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四六)  

2014-10-06 11:12:47|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四六) 

编辑:诱惑天使 

往回走的时候,苏谣记挂着方健,就给他打了个电话,不料仍然关机。不知道他去哪里了?苏谣心里一阵担心。

彼时已是夜里11点多,路上已经冷冷清清的看不到人影了。只有昏黄的路灯不知疲倦的延伸向远方。苏谣放慢车速,沿着马路慢慢的开,漫无目的。但她的心里已是思绪万千。因方健的那个密码,又扰乱了她的心。方健啊方健,你若无意于我,怎会用我的生日做密码?你若有意于我,又何必隐藏的这么深?你的心思,就不能为我敞开一点点吗?

车子无声无息的缓慢前行,不知不觉中,晚风中有了海水的味道,已经到了海边。苏谣走下车来,信步而行,任微凉的风吹乱一头秀发。满腹心事的她,根本没有发觉,这正是上次方健醉酒之后,两人一起来过的地方。

苏谣走上沙滩,听海浪一波一波的涌来,又退下去,一如自己的心潮,激荡澎湃。一念升起,一念落下。上次方健酒醉之后对她吟过的那两句诗,又止不住的涌上心头:

恨君不是江楼月,南北西东。南北西东,只是相随无别离。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苏谣心里默念着这两句诗,心里无限惆怅。

前方有个人影,她想大半夜的出现在这种地方,大概也是个伤心人吧?到这里来独自伤情。世上之人,谁没有一些伤心往事呢?她不想惊扰到这个伤心人,转了个方向,慢慢走开。

突然,那人开口了:苏谣,是你吗?

苏谣一惊,是方健?可是听声音并不像。此时两人相距甚远,加之月色朦胧,根本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体貌。这人又怎知是自己?苏谣并不能确定这个人是不是方健,这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和方健的声音并不像。但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她踌躇着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人又说:苏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这时,借着朦胧的月色,她看清了,正是方健。苏谣说:我不知道你在这,我只是随便走走。

方健叹了口气,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唉,红尘中的痴男怨女,谁又能逃脱悲欢离合的捉弄呢?

苏谣看着他,他的脸色在月光的掩映下,惨淡,憔悴,瘦削的脸上有无尽的哀伤,那么凄楚,那么悲凉。苏谣心中大疼。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过去拥抱着他,说:方健,你……又受伤了,你……,我不希望看到你受伤,。一看到你受伤,我的心就很疼,撕心裂肺的疼,我忍受不了。我不想再忍受了,我不能再让别人伤害到你,方健,我爱你……

方健身子一震,未可置信的说:你……,你……爱我?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是那样的冰清玉洁,而我是那样的疯疯癫癫,这怎么可能?

疯疯癫癫?可我觉得那只是一种真性情,有首歌不是唱吗,无谓要我说道理,豪杰也许本疯子。你在我心里那是天神一样的人物,超脱于世俗之外,而我不过是世俗之人,我怕……

你错了,苏谣,你在我心里才是仙子一样的人,高贵大方,出尘脱俗……

苏谣奇怪的说:我高贵?这可从何说起?

仙子当然远比俗人高贵。我只不过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世俗之人,其实我早爱上你了,但是我不敢冒然亵渎……

苏谣心里一甜,说:你说,你早爱上我了?

是啊,从十年前那次你找我聊诗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但是,我那个样子,我……

其实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就爱上你了,方健,咱们这是怎么回事呀?明明早就爱上对方,这么多年却一直隐忍着不敢吐露?

方健想了想说:也许,我们都把对方看的太重。所以都把对方放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不敢轻易触碰。

苏谣点点着:肯定是这样了,方健,若不是你把自己隐藏的太深,我怎知你一直为我而等待?

方健道:是啊,苏谣,咱们竟然把这份爱隐藏了十年,十年,咱们多傻啊,苏谣,好在,现在终于浮出水面了,我……,我好爱你。

我也是,方健,我好爱你,方健,方健……

方健说:哦,苏谣,我也好爱你,我……

两个人不再说话,静静的凝视看对方,眼里情意无限,隐忍十年的爱,在瞬间迸出火花。方健情不自禁的吻她,肆无忌惮。仿佛要把这隐藏十年的爱,都在这一吻中渲泻出来。疯狂的索取与掠夺,激情澎湃。

苏谣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等待已久的甜蜜。长长的吻让她有点窒息,但是幸福感迅速传遍全身,让她有一点迷失,渐渐的沉醉。她宁愿就此沉醉下去再也不要醒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两个人终于分开,方健握着苏谣的手,长久的凝视,眼里的迸发出的爱意是那样的浓烈,那样的痴迷。苏谣也是痴痴的看着他,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

苏谣的小手很软,仿佛柔若无骨。仅仅握着她的手也是一种享受。突然,方健感觉到她有无名指上有一圈硬硬的东西。那是一枚戒指。方健怔了下,问道:是周立行?

方健想起在白天的时候,看到苏谣的办公桌上的玫瑰花,以及一起到酒店吃饭时,刚下车的时候,看到周立行拉着苏谣的手,进门时他的胳膊又虚虚的揽着她的腰,神情极为亲密。只是那个时候他早已神游物外,根本没往心里去。现在触碰到苏谣手指上的戒指,以他那般深邃的思维逻辑,怎会猜不到是周立行?

苏谣心里一黯,默然的点了点头。那正是昨晚周立行送她回家,临别的时候,周立行吻她的手,就在那个时候给她戴上的。

苏谣无奈的叹了口气,造化弄人!昨晚,她刚刚接受了周立行的求爱,今晚却又情不自禁的和方健吐露心事。如果和方健能够早一天多好?那也就不用有这千般顾虑了。但时间总是不会等在哪里,世事总是如此阴差阳错,总是如此无情的捉弄着有情人。她不是薄情之人,不想辜负了周立行而做个负心之人。但方健,她和方健之间的爱,已经隐忍了十年,今天刚刚迸发出火花,难道就此让它熄灭吗?两人之间那么浓烈的爱,难道就此轻易放弃吗?她对方健和周立行两个人的爱,谁轻谁重,自是昭然若揭。她真的不想再次伤害方健,但造化却偏偏如此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3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