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亲情畸欲》第21章:爱心人间(九)  

2014-06-07 08:52:47|  分类: 亲情畸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21章:爱心人间(九)

编辑:诱惑天使 

   大叔和爸爸妈妈逃难过来的时候还很小很小,所以对那时候的情景他没有丝毫的记忆,是救了他的李大爷后来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他的。

    逃难的人那时候都是衣不遮体食不饱腹,根本没有力量去建造自己的房屋,所以都是在岸堤上挖坑掘土卷地下窑居住,那只需要费自己些苦力。大叔的爸爸妈妈就住在那里,那里住的全部是逃难过来的人。

    那是一个多雨的深秋,淋淋漓离的秋雨下了很长很长时间,积水从窑背上嘀哒嘀哒地滴在窑里,留下了一道一道的黯淡凄然的泪痕,间或跌落的稀泥软土的“塌塌”声,似乎是土窑发出的不堪承载重负的呻吟。住在窑里的人们整天愁眉不展,揪心担惊,可老天还是那样的冷漠无情,任由冷风凄雨无羁地肆虐。

     谁都不知道那天后山下了大雨。天快亮的时候,人间显得是那样的寂静和那样的黑暗,当百年不遇的山洪从峪口咆哮着翻滚下来的时候,那“呼呼”的怒吼声吞没了漆黑寂静的夜空,无限的恐惧笼罩了窑洞,蜷缩在土窑里的人们瑟缩着钻在被窝抱成一团,他们心里想着用自己的身躯给亲人暖身壮胆,他们不知道灾难就要降临到他们的身上。

    猛兽恶水,霎时涌上了堤岸,疯狂地灌进了窑洞,无情地扑向惊恐万状却又无奈无助的人们,残忍地将他们裹在自己的腹下。人们还来不及惨叫一声就在恶浪中无奈绝望地挣扎。大叔的爸爸似乎预感到了灾难的降临,他抱着大叔起来的时候大水已经没到炕沿,大叔的哭叫使他忘记了黑暗和恐惧,他只知道用所有的力量挣扎着往出走,当他的手拉住了窑洞门的时候,没腰齐胸的恶水凶残地硬把他往窑洞里涌,大叔没有放弃,他挣扎着用了一把力,他感觉一个漩涡顺着窑洞的外墙壁把他漩出了窑洞,他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可他实在是无能为力了啊!他本能的把大叔举过自己的头顶,他只是想着保护大叔,当大水快要没过他的肩膀的时候,他感觉有什么东西碰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高举大叔的两只胳膊一夹,心里忽的亮了一下,他知道那是家里的那个小木盆,他赶紧把大叔放在了小木盆里,自己就被恶水彻底吞没了。不知道大叔那时候是在哀怜水魔中惨死的妻子,还是在祈祷恶浪漩涡中挣扎的孩子,或许,他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是绝望的任狂浪恶涛吞噬着他的生命。

    李大爷家的窑洞地势稍微高出一点,他听到了凶狂恐惧的“呼呼”声,知道峪口又发大水了。天上有一丝光亮的时候,他起来上了窑洞,一看那情景,他傻眼了,浑身颤抖着差点跌坐在地上。他忽然听到不远的王家传出了洪水的狂吼声和孩子挣扎的哭声,他赶忙淌着没膝的大水,摇摇晃晃地向王家走去。大水摇晃得他眩晕恶心,几次几乎都倒在了水中,可他还是支撑着一步一步艰难地挪着,眼看就快要到跟前了,他有点怕了,他感觉自己的腿上似乎没有了一丝力量,他会随时被大水推进翻滚的漩涡,他赶忙抱住旁边的一棵大树,大树好象也颤悠悠的在拼命挣扎。他看见大水从王家四面向窑坑里狂泻,凶浪卷着恐惧的漩涡,漩涡发疯一样的摇晃着木盆,凶残狂暴地戏耍着在盆里绝望挣扎的孩子。他本能地伸出右臂,努力地想抓住那木盆,可实在离得太远太远了,他眼看着木盆被漩涡无情的吞噬了,孩子的哭声也好像游丝一样渐渐没有了,他恐惧地闭上了眼睛,绝望悲愤的泪水涌了出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了奇迹:黄水注满了窑坑,水面稍微平稳了,木盆漂浮在他的眼前,孩子在木盆里无声地哭泣着。他忙抱起孩子,艰难地一步一步挪出了洪水。

