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铁板铜琶:第二十四章 魔劫重重   

2014-09-02 09:42:54|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四章 魔劫重重

编辑:诱惑天使 

  独孤钰道:“卑职已查察过,白令主确已失踪。”

  徐丹凤也不由脸色一变道:“古太虚,你又玩花枪!”

  于四娘更是怒声叱道:“匹夫!我早就谅准你没有诚意!”

  古太虚苦笑道:“看来,我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微微一顿,才正容接道:“诸位能否慢点责难,容我解释几句?”

  于四娘冷笑一声道:“任你舌烁莲花,也难掩饰你拖延时间,藉机将白令主暗中移往别处的罪行!”

  古太虚沉声接道:“于大姊请冷静想想,古太虚有如此做的必要么?”

  白云飞沉思着接道:“按适才所经过的情形而论,委实不像故意使诈……”

  古太虚截口接道:“白老圣明,古太虚可以对天起誓,方才在围墙边谈话之前,古太虚还亲自同白令主谈过话。”

  也许于四娘也想通了,凭古太虚今宵所显示的实力,真要硬拼的话,群侠方面,虽未必会弄得灰头土脸,但却也没法讨得便宜。此情此景,古太虚委实没有使诈的必要,于是她接过对方的话锋道:“那你还不快点追查失踪的原因!”

  古太虚笑道:“于大姊几时给过我这种时间啊!”

  接着,又神色一整道:“也好,只要于大姊相信我并非故意使诈,则一切问题都好解决。”

  徐丹凤轻轻一眼道:“如果白令主又落到冷剑英手中,那问题就严重了。”

  古太虚道:“徐令主这顾虑,固然不错,但古太虚却认为事实上决不可能。”

  于四娘接向道:“你怎能如此肯定?”

  古太虚讪然一笑道:“于大姊,对我自己内部的事情,我还能不了解么!白令主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之下,凭空失踪,那只有一种解释……”

  徐丹凤心头一动地截口接道:“贵部属中有了内奸?”

  古太虚正容接道:“一言中的,徐令主不愧是一代天骄!”

  于四娘接道:“那你还不快去追缉!”

  “于大姊说得是。”古太虚正容接道:“但我还得查问一下情况。”

  接着,目注独孤钰问道:“独孤护法,是否查问过轮值人员?”

  独孤钰道:“回副座,卑职最初发现白令主失踪时,立即查问轮值人员,但他们都膛目不知所对,稍后,当卑职仔细搜查,再去问他们时,四人都已畏罪而刎颈自戕。”

  古太虚冷哼一声道:“想不到本教之中,还有此种胆大包天的叛徒。”

  于四娘注目问道:“你打算如何追缉?”

  古太虚目光一扫群侠道:“诸位如果信得过我古太虚,请不妨随我一同前往察看现场,然后再决定下一步骤。”

  于四娘笑道:“信不信得过是一回事,但我老婆子决定陪你一瞧现场情形。”

  徐丹凤也点点头道;“要去,咱们就一起去。”

  于是,这本来是水火不相容的正邪群豪,在古太虚的前导下,一同步向后院,进入那围墙内的禁地,古太虚并招呼独孤钰,带着两头獒犬随行。

  白天虹所住的那间秘室,一切井然有秩,根本不像发生过甚么意外,这情形,可说是毫无迹象可寻。

  急性子的于四娘,方自冷哼一声,古太虚已正容说道:“于大姊先莫责难,古太虚自有办法!”

  接着,扭头吩咐独孤钰将两头獒犬带入房间,示意其在里面各处嗅过一遍之后,即纵之出室,大伙儿也跟踪而出。

  那两头獒犬,摇着巨大的尾巴,边嗅边走,一直走到靠后面的围墙边,才各自“汪”地一声,双双腾身越墙而出。

  徐丹凤不由向古太虚问道:“围墙外通往何处?”

  古太虚道:“徐令主暂时莫问,咱们得快点追上去。”

  话声中,他已当先越墙而出,其余正邪群豪,自然也纷纷跟进。

  这时,那“释道双妖”中的“三绝道姑”,并带了六个似人非人的怪物随行。

  申天讨目注古太虚笑了笑道:“阁下还不忘带着那些怪物同行,是否恐怕咱们来个以众凌寡?”

  古太虚笑道:“虽然咱们之间的交易因发生变故,而不能成交,但古太虚相信徐令主一言九鼎,不致反脸无情,而出此遗人笑柄的下策,但前人说得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想,徐令主也不致笑话我过于多心了吧!”

  徐丹凤未置可否,但于四娘却冷笑一声道:“‘害人之心不可有’,亏你也还有脸皮说得出来!古本虚,你扪心自问一下,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害过了多少人?”

  说话之间,一行人已随着两头獒犬,到达巨宅的外围围墙边。

  那两头獒犬,回头摇了摇尾巴,再度“汪”地一声,越墙而出,群侠也顾不得再复斗咀,一齐越墙跟进。

  围墙外,是一条静僻的小巷,深夜中,更是寂静得有如鬼域。

  这一行正邪群豪,虽然是跟在边走边嗅的两条獒犬背后,所幸獒犬速度并不算慢,不多久,已穿越城区,到达郊外。

  那两头獒犬,倒是非常忠于自己的职责,到达郊外之后,虽然还是边走边嗅!但速度可更加快了。

  于四娘不由霜眉蹙道:“像这样走法,不知要走到何时为止?”

