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四八)  

2014-10-18 15:12:33|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四八)

编辑:诱惑天使 

 

国庆节,季伟和矫燕的婚礼如期举行了。沈健念着和季伟的交情,还是去参加了他们的婚礼。苏谣和周立行也前来参加,沈健热情的和他们打了招呼,彼此相视一笑,云淡风轻。

沈健直到他们结婚仪式完毕,才瞅机会溜了出去。刚想去停车场取车,突然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沈健看时,只见张信安正在他的大悍马上下来并冲自己招手。沈健忙过去和他打了招呼。张信安问道:你这身装束,这是干吗去?

沈健道:刚参加个朋友的婚礼,感觉有点闷,出来走走。

张信安笑道:开溜是吧?呵呵,走,跟我去个地方。

沈健道:去哪儿?

张信安道:先上来再说吧。保证不会让你失望。

沈健想反正没什么事,就上去了。只见他的车后座以及后备箱里,有好几个大纸箱子。问道:你这是要干吗去?

张信安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吗?前阵子我在我们镇上出资建了个小学,一直没过去看看,正好趁着十一假期有空,就过去看看,这些是我托人买的一批正版《新华字典》,顺便给他们带过去。

沈健想这事不错,还真没让自己失望。张信安以前大大咧咧,没想到还真有心,居然这么关注慈善事业。自己似乎也应该做点什么了。

两人一边走一边谈论着前阵子闹出的盗版《新华字典》事件,感慨颇多。张信安口齿不清,理所当然的又和那些腐败官员的女性祖先一一发生过一次性关系。

很快,到了一个地方,沈健看了看门口的牌子上写的马山镇小学。奇怪的是并没有看新的教学楼,仍然是低矮的旧校舍。教室里书声朗朗,丝毫看不出有要搬迁的迹象。

张信安奇怪的说:难道他们另选了新校址?不对啊,当初说好的是在旧校址重建的。

张信安满腹疑虑的发动车子,围着镇子转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新的教学楼。张信安停了车,下去拦住一个老乡,问:老乡,你知道这里新建的教学楼在哪儿吗?

老乡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的车,说:你就是那个出资捐建教学楼的老板吧?我记得你的车。

张信安说:是。

老乡充满嘲讽的笑了笑:你这哪里是出资建教学楼啊?这分明是出资养了一批贪官。

张信安大惊,道:你说什么?

老乡语重心长的说:我是说,你并不是出资建教学楼,而是养了一批贪官。

张信安道:怎么回事?

老乡叹口气,恨恨的说:当初你来洽谈出资谈教学楼的时候,镇上的人十之八九都知道了,满心欢天喜地的盼着新教学楼建成,好给孩子们一个好的学习环境。那曾想,教学楼没建成,钱到了他们手里,这些王八蛋,仅仅把原来教室的木头窗换了塑钢窗。其它的钱,都让这些王八蛋贪污了,他妈的,他们给镇政府更新了电脑,和办公设备,装了空调,换了新车。妈了个彼得,他们把原来的破桑塔那,换成了三菱大吉普,一下子就换了三辆,就连派出所所长,都换成了奥迪。操他妈个彼得……

没等老乡说完,张信安早已气的眼珠子通红,说:这帮王八蛋如此无法无天,难道老乡们就没有举报?

老乡说:怎么没有?韩校长和几个老师上上头找过一阵,但是有什么用?他们上面有人,官官相卫,胳膊哪能扭过大腿呀?不过韩校长往上一找,他们回来立马换了塑钢窗……

就这样?

就这样。

张信安气呼呼骂了句:操他妈的,王八蛋。然后发动起车子就往镇政府开去。远远的,就看到三辆三菱大吉普缓缓在政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往里走。张信安自然认得他们正是镇长、副镇长,党委书记等官员。

张信安驱车跟了过去,一下车就冲那伙人大喊:姓吕的,你站住。

那伙官员闻言转过身,见是张信安,先是一愣,然后热情的打招呼:张老板,你怎么有空过来呀?

张信安道:我来看看你们是怎么贪污老子的钱的,姓吕的,老子出资让你建教学楼,这一年过去了,教学楼呢?

姓吕的说:这个,有话慢慢说嘛,别冲动……

冲动你妈了个B,我操你妈的,教学楼没建成,你有什么资格换车?你妈个B的……

姓吕的众人脸上变了色,其中一个出来打圆场,说:张老板,有话慢慢说嘛,现在政府困难……

困难你妈个B,我操你妈……。说着再也忍耐不住,上去踢了他一脚。那人猝不及防,登时摔倒在地。旁边众人忙过来拉扯着他,嘴里只说,有话慢慢说,干吗打人?

