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二二)   

2014-09-02 09:40:42|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二二)

编辑:诱惑天使 

三人到了酒店坐下。方健说:周经理,你的做事风格可真让人佩服,处处不失君子风度,换了我,我可做不到。

周立行忙说:哪里,其实我更欣赏方总的性格,这几天,我和苏总谈了很多,都是关于你的。你的性格为人,十分令人倾倒。

方健说:咱俩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性格,你性格平稳,做事有分寸,我则不同,我觉得我这种性格非常不好,做事没有分寸,有点乖张,有失君子风度,我很不喜欢我这种性格。

周立行说:其实,我觉得性格这个东西,没有好坏之分,比如说,苹果和桔子,你说哪个好?你不能因为你喜欢吃苹果就说苹果好而桔子不好,反过来也是一样,你不能说你喜欢吃桔子就说苹果不好。性格这个东西其实正是如此,它不是依个人的喜好来判定好坏的。世上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你能说哪个好哪个不好?

苏谣道:的确是。我同意周经理的说法。

方健说:这么说倒也有道理。

周立行说::所以说,性格没有好坏之分,苹果和桔子,也许正是咱们互相欣赏的原因吧。

苏谣道:说的是,其实世上很多事都不能以简单的好坏来划分的,只能说喜欢或者不喜欢。

方健点点头说:你俩这么一说,还真是,之前我以好坏来划分,的确过于简单了。

周立行又说:这几天,我和苏总谈了很多,苏总说,你以前写诗非常好。

方健道:什么呀,我写的诗那根本不叫诗,苏谣写的诗那才是真的好。

周立行道:是,我也是个狂热的诗歌爱好者。这几天,我也读了苏总的诗,我觉得非常好,意境深远,韵味悠长……

苏谣忙打断他:好了好了,别互相吹捧了,都成星宿派门下了。

周立行笑了笑,又说:我听苏总说,方总是个真正的诗人,苏谣对你可是推崇备至呢。

苏谣说:这是当然的了,方健的诗非常有深度。

周立行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苏谣突然惊觉,不知不觉竟中了周立行的计,先前他说自己的诗好,她说是互相吹捧,现在一说方健的诗好,她又称赞方健的诗有深度,岂不是也有吹捧的嫌疑?

方健显然也察觉了这一点,呵呵的笑了笑。又说:其实,我并不是什么诗人,我以前写过诗,但是很不成功。实际上我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人,我写过诗,作过画,又搞摄影,但都非常失败。

周立行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真正爱好一件事,是没有成功与失败这个概念的。比如说写诗,怎样算成功了?怎样算失败了?苏总写的诗那么好,就算成功了吗?我写的诗不及她,就算失败了吗?

方健一怔,心想,的确是这样。怎样算成功了?所谓爱好,无非就是一个信念,一个精神支柱而已,又何来成功与失败之说?于是点点头说:周经理高见,以成败论诗歌,可谓执象而求,失之千里了。

周立行说,是。突然觉得不妥,忙说:哦,不是。这个……

方健笑道:周经理,谈论共同爱好,还是以朋友的立场交流才能尽兴,何必拘泥于职位之分呢?

周立行道:是。诗歌的发展,从朦胧派、新月派,以及不知名的各种流派,发展到今天,已经逐渐走向成熟,走向一个新诗歌时代的开始。有人说这是一个诗歌走向没落的年代,这种说法我是不赞同的。恰恰相反,我觉得对诗歌来说,这正是一个新的鼎盛时期。

苏谣道:是啊。现在的诗歌,已逐渐摆脱了各种束缚,风格越来越成熟,形式越来越自由,与过去相比,有了很多大的创新和突破。

方健道:尽管如此,但由于诗歌的发展速度过快,在它鼎盛的同时,也不免带了很多问题。比如说,一些网络上的伪诗人,借助网络这个载体,沽名钓誉,结果导致诗歌界泥沙俱下,良莠不齐。在很大程度上玷污了诗歌艺术。这些人不免成为诗歌艺术的糟粕。

周立行说:是啊,其实不论在哪个艺术圈子,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这是避免不了的。尤其在诗歌界,沽名钓誉之风盛行。这非常让人反感。前阵子我在网易博客上看到过一个女诗人,诗写的不咋地,只好以产量取胜,号称一天一首现代诗,并以此为荣,孜孜不倦,勤耕不缀。

苏谣咋舌道:一天一首?这也太离谱了吧?