    李大爷早年鳏居,他的妻子和孩子在那一次瘟疫中悲惨死去,他在思妻念子的悲哀中度过了大半生。他已经记不清自己孩子的模样了,他恍惚觉着盆中的那个孩子好像就是自己的孩子,于是,他把自己孩子的名字给了这个孩子,叫牛娃。他为了让孩子记住自己的爸爸妈妈,就让他继续姓王,姓名王牛娃。nUw顶峰网 | 生活服务顶峰网- 美容减肥,健康饮食,美食天下,菜谱食谱,保健养生
    李大爷收留了大叔,他叫大叔牛娃,这样叫他感到亲切。大叔把李大爷就叫大爷,因为他们的年龄太悬殊了,相差六十多岁,李大爷让大叔继续姓王,他说不能忘了自己的根,那是一条坎坷苦难的根啊。大叔十四五岁的时候,李大爷又收留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子叫梅子,她是逃荒乞讨的,她说她爸妈在逃荒乞讨的路上贫病交加,双双去世了。过了两年,李大爷看着给两个孩子成了家,不长时间,他就撒手西天。他走得非常安详,满脸的欣慰和幸福。

    大叔说着已经是泪眼汪汪,大婶在一旁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孩子,我和你大叔也都是苦命人啊。”大婶呜咽着说:“我们结婚后,艰艰难难苦度时光,后来有了两个孩子,可是都夭折了,风水先生说我们家后面以前是座神庙,我们挡住了神的出路,神在惩罚我们,所以,我们后来才搬到现在住的地方。”

    “狗娃啊,一开始,我们确实是因为可怜收留了你们,如果是其他人我们也会这样做。可后来我越来越感觉到我们可能是一家人,起码在很早的时候肯定是一家人,我们或许就是一个村子的,要不我们怎么会都姓王啊。”大叔似乎因为狗娃他们的到来感受到了思念半辈子的亲情和乡情:“到时候我们一起回我们的村庄看看啊!”大叔明显已经找到了自己思念之情的归宿。

    “大叔,”狗娃端端正正地跪在了大叔面前,“你就是我们的亲人啊!”狗娃深深地给大叔磕了三个头,这是认亲奉祖.拜师敬上的规矩啊。

    大叔并没有拉起狗娃,而是“咵”的一下和狗娃一样,端端正正地跪在了狗娃的对面:“是啊孩子,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啊。”

    大婶和娥子也过来跪在了那里,他们跪着拥抱在一起,眼泪慢慢地跌落下来,苦咸的泪水滋润着温馨幸福的亲情,渲染着人间真情动人的一幕。

    狗娃娥子和妮子留下来了,他们和叔叔婶婶成了一家人。苦难让他们体味到了人间的真情,谦让体贴使他们的生活平静温馨,甜蜜幸福。这个来自五个家庭的六口之家,守着大叔在埝畔沟叉开垦的八亩薄田,日出而做,日落而栖,春耕夏播,秋收冬藏,日子过得实实在在,和和美美。

    星转斗移,日月穿梭。狗娃永远记着爸爸妈妈和叔叔婶婶,每年除夕祭祀的时候,他都要给亲人们供上祭饭,而且要亲自去东沟里给妮子的爸爸妈妈送饭烧香。一开始,叔叔总是陪着他和娥子一起去,婶婶说妮子小怕受惊不能去。妮子慢慢大了的时候,他就和娥子领着妮子一起去,还给妮子慢慢说着她爸爸妈妈那可怜凄惨的遭遇。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叔叔装了两斗麦子对狗娃说:“东滩里过庙会,我们今天去会上置换些家具。”

    狗娃高兴的推着麦子跟叔叔来到庙会上,转了一大圈停在了西头的杂货家什滩边,叔叔对狗娃说:“看着换些打铁必须用的家具。”

    “给我换吗?”狗娃喜出望外,他笑着问叔叔。

    “是啊,显显我狗娃的本事和能耐啊。”叔叔笑着拍拍狗娃的头。

    他们换了砧子,手锤,钳子和一个小风箱。

    回到家里,叔叔用破铁皮裹着硬杂木板做了一个铁匠用的小火炉。

    狗娃要出息了,他开始一步一步慢慢自食其力,一步一步走向了独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0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