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九十四)  

2014-08-14 07:56:47|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九十四)

编辑:诱惑天使 

两人随便点了几个小菜,边吃边聊。聊起一些旧人旧事,都是无限感慨。张信安知道方健曾和莫小敏有一段,说起她现在嫁了个阔佬,已经定居新加坡。方健心里震了震,表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那也不错了。

之后两人又聊起各自的一些情况。得知张信安现在独自搞了一个装饰城,每年光收租金就有几千万。方健笑着说:我记得你刚才好像只捐了五十万,你这么大的产业,只捐这么点钱,是不是太吝啬了一点?

张信安摇摇头,叹道:吝啬?捐五十万我还嫌多了呢。如果说我捐的这些钱能真正用到灾区,别说五十万,就是五千万我也心甘情愿。只怕,咱们捐的钱,大部分落入贪官的口袋,真正用到灾区的能有多少?

方健奇怪的道:怎么这么说?

张信安道:哦,你刚从美国回来,难怪有很多事你不知道。现在的中国,那叫一个腐败,政府无偿提供给一些小国家的经济援助,动辄上亿美元,但是一旦国家发生灾难,就知道跟老百姓要钱,美其名曰:捐献爱心,支援灾区。可是,我们把钱捐上去,他们都用来干什么了?有的截用买豪宅,换豪车,有的截留给情人买礼物。有多少能用到灾民的身上?远的不说,前阵子闹出的红会贪污丑闻,让全国人民同时吞了一粒苍蝇,现在还有谁愿意捐款?老百姓捐出去的钱,无非是养肥了一批贪官而已。

方健心里寒了寒,“红会丑闻”的事他略有耳闻,但一直半信半疑的没当回事。现在看来,似乎并非空穴来风。

张信安又说:现在的捐款,也就是摊派,如果不这样,真不知道谁还愿意捐,就说我吧,如果不是摊派,我是一分钱也不愿意掏的。摊派到头上没有办法,只好小打小闹的意思意思,权当喂狗了。

方健点点头:也难怪,不过,可也不能因噎废食吧?

张信安道:是,不能因噎废食,但钱我是不想捐了,我还不如自个儿干点有意义的事情。

方健道:有意义的事情?

张信安道:是啊。比如资助几个贫困学生,当然要一对一的,我是不希望通过什么慈善组织插手了。钱到他们手里,多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方健道:这个比较可行。

张信安说:是啊,虽然有点麻烦,可是心甘情愿。年初的时候我在我们老家镇上出资建了个小学的教学楼,好歹也是为家乡做点贡献,不过我还一直没时间过去看看呢,镇上的官员胃口小,再说一座小学而已,让他们贪又能贪多少?

方健道:也是。一对一帮扶这个做法不错。

张信安点点头,又说起钓鱼岛事件,当然是对政府的作为大为不满,说: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潘金莲被西门庆霸占后,武大郎郑重声明:对于潘金莲问题,我们要本着武西两家和平友好的原则,共同商议解决,以免伤了两家的友好关系。西门庆不予理会,而是把潘金莲推到倒床上,武大郎立即严正声明潘金莲是属于自己的,神圣不可侵犯!西门庆把潘金莲扒光衣服,武大郎坐在床边予以强烈批评,要求西门庆正视现实,立即停止一切侵害行为。西门庆展开各种姿势,武大郎再次表明决心,为了保卫潘金莲,我方将不惜一切代价,然后西门庆射了。记者问武大郎,你老婆被西门庆强行霸占,你对此有何评论?武大郎面色平静的说:自从娘子事件发生以来,我就一直密切关注事态进展,众所周知,金莲自古以来就是我老婆,我对金莲有着无可争辩的主权,希望西门庆认清形势,本着双方世代友好的大局,尽快无每件释放我老婆。我提倡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潘金莲……。

方健听着心里颇不是滋味,说:事情是这么个事,可这也太讽刺了吧?

张信安道:谁说不是呢?钓鱼岛被日本霸占着,中国光动嘴皮子有什么用?难道还希望日本人良心发现?

方健道:良心发现这恐怕不大可能。

张信安:这就是了,钓鱼岛被日本霸占着,但是武大郎从来义正辞严,绝不妥协,每当武大家的小朋友或是小伙计,偶尔偷偷跑去看潘金莲的,被西门庆殴打驱逐的时候,武大郎更是以不可辩驳的证据,引经据典,拿出曾经的结婚证书,义正辞严的吼道,潘金莲从历史上从来都是武家的人,这一点不容置疑,西门庆的所作所为是无效,徒劳和非法的,我武大家绝不承认……

方健心中愤怒,他不想再听了,越听越让人窝火,只好说道:也许国家领导人有更高的决策,我们百姓理解不了。

张信安笑道:别自欺欺人了。什么更高的决策……,哦,呵呵,勿谈国事,呵呵……

之后,张信安又列举了国内一些腐败现象,他言辞激烈,把那些腐败官员大骂一通。把那些贪官的祖宗八代一一问候了个遍,说的他好像跟这些贪官祖上的所有女性都曾发生过性关系似的。

张信安言辞虽然有点偏激,但所说的却都是实情。

方健听的不住叹气,中国,这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度,不知道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马克思在他的名著《资本论》中说:资本主义来到这个世界,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他在美国待过好几年,美国正是资本主义国家,可也不见得如何肮脏,中国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可又能干净多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