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一三一)  

2014-09-07 07:50:26|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一三一)

编辑:诱惑天使 

       21号。上午。宋德元的尸检结果出来了:胃溶物里有乌头碱成分,系中毒而死。
       又是乌头碱?!和赵红宁的死因相同。这两个人的死是同一凶手做案?
       宋德元和赵红宁是什么关系,或者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联系?
       季伟坐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重新整理思路。方兆山敲敲门进来,问道:怎么样?案子有头绪没?
       季伟摇摇头:没有。目前所有的线索都断了,根本无从下手。
       方兆山道:好好想想,有没有忽略的东西?
       季伟思索一阵,说:应该没有。对了方局,你帮我分析一下案情。
       方兆山笑了笑,说:好的,你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季伟定了定神,说:从死亡时间上来看,赵红宁死于16号晚上十点半以后,她吃完饭后,就和杜薇分手了。她回公司取U盘,这其中有两个假设,一是她真的是回公司取U盘,二是她故意撇开杜薇做别的事,比如,潜逃。然后她就遇害了。初步判断不是在公司内部遇害,因为明威公司装有很多监控,要在那种情况下弄出一具尸体来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她应该是离开公司之后才遇害的。或者说撇开杜薇后办别的事的过程中遇害了。宋德元死于19号晚上十点左右。他在18号晚上去太贵砂锅吃饭,并签了欠账单,19号下午五点约了什么人吃饭,八点左右走了,并在此之前卷了康老板的营业款。这两个人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联系呢?如果有,不妨先这样假设:赵红宁和宋德元是合伙做案,之后两人起了冲突,宋德元杀了赵红宁,
方兆山说:不对,赵红宁死于16号,如果宋德元是凶手的话,那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取得了赃款,那就不会在18号去太贵砂锅欠账了。这个假设显然不成立。
       季伟道:也许宋德元杀了赵红宁之后,出于某种原因,并没有取得赃款。所以才会去太贵砂锅欠账。况且除此之外,没有另一种思路可供假设。
       方兆山说:那如果非要按这种思路假设下去,那就可以假设为,他们合伙做案不止一个人,至少是三人或者三人以上。这样一来,假设就成立了,比如说,他们团伙有三人,先由赵红宁窃取巨款,然后侍机潜逃,之后三人起了冲突,或者宋德元和另一人起了歹意,想私吞赃款,于是合伙杀了赵红宁。但此时宋德元并没有取得赃款,所以才会欠账。然后另一人又想独吞赃款,或者为了灭口,就杀了宋德元。或者另一人原本就存了歹意,借宋德元之手杀了赵红宁,然后自己又杀了宋德元。
       季伟点点头,说:有点意思,如果这种假设成立,那么,这另一个合伙人是谁?这是个问题。
       方兆山想了想,又说:你再按你的思路做另外一种假设,假设宋德元和赵红宁没有联系,会是怎样一种情况?
       季伟想了想,说:假设赵红宁和宋德元没有直接联系,同时杀死他们的凶手又是同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使假设成立,还是需要有第三个人,也就是凶手。这样的话,就可以这样假设,赵红宁是单独做案,她在去银行取款的时候被人盯上,当然这个人就凶手,他见财起意,就黑吃黑杀了赵红宁吞掉赃款,不料在做案的过程被宋德元撞见,并以此要挟,要求分一杯羹。这也为宋德元欠账的事情相吻合。凶手不甘心被要挟,所以杀了他。
       方兆山想了想,说:这种假设也有道理。现在来看,不论哪种假设,都必须有第三个人,也就是凶手,问题是,这个凶手是谁?
       季伟道:对。从目前情况来看,这个凶手不简单,不但具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而且细心谨慎,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点蛛丝马迹。
       方兆山沉默了一会,又说:你看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窃取巨额资金的不是赵红宁,而是另有其人,而且这个人才是凶手。比如说,凶手做案窃取资金,被赵红宁发觉,于是凶手杀了她灭口,杀人的过程被宋德元撞见,于是凶手只好再次杀人灭口。
