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九十五章 告阴状  

2014-09-10 04:25:10|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十五章 告阴状

编辑:诱惑天使 

    欧阳明听林海说要写联名信告叶鸣,眼睛一亮,说:“林哥这个办法好!叶鸣的后台是市局的徐局长,我们告到市局肯定没有用,要告,就直接告到省局去。至于告的理由嘛,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第一,叶鸣打人是客观事实,虽然被打的李立和陈伟平现在都被抓了,但打人总是不对的,是错误的。一个动不动就打人的干部,县局却把他提拔起来,我们心里不服;第二,县局党组为了能让叶鸣到一分局负责,挖空心思出台一个什么宁缺毋滥原则,故意给叶鸣空出一分局局长的位置出来,这是违反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规定的行为,应该予以纠正;第三,叶鸣和有有夫之妇陈怡勾勾搭搭,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作风败坏,应该进行查处。”
    他第三点理由一出口,包厢里的人全都目瞪口呆,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他,觉得他肯定是在胡说八道。
    欧阳明阴险地一笑,说:“你们别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这样说,那是有根据的。前不久,我到市局去看望张东方局长。张局长告诉我:有一次叶鸣过生日,局里的干部在一起唱歌时,他亲眼见到叶鸣和陈怡躲在包厢的一个角落里,手牵着手,互相在对方身上摸。而且,那天晚上又是叶鸣单独送陈怡回去的,陈怡的老公又不在家,鬼知道他们那天晚上干了些什么。所以,这第三点是最重要的,也是最致命的,我们一定要写进去。”
    个体组长郝金斌有点害怕地说:“欧局长,我们还是不要署名举报吧!你也知道的,叶鸣的后台是市局的徐局长。如果我们没有把他告倒,他反过来整我们,我们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欧阳明不慢地看了他一眼,说:“像这种告状的信,匿名上告是没有用的。只有大家真名实姓地举报,上级才会重视,才会派人下来调查。要调查,肯定就会先找署了名字在上面的人谈话,到时大家把这些事情说给调查组听,叶鸣即使不被撤职,他在一分局也就无法立足了。”
    林海讨好地说:“还是欧局长说得对。我听说,纪检监察机关对于匿名信,一般都是不搭理的。但是,如果是署名举报,他们不查处,就是严重失职。所以,我们还是要团结起来,大家一起来写这封信,一起来署名。当然,欧局长是不能在这上面署名的。因为如果他署名,就会被上级认为是欧局长没有争到局长位置,所以便告状报复,那样这封信的威力就会大打折扣。大家以为呢?”
    欧阳明听到林海这段话,很欣赏地点点头,说:“林哥说得对,这封信我不能署名。但是,我可以来起草,再放到一个打印社去打印,绝不能事先让叶鸣那小子知晓。”
    当欧阳明起草好告状信并跑到外面打印好之后,包厢里愿意在上面签名的有六个人。欧阳明让他们签好名,再跑到邮局,用特快专递寄到省地税局监察室去了……
    叶鸣根本没料到欧阳明和林海等人会将他告到省局去,还在想着怎么在分局会议上说服欧阳明摒弃成见,和自己齐心合力把分局的工作抓好,把税收收入任务完成。
    因此,虽然他要刘鹏程通知大家开会的时间是八点半,但他八点二十分就早早的来到了分局会议室等候——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一次以分局负责人的名义召集大家开会,所以他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有点忐忑,同时又有点期待。

    可是,到八点四十分的时候,会议室里还只稀稀落落地来了六七个人,其中四个是刘鹏程的重点企业组的。剩下的几个,都是一些新进地税局的年轻干部,也大都是个体组的。建安组八个人居然一个都没有到。
    而欧阳明,也直到八点五十分才阴沉着脸走进来。一进到会议室,他就翘起腿,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把会议室变成了一个大烟窗。
    九点钟的时候,还有三分之一的干部没有到会议室来,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建安组的。
    叶鸣早已经等得焦躁不安,于是便铁青着脸对欧阳明说:“欧局长,麻烦你再打电话催一催那几个人,你告诉他们:如果再不来开会,我就会按照《新冷县地方税务局会议制度》的相关规定,给他们记旷工了。到时可别怪我叶鸣不讲情面。”
    在税务局,记旷工是会受到很大的损失的:矿工一天,不仅会被扣掉300元出勤津贴,而且年终奖、季度奖都会被扣钱,年底还不能参加评优评先。如果加起来算,矿工一天可能会损失1000多元。
    欧阳明听说叶鸣要记旷工,便横了他一眼,开始打电话。每打通一个,他就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快过来吧!叶局长说了:你们再不过来开会,就要记你们矿工了。”
    叶鸣知道他在故意挑拨自己和那些迟到的干部之间的关系,本想发火的,但想一想还是忍住了。
    刘鹏程见叶鸣脸色很难看,便对欧阳明说:“欧局长,你是局领导,对这些故意迟到的人,应该批评教育。你怎么把责任都推到叶局长身上?开会迟到记旷工,这是县局的制度,并不是谁说要记旷工就记旷工的。”
    欧阳明回过头瞪刘鹏程一眼,把电话话筒一丢,对刘鹏程说:“刘局长,你觉悟高,那就请你来通知他们。”
    刘鹏程此时已铁心跟定叶鸣,便也不跟他客气,拿起座机就开始打那些没有来开会的干部的电话,限他们十分钟内赶到会议室,否则就按矿工处理。
    十分钟后,陆陆续续来了几个人,但仍有两个人没来:一个是建安组组长林海,一个是建安组另一个干部邱东明。
    叶鸣看了看表,对刘鹏程说:“刘局长,麻烦你在考勤登记本上记一下:林海和邱东明矿工一天,等下开完会就报到人教科去,按规定扣发出勤津贴和奖金。”
    他的话音刚落,林海就出现在会议室门口,鼓着一双鱼泡眼吼道:“谁敢记老子的矿工?信不信老子把考勤登记本撕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