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逍遥:第三章 陪衬人选  

2014-07-06 14:35:43|  分类: 官路逍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陪衬人选 

编辑:诱惑天使 

    一大滴口水滑落下来,掉在台玻上,潘宝山赶紧顺手撕下一张老式台历擦拭。
    三月五日。
    农历二月十一,惊蛰。天暖地气开,眠虫苏醒来。
    台历上这句话一下映入潘宝山眼帘,他脑海中即刻浮现出一种冬眠动物:蛇。
    看看眼前妖娆的郑金萍,潘宝山觉得她就像条蛇,美女蛇!
    郑金萍如此卖弄,无非是想笼络人心而已,要稳住。
    潘宝山走到窗户前远望,大片的小麦清新可人,点缀着几个辛勤劳作的老农身影,浓郁的生活气息转移了注意力,心中杂念渐渐隐退。
    “郑主任,女人捡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时应该跟空姐学学,先两腿略交叉并拢,然后再下蹲,而不是像你这样直愣愣地挺着个腿弯腰,还晃来晃去,否则高高地撅起来门户大开,那蕴意可不一般!”潘宝山半开玩笑地对郑金萍说,反正她不会生气。
    “呀,你看你,啥都懂呐!”郑金萍直起腰身,眉目含情春荡漾。
    潘宝山没和郑金萍对眼,实在不敢跟她再搅和下去。“郑主任那事你就放心吧。”潘宝山想早点把她打发走,“现在可是特殊时期,你得尽量少走动,要不别人会说你私下拉票,影响不好。”
    郑金萍捧着捡好的材料一愣,本来还想和模样俊朗的潘宝山继续深入交流一下,没料到他还不接招。“你说得对,是该留意点。”郑金萍放下材料,穿上外套,屡试不爽的勾招法子竟然不奏效,多少有点受挫感。
    看着郑金萍一步三摇地走出办公室,潘宝山长长地呼了口气,打开茶叶盒开始泡水。
    茶叶还没泡开,吴强又来了。
    “哟,吴委,坐坐坐,我给你泡杯茶!”潘宝山非常热情。吴强是乡组宣委员,进党委班子,跟副乡长一个级别,正儿八经的副科,而且排名还在不进班子的副乡长前面,关键是年龄也不算大,刚三十岁,步子走好了应该很有混头,所以对他不能不客气。
    “不用不用,吃过饭没多会,肚子没空。”吴强笑呵呵地坐下来。
    “不喝茶就抽烟!”潘宝山拉开抽屉,掏出珍藏的一盒硬中华。
    吴强点上烟,美美地吸了一口。潘宝山自己也点了一根,开始琢磨起来,乱麻必有头,怪事必有因,吴强很少到他们农经站办公室,这会过来肯定有事。
    稍加思索,潘宝山就明白了过来,肯定是来帮周国防拉票的。原因很简单,组宣委是党委口的,他和党办主任周国防一样,都是黄开建的队伍,这个紧要关口,帮自己人拉票实在是太正常了。
    “吴委,我看这次副乡长补选,周主任是志在必得了。”潘宝山非常主动地表明态度。
    吴强一翻鬼灵灵的眼睛,手指点点,“小潘,别想多了。”
    潘宝山很纳闷,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吴委,请指示。”
    “今天不是指示,是点拨。”吴强弹了弹烟灰笑起来,“你,在这件事上,该好好考虑下自己!”
    潘宝山如坠五里云雾,吴强让他在好好考虑下自己,难道真要天上掉馅饼,副乡长补选还能有他的美事?
    想一想,还是觉得不太可能。虽然头上有选调生的光环,但相关制度还是要讲的,首先要有一年试用期,期满后才正式入编,接下来才能定级等等,反正那套规定也比较繁琐。就像之前想的,毕竟参加工作时间太短,哪能有资格?
    “吴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潘宝山皱起眉头,万分不解地看着吴强。
    吴强呵呵一笑,“前段时间党委开会研究提名补选副乡长一事,黄书记和梁乡长各有人选推荐,争得不相上下,最后没办法只好打着公平公正的旗号准备进行差额选举,把周国防和郑金萍两人都报了上去,实际上他们是留出时间来做背后工作,一边到上层找关系,一边打群众基础。如果有一方打通了上层关系,咔,否定另一方的人选,那就成了等额选举,几乎就用不着再考量群众基础了。不过上面一般不会那么做,很容易打击到个别领导嘛,碰到类似情况,大多是两个提名人选都批复同意,接下来谁有本事谁使,反正乡里要开人代会,自己选吧,谁把群众基础做好了,谁就上。所以,这两天周国防和郑金萍活动都比较频繁。”
    “这个,我有点点了解。”潘宝山笑笑。
    “那些都是明眼的事,大家也都清楚,可有些事还没怎么揭开,你并不知道。”
    “还能有什么事?”潘宝山是真的不知道。
    “上报县委组织部的时候,提名人选名单又加了个人,你想不到吧。”吴强神情颇为得意,“黄书记和梁乡长两人不和,但又不想太表面化,那样影响不好,党政搭不好班子,上级领导很反感。现在一个副乡长名额,却报批两个提名人选,很明显是意见不一各有想法,所以,需要个陪衬的人选。”
    “啊?”潘宝山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会可不能装糊涂,扮猪吃老虎得分时候,要不容易弄巧成拙,“吴委,难道这陪衬的还会是我不成?”
    “不错,就是你潘宝山。”吴强笑着点点头,“你可知道,陪衬人选也不是随便就定的,有一定讲究,实力太弱的不行,陪衬意图太明显,实力太强也不行,容易造成冲击,导致局面失控,适中最好。”
    “这么说我又不懂了。”潘宝山挠挠后脑勺,“虽然我是选调生,有一定优势,但工作还不到一年呢,条条杠杠都不够,哪有什么实力,怎么能称得上适中?”
