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举三得  

2014-11-22 08:45:43|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一举三得

编辑:诱惑天使 

    曹陵一听卿涛的语气,就知道陶永所说的话沒有错:卿书记也知道叶鸣,并且还不是一般的关系。
    这一下,他就有点不知所措了:王修光市长给他下的指令是立即成立专案组,调查叶鸣打人之事,并要求立即拘捕叶鸣。而卿书记则要他暂时不要动,等他问清楚情况再说。自己到底该执行哪位领导的指示?
    曹陵很清楚:卿书记和王市长之间现在矛盾很深,双方各有一派势力,自己一直在两派势力之间搞平衡、走钢丝,谁也不敢得罪。但现在看來,为了一个小小的地税干部,两个人只怕又会有一场明争暗斗,而在这一次斗争中,自己非得表明态度不可了……
    卿涛接到曹陵的电话后,立即打点给沈佑彬,问他知不知道叶鸣在执法时把人打成重伤之事。
    沈佑彬听卿涛之事问叶鸣打人之事,却沒提康根新持枪抗税的问題,很惊讶地说:“卿书记,你是听谁说到这件事的?那个人的立场有问題啊,他把这件事的性质都完全说反了。这次事件我从头到尾都很清楚,起因是叶鸣带人去对一个酒家采取税收强制执行措施时,一个叫康根新的县法院法警队长去阻挠他们执行公务,最后居然掏出枪來抗税,连开两枪,把叶鸣的一个同事的手臂打伤。叶鸣为了制止他继续开枪伤害执法的干部,不得不出手把他打翻,并夺过了他的枪。在这一过程中,叶鸣可能出手重了点,让那个开枪的法警队长负了点伤,这是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我们县委县政府上午还到医院探望慰问了地税局那个受伤的干部。怎么您现在只是问我叶鸣打人之事?难道是有人故意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想给那个持枪抗税的犯罪分子翻案?”
    卿涛“哦”了一声,想了想,又问:“那个被叶鸣打伤的法警队长,是不是有什么背景?他为什么会如此嚣张、如此胆大妄为?在我的印象中,敢持枪抗税的人,到现在好像还是全国首例!”
    “卿书记,这个康根新的背景,我也调查过了:他的父亲是市中级人民法院分管刑庭的副院长康文祥,据说和王市长是同学。我估计,康文祥肯定已经找了王市长,并且对王市长隐瞒了他儿子持枪抗税的真相。我估计,您得到这个消息,应该也是从王市长那边反馈过來的。”
    卿涛不正面回答他,而是思索了片刻,说:“小沈,你告诉新冷县地税局的负责人:立即将昨天康根新持枪抗税并开枪打伤了地税干部的事情,写一个情况汇报,报到他们市地税局,并要他们市地税局的局长立即报到我这里來,我在上面做个批示。还有,你要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对康根新展开审讯,并到出事的酒家附近找目击者调查取证,一定要获得康根新先开枪、叶鸣后打人的证据,否则,叶鸣就会处于被动位置,会被人诬陷是他先伤人,康根新出于自卫才被迫开枪的。那样的话,对他就很不利了!”
    沈佑彬忙说:“好的,我遵照卿书记的指示办,现在就去布置安排。”
    挂断沈佑彬的电话后,卿涛坐在椅子上默想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前几天在新冷县湾头镇中学,省委鹿书记对叶鸣的关心和宠爱,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何不利用这次叶鸣被人倒打一耙的机会,试一试鹿书记对叶鸣到底关心和宠爱到什么程度?

    想至此,他忽然从椅子上站起來,拿出手机,翻到了“徐立忠”的名字。
    卿涛之所以要留下徐立忠的电话,是因为他在陪鹿书记调研的那几天,已经清楚地看出來了:鹿书记那个名义上的秘书郭志军,其实只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鹿书记并不信任他,也不亲近他。而真正称得上鹿书记的秘书和亲信的,应该是这个沉默寡言、稳重可靠的徐立忠。因此,他在那几天时间里,主动和徐立忠套近乎,并互留了手机号码,以便自己日后想要见鹿书记时,方便和他联系沟通……
    电话接通后,徐立忠在那边用毫无感彩的声调说:“卿书记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卿涛说:“徐处长好。是这样的,在元旦之前,我想到省委來找鹿书记汇报一下k市开展‘扬正义正气、树文明新风、建和谐社会’的情况,不知鹿书记能不能安排出一点时间接见我一下?”
    徐立忠仍是用那种沒有感彩的声音说:“卿书记,我想您是找错人了。首长的日程安排,不是我负责,我只是他的司机。您要见首长,应该打郭秘书的电话,请他向首长汇报,并安排接见时间。”
    卿涛当然知道徐立忠所说的是实话,不过,他却假装现在才明白的样子,恍然大悟般地说:“对对对,是我一时糊涂了,我等下就打郭秘书电话……对了,徐处长,你还记得新冷地税局的那个叫叶鸣的小同志吗?”
    徐立忠听他忽然提及叶鸣,显然是吃了一惊,忙问道:“叶鸣?叶鸣怎么了?”
    “是这样的,刚刚我听人汇报说:昨天叶鸣在对某酒家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时,与对方发生争执。被执法的一方开了枪,而那个开枪的人,被叶鸣打成了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救治。刚刚我听市公安局的局长汇报,王修光市长已经指示要对叶鸣打人一事进行专案调查,并要求公安局先拘捕叶鸣,但这个指令被我暂时压下了,让公安局调查清楚事情真相再说。因为考虑到鹿书记对叶鸣很关心,所以我顺便跟徐处长说一下这事。”
    卿涛说这番话,有几个目的:一是想试探一下鹿书记对这件事的反应,以判断他对叶鸣到底关心到什么程度,会不会出面干涉这件事;二是想向徐立忠表明:自己是很关心叶鸣的,已经把拘捕叶鸣的指令压了下來;三是趁机告了王修光一状,意思是他不经调查,就擅自作出了拘捕叶鸣的指示,明显有偏袒被打一方的意思……
    徐立忠听了这番话后,沉默了一会儿,在那边不动声色地说:“卿书记,如果沒有别的事,我就挂电话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