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女人突围》两个男人的战争  

2014-08-03 07:41:14|  分类: 女人突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突围》两个男人的战争

编辑:诱惑天使 

    苏月接到陈晨的电话之后就匆忙安慰了她几句,然后把她约出来,苏月说:“我们很久没有好好说话了,整天只是忙着犯愁,哪有时间高兴啊?我过会儿请你吃饭,我们去逛街好不好?”

    陈晨的身子已经很笨了,走起路来像只鸭子,陈晨看着自己说:“我是不是已经难看得让人受不了了,我的脸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然后很自嘲地笑了笑。

    苏月挽着陈晨的胳膊,在路上慢慢地走。苏月说:“你看,时间那么快,我们以前还在为自己喜欢的小男生掉眼泪,现在,现在开始为自己的日子犯愁,没有男人,其实也可以过的,比如我,就自己一个人。”

    然后,她们俩同时愣住,看着对方,苏月笑得很浅,说:“怎么了?没有见过离婚的女人啊?离婚的女人也不一定苦大仇深啊?”

    “你离婚了?”

    “你真的离婚了?”

    “什么时候?”

    “我怎么不知道啊?”

    “你为什么要离婚啊?”

    苏月拍拍陈晨的脸,轻轻地,笑着说:“没有多长时间啊,觉得过不到一起,就离了!就这么简单啊,难道,还需要什么其他原因啊?你可不要想得太复杂,他没有女人,我也没有男人,有时候,离婚不是因为第三者,是吧?”

    然后苏月转过头,对面,就是那个城市中唯一的一条河流。两边是绿树环绕,树下是很干净的连椅,苏月扶着陈晨坐了下来。她对着陈晨说:“一个人过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凄凉,不过,就是有时候觉得过于自由,有点不习惯而已。”

    然后就是沉默。

    两个人都不说话,看着河面发呆。

    过了一会儿,陈晨说:“澎湃昨天夜里在外面找了女人,今天早晨才回家的,脖子上还有口红,现在还在睡觉呢,他不让我打扰他,我就出来了。你说,是不是男人真的无法控制自己啊?对于男人来说,妓女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吗?我还以为,就算所有的男人都可能找女人,澎湃都不会,看样子,我是太高估我自己了,是吧苏月?”

    苏月没有说话,她拉着陈晨的手说:“没什么的,什么都不要想,等把孩子生下来再说,等孩子生下来,也许事情就雨过天晴了,是吧?别把自己弄得那么忧伤,因为忧伤没有用,帮不了什么忙。既然帮不了什么忙,就别再想了,我请你吃饭,青山公园新开了一家饭店,我请你吃饭吧。”

    青山公园是市区最大的公园。十月份,有很好的秋景,天气很好,秋高气爽,没有风,枫叶开始变红,公园里有很多人。苏月和陈晨绕着公园走了一圈。这样走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说话,因为心里突然都很悲伤,有很多男人陪着自己大肚子的老婆来散心,也有很多夫妻一起闲逛,可是,她和她是没有人陪的,只能是互相陪着了。饭店里面人倒是不多,三三两两,于是,苏月就很容易地看见了王可欣和周刚,同时,王可欣也看见了苏月。

    很自然的,周刚开始很热情地招呼她们。周刚真的是一个好的男人,他很清楚怎么做才是最好的,把服务员叫过来之后就开始加什么什么菜,他还故意要了很有营养的汤,然后,对着陈晨微微一笑,很有善意的笑。

    一桌子人,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应该这样说,三个美丽的女人和一个很帅气的男人,很醒目,寒暄过后几个人就很熟悉了。周刚开始讲笑话,很纯正的笑话,偶尔,带一点点不容易觉察的男女之情,但是很含蓄。说到精彩处,都笑而不语,但是不尴尬。吃得很愉快,都没有喝酒,只有王可欣吸了一支烟,但是看到陈晨的大肚子时,就立刻掐了。

    正当陈晨的情绪开始好转的时候,苏月的手机响了,是澎湃,他在电话里有一些歇斯底里:“陈晨呢?见到她了吗?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快说啊,求求你快说,在哪儿?”

    苏月把手机交给了陈晨,陈晨在电话里说:“我很好,用不着你担心,我不好意思耽误你睡觉,就和苏月一起出来了,你继续睡吧,别管我。”然后把电话挂了。

    陈晨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平静,没有丝毫生气的表情。

    然后手机又响了,又是澎湃。

    “到底在哪儿?快说,快说!”

