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一百六十六章 绝密任务  

2014-10-07 06:28:55|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绝密任务

编辑:诱惑天使 

    与以往每次读这封诀别信一样,鹿知遥读到最后那句“亲爱的远,永别了”时,泪水便夺眶而出,特别是当他看到最后那句“永远爱你的涵”时,眼睛里的泪水就更加汹涌……
    鹿知遥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早就养成了处变不惊、遇事不乱、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性格,胸有城府之严,心如磐石之坚,很少有流眼泪的时候。
    但是,每次只要一看到这个日记本,一读到那封信,他就会情不可抑、就会泪如泉涌,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如果说在他坚硬的外壳下面,还有什么柔软的地方,还有什么能让他那颗刚硬如铁的心瞬间软化的东西,那就是他手里的这个日记本,这封薄薄的诀别信,以及他手里捏着的那两张泛黄的老照片----当然,还有他记忆深处的那个温婉漂亮、娇柔可爱的女孩……
    在默默地流了一阵眼泪后,他把信装进那个软皮日记本里。然后,举起手里的两张照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照片上的那个女孩:这两张照片,一张是他和那个女孩的合影,一张是女孩的单照。
    从那张单照上看,这个女孩身材适中,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白色的确良衬衣,一条浅棕色涤纶裤子,五官异常清秀漂亮,笑起來露出两个酒窝。她的眼睛很大,透露出聪慧和娴雅,一看就知道是个丽质天生、娴静端庄的小家碧玉。
    而那张合影,一看就知道是那个年代在那种国营的照相馆照的:背景是一幅线条粗劣、油彩斑驳的山水画,鹿知遥和女个女孩子站在这幅画前面,手牵着手,头部侧着挨在一起,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硬、有点不自然。
    从合影上看,当时鹿知遥大概三十出头,身材高而瘦削,脸上轮廓分明,眼睛里洋溢着蓬勃的青春气息;那女孩子大概是二十岁左右,右手紧紧地牵着鹿知遥骨节嶙峋的大手掌,显得有点紧张、有点忐忑。
    合影照片的最下方,是一行打印的字:“鹿远、赵涵摄于19xx年5月1日”……
    鹿知遥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照片上的女孩看,门口突然响起轻轻的敲门声,跟着,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外面喊:“报告!”
    鹿知遥沒有立即回答外面的报告声,不慌不忙地将那张合影放进软皮日记本的后面,再将日记本放到保险柜的第三层抽屉,将保险柜门关好锁上。然后,又从办公桌上的纸筒里扯出一点纸,仔细地在脸上擦拭了一番,确定脸上再也沒有泪水的痕迹后,这才稳稳地坐到办公椅上,用威严的声音应道:“进來!”
    在他应了那一声之后,办公室的门被无声无息地推开,一个体型健硕、留着平头、脸上的表情刚毅而冷漠的中年男子,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鹿知遥办公桌前面,以标准的军人姿态立正站在那里,却并不说话,静等鹿知遥吩咐。
    这个中年男子名叫徐立忠,是鹿知遥调任天江省委书记后,从他原來的工作单位带过來的唯一一个工作人员,现在担任他的司机和勤务员,事实上也是贴身保镖。

    徐立忠原來是隶属于中央警卫团的首长贴身保镖,性格冷峻,武功高强,对上级极为忠心。他原來是给鹿知遥的岳父顾胜浩当警卫的。顾胜浩逝世后,鹿知遥便从中央警卫团把他要到了自己身边,给自己当勤务员和司机,并且还一直带他在身边,等于是他的家人一样。
    鹿知遥打量了徐立忠两眼,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说:“小徐,从北方到南方來工作,生活上还习惯吧!”
    徐立忠仍是保持那种立正的姿势,很郑重地答道:“报告首长,开始來时,确实有点不习惯。主要是这里的菜太辣,几乎个个菜都放辣椒,能把人的眼泪水都辣出來!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我已经基本适应了,并且喜欢上了辣椒菜!”
    鹿知遥笑了起來,说:“你应该知道,天江人的饮食习惯是无辣不欢,是有名的不怕辣、辣不怕的地方。”
    说到这里,他好像回忆起什么往事似的,目光平视前方,悠悠地说:“我读大学时,曾经受一个人的影响,也学着吃了好几回辣椒,并且还一下子就习惯了。所以,我虽然是西北人,但來天江任职后,吃的方面倒还习惯。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快就学会了吃辣椒吗?”
    徐立忠很认真地想了想,答道:“知道!那是因为首长聪明,领悟力强,适应性强,所以很快就学会了吃辣椒!”
    鹿知遥哈哈大笑,指了指徐立忠,说:“小徐呀,你这是故意逗我乐吧!吃辣椒和聪明、领悟力有什么关系?倒是你那个适应性强还说得有点靠边。不过,这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因为当时我有学吃辣椒的动力,所以只不过几次,就学会了、适应了!”
    徐立忠很想知道他所说的学吃辣椒的动力是什么,不过,他知道规矩:首长的事,尤其是私事,不能轻易开口打探,除非他愿意主动和你说、主动告诉你,否则,还是不要去问为妙。
    因此,在鹿知遥说完那番话之后,他只是微微笑了一下,并不询问什么。
    鹿知遥最喜欢徐立忠的就是这一点:谨言慎行、守口如瓶、办事勤勉、忠心耿耿。而且,他虽然貌似很木讷,但其实内心跟明镜似的,很能领会首长的意图,绝不会把事情办砸。所以,当初他在京城时,曾给徐立忠写过一幅字:“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
    见徐立忠一直站在那里等自己下达任务,鹿知遥便收敛起笑容,拿起桌子上那张年轻女子的照片,递到徐立忠手里,很严肃地说:“小徐,我现在要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算是我私人的委托,但是,你必须把它当做一件最重要的工作任务去完成!而且,你只能一个人悄悄地去办,必要时可以亮明你的身份,找当地有关政府部门帮忙,但绝不能透露你的目的。听明白沒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