  古太虚正容接道:“白大姊,只要能找到白令主,咱们多走点路,那算不了甚么。”

  白云飞点头接道:“不错,但愿这孩子能安然无恙才好。”

  古太虚笑道:“这个,您可请尽管放心……”

  于四娘截口冷笑道:“事不关己,你当然能放心啦!”

  古太虚讪然一笑道:“于大姊,话不是这么说,而且,我的话是有根据的!”

  于四娘扭头注目问道;“有何根据?”

  古太虚道:“理由很简单,那劫持白令主的人,必然有某种企图,否则,不致费事将其劫走……”

  于四娘截口冷笑道:“这还用你说!没有企图,谁会冒险劫人!”

  古太虚笑道:“这就对啦!于大姊试想想如果那人对白令主有甚不利意图,还会将一个活人劫走么!”

  白云飞轻轻一叹道:“但愿如此……”

  于四娘却冷笑一声道:“白天虹的功力,是你所封闭,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首先不会饶你!”

  冷寒梅忽然一声惊呼道:“瞧!那两头獒犬……”

  原来这时群侠已到达一条三岔路口之间,左边通往洛水,中间通往北邙山,右边则系通往黄河渡口。

  而那两头獒犬,就在三岔路口之间,往返盘旋地嗅着,并发出“呜呜”的低叫声。

  古太虚入目之下,不由蹙眉说道:“看来,咱们的线索中断了?”

  于四娘道;“这儿是通往城区的管道,如果他们改步行而乘马车,则獒犬嗅觉虽灵,也会无能为力了。”

  白云飞在三岔路口的地面上仔细审视一遍之后,也蹙眉说道:“三条路上,都有马车的轨迹,这情形,可委实使人作难。”

  冷寒梅沉思着接道:“依常情而论,他们通往洛水的成份不大,咱们不妨分两路,循右中二道追踪。”

  徐丹风接道:“江湖中事,虚虚实实,殊难预料,一般不可能的事,反而往往会成为可能,我之见,咱们宁可倍其有,而分为三路。”

  古太虚也附和着接道:“对!我古太虚也赞同徐令主的高见,急不如快,现在就请要贵方分配人手吧……”

  且说白天虹,因一身功力已被古太虚封闭,所以他在围墙内的行动,是颇为自由的。

  而古太虚方才向群侠所说,他与群侠见面之前,还与白天虹谈过话,也是实情。

  但当古太虚离去之后,白天虹因为心情苦闷,一个人信步走到假山旁边,负手徘徊着。

  也就当他心事重重,莫知所云之间,一道人影,由假山阴影中悄然落在他的身边,扬指点向他的昏穴。

  此时的白天虹,已形同一个不谙武功的常人,对那神秘人物的欺近,别说是无法察觉,纵然是察觉出来,事实上也只有眼睁睁地任人摆布的份了。

  等他醒来时,发觉自己换了一间新的地下室,在明亮的茶油灯照耀之下,可以看出那地下室是用尺许见方的青石砌成,青石上满布青苔,室内并有一股霉腐的气息。

  就当他举目打量之间,只听一个清朗的语声,起自他的背后道:“白令主,这新居可能有点太委屈你了,你得多多包涵一点。”

  白天虹是侧卧在一床破棉被上,他感到那语声似曾相识,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是谁,同时他也懒得扭头察看,只是随口漫应道:“是么!阁下未免太客气了!”

  那清朗语声笑道:“白令主真是豁达得很,换了一个新环境,也不查问一下。”

  白天虹冷冷地一笑道:“多承夸奖!”

  那清朗语声接道:“也不回头瞧瞧我是谁?”

  白天虹披唇一晒道:“对你们这些魔崽仔的狗腿子,本侠不屑瞧!”

  “别瞧不起人。”那清朗语声含笑接道:“白令主,你说得不错,过去,我是你口中所谓‘魔崽仔的狗腿子’,但现在不是,不久的将来,我更将取代你的地位,成为寰宇共尊的铁板令主。”

  白天虹冷笑道:“做你的清秋大梦!”

  那清朗语声道:“白令主是不相信?”

  白天虹怒“呸’,一声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的尊容!”

  那清朗语声阴阴地笑道:“白令主已听出我是谁来了?”

  白天虹冷笑道:“你是谁,与我何干?”

  那清朗语声阴笑道:“这关系可大哩!”

  说着,已绕到他的面前,含笑问道:“白令主,还认识我这个老朋友么?”

  原来此人竟是“南荒孤独翁”独孤钰的徒弟司长胜。

  白天虹入目之下,不由一楞道;“原来是你!怪不得……”

  话说一半,又自动停止。

  司长胜笑问道:“怪不得甚么啊?”

  白天虹淡淡地一笑道:“语声有点似曾相识。”

  司长胜笑道;“人家都说贵人多忘事,看来这话也不尽然,因为你这位贵为铁板令主,又身兼通天教副教主白少侠,居然也对我的语声似曾相识……”

  白天虹挺身坐起,截口问道:“你已经脱离了通天教?”

  司长胜点首答道:“不错!方才我等于已经说明白了。”

  白天虹注目问道:“你这行动是受谁的指使?”

  司长胜神秘地笑道;“正副教主的命令,我都不听,你想,我会受谁的指使呢?”

  微微一顿,又含笑接道:“在这儿,告诉你也不要紧,那是家师的安排,懂了么?”