    “咱们市里对选调生高度重视你也不是不知道,县里也一样。”吴强稍稍加重了点语气,“县委组织部长王法泰说过,选调生可以破格提拔,只要表现突出,不受限制。”
    “可,我也没什么表现啊。”潘宝山说的是实话。
    “呵呵,你要是有突出表现的话,综合实力就上去了,怎么会拉你去陪衬?”吴强笑了,“正是因为你有明显的优势,也有明显的劣势,一综合就适中了,而且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哦,明白了,这下明白了。”潘宝山跟着笑笑,不过很快又倒吸口冷气,“吴委,我还是不明白,既然只是个陪衬,还能有什么好考虑的?”
    “算得早不如算得巧,好好歹歹都是命。”吴强抿了下嘴,“当然,也跟认识的前瞻性有关。”
    “吴委,你越说越玄乎了。”潘宝山起身倒了杯水给吴强,“喝口水慢慢讲,我细细听。”
    吴强掐死烟头,放低了声音,“今年是个巧年,党委换届都赶到了一起,乡镇、县区和市里三级联动,都要动一番,别的说不准,但县委熊老书记到年龄了,今年必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黄书记和梁乡长就有些怠慢人家,其实也不叫怠慢,只是没以前热情而已。但人在关键时期心理很敏感嘛,熊老书记就觉得不是滋味,怎么着也还有半年多时间呢,这就被踢一边了?”
    “黄书记和梁乡长就这么地把熊书记给得罪了?”
    “那可不是嘛!”吴强压了压嗓子,“所以,这次报上去的三个补选名额,只剩下了一个!”
    潘宝山脑一下气血上涌,冲得袋发懵,“吴,吴委,难道……”
    “周国防和郑金萍都没通过县委组织部那道关!熊老书记心里有数,决心要给黄书记和梁乡长点颜色看看。”吴强说完,拿起根烟。
    鸡知夜半,鹅知将旦。吴强是组宣委员,消息应该不会错。潘宝山立刻起身,弓着腰给他点火。
    “别这么客气,坐,坐。”吴强轻轻一笑,“名额的事先别说出去,黄书记和梁乡长都还不知道呢,这事让组织部王部长也很为难,他干组织蛮有几年了,一直都是个老好人,很平和,没什么架子,这次我估计他是感觉不好意思了,所以迟迟不肯批复,但是最迟明天下午或后天上午,批复就会下来,早点话也就明天上午,毕竟大后天乡人代会就要开了嘛,总要有个提前量。”
    “欸哟,这事搞的。”潘宝山心下窃喜,但脸上却摆出番愁容来,“吴委,黄书记和梁乡长要是知道他们的人都被咔嚓了,脸上怎么能挂得住?”
    “挂得住。”吴强笑道,“凡事不患寡而患不均,他们的人都没戏,也不会有什么牢骚。”吴强说完站起来拍拍潘宝山,“好了,话就说到这里,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懵了不分东西南北,那可要出丑的。”
    把吴强送出门外,潘宝山回身双拳紧握,闭目摇头张开嘴巴,不出声地陶醉狂乐,这个意外真是太惊喜了!
    不过什么时候都不能昏头,潘宝山收住自得之态,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有些事得好好想想。假如当上了副乡长后该怎么做?本职工作没得说,肯定要全身心投入去做好,有了这个平台,更要干个样子出来,关键的问题是怎么跟乡里的领导层相处,书记和乡长各成一派,该怎么站队?
    这可是件大事。一般来说,副乡长是政府口的,该归到梁延发的队伍中去,但黄开建是党委一把手,党指挥一切,今年虽然是换届年,但也不是没有连任的可能,也不可能跟他搞对立。所以这种情况下,最好是保持中立两不靠,谁也不得罪。但如何在夹缝里求生存?这里面的学问可不小,弄不好双方面都得罪了,最后还会被夹死过去。
    潘宝山重新点上一根烟,仰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出神,事情都很难料,现在怎么计划都只能是准备,具体该怎么行动还得根据事实变化来,总之谨慎就行,看两步走一步。还有,乡里那些中不溜的领导干部,哪个都有两把刷子,他在底层时无所谓,可一旦走上副乡长的位子,就要考虑那些个人际关系了,否则一不留神就要得罪人,他们背后就会乱拱找麻烦,也闹心。
    单说郑金萍,以她和梁延发的关系,不可能不知道他也是在党委会上被提名的,可她还是找上门来要选票,这不是活生生硬夺嘛。不难看出,郑金萍就是皮骚肉厚胆子大,可不能得罪,否则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不过那样的人也有个优点,性格算是爽朗,不会玩阴的,即使玩也玩不了深沉,而且承受力也还可以,有事不过三天,肯定能放得下。
    更重要的是,郑金萍有严重的媚上心态,绝对是献身攀附型的,只基于这一点,潘宝山就放心了,这次补选过后,前面不管她郑金萍有什么意见,但只要他坐上副乡长座位,很快郑金萍就会换一副面孔对他。
    想到这里,潘宝山笑了,手指一弹,大半截香烟飞向窗外,不巧的是,香烟撞到窗栏上折了回来,恰好落在茶杯里。
    “真操蛋!”潘宝山一阵懊悔,刚泡好的西湖龙井,一水头还没喝半口呢,就这么糟蹋了。没办法,只好倒掉重换,潘宝山端着茶杯往外走,刚到门后,“砰砰砰”敲门声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妈的,谁这么不赶时候!”潘宝山暗暗骂道,敲门声刚落他就迅猛地拉开门,看看是那个龟儿子。
    “啊!”
    一声惊叫。
    潘宝山一瞧,顿时面露尴尬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