周立行道:谁说不是呢?一天一首,这是个什么概念?一年就是三百多首,十年三千多首,多的不说,三十年吧?就是一万多首。想古代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其毕生诗作也不过几百首。与这个一天一首的女诗人相比,那可真是相形见绌了。

方健道:一天一首,那不叫写诗,那纯粹是糟蹋诗歌艺术。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诗歌天才,居然能一天一首?

周立行道:是啊,一天一首,简直就是批量生产了。这么大的生产量,其质量能不令人怀疑吗?

方健摇摇头道:批量生产的那不是艺术品,而是商品。

周立行道:但奇怪的是她在私人博客上发表,并没有任何的商业利益。

方健道:既然不是为了商业利益,那就是纯粹的沽名钓誉了。

周立行道:谁说不是呢?我读过她的诗,与其说是诗,不如说是散文更贴切,散,那是绝对的散,形散且神散。东一棒子西一榔头,完全不知所云。只不过她汲取了梨花体诗的精华,用回车键隔开,就说是诗。不过她这样子倒也吸引了不少的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吹牛拍马的无耻之徒。

方健不屑的道:那就是回车键诗人了?

周立行突然哈哈大笑:方总也知道回车键诗人这个概念?

方健也好笑道:知道一点,就是把一个句子用回车键隔开,去掉标点,再加上几个似通非通的病句,硬说是诗。

苏谣忍不住笑道:有没有那么夸张?这也太刻薄了吧?

周立行正色道:一点也不刻薄。网络上这种回车键诗人比比皆是。

苏谣道:但是,回车键诗人,这个概念还是有一点刻薄。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

周立行笑道:嘿嘿,你问别人,还真不一定知道。这是网易博客上一个叫不羁的风网友提出来的,他对这种回车键诗人向来是深恶痛绝。其为人又肆无忌惮,飞扬跋扈,所以他对回车键诗人的批评那是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他对回车键诗的评论,往往是对诗的本身不置一词,而是剑走偏锋,极尽讽刺之能事,其中又带着点黑色幽默,让人忍俊不禁。

苏谣笑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其性格倒是和方健有点相似,言论癫狂乖张。说不定能和方健成为朋友。

方健道:这恰巧是我不喜欢的性格,我要是和他成为朋友,非闹个天翻地覆不可。

周立行道:那也未必,我和他聊过几次,他对回车键诗人虽然刻薄,但对真正的好诗,无论在欣赏态度还是在评论上,非常中规中矩,提出的意见也深切要害,非常中肯。

方健沉吟道:那倒有点意思,这么说,他也是诗人?

周立行说:这个,他很少写诗,曾写过几首,但是不多。而且他和你一样,坚决不承认自己是个诗人,后来研究填词,颇有心得。现在他主要写小说。

方健道:写小说?那对人性的分析和把握应该有一定的见解了。

苏谣道:怎么说?写小说与人性的分析有什么关系?

方健道:因为如果对人的性格解析上没有一定的把握,写出来的人物性格往往千篇一律,那就很让人乏味了。

周立行想了想说:这个,我对小说的鉴赏能力不是很高,他的小说不如通俗小说那样精彩,却也不像正统文学那般枯燥,不如通俗小说好看,也没有纯文学小说那样深刻。不过他小说中的人物性格的确是各不相同,个性非常鲜明。

方健道:那倒有点意思,有时候去看看。

周立行又道:可能是出于行为习惯吧,他对自己的批评也毫不留情,曾自嘲的讽刺自己的小说是纯厕所文学。

方健笑道:纯厕所文学?哈哈,这个人有意思。

三人又谈笑一阵,直至深夜,才意犹未尽的散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