  “令师也来了?”

  “现在还没来。”

  白天虹接问道:“你们师徒脱离通天教,将我单独劫持到此,究竟有何企图?”

  司长胜笑道:“方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我要取代你的地位,当然先要将你劫持过来。”

  白天虹不由既好奇,又好笑地注目问道:“你打算用甚么方法取代我的地位?”

  “这事情,听起来好像神秘。”

  司长胜耸耸肩膀,含笑接道;“其实,说穿了,却也平常得很。”

  白天虹接问道:“白天虹能否有幸与闻?”

  司长胜道:“当然要说给你听,反正家师还没来,咱们先聊聊也好,同时,这事情也必须取得你的同意……”

  白天虹不由截口笑问道:“要取代我的地位,还必须取得我的同意!”

  “不错。”

  “你们料准我会同意么?”

  司长胜微微一笑道:“我想,你会的。”

  白天虹微微一哂道:“好!你说下去。”

  司长胜道:“这事情,说起来真是话长。”

  微顿话锋,才注目接问道:“白令主该知道,家师这‘南荒孤独翁’绰号的原因吧?”

  白天虹笑道:“顾名思义,这也值得讨论!”

  司长胜含笑接道:“那么,以家师的孤僻个性,又怎会加入通天教中呢?”

  白天虹淡笑道:“该不是为了天生一付奴才胚吧!”

  “留点口德,行么?”司长胜正容接道;“老实告诉你:白令主,咱们师徒之所以接受通天教的邀请,其实就是为了你。”

  “为我?”白天虹不由张目讶问道:“这话由何说起?”

  司长胜笑了笑道:“说起来,这事情还得由去年八月十五,洱海之战说起。”

  白天虹微微一楞道:“你们师徒,也参与了那次……”

  司长胜截口笑道:“没有,当时,家师与我,仅仅是适逢其会,在一旁做壁上观。”

  “唔!说下去。”

  “第二天”司长胜接道:“当你白令主在波罗江中,被困于千年金斑白鳝,被‘不老双仙’夫妇救起时,家师与我也凑巧就在不远处的另一艘小舟之中。”

  白天虹不由讶问道:“你们怎能知道那就是现在的我呢?”

  司长胜笑了笑道:“白令主请莫打岔,让我慢慢道来。”

  一顿话锋,才神色一整道:“白令主当能想到,以家师的身份,当不致瞧不出‘不老双仙’的来历,是么?”

  白天虹点点头道:“这一点,我信得过。”

  司长胜“哦”了一声道;“对了,我还漏下一个人没说。”

  接着,又注目问道:“白令主是否也听说过,武林中有一位医术通神,而医德却是坏到无以复加的怪物?”

  白天虹剑眉一蹙道:“医术通神,而医德无以复加的怪物,莫非就是那‘黑心扁鹊’公冶弘?”

  司长胜点点头道:“不错!当时此人也正好同咱们在-起。”

  白天虹“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那千年金斑白鳝和其效用,必然是公冶弘说出来的。”

  “正是。”司长胜含笑接道:“以家师的睿智和江湖经验,再加上公冶弘的医学为辅,经过一番研讨之后,自然能断定,‘不老双仙’将你带走,必有深意,而且也断定不久之后,武林中必然出现一位武功超绝的年轻高手。”

  白天虹微微一哂道:“真难为他们有此先见之明。”

  “多承夸奖!”司长胜得意地笑道:“当时,古太虚正以东方逸身份,邀请家师加盟通天教,本来家师并未答应,但有此一发现之后,为求以后便于活动计,乃毅然承诺下来。”

  白天虹道:“以后呢?”

  司长胜道:“以后,当你白令主在长沙应古太虚之邀,加盟通天教的消息传入家师耳中时,家师就断定你八成就是在洱海中被‘不老双仙’救起的人。”

  白天虹不由轻轻一叹道:“原来泄漏我的身份的人,竟是你的师傅。”

  司长胜连忙摇手道:“不!不!泄漏你身份的人,决不是家师。”

  白天虹苦笑道:“这已经是毋关紧要的事,你也不必再否认了。”

  司长胜正容接道:“白令主,家师既然是对你别有企图,才进入通天教以便伺机行事,似此情形,纵然他老人家已十成十地肯定你也就是在洱海中被‘不老双仙’所救走的那人,也不会向古太虚泄漏你的情况。”白天虹微笑地接道:“好!姑且相信你,说下去。”

  司长胜接道:“以后,当你的身份被泄而被软禁时,家师更是完全相信自己的判断不错,而企图将你劫来此间的行动,也更加积极了。”他顿了一顿道:“可是,摘星楼中,家师不能随便进出,总算是天从人愿,古太虚又从摘星楼中,将你劫持到他自己的秘密密巢穴中。于是,方才当他们双方僵持着谈判时,我就轻而易举!”

  司长胜一顿话锋,才注目笑问道:“现在,你明白了么?”

  “告诉你也不要紧。”司长胜笑了笑道:“这儿是北邙山中,汉灵帝的陵寝。”

  白天虹眉峰一蹙道:“看来,你们早就发觉这秘密所在的了。”

  司长胜笑道:“是啊!有道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咱们既想成大功,立大业,怎能不事先预做周详的安排哩!尤其是目前的你,冷剑英、古太虚、徐令主,三方面都在各尽全力搜索;稍-不慎,后果就不堪设想,咱们能不特别谨慎么!”

