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一百九十九章 无奈的思绪  

2014-10-18 04:49:54|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无奈的思绪

编辑:诱惑天使 

    在叶鸣去清泉宾馆寻找陈怡的时候,陈怡正恹恹地坐在“青阳宾馆”812房间的客床上,被窝盖到腰部,双膝屈起,双手搂住膝盖,眉头紧锁,双目直视前方,正陷入对叶鸣的痛苦而又无可奈何的思念当中……
    自从那次得知有人写信向省局告状,说叶鸣和自己有暧昧关系之后,她就陷入了一种恐慌和绝望的情绪之中,同时,脑海里总是翻來覆去地想起一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沒错,这绝对是一句至理名言!
    本來,她一直以为:自己和叶鸣的事,应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平时,她在单位见到叶鸣,也从不流露出什么亲热或是暧昧的表情,总是那副淡淡的样子,好像他们还是和以往一样,不过就是普通的同事关系而已。
    但是,她万万沒有料到:局里还是有人开始怀疑她和叶鸣的关系了,并且有鼻子有眼地写到了诋毁叶鸣的状子上,还告到了省局监察室……
    因此,她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意:是老天爷不允许她和叶鸣在一起,是老天爷不允许自己拥有一份真挚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因为,自己是个有家庭的人,是个有丈夫的人。在沒有和李智离婚的情况下,自己为了品尝那种蚀骨的滋味,就抛弃了道德感和羞耻感,抛弃了自己原來一直信奉和坚守的贞洁观念,多次和叶鸣在一起偷情,这是一种无耻的堕落,一种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的放荡的行为。
    所以,老天爷就开始愤怒了,就开始警告自己了:如果再不悬崖勒马,总有一天,自己和叶鸣的事就会暴露,他们就会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从此两个人都身败名裂,自己也永世都洗不脱荡妇**的恶名……
    而那封莫名其妙的告状信,就是老天爷给自己和叶鸣的警告……
    她爱叶鸣,爱得如痴如狂,爱得透心入骨,爱得几乎迷失了本性、失去了自我。
    而现在,叶鸣正是刚刚踏上仕途、正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如果这时候自己和他的暧昧关系被人发现,那么,他的光明前景,很可能就会毁于一旦。
    所以,就是为叶鸣的前途考虑,自己也应该赶快忍痛和他分手。如果等到被人发现再來想分手的事,那就是“马临崖上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已经无济于事了……
    更何况,现在叶鸣身边还多了一个陈梦琪。
    看得出來,这个富豪千金对叶鸣的感情,绝对不比自己浅----那段时间,几乎每天下午下班,她都会看到陈梦琪开着她那台火红色的保时捷过來接叶鸣。在看到叶鸣之后,她毫不顾忌局里很多干部在看着他们,很亲热、很幸福地过去挽住叶鸣的手,把他拉进她的车子里,然后鸣笛一声,就绝尘而去……
    每次看到这一幕,她就觉得自己的心里堵得厉害、酸得厉害:这个女孩子真是太幸福了!她可以大大方方、毫无顾忌地当众和叶鸣亲热,可以以女朋友的身份,跟着叶鸣到处玩,到处向人炫耀:我是叶鸣的女朋友!

    而自己呢?虽然和叶鸣倾心相爱,但是,他们却只能背着人搞地下活动。两个人除了在床上,可以无所顾忌地亲热外,在其他场合,即使再想念、再冲动,也只能以礼自持、保持距离,甚至还要装出一副冷漠的样子……
    而且,每次看到年轻漂亮、充满青春活力的陈梦琪,她的心里就会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甚至自恋自怨的情绪:像叶鸣这样优秀的男孩子,就应该配陈梦琪这样青春靓丽的女孩子。而自己,已经老了,已经是残花败柳了,不应该再去缠着叶鸣,而应该祝福他和陈梦琪……
    就在这样复杂而痛苦的矛盾情绪的支配下,那天晚上,她含泪发了那封长长的信息给叶鸣,向他提出了分手的要求……
    她是个内心很坚强、忍耐力超出常人的女人。在发出了那条分手的信息以后,尽管她内心痛苦得像有千百条小虫在啮咬自己的五脏六腑,并且整夜整夜地失眠。但是,她硬是强忍着不接叶鸣的电话,不想给自己任何反悔的机会----因为她很清楚,在自己现在这种状态下,只要叶鸣在电话里说两句动感情的话,或是求她几句,让她不要分手,她内心的信念肯定就会轰然崩塌,就会迫不及待地再次扑进他温暖宽厚的怀抱……
    同时,为了不让叶鸣再找到她,她还搬离了清泉宾馆,住到了和清泉宾馆在相反方向的“青阳宾馆”……
    她一直对自己的内心的坚强和强大的自制力很有自信。因此,她觉得自己只要下定了决心,应该是可以逐渐克服对叶鸣那刻骨铭心的思念的痛苦,慢慢地从这段定时炸弹一样的危险感情中走出來的。
    可是,仅仅两天以后,她就觉得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每次坐在办公室,她就会情不自禁地往对面那张原來叶鸣坐着的那张办公桌看,同时,脑海里也会浮现出叶鸣那俊挺的身姿、那温和而亲切的笑容,而她的耳朵边,也会时常响起叶鸣喊她“陈怡姐”的声音,以及他开心而爽朗的笑容……
    有好几次,她在一种恍恍惚惚的状态中,好像觉得叶鸣真的就坐在对面,口里竟然鬼使神差地喊出了“小叶子”三个字……
    尤其可怕的是:她现在几乎整晚整晚失眠。有时好不容易合眼睡去,在梦里她又会梦到叶鸣,两个人正紧紧地搂在一起,互相亲吻着,互相迫不及待地给对方脱衣服,然后两个人就死死地纠缠在一起……
    每次从这样的梦中醒來,她就会无比心酸、无比失落,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从她略显苍白憔悴的脸庞上一串串地滚落下來……
    这样苦苦熬了一两天,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了,心里挣扎着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在两天之内,只要在省城的叶鸣发信息给自己,说他不愿意分手,说他还像以前那样爱自己,那么,即使以后要下十八层地狱、要在阴间接受刀山火海拔舌抽筋等酷刑,自己也要毫不犹豫地扑进他的怀抱里去,做一只勇敢地扑火的飞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