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女人突围》陈晨  

2014-07-12 08:30:21|  分类: 女人突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突围》陈晨

编辑:诱惑天使 

    苏月很吃惊,因为陈晨很憔悴。陈晨曾经是她们班里最美丽的女子之一,而现在,她站在苏月家的门口,手里提着一大包衣物,双眼红肿,淡淡地说:“我要在你家住下。”然后,抱着苏月哭了。

    陈晨是苏月最好的朋友。上高中的时候,几乎每个冬天她们都要睡在一起,她们同吃同住同学习,几乎形影不离。陈晨是那种很有个性的女子。上大学期间,她和一个名叫澎湃的男人恋爱了,澎湃是一个很斯文的人,戴着一副眼镜,脸上总是挂着微笑,苏月对他的印象一般,因为陈晨很漂亮,而那个叫澎湃的男人除了名字很特别之外,其实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但是他对陈晨很好,一个成熟男人的风范和谦虚又不失热情的贴心照顾,让任何一个女孩子都很舒服,而且,看得出,他是诚心诚意的。于是开始和他恋爱了。恋爱了,总会有相思重重。很爱很爱,那个时候,她和他爱的每一个进程苏月都知道。疯狂地想念,疯狂地腻在一起,疯狂地反对任何阻止他们在一起的人和力量。虽然陈晨的家庭不惜以断绝关系来威胁,但是没有什么能阻挡爱的进程。

    婚礼上,陈晨像一枝娇艳的玫瑰。

    在苏月的家里,陈晨说:“其实,我的娇艳只维持了半天。结婚的那天晚上,席散了,她的母亲走了过来,拿走了所有的礼金,并让我们为婚宴付钱,我很生气,就说了一句,结果,澎湃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苏月,你知道吗,洞房花烛夜还没有开始呢,我就挨了打了。后来,澎湃给我道歉,但是已经没有用了,在那个晚上,我的心一阵一阵地疼。疼到没有知觉。是什么原因呢?你说啊苏月,是钱啊,结婚之前什么都没能挡住我和他,可是,那天晚上我却挨了打,原来是钱,不就是那些钱吗?”

 “很可笑是不是?我也觉得这很可笑,可笑到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情。我的父母是多么的希望我后悔啊?可是我就要幸福地活着。他们很势利,他们希望我找一个有点地位或是有钱的,我就说,有地位有钱的都成家了,他们成家以后都找小老婆了,我能嫁给他们吗?你知道吗苏月,在我的心里,我还是爱他的,但是他打我的事实压了我很长时间,我顶着全家人的反对嫁给了他,其实不仅仅是赌气,我是真的想和他好好地生活。但是,他太孝顺了,无论他的妈妈怎样刁难,都是我不好,他都是怪我。我受不了。在他的心里,我是第二位的,永远都是的。”

    陈晨的眼睛里满是红红的血丝,看得出来,她好长时间没有好好地睡觉了。

    在陈晨住在这儿的日子里,丁飞表现得很好。他很自觉地睡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并且每天都买菜做饭,他很小心翼翼地和苏月交流,而且什么事情都很尊重苏月的意见,对陈晨也是很周到,并且对贝贝也是反常地有耐心。

    然后陈晨就说:“苏月,你真的是很幸福。他虽然是一个很普通的男人,虽然没有很多钱也不是什么高官,但是他很心甘情愿地给老婆孩子做饭洗衣,人生还有什么不满足?如果澎湃这样对我,我才不舍得离家出走呢?”

    “澎湃会来找你吗?你离开家的时候为什么不带手机?他会不会急疯了啊?你还怀着孕呢?”

的,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们怄气的时候,我就在房子外面,我没进屋,他就生气把门关上了。那时候是冬天,我在房子的外面站了一夜,其实我只是想让他说一句软话,可是没有,他很了解我,他知道我是理性的,他知道我不会让自己陷入一种危险的境地。那一夜,他看电视看到十二点多,然后就睡了。早上他起来上班,就顺便对站在门旁的我说:‘早饭在微波炉里,奶也准备好了。’然后他就上班去了。他跟我说话就好像我不是在外面站了一夜,好像我是在温暖的被窝里一样,他没有丝毫的愧疚。”然后陈晨又说,“他是不是接我是不是找我我不在意,就是他来接我我也不一定就跟他走,他不来接我那就更好,我不走了,你不会赶我走的是不是苏月?”

    第二天下午,苏月的家里来了两位客人:陈晨的婆婆和澎湃的堂妹。

    她们打车直接到苏月的家里。苏月到家的时候丁飞正不知所措地应付着这个场面,陈晨的婆婆很蛮横,她没有坐下,而是就那么直直地站在客厅里说着不痛不痒的话,而澎湃的妹妹正在为陈晨收拾衣物。丁飞不小心给开的门,他正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不知道给谁说话,要说什么话,而那个老女人的骄傲和不礼貌是那么张扬,这让苏月大为恼火,但她无话可说。陈晨很没有面子,但是她已经没有发火的对象,澎湃没有来。苏月看着陈晨说:“你先走吧,过两天我去看你。”

    陈晨走后的那一个晚上,丁飞睡到了苏月的旁边。他好像很有理由,这几天他为苏月做了很多事情,也了一些家务。苏月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她想起了陈晨的话:苏月,知道吗,我的心很疼很疼,疼到没有知觉。

    苏月也突然感到她的心也一阵一阵地疼了起来。苏月的泪流了下来,然后,丁飞的吻也就跟着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