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一百七十二章 警惕  

2014-10-09 04:10:16|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警惕

编辑:诱惑天使 

     叶鸣那天上午参加完表彰大会之后,下午三点又出席了有省委宣传部、省公安厅领导参加的先进个人座谈会,在会上就当前的社会治安问題、如何加强公民道德建设、促进和谐社会建设等发表了几点看法。他因为平时看书多,思维敏捷,观点很新,所以他的发言博得了领导们的一阵阵掌声。
    座谈会结束后,他回到省委招待所的房间,整理东西准备连夜赶回新冷----中午他接到了一分局副局长刘鹏程的电话,说他们在清理漏征漏管户过程中,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刘鹏程说:他们清理出了三十多户沒有办证的个体户。但是,这些无证户的互相攀比,东家说西家沒办证,南家说北家沒办证,最后都是一句话:你们把某某的证办了,我就來办。
    而且,他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都死顶着不肯在“限期改正通知书”上面签字,也不愿意到办税服务厅去办证。
    另外,还有一些已经达到了起征点的个体户,尤其是一些不需要地税的商店、摊点以及几个市场内的摊贩,坚持说他们生意不好,沒有达到每月2万元的营业额,也沒有达到起征点,所以不肯前來地税局补税……
    叶鸣在开会的这几天,针对上述问題,已经想好了一些对策,急于回去组织实施。所以,他想连夜赶回去,抓紧时间采取措施清理欠税和漏税,确保完成一分局今年的税收收入任务。否则,如果自己一上台就沒完成任务,不仅会遭到局里干部的非议和诟病,自己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在清理房间内自己的物品时,他忽然看到了从苏醒的喜宴上带回來的那两个喜糖袋子,其中一个还是苏醒的父亲特意委托自己带给夏楚楚的。
    当看到这两个喜糖袋子后,他好奇心顿起:这到底是什么贵重的喜糖,还值得苏醒父亲叮嘱自己一定要带给夏楚楚?
    于是,他便拉开一个袋子,往里面瞧了瞧,忽然看见里面好像有一张金灿灿的卡,看上去很豪华、很醒目。
    叶鸣赶紧抽出那张卡,一看上面那个“50000元”的数字,不由吓了一大跳:5万元的“步步高超市”购物卡,苏醒父子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这时候,他才想起了苏醒父亲发喜糖的细节:他所发的喜糖,都是那几个官员,包括佘市长、史局长、严局长、黄局长、曹副区长,此外,还有自己和陈梦琪。而苏寒好像是苏醒的媳妇发的,那应该就是一包普通的喜糖。
    当想到苏寒的时候,他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个细节:当苏吉宇给陈梦琪发了喜糖后,苏寒忽然一个失手,把陈梦琪的喜糖打落在地,并且他立即就弯腰去地上捡……
    这个镜头在他脑海中一浮现,他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如果自己的估计沒错,当时苏寒打翻陈梦琪的喜糖,绝对不是失手,而是有意为之,因为他可能觉察到了两种喜糖的差别……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苏寒可就太有心计、太有城府了,自己今后可能得防着他一点……
    他又拿着那张5万元的购物卡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决定将这张卡退还给苏醒:看他们父子这架势,为了办好建材城的各项批准手续,肯定是要花大本钱收买佘楚明、史局长、曹区长等官员了。而李书记曾经说过:佘楚明很可能是个不大清白的官员。自己在和他的几次接触中,也深切地体会到了这一点。比如那次在他家邀徐飞的同学任总打“业务麻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因此,自己绝对不能掺和进他们那个圈子里去,也不能和他们有什么共同的受贿行为。否则,将來一旦他们东窗事发,拔出萝卜带出泥,将自己牵连进去,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至于夏楚楚的这张卡,他还是决定给她送过去:对于她來说,不存在什么受贿行为。因为她出去主持一个什么活动或是仪式,出场费都肯定不止这区区5万元。她收下这张卡,最多算是劳务报酬,谁也抓不到她的什么辫子。
    想通了这一节之后,他便拿出手机拨通了苏醒的电话,告诉他:自己不能要他的购物卡,请他方便的时候开车过來拿一下。
    苏醒猜到了他的想法,在电话里笑嘻嘻地说:“老同学,你就不要这样一本正经了。这个是我们给你回的喜糖,是正当的人情往來,你怕什么?再说了,你是新冷地方税务局的干部,而我在省城做生意,你的职务行为和我以及我家的生意,沒有任何牵扯和利益关系,不构成行贿受贿的要素,你就放心地收下吧!”
    叶鸣听他的话,就知道他专门研究过行贿受贿的问題,说的也确实有道理。因为“受贿罪”的定义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利益的的行为。
    而自己和苏醒之间,不存在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为他谋取利益的问題,所以也不构成受贿的要素。
    但是,他还是不想要苏醒的这张卡,于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同学,你肯定专门研究过关于行贿受贿犯罪的问題。你难道不知道还有一个介绍受贿的罪名吗?佘市长、史局长等官员都是我介绍给你认识的,到时候,你们可别把我牵扯进去,说我是你们之间的介绍人啊!”
    苏醒在电话那边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说:“叶子,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是不是把刑法上所有关于职务犯罪的罪名都研究透了?你也太谨小慎微了吧!实话告诉你:我做生意也有这么多年了,遇到过的政府公务员形形,从來沒与一个像你这么较真的。你放心,我这个人是从來不出卖朋友的,更何况你还是我的老同学呢!你就安安心心把卡收下,不要东想西想、疑神疑鬼了!”
    说着,也不管叶鸣同意不同意,便“啪”地挂断了电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