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女人突围》冷静是爱情的敌人  

2014-08-20 07:14:16|  分类: 女人突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突围》冷静是爱情的敌人

编辑:诱惑天使 

    曾经,费云恒说,苏月,你是一个相当狡猾和聪明的女人。可是,我就喜欢你的狡猾和聪明。

    费云恒又说,笑着说,开玩笑地说,高手过招,比的是内力。

    费云恒曾经说,苏月,我对你很着迷。我对你的着迷,不知道是源于什么,也许,是因为你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很不容易接近。一个让我很不容易接近的女人对我有着很大的吸引力。在和你慢慢熟悉的过程中,我又喜欢上了你又爱上你。我真的害怕爱上你,但是,我已经爱上了。怎么办?对于我来说,这是很奇怪的事,曾经几天几夜我脑子里都是你,每天过得很浑噩,我每天就是等你的短信,有疯的迹象。

    他是一个很幸福的男人。所谓的幸福,就是可以肆无忌惮地把自己想说的话痛快地说出来。

    苏月没有那样的幸福的权利,这可能是性格的原因吧。但是,他的话就是她的幸福。

    苏月从来就没有跟他说过自己的感受,甚至没有向任何一个人提起自己的感受。那是完全属于她的东西,她的财富,她的爱。她甚至不愿意和刘小风谈论自己的心事,她认为简单地谈论是一种亵渎。只是,在每一个白天黑夜思想自由的瞬间,她都会仔细地回味他的每一句话。

    思念像疯长的野草,似乎一夜之间就能把干净的灵魂覆盖,再也看不见原来的样子。

    真正的冷静是从小姐事件开始的,真正的冷静是从苏月开始琢磨男人的心思开始的,真正的冷静是从费云恒故意以小姐事件来考验苏月的诚心开始的。

    冷静是爱情的敌人。

    可是,没有办法。和爱一样,没有预兆。

    苏月不得不承认,在她和费云恒之间,还是缺少一种信任的。在最初的想念里,人的思想是最单纯的,在开始喜欢对方的时候,在盼望和他交流的时刻,在第一次说我爱你的时刻,在他说我愿意为你不顾一切的时刻,在由于很爱很想而引发的疯狂的时刻,他和她是相通的,是真正的心灵的相通。

    有时候,苏月认为,小姐在某一个时候真的不再是这件事情的核心。最核心的问题是:他和她不可避免地有了心机。

    比如她,比如苏月自己,变得不再是单纯。想一想,她已经开始在琢磨男人喜欢什么,开始琢磨费云恒作为一个普通男人对她的心态,会不会当苏月在他面前变得很透明的时候,他会厌倦?当苏月在他面前变得很透明的时候,是不是不再对他具有吸引力?是不是他会和普通的男人一样,有着得到之后就不再喜欢的逻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应该用怎样的姿态来保持一种经久不息的爱呢?如果两个人是相爱的,那么,为什么不能透明呢?在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做一个透明的人,或者,有着绝对透明的时刻,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灾难?

    在这样的思维中,苏月觉得自己越来越在乎他,越来越害怕失去他。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苏月以前认为,闯进一个已婚男人的心就像是闯进一个花园,是可以在里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可是,不要让自己留下来,甚至,不要准备在花园里当一个花匠,因为,一个花园里是不缺花匠的,尽管里面有很多令人沉醉的玫瑰,可是,花枝有刺,能伤人于无形。

    从来,都是这样的吗?

    从来,就没有好的结局吗?

    从来,喜欢一个婚姻之外的人都必须是受伤的结果吗?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说生活是白开水或者认定生活是白开水,为什么会认为白开水的平淡会长长久久而不是白开水的生活就一定是烟花闪过?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像信奉上帝一样信奉一种平淡是真的生活真谛?

    为什么生活不能激烈?

    为什么在情人节送爱人一双袜子被认为是感动的而送爱人玫瑰和巧克力却相反的被认为是俗不可耐?

    为什么认为相爱是可耻的是幼稚的?

    为什么上床在今天可以和讨价还价一样正大光明而犹豫不决会被认为是待价而沽另有所图?

    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苏月不知道。

    晚上,苏月接到了费云恒的电话。

    费云恒说:“对不起。让你难受不是我的本意。”

    然后就沉默不语了。

    那天晚上,两个人对着电话都沉默了很长时间。每隔两三分钟只说一句话,或者,更长的时间。

    后来,苏月说:“这样不说话也不是办法啊,钱都让你浪费掉了,你要是没有话说,就挂了吧。”

    但是,谁?没有挂电话,又耗着。

    苏月说:“你怎么不挂电话啊?”

    费云恒在那边说:“你要是挂你就挂吧,我不想挂,再说,你现在不也是没挂吗?”

    “你挂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能想得开,能理解你。”苏月说。

    “可是,你是不能理解的。就算你说你理解,也和以前说的不一样了,这样的事情,无论我多么有理由,对于一个在乎我的女人来说,简直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可是,苏月,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失去你,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其实,如果一个男人这样在乎自己,有什么不可以原谅的啊?想起了和丁飞的那一夜,她有什么权利去质问他?

    苏月是真的原谅他了,可是,费云恒总是认为苏月没有原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