张信安已经气红了眼,哪里听得进去?又朝姓吕的踢了一脚。奇怪的是他们挨了踢,却都没有还手。其中一个已经拿出手机报了警,说:王所长,这里有人闹事……。

张信安怒道:妈了个B的我叫你报警,你不报我还想报警呢。说着跑上车,发动起他的大悍马,加足马力朝一辆三菱吉普撞去,然后倒车,换档,又撞另一辆,一直把三辆崭新的三菱吉普都撞的不像样子。

这时政府大院里早已围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大概是先前那个老乡传播的消息,老乡们闻讯过来看看这些腐败官员们的丑态。沈健眼看事情越闹越大,想过来劝劝。但是,怎么劝?这些腐败官员们丑态百出,难道劝张信安“有话慢慢说”吗?再说,他也是对这些官员们的行为颇为不齿的。

正犹豫间,一辆奥迪缓缓开过来,后面跟着一辆警用面包车。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从奥迪车上下来,官架子拉的十足,打着官腔说:谁在这里闹事?

张信安一看他这德性,二话不说,加足马力又把奥迪给撞了。派出所所长脸一沉,突然看清是张信安,突然一笑,又突然一僵,道:张老板,这是怎么回事?

张信安怒道:什么怎么回事?你他妈的也不是好鸟,老子操你的妈……

所长道:这些车都是你撞的吧?

张信安道:是我撞的又怎么样,这些车都老子的钱买的,老子撞自己的车,谁管得着了?

所长道:撞车是违法的,不管是谁的车,现在是法制社会……

张信安怒道:操你妈的法制社会……。

所长仍然是官威十足,道:姓张的,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跟老子过不去就是跟政府过不去……

张信安道:老子今天就跟你过不去了,操你妈个B的……。说着砰的一声扇了他一个耳光。

所长捂着被打的脸,说:姓张的,你还真给脸不要脸了,老子不信今天还办不了你了。给我铐起来。

几个民警上来围着张信安拉拉扯扯,突然从人群中飞出一块石块,砰的一声砸在所长的头上,所长的头哪里会有石头硬?登时鲜血如注。所长捂着头上的伤口怒骂:这是哪个龟孙子干的?给老子站出来。

哪知话音未落,人群中的石块接二连三的飞过来,砸在民警、镇长、副镇长、书记的头上,身上。刹那间,人群现时乱了套,老乡们不约而同的冲上来围住那些官员拳打脚踢。更有一些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合力把他们的三菱、奥迪,还有那辆警用面包全部掀了个底朝天。

沈健趁乱冲进人群把张信安拉了出来,说:信安……

张信安道:他妈的,老子今天非跟这些王八蛋玩到底了,他们上面有人不是吗?老子上面也有人。

说着拿出手机打电话,对着电话说了一大通。然后对沈健说:尹荣海,记得不?咱同学。他是市检察院的院长,真不信还治不了这些王八蛋了。

沈健心想,有当检察院院长的同学出面,事情就好办了。

张信安又笑道:当年你踢我三脚,今天可算全还到他们头上了,活该这些王八蛋倒霉。

沈健点点头,没笑出来。心想这人还是和当年一样冲动,一样大大咧咧。在这当口竟然还有心思说笑。

张信安所说市检察院是这里的县级市,离马山镇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很快,尹荣海就驾车过来了。老乡们看到检察院的车过来,都住了手。

尹荣海下来,跟张信安打了招呼,又问怎么回事。张信安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说了事情的经过。尹荣海皱了皱眉,看看张信安,又看看了旁边的人,然后朝姓吕的走去。说:舅,你没事吧?

一听这话,张信安和沈健顿时傻了眼,原来姓吕的是他舅?沈健心想,好吧,后来有好戏看了,且看看这些腐败官员怎样演绎官场丑恶的吧。

张信安结结巴巴的说:他,他,他是你舅?

尹荣海笑道:可不是嘛,大水冲了龙王庙,呵呵,都是一家人嘛,呵呵……

张信安瞪大了眼睛,说:怎么着,尹荣海,你打算官官相卫是吗?

尹荣海仍然呵呵笑着说:都是一家人嘛,何必伤了和气呢?

张信安点点头,道:尹荣海,你别忘了,你当初跟老子借五十万说给你老爸治病,老子可是眉头都没皱一下就给你了,后来知道你不是给你老爸治病而是用这五十万来买官,老子知道了也是屁都没放一个,你他妈的到现在给老子来这一套?

