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三七)  

2014-09-10 04:31:33|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三七)

编辑:诱惑天使 

听方兆山说完了这个故事,众人脸上一片沉默,谁都没有想到严峻的身后竟然发生着这样不同寻常的故事,他们更没有想到,庞杰竟是他的仇人。那么,他潜到明威集团来工作,显然是有备而来了。

严峻笑笑:方局长,你讲的这个故事很生动,我很满意。其实还有很多不完整的地方,是你没听到的。稍候我再给你补充一下。庞副总,听了这个故事,你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为父亲的死以及贺老板夫妇和丛老板的死做些什么呢?比如说,讨回公道。

庞俊峰想了想,说:严经理,你把这些人的死归咎于我爸,未免有点牵强附会。

严峻道:什么叫做牵强附会?你想想,如果不是你爸捣鬼,我爸他好端端的何至于跳楼?贺老板夫妇何至于出车祸?丛老板又何至于死在上访的路上?你能说,这些人的死跟你爸无关吗?

庞俊峰道:你这种说法表面看上去似乎有点道理,但看问题不能偏概全。以你看,换作其他人的话,是不是苦心经营的厂子倒了就都要跳楼?如果你爸爸的心胸能够开阔一点,大不了从头再来,又何足道哉?贺老板夫妇虽然听闻噩耗心里不安,但如果他能冷静一下专心开车,遵守交通规则,何至于命丧车祸?丛老板如果不是那么执着于上访之路,又何至于命丧黄泉?

严峻道:那你的意思是,有了冤情不应该上访?

庞俊峰道:不,不是不应该上访,而是不应该如此痴迷。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每个有冤情的人都要上访?是不是每个去上访的人都客死异乡?归根结底,还是当事人心胸不够开阔。

严峻冷笑道:庞副总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事摊你身上试试?

庞俊峰也冷笑道:好吧,严经理,假设我就是当事人,我同样也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以你对我的了解,你觉得我会不会因此而送命?

严峻一怔,心里不得不承认,以庞俊峰的性格为人,如果他遇上这样的事,的确不会如此极端。但严峻却不能昧着良心公然说假话否认。

庞俊峰见他不语,又追问道:还有沈总,假设沈总遇上了这样的事,你觉得他会不会如此极端?

严峻只好说:我承认,你们心胸广阔,不会如此极端,但你能说这些人的死与你爸的捣鬼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庞俊峰道:首先,捣鬼这个词就有欠斟酌。我爸当时身为工商人员,当然要秉公执法。这有什么不对的?

严峻冷笑道:秉公执法?中国的执法单位有几个是秉公执法?还不全他妈的一群腐败分子?打着秉公执法的幌子贪赃枉法,以权谋私。中国的官场要是能找出个清官来,那真叫奇怪了。那绝对是秃子顶上找头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庞俊峰道:我同意严经理的看法,但我们今天不是讨论中国官场的腐败问题。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至少,我爸他当时应该是奉命执法吧?如果你当时也是执法人员,上司的命令你能否抗命不遵?

严峻嗤之以鼻,道:奉命执法?好,咱就说说这个奉命执法。方局长,我刚才已经说过,你说的这个故事并不完整,你所听说的故事还只是事情的表面,下面我就给你补充一下。

严峻环视了一下众人,开口说道:在八十年代,随着改革开放轰轰烈烈的展开,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掀起了一股南下潮。人们都想到南方去打工,去赚钱,因为在同样的劳动强度下,南方的工资的比北方高出许多。这就吸引了大批的北方人不约而同的聚集南方,在他们眼里,南方那是发财的天堂。这其中,也有一些怀揣梦想的年轻人,他们想到南方去创业,去寻找机会,开创自己的发财之路。而沈明威,就是这种怀揣梦想的人。

说到家里,他盯着沈健注视了几秒钟。沈健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严峻又说:沈明威到南方寻梦的第一站是上海。因为他在老家时曾在鞋厂上过班,所以仍想找个鞋厂的工作,因为除了做鞋他什么也不会。但是到了上海之后,他的运气并不算好,连续跑了好几家鞋厂,但没有录用他的,因为大批的北方人南下,他们不缺人。如此十多天过去了,他还是没找到工作,他口袋里的钱已经所剩所几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他很快就要露宿街头了,不得已,他只好随便找了个化工厂先混着,因为他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只能打打下手,工资又低,工作又累,这还不算,他做了不到一个月,这个化工厂便遭遇了一场火灾,不但把厂子烧了个精光,他近一个月报酬也打了水漂。他只得重新踏上求职之路。

他说到这里,沈健说:等等,这些你是怎么知道呢?

严峻冷笑道:我在十岁的时候,就知道爸爸他们死的不明不白,那个时候我就对自己发誓,长大了一定要为爸爸他们申冤,要为他们讨回公道,十八时我知道了整个事件的大概,二十岁时我考上大学,就开始利用假期着手调查这件事情。毕业后我也一起留心调查这件事,我今年三十一岁,我用了十一年的时间来调查,还有什么事情能逃过我的眼睛?

沈健点点头,说:嗯,十一年,处心积虑。可谓用心良苦。

严峻道:你没经历过那样一种惨淡的童年,你又怎会知道其中的痛楚?

沈健脸上不动声色,心里不以为然的想,我的童年,恐怕比你好不到哪里去,你好歹没见过自己的亲人躺在血泊里哪种血腥的场面,没经历过生死悬于一线的那种危机,我却是真真切切的经历过了,可也没像你一样极端。

严峻接着说:后来,终于有一个鞋厂录用了他,但这鞋厂经营的很不景气,老观念,老机器,一切都那么的落后,那么的陈旧,给的工资极低,但是沈明威没有办法,为了生计,只能暂时在那里混口饭吃。但过了一段时间,他又离开了,因为那个时候,他就萌生了一个念头,一定要拥有一家自己的鞋厂,自己当老板,不用再受奔波劳累之苦。但为了生活,为了寻找新的机会,他还得继续找工作,后来辗转来到了温州,并找到了工作,还是在鞋厂上班,但工资比在上海要高很多。这家鞋厂就是生辉鞋厂,是我爸他们的厂子。

沈明威手艺不错,工作也很卖力,再加上脑子灵活,对当时的生产工艺提出一些改进措施,效果显著。很快赢得了我爸他们的赏识,年纪轻轻就被提拔成了生产主任。

当时他有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在当地的工商局工作。偶尔的一次朋友聚会中,他们聊了几句,觉得言谈比较投机,大有惺惺相惜之感,两人很快成了铁哥们。这个人就是庞杰。一次俩人喝酒时,许是喝高了,沈明威又一次透露出想开鞋厂,想自己当老板,想要发财的心事。庞杰说开鞋厂啊,这还不容易吗?我能帮你,沈明威说你吹牛吧你,你有资金吗?庞杰说一切都是现成的,关键是你敢不敢做?沈明威说有什么敢不敢的,只要能开成鞋厂,让我做什么都行。庞杰说那这鞋厂不能开在温州,最好能开在北方。沈明威说能在北方开,那是最好不过了。

从此,两人达成了共识,一个阴谋开始实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