    大家都看着陈晨,澎湃的声音很大,即使是在手机里,大家似乎也能听到。

    “我在青山公园,翠秀小院,我在吃饭呢,希望你不要打扰我。”然后就把电话又挂了。

    十几分钟后,澎湃到了,气喘吁吁地站在陈晨面前。看得出,他的确很着急,他没有换衣服,没有洗脸,头发很乱,衬衫还是皱巴巴的,然后木然地看着一桌子人,当然,也看见了王可欣。王可欣是他生?里第一个花钱过夜的女人。醉酒一夜之后的第二天早上,他还是很仔细地看了和他共度一夜的女子,他当然记得她。自然地,王可欣也记得他,在那一夜中,王可欣和他接吻,王可欣以前是从来不和客人接吻的,这是一个忌讳,只有和自己喜欢的男人才接吻,可是,她和他吻了很长时间。似乎在那个时候是没有原因的,只不过,他是一个不算讨厌的男人。

    他在王可欣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间,然后目光就滑了过去,拉起陈晨的手,说:“跟我回家吧,现在什么都不要说,回到家再说。”

    “我不走。”陈晨的口气很冷。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看出是一对夫妻在闹矛盾。

    然后,苏月说:“回去吧,回家再和他好好谈。”周刚也站了起来,说:“回家吧,回家是什么话都能说的。”

    只有王可欣没有说话。

    很尴尬的局面。

    陈晨没有站起来,但是她抬起头,眼睛盯着澎湃,一字一句地说:“为什么让我跟你走就要跟你走呢?你在床上睡觉的时候让我不打扰你我就不能打扰你,我算什么?”然后陈晨说,“我不想跟你一起走,你自己走吧,回家的路我知道。再说,再说我回到家也没有任何意义。”

    “你到底走还是不走?”澎湃的声音开始变调。

    “我不走,我不想再重复。”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走,还是不走?”

    “我不走。”陈晨站了起来,“你凭什么说让我走我就走?你看一下自己的脖子,上面还有没有洗掉的口红,昨天夜里,是谁吻的你?你只要告诉我,我现在就立刻跟你回家,怎么样?当然,你可以不说,我们谁都别勉强谁,你有你的理由,我也有我的理由。”

    沉默了几秒。澎湃的眼光很轻地扫过王可欣的脸。

    然后周刚走过来,说:“你们俩都别吵了,这儿是公园,你是一个男人,可以先回去的,过一会儿我们几个人会送她回家的,你就放心了。”

    “你是谁啊?我可不认识你,识相的就立刻走开,别把我惹烦了,我现在心情不好,请便。”澎湃的眼神很不屑一顾,脸慢慢地变红。

    “他是谁?他是我的朋友。澎湃,你怎么说也是一个有修养的人,你怎么这么说话啊?你要是想找碴,去别的地方找,我们这儿不欢迎你,你可以走了。”陈晨看到好心的周刚被自己的丈夫这样对待,自己很不好意思,所以说话时有一点生气。

    “是的。”澎湃说,“我今天就是要找碴,你们都是女人,我是男人,好男不和女斗,不过,还是有一个男人的,是不是?”然后,把挑衅的目光射向周刚。

    “我看,今天确实是有一个不讲理的男人,不过,我不想和你动手,但是,如果你要是敢动手的话,我也不会客气。”

    话还没有说完,澎湃上前就是一拳,然后,周刚的鼻子流血了。周刚拿起旁边的餐巾纸把鼻子中的血慢慢地擦干净,接着,把自己的手机放到桌子上,一步一步朝澎湃走了过去。

    应该说是两个男人莫名其妙的战争,几乎没有原因,就狠狠地打起来。小店里的东西被打得乱七八糟,三个女人连劝架的机会都没有,可是,澎湃没有占到任何便宜,他挨了很多拳,直到陈晨哭出了声,两个人才住手。

    然后,周刚把手机拿起来,说:“我不喜欢为难女人的男人,也不尊重自不量力的男人,你真的不是我的对手。”接着,把饭店的老板叫了过来,说:“算算损失多少,我来赔。”

    然后,澎湃什么都没有说,他看了一眼陈晨,就走了。

    闹得很不愉快。天很晚的时候,苏月把陈晨送回了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