  白天虹披唇一晒道:“司长胜,废话已经说得太多了,可是,你还没说到正题哩!”

  “正题!”司长胜一楞之后,又若有所悟地哑然失笑道,“是否有关取代你的地位的办法?”

  白天虹点点头道:“不错!”

  司长胜接道:“这是一种损人利己的行动,我照实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白天虹剑眉微蹙道:“你说吧!我不生气就是。”

  司长胜摇摇头道:“不妥当,还是等家师来了再说的好。”

  接着,又加以补充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先告诉你,那就是不会危及你的生命,但你得好好好跟咱们合作。”

  白天虹笑道:“目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个人生死,早巳没放在心上,不过,我也不妨坦白告诉你,要我好好合作,成全你去为害江湖,那是作梦!”

  司长胜冷笑道:“白令主,请别忘了,你已失去反抗的能力,不管你合作与否,咱们这取代你的计划,都势在必行!”

  白天虹也冷笑道:“那么,咱们走着瞧吧!”

  说着,一歪身躺了下去,闭目不语。

  司长胜笑了笑道:“也好,你好好地休息一会,明天早上,我陪你一同进早点。”

  说完,起身离去,并顺手将石门带拢。

  白天虹因-身功力被古太虚封闭,已形同常人,再加上大半夜的折腾,已感到非常疲倦。

  所以,尽管他脑海中思潮起伏,有股怒涛汹涌,但不久之后,也就昏昏沉沉地入睡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听到司长胜的叫唤声道:“白令主,已经日上三竿了,该起来啦!”

  白天虹张目挺身而起,只见司长胜已含笑卓立-旁,旁边并有一个年约十七、八,长得颇为妖冶的青衣侍婢,也正向他凝眸媚笑着。

  司长胜向青衣侍婢微微一笑道,“青梅,快点伺候白令主盥洗。”

  “是!”

  青衣侍女恭应着,即向白天虹身前走来。

  白天虹连忙起身摇手道:“不必,我自己来。”

  “好,白令主自己来,就让他自己来吧!”

  接着,又暖昧地笑道:“这丫头虽远不及绿珠的美,但……嘻嘻……她的某一方面,却有独特的造诣,白令主不信,不妨一试便知。”

  白天虹迳自盥洗,仅仅冷冷哼了一声。

  但司长胜提及绿珠,却使他那刚刚平静的心潮中,激起一阵波动。

  是的,绿珠那俏丫头,委实值得他怀念,虽然,他们之间,发乎情,止乎礼,并未及于乱,但论关系之深切,却远比他与徐丹凤之间,更要亲密得多。

  他,想起了事变前夕,那枕边细语,那似水柔情……还有那不可理解的恶梦,难道说,冥冥中真有所谓心灵感应这回事么?

  可是,他又怎能知道,那貌艳如花,命薄如纸的可怜的绿珠,早已香消玉殒了哩!

  就当他心念电转,黯然神伤之间,那青衣侍婢却白了司长胜一眼道:“公子,您……这种话,也亏您说得出来。”

  司长胜呵呵大笑道:“这有甚么关系哩,白令主不是外人,而你又更是派来专门伺候他的,难道还怕难为情么!”

  青衣侍婢一顿莲足娇嗔地道:“公子,我不来了……”

  口中说着,却向白天虹投过一个令人意荡神驰的媚笑。但白天虹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对眼前这本该是受宠若惊的艳福,他却反而由心底里发生厌恶之感。

  司长胜笑了笑道:“好,你先去将白令主的被褥、衣衫和早点取过来。”

  青衣侍婢恭应着转身离去。

  这时,白天虹已盥洗完毕,重行坐回破棉被上,司长胜目注他笑道:“白令主,这丫头委实不错,而且我也是一番诚意。”

  白天虹冷漠地答道,“盛意心领了……”

  青衣侍婢再度回到石室中,她,右手提着一捆被褥和衣衫,左手提着一个食盒,轻轻放落地面,向着白天虹媚笑道:“白令主请更衣。”

  白天虹漫应道:“不必。”

  司长胜向青衣侍婢挥挥手道:“将食盒摆好,你先下去。”

  “是。”

  青衣侍婢打开食盒,一股清香,顿时充满了整个石室。

  白天虹目光微扫,只见四色精美点心,陈列他面前小桌上,算得上色香俱佳,想必味道也不会错。

  至于那新送来的被褥衣衫,更是一律全新,质料也都是上上之选。

  青衣侍婢摆好点心,并将新的被褥铺好之后,姗姗地退出石室。

  司长胜盘坐白天虹对面,首先将点心各自尝了一口之后,才微微一笑道:“小弟先尝,白令主可以以放心下箸了吧!”

  白天虹坦然取食,并微微一哂道:“我早巳说过,个人生死,并不计较,纵然食物中下有穿肠毒药,我也绝不在乎。”

  司长胜讪然笑道:“白令主说笑了,你我之间,根本就说不上仇怨,我为何要在食物中下毒哩!何况,我还有求于你。”

  白天虹咽下一口点心,才淡淡-笑道:“这最后一句,才是你不在食物中下毒的主要原因吧?”

  司长胜方自再度讪然-笑,白天虹又蹙眉接问道:“奇怪?你不是说过,要取代我的地位么!这会,怎又说有求于我?”

  “这个……”司长胜犹豫着接道:“因为,取代你的地位,必须获得你的合作才行,所以……”

  白天虹含笑截口道:“这事情倒很新鲜,白天虹愿闻其详?”

