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十四)  

2014-06-17 09:19:08|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十四)

编辑:诱惑天使 

苏谣点点头:也许你说的对,这个使命任何人都不可能完成。但我们总要去努力探索才对,是不是?再说,诗歌的发展,一直都在探索的路上。完成这个使命不是目的,而其意义在于探索本身,只要我们敢于探索,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探索的过程中,我们做了些什么。哪位哲人不是说过?一个只顾低头赶路的人,永远领略不到沿途的风光,生命的美,不在目的,而在历程。


方健竟然难得的点了点头,说: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对,生命的美,不在目的,而在历程。但是,重要的是,我们在这个历程上能做些什么?能做到什么?又能改变些什么?事实是,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能做什么,更不知道我们能改变什么。


苏谣固执的说:也不是,我觉得,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我们能做些什么和能改变什么,而是我们做与不做。


方健显然顿了顿,又说: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做与不做,这是个问题,但问题是,我们在做的过程,又会出现些什么问题呢?


苏谣不解的问:会出现什么问题?


方健说:那好吧,我就说一说现实一点的问题。首先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的矛盾,这是任何一个诗人都无法逃避的。还有理想主义与唯我主义的矛盾,诗人的清高与时代卑微的对立,流俗与追求的艰难,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诗歌,现在这个时代已经很压制诗歌与诗人了。


苏谣反驳道:可是我觉得恰恰相反,现在正是一个新诗歌时代的开始,虽然诗人的精神境界始终存在着一个无法超越的高度,
但这不正是我们需要去解决的问题吗?


方健点头道:也许这正是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但问题是,这个问题我们根本解决不了。因为,凡是诗人达到一定的高度与境界时,人的精神就会出现一种不可思议的恍惚与偏激,稍微的一点点刺激,就可能导致偏激反射,酿成大错,甚至轻生,海子不是说过吗,艺术的巅峰上有那天堂的坠落。从海子的死开始,标志着为艺术献身的崇高价值的开始。

苏谣摇摇头道:可是,又有多少个诗人像海子一样为艺术献身呢?看问题不能以偏概全。


方健想了想,说:是的。但是诗人的特点就是将任何东西都理想化,然后用世界上最华丽的词汇表达出来,他们的职业特点本身就决定了他们的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有一个非常巨大的甚至是永远不可跨越的鸿沟,而不能解决这个鸿沟的人就必然要找一条出路。海德格尔曾说过,“向死而生”,也许,死,永远是一个诗人最终的归宿。像2000年3月中国伟大的民族诗人昌耀在医院跳楼自杀,1996年12月2日夜,湖北省作协著名作家,以“报告文学之父”著称中国文坛的诗人,作家徐迟在医院跳楼自杀身亡,1993年10月8日,顾城用斧头砍死其妻子后,在一棵树上吊颈而死,此外还有诗人,顾城,戈麦、方向、蝌蚪、陈幼京、闻捷、远千里、陈梦家,他们都是对诗歌的狂热追求者,但他们都无一例外的自杀了。


季伟听的目瞪口呆,他一直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诗人自杀。如此听他一口气信手拈来,倒不似虚言,苏谣显然也非常震惊,她想了想,说:诗是一种精神,而诗人的死亡,则象征着一种绝对精神和终极价值的死亡,诗人总是放大感情,放大精神,这是他们与世俗格格不入的主要原因。但我们现在要做的,不就是打破这种格局吗?


方健反驳道:难道你不明白吗?先是向世界赋予意义,然后再向世界的无意义性强行索取意义,显然是一个无法解决的悖论。也是一个永远都无法打破的格局,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我无法写出心里的真正的诗,那么我写诗还有什么意义呢?难道我能用一些伪诗歌,劣诗歌来敷衍自己吗?


苏谣登时无言以对。


这场关于诗歌的辩论,最终以苏谣的失败而告终。她虽然失败了,但她一点挫败感也没有,她默默的看了看方健,眼神中有迷茫,有困惑,有崇拜,有向往。


苏谣不明白,方健,一个诗人的头脑里,装着的竟是这么多她想都想不到的问题。偏偏他又是如此的固执。也许他是个事事追求完美的人。他的诗已经写的很好了,但仅仅是因为“写不出心里的那首诗”,他就倔强的再也不写诗。苏谣无法相像,他的思想,究竟达到一个怎样的境界?

                            

往回走的时候,苏谣的神情是绝望的,甚至是悲哀的。季伟很小心的措词开导她:苏谣,既然方健不想再写诗,就不要再勉强他了,而且就他现在的状态,再写下去,我害怕他会有意外。


意外?苏谣摇摇头。以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季伟,看来你不懂他。你以为他真的会自杀?你错了,他根本不会自杀,他只是论述了一下目前一些诗人的状态,他担心的是有更多的诗人会自杀而不是他自己,他是睿智的,坚强的,他是悲天悯人的。他关注的是更多的生命。他的精神状态是非常清醒的,他绝对不会自杀。


可是,可是,他说他不会再写诗,会不会是一种绝望?


不会。苏谣斩钉截铁的说:结束,也是开始。他从学画,到写诗,到学摄影,他总是会不断的给自己找事情做,这样的人,没有绝望,只有更多的希望。他说他不会再写诗,我想,我不会再勉强他。


那就好了,让他放松一点吧,他太压抑了。


你又错了,他一点不压抑,他只是有太多的热情需要发泄。但是,没有人能理解他。我觉得他是最真实的一个人,上次他在商业街突然发作的状态是真实的,今天他所说的一切也是真实的,虽然每个人都说自己是真实的,但,我觉得,只有他,才是最真实的。


   季伟怔了怔,暗想,是的,没有人能够理解他,自己认识他这么久,却觉得自己一点也不理解他。但是,苏谣和他真正认识不到一天,真正的接触也只是一场辩论而已,难道她真的就能理解他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