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女人突围》别  

2014-09-22 04:27:22|  分类: 女人突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突围》别

编辑:诱惑天使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

    苏月习惯性地把手机从枕头下拿出来,开机。上面有丁飞的一个电话和短信。苏月看了看,没有说什么。费云恒没有睁眼,他很疲倦,样子是慵懒的,然后是很安静的寂寞。

    苏月不知道干什么好,披着被子坐在床上,一句说也不说,就在那儿发愣。心里很空。

    苏月听见他醒来了,但是没有回头看他。然后他从后面抱住了苏月。都没有说话。苏月转过头,发现,他还是闭着眼睛。

    窗帘没有拉开,房间里还是有那么一点暗。苏月的头发垂了下来,落在费云恒的脸上。床上很乱。苏月看着床上,心也很乱。她并不后悔,只是有一点突然。这样的场景,很陌生。她仍然是一丝不挂地躺在被子里,不冷。空调开了一夜。费云恒睁开了眼睛,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他说:“你不是说你睡不着吗?其实,你夜里也是睡着了,我看见你睡着了。”

    苏月没有说话,也许吧,她是睡着了,但是,睡的时间不长。

    “你睡得好吗?”苏月问。

    “还行。”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

    苏月已经不想生气了。这是爱他的男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有自己的理由。况且,自己做得真的不好,他不是故意的。

    费云恒说:“苏月,你在想什么呢?”苏月没有回答。她把费云恒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前,下巴放在费云恒的头发中,手交叉着挽着他的脖子,看着从窗帘的缝隙透过来的光亮,屋子里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昨天的一切还是历历在目。不想起床,想这样一直睡下去。

    “新年快到了。”苏月漫无边际地说。

    “嗯,是啊。”他答应着。

    “新年怎么过啊?”

    “和以前一样过。还能怎么过?”

    “你不喜欢过年吗?”

    “喜欢。”费云恒回答得很干脆。

    “为什么喜欢?”

    “欢庆啊,难道你不喜欢?”

    “我不喜欢,女人是怕老的,过一年就老一岁。我要是老了,你就不爱我了。”

    “就是,你要是老了,我真的就不爱你了。”然后他就笑了,把苏月压在身下,吻她。

    只是吻和拥抱。再进一层的亲热是一个禁地,那里到处是长满刺的玫瑰。

    夜里之前的事情,彼此都记得很清楚。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苏月很喜欢他的拥抱。对于男女之事,她从来没有很渴望过。有就有了,没有日子一样过下去。苏月常常疑惑自己是不是不正常,对于一些性欲特别强烈的女人她觉得不可思议,有什么好渴望的呢?时间长了,无非如此罢了。可是,她现在觉得自己也很渴望。在暗夜里,那一次,和一个与自己相爱的男人纠缠是多么的美好。没有觉得可耻或者是不自在。她觉得能有一个让自己这样有安全感的男人是一种幸运。苏月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说,只有他的声音还是很熟悉很亲切的,因为那个声音她听了很久。朝思暮想的相遇,这种形式的相遇对她来说还是有一点猝不及防。只是,不知道这是不是尽头。她常常觉得男女在不是夫妻的情况下这样的尺度就是一种尽头。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没有表现出肆无忌惮也没有表现出义无反顾,说明爱得不够深。在费云恒的眼里,苏月应该是该怎么样就怎么样,痛苦就是痛苦快乐就是快乐,他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他总是觉得苏月很有心计。苏月有一次问他,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呢?他那个时候没有说话。苏月又说,我这不是有心计,我是要保护自己,难道我保护自己也错了?如果我出了事,你能做的事情就是在一旁暗自难过或者是内疚,你不会也没有必要勇敢地站出来说那个男人是你,所以,如果真的需要我承担什么,也只能是我自己承担,而你只能是在一旁看着,也只能这样。妻离子散不是我们要的结果。如果我对你的爱发疯到让我不顾一切,你认为这样好吗?苏月想到这儿,有一点难过。谁都不顾一切过,可是,不顾一切的结果总是让自己落到一个很尴尬的位置。是的,你看,爱就是这么脆弱。不能多想,只要一多想,就会有止不住的悲伤。费云恒没有说话。这样的话题是一根刺,她和他都知道。所以,都沉默了。

    避开能避开的。把眼睛蒙上,漠视存在的。不该想得那么多,让思维麻痹。

    苏月一时觉得自己很可笑。费云恒说:“你想说的我都知道。”

    苏月知道他明白。

    苏月说:“嗯,穿衣服吧,天已经很亮了。”

    他没有动,抱着苏月不松手。

    苏月又重复一遍说:“起床了。”

    他还是没有动。抱着苏月的腰,有一点像个孩子,固执地倔强地不松手。

    他说:“苏月,如果,如果万一他知道了,我就养你。你别害怕。”

    苏月就笑了,他为什么应该养她呢?爱情本来就是你情我愿两不相欠的清白,可是,她还是感到有一点甜蜜,然后是苦笑,说:“你养我?你养得起吗?如果,他真的有一天知道了,我就带着贝贝自己过,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很公平。”

    苏月说这些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悲壮。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承担。

    她很清楚他是爱她的。这样就够了。

    然后是离开这间屋子。

    时间到了。

    “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他问。

    “见过了,就这一次。”苏月说。

    “以后我们不再见面了吗?”

    “是的。”

    然后,费云恒狠狠地抱住苏月,他叫苏月的名字,他说:“苏月,秋潭。秋潭,苏月。”

    狠狠地,苏月想,就要这样的狠,因为,不想离开。

    但是还是要离开。

    他把苏月送到车站。等车的人很多。

    他说:“我真的要走了。”他就转身走了。

    苏月回头看了他几次,突然很想哭。没有原因。

    他也许生气了。

    不知道。

    似乎经历这一场之后,有的只是难过。没有喜悦。

    以后会是什么呢?

    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4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