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三五)  

2014-09-09 09:32:51|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三五)

编辑:诱惑天使 

     两日后的上午,沈健正在办公室里翻看文件,方兆山突然推开门闯了进来,此外还有季伟和另两个警察。随后秘书进来惊惶失措的说:沈总,他们……
       沈健摆摆手说:没事,你出去吧。
       秘书走了以后,沈健问:方局,你回来了?这么快?
       方兆山说:严峻的办公室在哪?
       沈健道:怎么?
       方兆山说:立即对他实行抓捕,
       沈健道:你查到证据了?
       方兆山说:没有,但查到了他的犯罪动机?
       动机?他的动机是什么?
       复仇。
       复仇?
       对,复仇。现在不是解释这个时候,马上带我去他的办公室,先抓住他再说。
       沈建说好。然后带他们来到严峻的办公室。严峻不在,蓝洁正在整理文件。沈健问:严峻呢?
       蓝洁道:严经理刚才出去了。
       知不知道他去哪了?
       他没说。
       沈健说:嗯。你先出去吧。
       蓝洁出去后,沈健迅速在脑子里思索了几个他有可能去的地方。正想着,手机响。他拿出来一看,正是严峻。这让他大为惊讶,连忙接了。严峻在电话里说:沈总,很意外吧?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正在到处找我吧?
       沈健不动声色的问:你在哪儿?
       严峻没有回答他的话,自顾自的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正在我的办公室里,还有好几个刑警,对不对?
       沈健点点头,他忘了这是在电话里,对方看不到他点头。但是这不重要,因为严峻也根本不期望他的回答,仍然自顾自的说:沈总,其实早就想找个机会和你聊聊,但我觉得,办公室有点沉闷,只适合办公,可不是聊天的好地方。不过我发现,天台这个地方环境不错,空气也很好。怎么样,沈总,带上你的朋友过来聊聊?
       沈健问:你想怎么样?
       严峻笑笑:没想怎么样,就是想聊聊天。这不也正是你希望的吗?
       沈健说:好。
       挂上电话,带众人向天台走去。这时,庞俊峰也闻讯跟了过来。
       天台上,严峻正站在天台边缘处望着远方,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气定神闲的打招呼:沈总,季警官,方局长,幸会。
       沈健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季伟回了句“幸会”。方兆山却感到很奇怪,因为他之前并没有见过严峻,只是在沈健和季伟口中听说过这个人而,于是说道:幸会。严峻,你怎么会认识我?
       严峻笑笑:像方局长这种身份,认识你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吧?电视、报纸都曾出现过你的影子,这个说法,你认为合理吗?
       方兆山点头道:合理。
       严峻道:好了,你们站住。
       这时,沈健已经走到距严峻十米左右的地方。闻言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季伟拿出一张纸朝严峻一抖,说:严峻,我怀疑你和四宗谋杀案有关,你被捕了。这是拘捕令。
       严峻笑道:季警官,我只是想和你聊聊,你若再往前走一步,那你想找我聊天的话就只能到阴曹地府找我了。
       季伟一怔,这话意思很明显,如果他们对他采取强制措施的话,他就跳楼自杀。这可不是警方所希望看到的事情。季伟拿不准他这话是真 假,他不相信严峻会跳楼,但万一他真跳了呢?这个责任谁也担当不起。所以,尽管对他的话半信半疑,可还真不敢轻举妄动。但表面上可不能示弱,说:严峻,你想聊天还是到审讯室里去聊吧。
       严峻说:不,我不喜欢那个地方,在那个地方根本不能公开、公平、公正的聊天,一切都是你们说了算。还是在这里比较公平。而且,我一到那个地方,就会感到很压抑,一压抑就会记忆力减退,记忆力一减退就会忘记很多事情,对你们的心中的疑虑和提出的问题也就没法给予全面的解答了。
       这意思也很明显,如果到了审讯室,他就会拒绝交待任何问题。而在这里,他反而能交待一些。因为他一直都在反复的强调想聊聊天。当然这个聊天的内容不会是天气、新闻之类的不相干的内容,而必定是跟案子有关。季伟无奈的说:好吧,你想聊什么?
        严峻说:我想聊的其实就是你想问的。我相信你们心中肯定有很多疑问要问,这个,我没猜错吧?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因为我在等一个人,等他来了之后,我会对大家说一个故事,相信这个故事能解开你们心中所有的疑惑。
       季伟道:你等谁?
       严峻道:丛容。我已经通知她了,沈总,请你吩咐下去,一会儿丛容到了,让前台不要阻拦。
       沈健点点头,又冲庞俊峰示意了下。庞俊峰当即给前台打了电话。
        严峻又道:在此之前,我不会解答各位的任何问题,这个请大家谅解,不过,各位放心,之后我会对各位的所有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严峻顿了顿,又说:感谢各位的理解,不过,在此之前,咱们倒是可以找个话题聊聊。方局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前天到我老家去看望我妈的,应该就是你吧?
        方兆山说:没错,是我。你妈到底还是跟你说了。
       严峻道:是啊,我妈是个善良的人,从来不肯欠别人人情,你带了那么多东西去看她,她很感激你,所以,她让我好好感谢你。