       季伟道:这种假设我之前曾推论过,但后来又推翻了。因为如果窃取资金的不是赵红宁而是另有其人,那么此人必定是明威集团内部人员,那么,他在窃取资金又连环杀人之后,必定会逃走,否则,我不相信世上还有如此胆大包天的凶手,杀了人之后竟然无动于衷。可是,至今为止,明威集团并无其他人失踪。
       方兆山点点头,说:是,既然是这样,看来这种假设没有很大的说服力。
       季伟点点头。之后两人闭着眼睛努力思索。方兆山也是如此。两人陷入一阵沉默之中。
       突然,方兆山叹了口气,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要是他在就好了。
       季伟一怔:他?谁?
       方兆山摇摇头:说了你也不认识。
       季伟一听,没有再理会,闭上眼静静的想着心思。
       这了一会,方兆山又自言自语的说:说起来,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和你一样,负责刑事案件的侦察工作,那时遇上一个案子,像现在一样,毫无头绪,无迹可寻,后来在他的帮助下,案子才得以侦破,在此之前他还协助警方侦破过另一个案子,不过那是我在调来之前,他对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生活背影的推断可说是分毫不差,对凶手的追踪也十分到位。
       说着又简单重复了一下十年前的那个案子。
       季伟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有这么神?
       方兆山点点头:就是这么神,你不服都不行。这家伙具有非凡的察觉犯罪的天赋,可惜他对做警察没有兴趣,如果他做警察,那一定是警界中的破案天才。
       季伟还是半信半疑:有没有这么夸张?
       方兆山说:是,说起来的确让人难以置信。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也是不肯轻易相信的。但这个人,的确有点与众不同。遗憾的是,现在无法找到他了,否则的话,这种案子在他眼里根本不在话下,如果他在,所有的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季伟灰心丧气的嘟囔了一句:既然找不到他,说了有什么用?
       方兆山叹口气:是。又自言自语的说:那时候,他还个学生,但是后来一直没有再见过他,据说他去了国外,就此失去了联系,但是,在我们警局,很长时间以来同事们都经常提起方健这个名字……
        季伟突然一跃而起:什么?方健?你说他是方健?
        方兆山吓了一跳,说:是啊,方健,怎么了?
       哪个方健?
       这让我怎么回答?
       季伟怔了怔,说:好吧,这么说吧,你说十年前他还是个学生,那么,他在哪个学校读书?
       方兆山愕然道:鲁东大学啊,怎么了?
       季伟一拍大腿:这就对了。那时候他是不是长的比较瘦,看来比较冷漠,孤傲,穿的比较……嗯,落魄。
       方兆山惊讶的说:对啊,怎么,你认识他?
认识?岂止是认识,简直是太认识了。季伟来了兴致,兴奋的说:我和他是高中同学,到了大学虽不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但仍然是很好的朋友,可以这么说,我是他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不过,我从来不知道他具有这种天赋。
方兆山也来了精神:这么说,你能找到他?
        岂止是能找到,简直是太容易了。对了,你知不知道明威集团的老总是谁?
        听说过,以前是沈明威,现在是沈健,但是只是听说,没见过面。
        这就对了,你知道沈健是谁·?
       他是谁?难道……?
       太对了,他就是方健。
       这去找他。
       说着起身就往外走。方兆山愣愣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没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实在无法把当年那个看起来很落魄的方健和现在声名显赫的明威集团的老总沈健联系在一起。
       季伟出去后,立马给方健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接。方健在电话里问:季伟,什么事?
       让季伟感到奇怪的是,方健的声音很哀伤,似乎还带着点哽咽。
       季伟怔了怔,又问:方健,我有事找你,你在哪?
       现在?
       现在。现在怎么了?不方便?你在哪?
       这个……,我在医院。
       医院?你怎么了?
       不是我,是我爸,我爸他……,过世了。
       季伟一呆,黯然道:那,我过去看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