  司长胜面有难色地道:“这个……能否请等家师到后再谈。”

  白天虹注目问道:“你是怕我承受不了那种打击?还是不好意思自己说出来?”

  司长胜不自然地笑道:“两者都可算是。”

  白天虹正容接道:“白天虹成长于忧患之中,别的本事不敢吹,但对承受打击的能力,却自信高人一等,至于后者,更是毋须,你尽管放胆说明就是。”

  司长胜微一迟疑道:“那么,我就据实直言了。”

  白天虹道:“本该如是。”

  司长胜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地接道:“家师之意,是请那‘黑心扁鹊’公冶弘动一次巧夺天工的手术,将小弟改变成白令主外貌,然后再请白令主将一身功力转输给我。”

  白天虹冷笑一声:“好办法!真亏你们能想得出来!”

  司长胜居然也欢笑道:“办法委实不算坏,只是,未免太委屈白令主了。”

  白天虹淡淡地一笑道:“委屈倒也谈不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清炖红烧,都只好悉听尊便啦!”

  略为一顿,又注目问道:“只是,你考虑到这事情的后果么?”

  司长胜反问道:“白令主指的是哪一方面的后果?”

  白天虹道:“我的意思是:你这鬼蜮技俩,只能欺骗于一时,一旦行藏被……”

  司长胜截口笑道:“这个,白令主请尽管放心,只要能先行与徐丹凤造成既成事实,则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

  白天虹钢牙暗挫地心念电转:“小贼!除非我白天虹就此完了,否则,有朝一日,我也要好好地消遣你……”

  但他外表上却冷冷一笑道:“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司长胜方自淡淡地一笑,白天虹又注目接道:“纵然别人能放过你,‘不老双仙’也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么!”司长胜得意地,截口笑道:“这点白令主更可放心,只要我与徐丹凤之间,生米已成熟饭,‘不老双仙’又能怎样!他们二位,就只剩下这一点骨肉,难道还忍心让徐丹凤年纪轻轻,就成为小寡妇么!”

  白天虹气极恨极之后,反而笑道:“你这办法,真够绝!我想:纵然诸葛重生,留侯再世,也未必能想得出来。”

  司长胜笑道:“多承夸奖,其实,这办法,说它绝,倒也未必,但设计的周详,却是无懈可击的。”

  白天虹淡笑道:“未必见得。”

  接着又注目问道:“你们知道我的功力,已被古太虚以独门手法封闭了么?”

  司长胜道:“当然知道。”

  白天虹道:“凭你们师徒,能解得了那种神奇手法?”

  司长胜笑了笑道:“解不解得了那种手法,无关紧要。”

  “怎能说无关紧要哩!”白天虹披唇微哂道:“如果你们不能使我的功力恢复,纵然我自动与你们合作,你们这计划,也没法完成呀!”

  司长胜讶问道:“此话怎讲?”

  白天虹道:“你们不是要我将真力转输给你么?”

  司长胜点点头道:“不错。”

  白天虹道:“可是,目前我武力被封闭住,这一身真力,又如何能转输出来呢?”

  司长胜“哦”了一声,笑道;“这个,我自有办法。”

  略顿话锋,又注目接道:“白令主该明白,你的一身超级真力,是得力于千年金斑白鳝的血液,只要将你的血液全部换到我身上来,你的一身超绝真力,就算是九成以上都转输给我了。”

  白天虹不惜转弯抹角地说那么多废话,其本意是想激使对方设法,先行恢复他的功力,却没想到对方的办法,不但狠毒透顶,也绝到了家。

  白天虹心中暗暗叫苦,但外表上却故装镇静地注目反问道:“这办法,也是那位‘黑心扁鹊’公冶弘所提供?”

  司长胜点点头道:“正是。”

  白天虹披唇微哂道:“你们有了这么一位医术通玄的神医,那又何须我的合作!”

  司长胜微微一笑道:“我说的所谓合作,是另一方面的事。”

  白天虹心中一动道:“是否还要我将武功传授给你?”

  “是啊!”司长胜笑道:“既然接受‘铁板令主’的一切,自然也包括武功在内呀!”

  白天虹道:“你是要我先传武功,再输血?”

  司长胜摇头道:“不!先输血,再传武功。”

  白天虹笑道:“我的血液输出之后,一切都完了,又怎能够传你武功?”

  司长胜神秘地笑道:“白令主忘了咱们有一位医术通神的‘黑心扁鹊’啦!”

  白天虹“哦”了一声道:“你们的计划是,在放完我的血液之后,再利用‘黑心扁鹊’公冶弘的医术,使我继续活下去,以便于将武功传给你。”

  司长胜点头笑道:“白令主认为这办法怎样?”

  白天虹淡淡地-笑道:“办法是够好!也够周详!只是,似乎还忽略了一点。”

  司长胜讶问道:“白令主指的是哪一点?”

  白天虹披唇一哂道:“你忘了,传授武功,是要我自愿的!”

  司长胜“哦”了一声道:“这个,咱们自有办法使令主自愿!……”

  说到这里,门外传入青梅的话说道:“公子,老爷子有请。”

  司长胜答道:“知道了,你进来,陪白令主聊聊。”

  “是!”

