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一百九十一章 超哥的手段  

2014-10-16 04:47:23|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超哥的手段

编辑:诱惑天使 

    说到最后那句话时,叶鸣脸上的笑容倏地消失,一下子变得冷峻无比----他确实是对那个什么曾强动了狠念头:当初刘鹏程说起这事的时候,他就考虑过了:哪天自己亲自带人去建材市场,首先就拿曾强媳妇所开的那个建材店开刀,采取强制措施扣押他店子里的建材。一旦曾强动手,自己就出其不意制服他,然后打110报警,将曾强移送到公安局税侦大队,以暴力抗税的罪名逮捕他。只要把他逮捕判刑,就会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整个建材市场包括其他几个市场,纳税人的纳税遵从度都会提高,纳税环境也会随之改善……
    不过,当他现在得知曾强曾是龚志超的手下,并且现在还有事求他的时候,他临时改变了主意,觉得如果能够和平解决此事最好。
    龚志超听叶鸣说了那番话之后,点点头说:“兄弟,曾强此人我最清楚:心狠手辣、唯利是图,非常喜欢贪小便宜。正因为如此,所以我当初不许他跟着我混,让他自立门户去单干。不过,我沒想到他会如此嚣张,敢公开和国家机关叫板。这样吧:我现在就把他叫过來,我们去一个沒有客人的包厢里面,泡一壶茶好好聊一聊。他要是配合你的工作,那一切都好说;他要是继续那样嚣张,你就不要管这事了,由我來收拾他。”
    说着,他就掏出手机,拨打了曾强的电话,要他立即赶到金碧辉煌來,说有要事相商。
    曾强见是龚志超主动约他,心里既诧异又有点受宠若惊,赶紧诺诺连声地答应立即就赶过來。
    叶鸣对刘鹏程招招手,示意他过來,然后低声对他说:“现在蓝月亮和金碧辉煌的问題解决了,其他的歌厅,只要把他们的老板喊过來约谈一次,估计他们都会跟着补税。所以,你等下通知弟兄们,不要再到歌厅去蹲点调查了,大家都回去。”
    刘鹏程很高兴地点点头,对叶鸣竖了竖大拇指,由衷地说:“叶局长,你做事思路清晰、措施有力,确实是一位干实事的好领导,我算是彻底服你了。看來,今年我们的税收任务不要发愁了。”
    叶鸣笑着摇摇头说:“刘局长过奖了。现在这样说还为时过早,还有建材市场和那些钉子户的问題沒有解决呢!只有等那两个问題解决了,我们才有把握说可以完成今年的任务。”
    刘鹏程等人走了之后,龚志超带着叶鸣來到金碧辉煌最里面的一个沒进客人的包厢,吩咐服务员泡一壶好茶进來。
    同时,龚志超吩咐那几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头目站在茶几前面,让他们都把藏着的枪露出一点枪柄來。
    叶鸣看了看那几个面无表情地站在茶几边的小头目,有点不解地问:“超哥,这包厢里有的是沙发和凳子,怎么不让这几位兄弟坐下?來來來,兄弟们都坐下來喝茶。”
    说着,就准备站起來拉那几个小头目坐下。

    龚志超对他摆摆手,说:“兄弟,我这是故意做给曾强看的:我带來的这几个人,都是原來和我打江山的老弟兄,他们都和曾强是一辈的,其中有两个比曾强的资历还老,在街上的名声也比他大。我现在让这些老弟兄站着,就是想让曾强明白:你是我的贵客,也是比我的老兄弟还要亲的小兄弟。这样的话,他就会畏服你一点。同时,我让我这些兄弟露出枪柄,也是想让曾强明白:今天我请他喝茶,找他谈,谈得好,大家皆大欢喜;谈得不好,谈崩了,今天这里就是鸿门宴,他进得來出不去。”
    叶鸣见他如此讲义气,如此思虑周密,不由既感动又佩服,对他抱抱拳,由衷地说:“超哥,我代表我们一分局全体弟兄,对你表示由衷的感谢!”
    龚志超微微一笑,说:“兄弟,你这话就见外了!你是琪琪的男朋友,我和琪琪就像亲兄妹一样。说來说去,我们两人还是亲戚嘛!其他什么事,我可能帮不上你什么。但是,这社会上的一些事,我自信还是摆得平的,而且也不要费多大的力气。以后,如果你万一再碰到类似的事情,你只管找我就是,沒必要跟那些小混混、小痞子去费口舌吵架。”
    正在这时,曾强风风火火地推开包厢门走了进來。
    叶鸣抬头一看,只见曾强身高大约1米7,体格强壮,留着长长的头发,还在脑门后面织了两根小辫子,看上去有点滑稽;他的脸颊很长,眼睛却很小,一眨一眨的,不时闪射出狡狯和阴冷的寒光。在进包厢时,他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这笑容被他的眼神一冲,显得很虚伪、很做作,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曾强进來走到茶几边上,转头看看站在龚志超周围那几个面无表情的小头目,见他们个个肃然而立,双手叉在腰间,每个人敞开的衣襟下面,都露出一小截乌黑的枪柄,目光立刻慌乱了起來,以为自己哪里得罪了龚志超,现在是喊他过來问罪的,脸色便一下子变了。
    龚志超知道他进來了,但却沒有回头看他,也沒有和他打招呼,只是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小口小口地啜饮着,存心要给曾强制造一点压力。
    一直等到曾强满脸惶恐之色、脸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龚志超这才放下茶杯,回过头來,看了他几眼,然后脸色稍微放和缓了一点,指指对面的一个空位,对曾强说:“长毛,你先坐下,今天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要谈。”
    曾强诚惶诚恐地看一眼那几个笔直站立的小头目,用很恭顺的语气说:“超哥,力哥他们都站在这里,我就不坐了吧!您有什么事吩咐一声就是,我立马就给您去办。”
    龚志超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我让你坐你就坐,啰嗦什么?”
    然后,他用手指指叶鸣,对曾强说:“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冷地税局一分局局长叶鸣,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同时也是我的妹夫。今天我找你,是为了新冷建材市场个体户交税的问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