       方兆山道:那倒不必。
       但严峻根本没有停止,继续说:……刚才我给我妈打电话,她老人家可是对你着实夸赞一了番。方局长,我妈已经快70岁了,你好意思去欺骗这样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吗?
        方兆山冷笑道:欺骗?严峻,你的口才的确非同一般,既然你非要认为这是欺骗,嗯,只要能抓住你这个杀人恶魔,这个欺骗,我认了。
       就在半小时之前,上班没多久,严峻突然想起近一个礼拜没有给妈妈打电话了,心里有些挂念,就打了过去,关切的问了一下饮食起居。刚要挂电话的时候,他妈突然说:小峻呐,我差点忘了,前天你有个同事顺路来看望我,还带了很多东西,你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严峻一听,登时起了疑心,他知道绝对不会有什么所谓的同事去看望她,鉴于心里隐藏的秘密,立刻怀疑可能是警方人员。为了不惊动妈妈,他装做若无其事的说:我的同事可多了,我哪知道是谁啊?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妈简单了描述了一下那人的相貌,她描述的并不是很清楚,严峻又问,他没说他叫什么?
       没说,他只说他姓方。
       那他有没有问你什么?
       没有,就是随便聊了聊。
       你都跟他说什么了?
       没有啊,你妈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有什么事看不开?还能什么事都跟人乱说?
       嗯,妈你放心吧,我和他关系很好,我会感谢他的。
       放下电话,严峻心里感到不妙了。他相信妈妈是个心胸宽广的人,不会像个粗俗的农妇那样屁大点事也要到处宣扬,那些伤痛的往事,她是绝对不会跟人乱讲的。他当时虽然不能确定这个姓方的人就是方兆山,但必定是警方人员无疑了。既然警方千里迢迢的跑到自己老家调查,那肯定是对自己起了疑心了。虽然警方未必能从妈妈那里得到什么,恐怕绝不致空手而归。这么一想,他知道问题严重了。由于当时蓝洁正在整理文件,他不能表现出惊慌。他若无其事的走出办公室,隔着走廊上的玻璃窗往外看了看同,正好看到四个警察来了。他迅速思考了一下,放弃了乘电梯,向楼梯间走去。刚走进楼梯间,就通过楼梯中间的缝隙看到两个警察正往上走。他知道无路可走了,只好来到了天台。想想事已至此,已经走不出去了。本来他以为那些案子做的天衣无缝,没有人能够察觉,没想到,他们竟来的这样快。但既然输了,又无路可走,索性不如输的潇洒一点,更何况,他之前的这些动作并不是想逃走,而是有另外的目的。于是给沈健打了电话。
       严峻又说:方局长,不知你到我老家查到了什么?
       方兆山淡淡的说:也没什么,就是听说了一个故事。
       严峻扬扬眉,说:哦?那倒有意思,我对你这个故事很感兴趣。方局长,等会我等的人来了,希望你能讲的生动一点。
       方兆山道:嗯,我会的。严峻,其实我挺佩服你的,事到如今还能如此神定气闲的谈笑自若,我佩服你的胆色和气度。
       严峻一笑,说:呵呵,方局长过奖了。不过,除此而外,你希望我有怎样的表现?像个丧家之犬一样到处逃窜?然后,最终还是被你们抓住?要是那样的话,方局长可就太小看我了。我做人的原则是,赢要赢的漂亮,输也要输的潇洒。惶惶如丧家之犬,那样的事,我做不来。沈总,你觉得我会是那样的人吗?
        沈健道:不会,那不是你的风格。
        严峻点点头:嗯,还是沈总了解我。再说了,方局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各个车站、机场恐怕早已传送了我的个人资料和照片,同时周围也早已十面埋伏了吧?我想,恐怕我一出现在那些地方,就再也没有机会像现在这样和大家愉快的聊天了。但这不是主要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根本就没想过要逃走,因为我要把那个故事公诸于众,让一切真相大白于天下。
       季伟道:什么真相?严峻,你这样东拉西扯,有什么意思?不如说说你是怎么杀死那些人的。
       严峻道:不急,季警官,我说过,等我等的人来了之后,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嗯,说曹操,曹操就到。说着眼光看向众人的身后:丛容,你来了。
       众人随着他的眼光看去,一个女子正匆匆而来,沈健自然认得她就是丛容。
       丛容一看这阵势,有些吃惊,急急的着问:严峻,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严峻叹了口气,说:丛容,之前你对我多有误会,是的,因为之前有很多原因我不便向你解释,我们相爱那么深,我却娶了别人的女人,那不是我愿意的,很多人认为我是为了钱。其实不是,我也告诉过你,我不是为了钱,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你也曾问了我很多次,我都没有告诉你,你可知道我有多痛苦?我多想告诉你一切呀,让你不再那么误会我。可是,我爱你,所以不想让你承受更多,所以宁愿让你误会下去。但是,今天,是应该告诉你一切了。
       丛容吃惊的说:为什么会这样?
       严峻道:很快你就知道了。
       话音刚落,一个女声响起:严峻,这是怎么回事啊?
       很多人认得她是曲菲。其后,还有好几个公司的内部人员过来。严峻淡淡的说:曲菲,你也来了。很好,该来的都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很好,很好。转头又对方兆山说:方局长,你的故事可以开始了。
       方兆山点点头,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