  青梅娇应一声,启门而入,司长胜却向白天虹笑了笑道:“白令主请多考虑一下,我待会再来。”

  说完,缓步度出石室。

  青梅迳自盘坐白天虹身前,嫣然一笑道:“白令主,有甚么要奴家效劳的么?”

  白天虹笑了笑道:“当然有,怕的是你无能为力。”

  青梅掩口媚笑道:“白令主何妨说出来试试看。”

  白天虹神色一整,压低嗓音接道:“帮我送一个口信去白马寺……”

  青梅俏脸一变,连忙以手势止住他道:“不可以?”

  白天虹微微一哂道:“说得那么好听,原来你是寻我的开心。”

  青梅不胜幽怨地道:“令主您得多多原谅,我的自由,比您多不了多少。”

  白天虹注目问道:“此话怎讲?”

  青梅苦笑道:“在这地下室中,我可以自由活动,但却不能走到墓外去。”

  白天虹苦笑道:“看来,咱们都成了活死人了。”

  接着,又注目问道:“青梅,由这儿到出口处,共有多少道门户?”

  青梅楞了楞道:“白令主问这些干吗?”

  白天虹低声接道:“如果你能与我合作,我有把握将你救出火坑。”

  “有是有的,但行不通的。”青梅苦笑道:“目前,令主的一身绝世神功,已被封闭住了,有若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那里还有余力救助我。”

  白天虹道:“这个,你且别管,请先回答我所问。”

  青梅沉思着道:“由这儿到出口,共有五重门户,而我只能在第三重门户之内活动。”

  白天虹接问道:“每一重门户,都有机关?”

  “是的。”

  “那些机关,你都会开动?”

  青梅摇摇头道:“不!那些机关的开闭,是操于守门的手中。”

  白天虹微一沉思道:“你会武功么?”

  “懂得一点点。”

  “会不会解穴手法?”

  青梅苦笑道:“如果我会解穴手法,他们也不致让我来伺候您了。”

  白天虹被封闭功力的手法,是源自“黄石真解”的天竺文中,他既已参透了那天竺文的译稿,自然也懂得解除的手法。

  但自己解除被制的穴道,是不可能的。

  本来,他也想问明出口情况之后,施展季东平所传“排教”的隐身术混出去,但此一构想显然也行不通。

  只好退而求其次,希望青梅懂得解穴手法,然后,由自己将解穴手法告诉青梅,只要他被封闭的功力一恢复,则一切问题,都自然迎刃而解了。

  但青梅的答覆,却使他大失所望,只好长叹一声,默然不语。

  少顷之后,青梅徐徐将娇躯挨拢,偎向白天虹怀中,媚目深注地笑道:“令主,别胡思乱想了,还是……”

  就当此时,门外传来司长胜的暖昧笑声道:“白令主,我可以进来么?”

  青梅连忙咽下未说完的话,并坐正身子,白天虹却冷冷一声道:“阁下,未免礼数太多了吧!”

  司长胜启门缓步而入,含笑答道:“这叫做礼多人不怪呀!”

  向青梅挥了挥手,青梅起身离去,他自己迳自坐在白天虹对面,暖昧地一笑道:“令主,这丫头还不错吧?”

  白天虹“唔”了一声,没答理。

  司长胜笑了笑道:“令主知道我方才为甚么出去么?”

  白天虹冷然一哂道:“我毋须知道。”

  司长胜神秘地笑道:“令主应该知道,也必然乐于知道的。方才,徐丹凤率领大批高手,在这附近兜了好几圈……”

  白天虹不由截口讶问道:“还有些甚么人?”

  司长胜道:“还有’‘东海女飞卫’冷寒梅,家师‘南荒孤独翁’……”

  白天虹不由张目讶问道:“怎么?令师也同徐令主在一起?”

  “不错。”司长胜冷笑接道:“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他将昨宵在古太虚那秘密巢穴中所发生的一切,扼要地复述了一遍,一直到分兵三路追踪为止。

  白天虹一蹙眉道:“与古太虚合作,那等于与虎谋皮。”

  司长胜笑了笑道:“令主,拙见却恰好相反……”

  白天虹截口接道:“不必谈这些了。”

  “不谈就不谈。”司长胜含笑接道:“先谈咱们的正事也好。”

  白天虹注目问道:“徐姑娘等人已经走了?”

  司长胜笑道:“找不到一丝线索,当然要走啦!”

  略为一顿,又含笑接道:“不过,家师却有消息传来;为免使古太虚起疑,他老人家可能要到明天晚上才来。”

  白天虹冷笑道:“司长胜,你别高兴得太早!”

  司长胜笑问道:“令主此话怎讲?”

  白天虹道:“你们要放掉我的血液,我固然无力反抗,但要我传授武功,却未必行得通!”

  司长胜“哦”了一声道:“原来令主指的是这个。”

  接着,又神秘地一笑道:“令主,方才我已说过,我有把握教令主自动传授我的武功。”

  白天虹漫应道:“是么?”

  司长胜接道:“令主好像不相信,但我说出原因之后,令主就知道我所言不虚了。”

  “好]”白天虹接道:“你说出来试试看?”

  司长胜道;“令主已知道,咱们师徒与‘黑心扁鹊’公冶弘的交情了?”

  “唔……”

  “这就是我的自信心的保证。”

  白天虹不由地心头一凛:“莫非他准备使用甚么药物,来控制我的神经,使我自动地传授他的武功不成……”

  但他表面上却漠然地道:“我倒想不起来。”

  司长胜笑问道:“有一件事情,令主该想得起来?”

