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一九)   

2014-09-01 08:39:33|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一九)

编辑:诱惑天使 

近几日,苏谣又遇到了烦心事。起因还是那个潘恒,他对苏谣仍不死心,几乎天天来找苏谣。因为已经过不了门卫那关,他就在公司门口等。只要不进入公司,那就不在门卫管辖范围,所以也无法阻止他。他一看到苏谣的车出来,就上去拦住,然后各种求恳,各种无赖,以求苏谣回心转意。

实际上,潘恒对苏谣,一方面也的确是出于爱,另一方面,也就是更重要的是,苏谣现在已是公司老总,其经济条件与以前相比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现在她已经有了车子,也买了房子,而自己车子房子都没有。所以,如果能让她回心转意,其经济基础无疑会使自己少奋斗好几年,既如此,他又怎肯轻易放弃?但苏谣对他早已死心,再看他如此无赖,更瞧不起其为人。所以对他的纠缠很无奈。

有次潘恒又拦着苏谣的车,挡在车的前头耍起无赖不让她走,苏谣又气又急却无计可施。

周立行下班之后,刚从楼上下来,老远出就看到公司门口有喧哗,就走过来看看,结果却是潘恒纠缠苏总。他也拿这个无赖没有办法,想了想,就让苏谣把车倒回去。在公司待了一会,然后让她上了自己的车,坐在遮光效果甚好的后座位置,这才瞒过潘恒。

上车之后,周立行见她的脸色不太好,于是一边开着车一边安慰她说:苏总,犯不着为这样的人生气。所谓知耻近乎勇,总算还是个人,此人如此无赖,和禽兽有什么不同?为这样的人生气就太不值得了。

苏谣说:是,但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对公司影响不好。

周立行说:是,不过这事也不必急在一时,以后慢慢再想办法。

苏谣无奈的点了点头,说:是。

但是此人如此无赖,又有什么办法好想?是以仍是愁容满面。

周立行通过观后镜见她仍面带忧戚,心想她虽贵为老总,但本质仍不过是柔弱女子。就又开导她说:君子以出世立世,不以外扰而乱其心,是以心静,是以无戚戚,是以坦荡荡,是以为君子也。

苏谣见他文绉绉的讲解君子之道,似乎有些迂腐,偏偏又如此认真,不由的“扑哧”一笑:我可不是什么君子,我只不过一介女子。

周立行道:哪里,苏总在我心里,一直是女中君子。

这我可不敢当,不过我对周总的为人学识以及君子风度却是十分欣赏的。

哪里,苏总过奖了,我只不过是对古人所说的君子之道心存仰慕,所以,就不自量力的处处效仿,其实不过是邯郸学步,贻笑大方。

周总过谦了,既有效仿君子之心,必会行君子之事。其为人见识,不会差到那里去。

周立行谦逊的笑了笑,说:苏总,这个人虽然有点无赖,但对你可算是非常痴心的啊。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分手呢?

刚说完突然觉得很后悔,依自己的身份冒然打探上司的个人隐私,那是非常不妥的。好在苏谣对他印象不错,并没有在意。想了想,说道:他呀,其实人也不错,就是心胸有点狭窄,总是怀疑我和方健有什么,几次三番的闹矛盾,后来终于提出分手。其实我和方健,根本没有的事,我们只不过是很好的朋友。 

周立行“哦”了下,似乎有些不信,说:你和方总,真的没有什么?

苏谣道:当然了。我和他只是很好的朋友,也就是知己,我非常欣赏他,有思想,有深度,特立独行,矫矫不群,我非常崇拜他。

周立行又“哦”了下,说:我一直觉得方总挺神秘的,有点超然物外的味道。我对他……,非常好奇。对了苏总,咱一起吃点饭,聊一聊方总这个人?

说起方健,苏谣似乎也意犹未尽,就说:好啊。

两人找了个酒店坐下,随便点了几个清淡小菜。周立行道:苏总,你和方总是怎么认识的?

苏谣道:读大学时认识的。

读大学时就认识了?那应该有些年头了。

是啊,有十年了。

十年,那感情应该是非常深厚了。你和方总是同学?

算不上吧,我和他不是一个学校的。

 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苏谣想了想说:那时候,他写诗非常好,我经常读他的诗。那时候一直不知道是他写的,只是非常欣赏这个写诗的人。

方总是个诗人?

这个,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是个诗人。他写诗那么好,却并不满足,而且突然决定不再写诗了。

为什么?                       

因为他说他永远写不出心里的那首诗。

这……,这算什么理由?这可太奇怪了。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觉得很可惜,所以就去找他,就这样认识了。

周立行茫然的摇了摇头,说:我还是不明白。

有什么不明白的?

什么都不明白。比如说,你和方总不是一个学校,为什么会经常读到他的诗?又怎么会知道他说他写不出心里的那首诗,既然当时不认识他,又怎么能找到他?

苏谣想了想,这样简单说来,的确是说不明白,于是就把当年怎么通过季伟读到他的诗,季伟怎样描述方健这个人的,又怎么通过季伟找到他,这些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下。她说的很详细,特别是第一次见到方健时的情形,对他那种异于常人的举动详细说了一下。

她原本以为,周立行对他那种近乎癫狂的行为也会像自己当初一样不理解,不料,周立行听完之后,对方健大为赞叹,说:想不到方总外表冷漠孤傲,竟是这样的与众不同。敢说敢做,我行我素,隐然凌驾于世俗之上。古人云:君子好骂,不骂人之所不忍骂者,好骂人之所不敢骂者。你想想,城管欺压百姓,有几个人敢管?方总当时只不过是一个学生,竟然如此侠义,不畏强权。方总此举,大有侠义君子之风范。如此随心所欲,超然物外,没有任何世俗的牵绊,心灵是何等的旷达?方总这个人,的确让人心折。

苏谣笑道:说的是,不过,方健其实也很欣赏你呢。

周立行挠挠头,疑惑的说:方总欣赏我?这个,好像……,我并没有什么值得别人欣赏的地方吧?

苏谣道:怎么没有?他说你气质儒雅,有君子风度,做事有分寸,不像他那样行为癫狂,举止乖张无度。

方总这么说的?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

这我就更加不懂了,这似乎是说,方总不喜欢自己的性格?

这个,我也不懂。但是我欣赏他的性格。

我也是,我非常欣赏他。说着,脸上完全一副疑惑的神气。

过了一会又说:这么说,苏总也喜欢写诗?

是的,以前喜欢写诗,现在写的很少了。

那苏总的诗都发表在哪里?

一般都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上,一些诗歌网站上也有发表过。

那有时间好好读读,我也是个狂热的诗歌者。

苏谣笑了笑,说:其实没有什么欣赏价值,只不过是业余爱好而已。

所谓好者不误,真正爱好诗歌的人那是非常渴望阅读不同风格的作品的。

嗯,那倒是。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周立行看了看表,说:呀,不知不觉,都十点多了。说着起身去结账。

之后送苏谣回去。周立行看着她的背影,似乎若有所思。直到她看着她窗户上的灯光亮起,这才驾车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