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五十章 为情所困  

2014-08-25 12:12:23|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章 为情所困

编辑:诱惑天使 

     叶鸣待邹文明激动的心情稍稍平复后,忽然问道:“邹组长,我请问您一个事:张局长跟您提起过陈怡提拔的事情没有?”
    邹文明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一时搞不清他问这话的目的。在愣了片刻后,这才说:“他没提过这事啊!怎么,他怎么忽然说起要提拔陈怡了?我记得他原来对陈怡是很有看法的,说她假正经,仗着有个有钱的老公,又读了点书,把谁都不瞧在眼里,对谁都是冷冰冰的,毫无热情和活力。还说:李立这次栽得有点冤,就因为一个木头人一样的女人,不仅挨了一顿打,还进了牢房……小叶,这些都是张东方说的,你不要那样看着我……”
    邹文明这番话,有些确实是张东方说的,但有些却是他故意编出来激怒叶鸣的——他也看出了,叶鸣和陈怡的关系绝对不是一般的好,这从叶鸣帮陈怡出头打李立、陈怡又出面帮叶鸣进行申诉等事情中,就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虽然,他判断不出叶鸣和陈怡到底是有暧昧关系,还是真挚的姐弟关系。但是,既然张东方已经出了一招,说要提拔陈怡,想以此来讨好叶鸣。那么,自己就要见招拆招,告诉叶鸣张东方其实是很反感陈怡的……
    叶鸣虽然聪明绝顶,但对官场上这种尔虞我诈、互相诋毁、互相拆台的事情却知之甚少,所以,当听到邹文明转述的张东方的话以后,他的脸色立即就变得很难看了……
    邹文明见叶鸣果然动了怒,心下窃喜,便趁热打铁地说:“其实,在我看来,张局长对陈怡的那些看法和意见,是很片面、很偏激的。我觉得:陈怡这个女同志,不仅形象好、气质好,而且作风正派、待人诚恳,对待工作也是任劳任怨、勤奋努力,是我们县局年轻干部尤其是女干部的楷模。现在省局强调系统内要加强对女干部的培养和选拔力度,要提高女干部在领导干部构成中所占的比重。我觉得:县局党组这次完全可以将陈怡同志列入选拔任用的干部名单,加以重点考察。”
    叶鸣内心里是非常希望陈怡能被提拔的。在他看来,陈怡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被提拔。
    因此,在听到邹文明类似于表决心的允诺后,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邹组长,虽然张局长说过那些诋毁陈怡姐的话。但我觉得,他提出的那个办法倒是很好:我们县局办公室确实可以设立一个后勤副主任的职位,而陈怡姐就最适合这个职位!”
    邹文明连连点头说:“没错!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对了,小叶,我们去徐局长家里,你觉得应该给他带一点什么礼物合适?我第一次去徐局长家,总不能空手去吧!”
    “不用,什么都不用带。你相信我的话!”
    叶鸣断然说。
    他之所以这样告诉邹文明,是有原因的:徐飞刚刚到k市来当一把手,肯定想给下属留下一个清廉和亲民的印象。所以,对于仅仅有过一面之缘的邹文明,即使是自己带他去他家里,他也绝不会收他的任何礼物的。
    更何况,只要是自己大力推荐的人,徐飞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决定提拔他,根本就没必要去打点他或是贿赂他——在这一点上,叶鸣还是很有把握的。
    邹文明虽然有点不放心,但见叶鸣说得那么肯定和不容置疑,便也不好再说什么,笑咪咪地和他告别后,心满意足地走了。

    叶鸣在电脑旁坐了一会,仔细地思索了一下张东方和邹文明刚刚对自己所说的话,尤其是他们关于提拔陈怡的允诺。
    他觉得:不管最后谁能当局长,陈怡提拔的事情,应该是可以肯定的了。只是,自己还弄不清陈怡的想法:她到底想不想当这个后勤副主任?
    想至此,他忽然决定:立即赶到“碧苑小区”去,当面和陈怡聊一聊。
    在叶鸣往“碧苑小区”赶去的时候,陈怡此刻却正在忍受相思的煎熬。
    昨晚,当叶鸣吃完面条回家以后,初尝两情相悦的滋味的陈怡,立即就陷入了空落落的情感焦渴之中:在和叶鸣有了肌肤之亲之后,她觉得自己对他的爱已经达到了狂热的境地,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和他在一起。
    尤其是在这寂静的深夜,在这栋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大房子里,在一片幽深的黑暗之中,她多么渴望自己能一直依偎在叶鸣那宽厚温暖的怀抱之中,多么渴望他能用有力的臂膊环抱着自己,让自己在一种幸福、安心的状态中,酣然入眠……
    因此,当叶鸣吃完面条,打开门准备走的那一瞬间,她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甚至暗暗盼望叶鸣提出晚上不走了,就在她家里睡。
    她估计,如果他真的提出了这个要求,即使明知这样做,会冒被邻居发现的风险,但自己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今天上班以后,也不知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她感觉到叶鸣好像对自己有点不冷不热,而且看自己的眼光也没有以前那样热情、亲切了。
    这令她开始恐慌起来:难道男人果真如别人所说的那样,一旦得到了一个女人,就不知道珍惜了,甚至开始嫌弃了?毕竟,自己比他大了这么多,又是残花败柳。他是不是也是像那些风流浪子一样,和自己玩一玩,就准备丢弃了、放手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疑虑,所以,晚上回到家里,她就一直在暗暗渴盼叶鸣能够过来。她觉得:如果叶鸣足够喜欢自己,晚上就一定会过来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想他、爱他、需要他……
    可是,直到晚上十点,她期盼中的敲门声却一直没有出现。
    于是,她越来越焦灼,越来越恐惧。
    有好几次,她忍不住拿出手机,想拨打叶鸣的电话。
    可是,强烈的羞耻感又使她不敢按下那个接通的键:如果自己主动打电话给叶鸣,那是自己去找他求欢啊!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无耻、太下贱了……
    正在她忧心如焚、坐立不安的时候,门铃却突然“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她从沙发上一蹦而起,几乎是飞扑到了门口,一把拉开房门,当看清站在门口的正是自己念兹在兹的情郎后,也顾不得是否会被碰巧出门的邻居看到,纵身便扑入了叶鸣的怀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