  白天虹一楞道:“是哪一件事?”

  司长胜道:“令主双亲大人,与吕伯超大侠等三位,不是神智不清么?”

  白天虹“唔”了一声道:“不错。”

  司长胜接道:“现在,有了这位医术通玄的神医,只要能将他们三位救出来,就没有问题了。”

  白天虹心中冷笑道;“只怕那位神医也无能为力……”

  但他口中却笑问道:“你能有力量,将三位老家人,由冷剑英的手中救出来?”

  司长胜满有把握地点点头道:“当然!”

  白天虹不由一楞道:“我不相信你们的实力,还大过冷剑英!”

  “这不是实力问题。”司长胜含笑接道;“令主,咱们还掌握着一张王牌。”

  白天虹漫应道:“是么?”

  司长胜笑问道:“令主是否知道,冷剑英那座摘星楼是谁所督造?”

  白天虹心中一动,故装茫然地道;“我怎会知道。”

  司长胜含笑接道:“那是出于近百年来的一代巧匠‘赛鲁班’向日葵的杰作。”

  白天虹故装迷糊地道:“据传此人已失踪多年,难道你方才所说的另一张王牌,指的就是他么?”

  “一点都不错。”司长胜得意地笑道:“令主试想,咱们拥有这样的人物,还怕不能将他们三位救出来么!”

  白天虹注目问道:“那向大侠的失踪,就是令师的杰作?”

  “不!”司长胜接道:“那应该是冷剑英的杰作。”

  白天虹道:“既然是冷剑英的杰作,那向大侠又怎会落入令师手中的呢?”

  司长胜道:“事情是这样的,摘星楼完成之后,冷剑英想杀死向大侠灭口,是家师偶然碰上,及时将向大侠救了下来。”

  白天虹接问道:“于是,向大侠感恩图报,甘心替令师卖命?”

  司长胜淡笑道:“这本来是人之常情,何况向大侠又是恩怨分明的武林人物哩!”

  白天虹想到向日葵的爱徒古剑(此时的白天虹,尚不知道古剑的姓名)仍呆在魔巢中,苦寻乃师踪迹,不由冷笑一声道:“恐怕不尽然吧。”

  司长胜一楞道:“白令主此话怎讲?”

  白天虹淡淡地一笑道:“我判断向大侠是受了令师的挟持。”

  司长胜哈哈大笑道:“白令主真不愧是一代人杰,竟能一语中的。”

  白天虹问道:“向大侠被半途救走,冷剑英是否知情?”

  司长胜道:“那奉命执行的人,是冷剑英的心腹,可能不会查问结果,而他本人为了免除责罚,当然也不会向冷剑英呈报实情,所以,向大侠仍活在人间的事,冷剑英必然还被蒙在鼓中。”

  白天虹微一沉吟道:“你们师徒,打算就利用这两张王牌,将我的父母和吕大侠救出之后,用以挟持我,传授你的武功?”

  司长胜笑道;“不错,不过,那不是挟持,而是交换。”

  白天虹冷笑道;“我懒得跟你咬文嚼字!”

  司长胜阴阴地笑道:“是!令主。”

  白天虹沉声接道;“司长胜,我郑重警告你:除非你们这如意算盘,毫无阻碍地打通,否则,只要我一旦脱困,我首先要杀的,就是你们师徒!”

  司长胜漫应道:“是么!令主,你所期盼的脱困希望,未免太以渺茫了!”

  白天虹注目冷笑道:“你打算几时下手?”

  司长胜问道:“令主说的是放血的事?”

  白天虹仅仅“唔”了一声。

  司长胜接道:“因为还有几味药物,尚未配齐,而这几味药物,却是对挽救你放血后的生命,所以不可少的,所以,这动手术的日期,最快也得在三天之后。”

  三天时间虽不算长,但对目前的白天虹而言,却是太宝贵了!

  有这三天时间,也许能找出一个脱困的机会来,于是他暗中长吁一声,注目问道:“方才,青梅口中的老爷子,是否就是那个心狠手辣的‘黑心扁鹊’公冶弘?”

  司长胜道:“不错,目前他老人家,正在忙着替你配药哩!”

  白天虹微一沉思道:“令师来到时,请告诉他,我要同他当面谈谈。”

  “没问题。”司长胜含笑接道:“事实上,令主纵然不提出请求,他老人家来到之后,也必然会来看你。”

  略顿话锋,又注目接问道:“令主如有甚要求,请尽管说,我当尽可能不使令主失望。”

  白天虹沉思间,脑际灵光一闪,不由地微微一笑道:“别的要求没有,我只说在动手术之前,让青梅陪伴着我。”

  司长胜暖昧地笑道:“令主毕竟是风流种子。”

  接着,又压低了嗓音谄笑道;“只要令主能诚心合作,我这儿还有比青梅更美、更媚、功夫也更好的……”

  白天虹连忙摇手接道:“不!我只要青梅。”

  司长胜呵呵大笑道:“令主倒是情有独钟嘛……”

  司长胜离去不久,青梅又姗姗而入,向着白天虹媚笑着道:“令主,方才,您跟司公子说了些甚么啊?”

  白天虹一楞道:“方才,咱们谈的话很多,你问的是哪一方面?”

  青梅掩口媚笑道:“自然是有关我的一方面啊!”

