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起带走  

2014-11-20 04:33:04|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一起带走

编辑:诱惑天使 

     原來,在康根新刚刚掏出枪的时候,心思比较缜密的刘鹏程见他双目赤红、面目狰狞,一幅要和叶鸣拼个你死我活的模样,担心会出大事,便拿出手机,赶快拨打了110,报警说在东站绿野酒家有人持枪抗税。报完警后,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县局局长邹文明,请他赶快赶到现场來。
    公安局机关对涉枪的案件,历來都是非常警惕、非常重视的。因此,指挥中心的领导当即请示陶永,派出了十几个全副武装、手持冲锋枪的防暴警察,分乘三辆警车赶到了枪案现场。
    在防爆警察刚刚下车的时候,120救护车也随后鸣笛赶了过來。
    这些防暴警察里面那个为头的队长走到叶鸣等人身边,问道:“刚刚是谁报的警?枪呢?枪在哪里?”
    一个一分局干部走到那个队长跟前,把刚刚被叶鸣从康根新手里打落到地上的手枪递给他,回身指指仍然躺在地上打滚的康根新,愤恨地说:“这是他的枪。就在刚才,他向我们叶局长连开两枪,还打伤了我们的欧局长。”
    那队长接过枪,仔细看了看,眼睛里露出惊异的目光,看了一眼地上的康根新,说:“这是警用手枪,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手枪?”
    刘鹏程在旁边答道:“这家伙是法院法警大队的,听说还是一个什么大队长。他这是知法犯法,请你们拘捕他,不能让他跑了。”
    防暴大队长点点头,有点愤怒地说:“真是岂有此理!一个堂堂的法院法警大队长,居然掏枪对准税务干部,还敢开枪,简直是无法无天了……小汪、小罗,你们两个过去,把他给我铐起來,先带回去,办好手续后,先把他丢进看守所去。”
    两个防暴警察答应一声,走过去给地上的康根新上手铐。
    忽然,其中一个警察叫了起來:“曾队长,你过來看看:这个人也负了重伤,好像手臂被人折断了,无法上手铐。”
    那个曾队长吃了一惊,赶紧走过去,在康根新身上、手上摸了几下,然后起身问刘鹏程:“这是谁打的?怎么下手这么狠?”
    叶鸣听到他的问话,放下怀里的欧阳明,站起來说:“是我打的。”
    曾队长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地税局任什么职务?”
    “我叫叶鸣,是地税一分局副局长。”
    曾队长点点头,想了一下,又问道:“是你先打他,他才开的枪,还是他先开枪你再打的?”
    叶鸣恨恨地瞪了一眼仍然像条死猪一样躺在地上的康根新,余怒未消地说:“是他先开枪打伤了我一个同事,然后又对准我开了第二枪,所以我才扑过去抢了他的枪。”
    “那他的手臂怎么断了?而且,我看他口鼻流血,好像还有内伤。你即使是正当防卫去夺枪,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原來,这个曾队长看到地上的人是康根新,他虽然不是十分认识他,但听说过他的名头,知道他父亲是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康文祥,关系和后台都很硬扎,所以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开始想找叶鸣等人的碴子了。

    叶鸣有点生气地说:“这位领导,你说我下手狠,但你想沒想过当时的凶险的场景?这个姓康的手里有枪,又喝醉了,而且已经打伤了我们一位同事。我这时候不下手狠点,如果被他找到机会再开一枪,我还能有命吗?你们警察要是碰到有人持枪或是其他武器和你们对抗,你们还可以当场击毙他呢,对不对?何况,我只是把他打了几下,让他失去反抗的能力,以解除他对我和我的同事的生命威胁,这应该不算过份吧!”
    曾队长听他侃侃而谈,说得条条是道,一时有点语塞,想了一下才说:“你叫叶鸣是吧!是这样的:因为现在我们不清楚开始的情况,也不知道到底是你先打康根新引发他开枪,还是他先开枪引发你打他。但我们看到:你一个同事负了枪伤,而康根新也受了重伤。你和康根新都有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嫌疑。所以,我必须把你们都带到局里去,等弄清真相后再做出相应的处理。”
    说着,他就回过头,对身后两个警察喝道:“你们过來,给叶鸣戴上手铐,把他带回局里去。”
    刘鹏程等人见那些警察要给叶鸣戴手铐,都涌过來指责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这边是受害者,而且是在执行公务。叶局长打那个混蛋,纯粹是正当防卫,是为了制止他进一步的危害行为。你们怎么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把叶局长也要拷走?你们弄清楚情况沒有?”
    叶鸣把刘鹏程等人推开,说:“刘局长,现在医院的救护人员正在对欧局长进行救护,你们去看着点。我沒事,戴手铐就戴手铐吧!反正刚刚有电视台记者摄下了全部的过程,到时候让办案人员看一下现场录像就可以了,沒必要和他们吵。”
    说着,他就主动伸出双手,让那两个警察给他戴上了手铐。
    而另一边,救护人员也把康根新抬上了救护车,两个警察跟上救护车看守他,防止他逃跑。
    曾队长对叶鸣招招手,说:“走吧,你上我的车,到局里讲清楚:如果你真是正当防卫,是为了制止正在进行的暴力犯罪行为,那你很快就可以出來的,这点你放心。”
    正在这时,叶鸣裤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曾队长见他双手被铐住,无法到裤袋里去拿手机,便弯腰帮他把手机掏出來,在递给他之前,无意中看了一下荧屏上显示的來电者名字,竟然是“陶县长”。
    曾队长吃了一惊,眼睛看着叶鸣,问道:“这陶县长是不是我们陶局长?你认识陶局长?”
    叶鸣点点头说:“认识。”
    曾队长赶紧给他按下接听键,把手机贴到他的耳朵边,对他努努嘴,示意他说话。
    “陶县长,您好,我是叶鸣。”
    “老弟,你好。刚刚我听110指挥中心的人汇报说,东站绿野酒家发生了持枪抗税案。我记得你正在那里执法,是不是你们和人发生冲突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