尹荣海尴尬的笑笑:这个,张兄的大恩大德,我当然记得,不过,唉,和谐社会嘛,又都是一家人,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再说,我舅再怎么不对,你也不应该动手打人,是不是?不过你老兄的面子大,你把他打了,不知者不怪,打了也就打了,大家一起喝杯酒,这事就算了,我做东,你看这事行不?

张信安冷冷的笑:好啊好啊,姓尹的,你他妈的良心也都被狗叼走了。老子出资给学生们建教学楼,钱都让他们挥霍了,你就这么个处理法?我他妈当初真是瞎了眼,居然养了你这个白眼狼。

突然指着他的脑门大骂:我操你八辈祖宗,你他妈了个B的……

 

突然又顿住,深深的叹了口气,无限悲哀的说:好啊,好啊,好一个官场现形记。老子今天算是看透了,这个社会算是腐败到家了。

沈健本来一直冷眼观望这些官员的丑态,心里无限悲哀,眼见事情发展到现在,心里一片冰凉。看张信安神情不对,拍拍他的肩,想安慰他几句,竟不知如何开口。

张信安摇了摇头,转过身,对旁边的老乡们说:对不起大家了,各位老乡,我张信安一辈子就没做过什么好事,好不容易发发善心想为大家做点事情,帮孩子们建个新教学楼,没想到全让这些王八蛋挥霍了,害大家白白欢喜了一场,我张信安实在对不住了。大家也都看到了,这些王八蛋官官相卫,我是无能为力了,实在抱歉。……,这个,这里有几本《新华字典》,是我刚托人买的正版字典,大家都拿去吧,算是我送给孩子们的最后一点心意,这个,这个,唉,算了,大家都拿去吧。

说着和沈健从车上搬下那几个箱子,放到地上。可是老乡们谁都没动。

有的说:张老板,这事不怪你,我们都知道。

有的说:张老板的心意我们都心领了。

有的说:干脆往上告他们,不信法律还管不了他们了。

有的说:再不行咱到北京上访……

张信安面如死灰,摇摇头说:算了,我是不想再管这档子事了,他们官官相卫,一级一级都是互通的,咱们平民百姓哪能斗得过他们?算了,这些字典你们拿去吧。

老乡们仍然没有动,互相议论纷纷,张信安止住了他们,说:好了好了,事已至此,这些字典别让我带回去了,这是我给孩子们最后的一点心意了。

一个年纪稍大一点老者说:好吧,张老板,你是好人,你的心意我们领了。我们大家都很感激你。

说着招呼几个年轻人给大家发字典。

张信安和沈健默默的上车,发动,开走。看到这事以这种意外的结局收场,一时间两人都不知说什么好。好一会,沈健才说:对了,我有一哥们,在咱们市公安局工作,让他找找检察院,说不定能解决这事。

张信安摆摆手说:算了,官场现形记,还有什么法律好讲?

沈健还是给季伟打了电话,问他认不认识检察院的人。季伟说:认识啊,公、检、法历来都是一家,岂有不认识之理?怎么,你有什么事?

沈健把这边发生的事简单说了,问他能不能办。季伟说:没问题,一个小小的县级市,就腐败的这么无法无天?这还了得?咱堂堂一个地级市,还管不了一个县级市?我这就去找检察院。

放下电话,沈健说:有地级检察院出面,这事就好办了。

张信安道:你也别盲目乐观,这事还指不定怎么样呢。方健,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爱国,我爱我的祖国,但我的祖国让我爱不起。

沈健道:什么啊,怎么扯到爱不爱国上去了,谁说你不爱国了?

张信安仍自顾自的道:我算是看透了,以前新闻上看到某某大款移民加拿大,某某富豪加入美国国籍,心里对他们是非常不齿的,觉得他们不爱国,崇洋媚外,现在才知道,没有人不爱国,人,都爱自己的国家,关键是看这个国家是不是值得去爱。现在才明白,他们不是不爱国,而是爱不起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真的是让人心寒。

沈健道:信安,别扯这么远,这事会有结果的。

张信安说:不管什么结果,我是不想看到了。前几天有个哥们劝我移民,我没有同意,我在这里有自己的事业,根深蒂固,干吗非得跑到人生地不熟的外国去?现在,唉,我决定移民了。

沈健忙道:别,信安,这个,不能……

张信安摆摆手止住了他,说:方健,我正式劝你,移民吧,这个国家是贪官的天下,贪官的世界,贪官的乐土,不适合老百姓生存。

沈健怔了怔,不知道再怎么劝他。经历这样的事,沈健也很悲哀,先前在网络看到各种腐败官员的种种行径,原还只是道听途说,现在却是真真切切的经历了,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父母官,真的竟无耻到这种地步了?

张信安也了无谈兴,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3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