  白天虹笑道:“有关你的话,我只说过一句!那就是:在他们将我的血液放掉之前,我要你陪伴着我。”青梅一面挨着白夫虹坐下,一面白了他一眼,妩媚地笑道:“令主也真是!司公子早已说过,要我来伺候您,又何必再提出要求哩!”

  “因为我喜欢你呀!”白天虹顺手将对方娇躯搂入怀中,一面压低嗓音接问道:“青梅,像这样谈话,外面能听到么?”

  青梅微微一楞道:“除非他功力特别高,否则是不容易听到的。”

  白天虹附耳低问道:“青梅,你说老实话,想不想离开这儿?”

  青梅苦笑道:“怎会不想哩!可是,光想又有甚么用!”

  白天虹正容接道:“只要你能诚心与我合作,我保证带你出去。”

  青梅一楞道;“如何合作法?”

  白天虹道:“由我传给你解穴手法,替我将被制的穴道解开,则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青梅接问道;“练习那种手法,需要多久呢?”

  白天虹沉思着道:“如果是练过解穴手法的人,个把时辰也就够了,但你因根本不曾练过,可能要较多的时间,但我预计,有三天三夜的时间,也该够了。”

  青梅张目讶问道:“学一种解穴手法,要这么长时间?”

  白天虹正容接道:“你没想到,这手法有多复杂,而你又是一个地道的外行人。”

  青梅点点头道:“好!我将全力以赴。”

  白天虹心头一喜道:“那我先谢了!”

  “谢倒不忙。”青梅也正容接道:“因为成功与否,目前尚难逆料,不过,有一点,却必须事先说明。”

  白天虹接问道:“是哪一点?”

  青梅幽幽地一叹道;“我已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咱们计划成功之后,您打算如何安排我?”

  白天虹一楞道:“这个……我负责替你找一个适当的对象就是。”

  青梅苦笑道:“令主,我不是这意思。”

  白天虹剑眉一蹙道:“那你是甚么意思呢?”

  青梅附耳低语道:“我要您答应,让我永远伺候您。”

  白天虹不由讷讷地道:“这……青梅……我已经同徐令主有过……婚约……”

  青梅截口一叹道:“令主误会了!像我这样的堕溷落花,还敢有别的奢望么!我所求的,只是永远伺候您而已。”

  平心而论,这要求不算过份,白天虹在事急从权、与深感对方痴情的情况之下,不加思索地脱口答道:“好,我答应你,只是那未免太委屈你了。”

  青梅忍不住忘形地吻了他一下道:“令主,您真好……”

  这一吻,却勾起了白天虹对绿珠的怀念,因而不由地轻轻一叹。

  青梅紧偎个郎怀中,微微一楞道:“令主,您有心事?”

  白天虹强抑愁怀,正容说道:“现在不谈这些,青梅,有一点,我也要事先说明。”

  青梅幽幽地一叹道:“我正听着哩!”

  白天虹附耳低声说道:“在这几天中,咱们寝食与共,但却不能……不能超越最后……界限……”

  “为甚么?”

  青梅不由脸色大变地,脱口问出,接着,并凄然一笑道:“令主是嫌我这败柳残花之身,会玷辱了您?”

  白天虹本想将自己的因习隐身术,不能近女色之事说出,但又顾虑到交浅言深,深恐贻误大事,只好临时扯了一个大谎道:“青梅,请别误会,因我练有一种神功,暂时不能破色戒,懂了么?”

  青梅美目眨了眨道:“我不相信。”

  白天虹蹙眉接道:“你以为我欺骗你?”

  青梅美目深注地“唔”了一声道:“据我所知,您在通天教中,就有一位叫甚么绿……绿……珠的俏丫头,同您住在一起。”

  白天虹苦笑道:“不错,但我与绿珠之间,也是订有君子协定的。”

  青梅注目问道:“真的?”

  白天虹正容接道:“我如果欺骗了你,不得……”

  青梅连忙以樱唇堵住他未说完的话,深深地一吻之后,才媚然一笑道:“不必赌咒,我相信您就是。”

  白天虹接道:“相信还不够,在这几天之内,你必须做到不要挑逗我,明白么?”

  青梅抿唇媚笑道:“原来你也经不起挑逗!”

  白天虹正容如故地道:“我也是血肉构成的常人。”

  青梅嫣然一笑道:“好!我一切都答应。”

  接着,又神色一整道:“您几时开始传我那解穴手法?”

  白天虹微一沉思道:“为了争取时间,咱们立即开始……”

  司长胜之所以派青梅来伺候白天虹,是因为白天虹有利用的价值,才特别对白天虹好。

  同时,他也想到,目前的白天虹,其心情的痛苦与苦闷,是够深重的。

  为了避免白天虹在过份苦闷的情况下,因想不开而发生意外,以致影响他取代“铁板令主”的计划,所以才派这么一位比花解语,比玉生香的俏丫头来,一方面可以使白天虹在醇酒妇人的陶醉下,暂时麻痹,同时,也可藉青梅的陪侍,防止发生意外。

  俏丫头青梅,武功既有限,又不懂得解穴手法,而且也是他的老相好,按常情而论,这安排,应该是不会有甚纰漏的了。

  但他百密一疏,却不曾想到白天虹是非常人物,竟能在绝境中想出出人意外的绝招来。

  尽管未来发展如何,目前尚难逆料,但他这一自信是无懈可击的计划中隐含了危机,却是毋庸置疑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