不要因为我出了什么事,要是那样,眉姐肯定怪我了!”
    老爷子一笑说:“看到没,这小子对小眉多好,听说,小眉要生儿子了,我这是第四代人就有了,是男丁,我大哥要是活着,她爸要是也活着,这多好,也许就是罪孽吧,这些年,我始终是认为是我做了不好的事,牵累了大哥家!”
    我笑了笑说:“也不能这样说的,人的命运很难说的!”
    “恩,是的,小童啊!”,他拍了拍我说:“我经常问小眉需要钱不,怎么着,这丫头就认为我这钱来的不正当,不能花,你呢,别跟她说,你要是需要钱开公司啊,做大老板啊什么的,你尽管跟我开口,我这边,一批货出去就是这个数!”,他伸了五个手指。
    我笑了笑。
    他撇了撇嘴说:“五千万!”,他又加了句:“美元啊!”
    我从他的表情中,从他的神情中,我知道,他还是充满了对金钱的**的,他都九十岁了,这么大的年纪了,对金钱还是这样,不过他的话,让我很有点感动,毕竟他对家人不坏,对眉姐,对我们很好。
    三叔一笑说:“小童,你放心好了,我们可不会让你沾染这个的,等这批货出来,有几个美国客人过来,我让他们带你先去美国,让你跟小眉见见,这回内
    地,小眉也回不去,不如,你先过去,我把你爸也接过你,你们一家人就在美国定居得了!”
    我点了点头说:“谢谢你三叔!”
    他甩了句:“你这小子.谢我什么。到了小眉那.好好对她.我们就放心了
    我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同样很热闹,那边的人都有这习惯,吃饭的时候都喜欢摆着旧时土匪桌,我同样喝了很多酒,我们聊的很开心,吃过饭后。
    三叔突然把我叫到了一边,他看着我,然后最后问了句说:“小童,我也不知道你心里具体是怎么想的,我有个事,想跟你说!”
    我点了点头说:“什么事,你说!”
    三叔一笑说:“你愿意吗?如果你到了美国,我那边有家公司,其实就是做白粉这生意的,如果你到了美国后,我想让你管,当然,我想听你的意见,我不想把那公司交给外人,我父亲其实也是这样想的,只是他不好意思说!”
    我忙摇了摇头说:“三叔,我不会做这个的,我想你如果真的爱小眉,也不会让我们家以后落到那个地步,对吧?”
    三叔点了点头说:“恩,是的,我就是一说,我也不想你那样,呵呵!”,他那天似乎是喝醉了酒.然后说:“三叔过几天会去铲除八字胡.你别担心.不是因为你,这是我们两家的仇恨!”
    我知道我劝阻不了三叔,我只是说:“千万要小心,这不是闹着玩的,他们都有枪,我知道的!”
    三叔一笑说:“没枪还怎么打仗,做个男人不动枪,还算男人嘛!”,说着,他冷冷一笑。
    我看到他最后楼着两个女人回他的房间了,他走的时候,对我笑着说:“小童,我就不给你找女人了,我让人给你弄了温水,洗个澡,这几天好好的修养下,很快就会去美国了!”
    我点了点头,突然叫了三叔一声,我说:“三叔,你有手机没?”
    他一笑说:“给,好好跟眉姐说话!话费用不完的,不过信号有时候不大好!”
    我很开心地点了点头,我拿着手机,回了屋,当初那个疯女人给眉姐打电话的时候,我记下了号码。
    我回到屋里,洗了澡,然后躺到了床上,拨了眉姐的号码。
    她不多会接了,然后说了句:“三叔—”
    我忙说:“宝贝,是我,我是小童!”
    她听了很激动地说:“真的吗?是你吗,小童!”
    我说:“恩,是的,叔叔把我救出来了.现在在你那个爷爷这!”
    “恩,真好,乖!”,眉姐说了这句就哭了,她夹杂着哭泣说:“宝贝,我担心死你了,现在总算好了,你吃的好吗?气候适宜吗?有没有瘦.告诉我来!
    我听了,有点内疚地说:“恩,我很好,一切都好,只是—”
    “怎么了?”,她问我。
    我说了句:“我对不起你,当初在上海的时候,对不起!”,我很是难过。
    眉姐很大方地说:“傻瓜,你说什么呢,那算不了什么,宝贝,你怎么,我都不会怪你,乖,你的心早已证明了一切,姐可不是那样的人,只要你现在安全了,我就开心了,别的什么都不要管,乖!”
    我听了,心里暖洋洋的,眉姐对我如此的理解,宽容,我很是欣慰,我问她:“宝贝,肚子里的孩子好吗?”
    “恩,好呢,现在肚子大的老可怕的,等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那个时候,就快要生了,我跟叔叔说好了,到时候把咱爸也接过来!”
    我说:“恩,好的!”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跟眉姐说了很久,我跟她说:“三叔想让我去做那个毒品生意,我—”
    眉姐立刻大声地说了起来,“他就是流氓!”
    我说:“恩,我很乖的,没答应!”.我有点孩子地说。
    眉姐这个时候.突然温柔地.低声地问我:“宝贝.有想我吗?”
    我的心立刻慌起来。
    她有点撒娇地说:“有没有想我?”
    我呼了口气说:“恩,想,特别的想!”
    “哪想,宝贝,姐要发疯了,姐若见到你,肯定会把你这个让**心的小坏蛋吃掉的,你太让姐操心了!”
    我很幸福,很甜蜜地说了句:“恩,给你吃,到时候什么都给你!”
    眉姐温柔地说了声:“恩,我现在好想抱着你,小童,那种心里的疼爱,就跟我当初第一次见你时那样,想要宝贝!”
    我被眉姐的话弄的很难受,我也很想抱着她,可是身在+里之外,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想念都只能通过言语去传达给她。
    眉姐又问了句:“下午叔叔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当时你去洗澡了,本来说让你接的,他说是不是有个小丫头喜欢你啊?”
    我忙说:“没有了,那根本不是!”
    眉姐带着那种啼嘘的语气说:“傻瓜,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到哪,那些小丫头喜欢你都很正常的.我才不会吃醋呢,不过那是八字胡的女儿,如果是好人家的姑娘,若是在古代,我还给你纳妾呢!”
    “去.你不吃醋啊!”,我说:“别乱说,在我心里,我永远只有你,宝贝!”
    “恩,我刚说玩的,你要是敢喜欢别的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告诉爸爸,哦,对了—”,眉姐说:“这几天,爸爸给我打过电话,我都着急死了,我说你现在白天去找了个工作什么的,你那边没电话,你很忙,我实在快瞒不下去了!”
    我说:“我也打过电话给他,他还好,只是大壮好像出了点事!”
    眉姐说:“恩,我知道了,心里很难过,我给他打了钱过去,也跟他们说了你的事,他现在身体好了,你也不要过多地担心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感觉很好,大壮也没事了,我也没事了.很快就可以去美国了,然后见到眉姐,再把我爸接到美国去,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虽然我不想离开中国,不想去异国他乡,可是,只要能跟眉姐在一起,过幸福的日子,那样就很好了,何必想那么多呢。
    但愿一切顺利,不要再出什么麻烦。
    两天后,三叔带人去铲除八字胡了,我又见了常凄惨的画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博客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作家        工作报告       统计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