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爱欲沧海(八)  

2014-06-15 12:52:39|  分类: 爱欲沧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欲沧海(八)

编辑:诱惑天使 

然后,季伟接下来的话,好像是突然来了灵感,竟是滔滔不绝,他说:或许是因为他生性冷漠的原因吧,所以有很多人认为他是因为出身贫寒而自卑,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认识方健的人都知道,他整个人是孤傲的,睿智的,沉思的,他不会因为自己的衣衫鄙陋而自卑,更不会因此而仇富。他永远清醒的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每天每天,他总是我行我素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而且,他的所作所为,总是显得比实际年龄成熟。同时,他的孤独,他的骄傲,他的冷漠,都对周围的一切形成一种无形的抗拒。不知什么原因,除了数学老师之外,他跟所有的老师关系都很紧张,但除了音乐之外,他的各科成绩都很好,尤其是作文、数学、物理、化学,更为出色。在我们那个时候,都是以成绩论英雄,成绩好的同学往往更受其他同学欢迎,但他却并不以自己的成绩好而得意。也并不因为成绩好的优势去接触其他同学。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孤独,骄傲,冷漠。在这个人人都在彰显个性的年代,他这种性格似乎不会太受欢迎,但事实恰恰相反,女生们都喜欢悄悄的琢磨他,崇拜他。很多男生则希望能和他交上朋友,但他总能恰如其分的维护着自己的尊严和骄傲。 

熟悉方健的人都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他好象是从月亮上掉下来的,与周围的世界格格不入,他学什么都好,却不会因此而高兴。事实上,他对什么都不关心,显得那么神秘,那么孤独,又那么骄傲,他给人的印象是,他只是生活在一种奇特的幻想里,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那时候,学校内有一些精力过剩的好事之徒分化组合成几个对立的团伙,每一个团伙都想拉他入伙,但他对他们嗤之以鼻,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与任何人为伍。如果有人对他对立挑战,那结果总证明是愚蠢的。

有一次,某个团伙的几个成员趁他上足球场边上的那个废弃的锅炉房顶上捡球的时候,偷偷的把梯子撤走,以此要挟他答应入伙,否则就不让他下来。那个房顶离地面足有两层楼那么高,即使最好的跳高运动员也不可能从那么高的房顶跳下来。所有人都以为这次总算把他制住了,所有人都围拢过来想看看这个全校第一狂人如何面对,如何求饶。谁知,他只是冷冷的看了看众人,轻蔑的一笑,然后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神色平静的从房顶上跳了下来……

苏谣惊呼一声:啊?跳了下来?

季伟道:是,跳了下来,尽管为此他的腿瘸了好多天,但是没有人敢笑他。因为人人都明白,这个人在别人不敢做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人类可以划分为两种,有意志的人和没有意志的人。方健无疑是属于前一种。当他决定做某件事的时候,尽管这件事在别人看来是微不足道甚至荒唐可笑的,但他就像着了魔一样,非把它做到底不可。甚至不计后果,不择手段。

苏谣脸色一片迷茫,其中也带着一丝神往,问道:他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写诗了吗?

季伟道:不是。这件事还是说来话长,实际上,他虽然性格高傲孤僻,但按他的聪明才智,要考上一所好大学,那是绝对不成问题的。但是到了高三的时候,他不知哪跟神经出了错,竟突然迷恋上了画画。他先是买了很多画册研究,又买来颜料和笔,试图无师自通的学会画画,并很快就沉迷其中了,他是个比较容易沉迷的人,一旦迷恋上什么事物就很容易陷入进去,换个好听的说法应该叫执着吧?反正他就是那么一种人,只从他迷恋上了画画,整个心思就不在学习上了。功课很快就落下了。班主任找他谈话想让他改邪归正,但他听不进去,继续我行我素。班主任没有办法,为他的前途考虑,决定要没收他的画册,没想到却从他的画册里面翻出很多裸女。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时冷漠孤傲的人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了。班主任又跟他进行了一次严肃的谈话,告诉他看这样的淫秽画册会把他毁了。这句话激恼了方健,他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把班主任推倒在地上,扬长而去。结果可想而知,方健受到了警告处分。老师对他的学习也不管不问了。他从此被划入了“黑五类”。方健也乐得清静,拜师学画去了。高考的时候,他去考一所有些名气的画院,结果并没有考上。而是考入了咱们这里市中心的鲁东大学。他业余的时候经常到大学附近的那个市场上摆地摊卖东西,有时我经常到市里玩,都会过去转一转,所以还能断断续续地看到方健,偶尔也聊一聊,知道他的一些情况。大学第一个学期结束后,我去看方健,发现他已经不画画了,而是改写诗歌。说实话,我虽是一个大学生,但我看不懂方健的诗歌。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文学素养不高,还是方健写得不好。所以我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你会欣赏他的诗,更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的诗。

那只是因为,你不是真正的懂诗。

季伟笑了笑,道:好吧,我承认,我不懂诗,我加入咱们诗社也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接近你,呵呵,当然这是在以前,这你是知道的,是吧?为了达到我的目的,我频繁地去找方健,并把我心里的小九九跟方健说了。方健听了哈哈大笑起来,说:我那还不算诗,爱拿你就拿去吧。方健的慷慨大方让我激动不已,那天我花了二十块钱请他喝了几瓶啤酒。此后就陆续的从他那里拿到诗稿然后再交给你。假装是我写的,虽然后来你并没有因此对我,那个……,那个……

苏谣打断他:好了,我明白,你接着说往下说。

季伟讪笑了下,又道:……那个,那个,虽然,我读不懂他的诗,但是,看到他的诗能够被别人认可,我还是很高兴的,所以就一直坚持到他那里去拿他的诗。但是好景不长,今天早上我去找方健拿诗稿的时候,他突然告诉我,他不再写诗了。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让我很吃惊。我说为什么?他说不为什么,因为我永远也写不出心里的诗。我不明白方健这话的意思,但我清楚的明白,如果方健决定不写诗,那就真的不会再写了。

苏谣一脸的迷惑和失望,更多的是惋惜。她叹口气,说:他写那么好的诗,怎么可以如此草率的说不写就不写了呢?这也太不负责任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季伟,他是个真正的诗人,如果他不写诗,就太可惜了。明天你带我去见见他,好吗?

季伟摇摇头,无奈的叹口气,说:苏谣,没有用的,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不希望他就此放弃。但是,我知道,我不可能改变方健的决定。任何人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他的每个决定都像是心血来潮,但却不可改变。更重要的是,他很忙,他一直都在业余打工靠做家教、发传单、卖光碟等赚取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他恐怕没有时间见任何人。

但是,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见见他。就算真的改变不了他的决定,我也必须见见他。苏谣的语气是那么的平静,但却那么的坚定。

季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那,好吧。咱去找他谈谈,试试看。不过,你最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苏谣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的想:只要有机会,就会有希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