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二百六十四章 悄悄话  

2014-11-13 07:51:42|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悄悄话

编辑:诱惑天使 

    鹿书记听沈佑彬说要把叶鸣的红砖房改造一下,以后他來了就可以住这里,心里不由一动:他确实是有这个想法,虽然,自己是个省委书记,平时不可能有太多机会來湾头镇,但是,他今天在山上给赵涵上坟时,就有了一个朦朦胧胧的想法:今年春节,自己要想办法來湾头镇中学,住到叶鸣的房子里去,和他一起过一个团圆年,这也算是他们父子第一次在一起过年,到时候还可以借机祭奠赵涵一下。
    而且,他也想好了:如果有可能,他甚至要把京城的女儿鹿念紫叫过來,一起到新冷过年,那样就算是真正的“合家团圆”了……
    因此,在听了沈佑彬的话之后,他凝思片刻,说:“小沈书记,你的提议我觉得很可行:小叶家的这栋平房,依山傍水,风景秀美,又处在一个高处,放眼望去,可以一览东岗村的全貌,确实令人心旷神怡,不过,这房子不能由县委來维修改造,我觉得:这栋平房只是破旧了一点,颜色有点灰败,只需要刷刷墙、补补裂缝、在里面简单搞点装修就可以了,沒必要花大钱做豪华的搞,因此,我建议由小叶自己出钱來维修改造一下,应该有两三万块钱足够了,小叶,你觉得呢!”
    叶鸣忙说:“鹿书记说得对,这是我母亲留下來的房子,我一直很看重的,本來就想把它改造装修一下,既然今天两位领导都说了,那我立即就着手喊人來维修改造!”
    陈梦琪在旁边笑着说:“叶大哥,这事不要你操心,我爸爸手下有的是建筑装修队伍,明天我就给你叫一支专业的装修队伍过來,几天就给你弄好了!”
    叶鸣点点头说:“琪琪,那就麻烦你了,不过,我有言在先,这装修队的钱我还是要付的,不能让他们白忙活!”
    陈梦琪知道他是个牛脾气,便点点头说:“好的!”
    沈佑彬听鹿书记说不要县里出钱装修,知道他是怕引起别人非议,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待房子装修好后,一定要想个名目,给叶鸣补偿一笔钱,因为这个主意是自己提出來的,不能让他私人掏腰包……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散步到九点多钟,回到叶鸣的家门口后,鹿书记说:“大家都各自找地方去休息吧,我也累了,想早点睡!”
    迟大华、卿涛、徐飞等人,沈佑彬已经让人给他们在学校的教工宿舍准备了床铺和被褥,邹文明本來想回去的,可看到徐飞來了,便临时改变主意,也决定跟徐飞到学校去睡。
    徐立忠是一直陪在鹿书记身边的,也是他的贴身警卫,所以叶鸣便让他跟自己一起睡在鹿书记卧室外面的客厅里,陈怡陈梦琪则睡在堂屋西边那间原來叶鸣睡的房间内。
    卿涛对鹿书记的安全有点不放心,便请示道:“鹿书记,上午跟您來的那几个特警现在还在镇里面等候命令,要不,我把他们叫过來,给您站岗!”
    鹿书记笑着摇摇手,然后指指叶鸣和徐立忠,说:“卿涛同志,我的安全问題你不要操心,有他们两个睡在我卧室的外面,足以比得上一个排的兵力,再说了,在这样的山冲里,有谁会來害我,所以,你们大可不必庸人自扰!”
    待卿涛他们走了后,叶鸣走到鹿书记准备睡的房间,给他摊开被窝。
    这是他母亲原來的卧室,里面只有一个三合板衣柜、一张床、一张书桌,此外还有一个小书柜,母亲去世后,叶鸣一直让房间里保持着原样,每次回來都会清扫整理一番。
    在叶鸣摊被窝的时候,鹿书记走了进來,定定地盯着书桌上赵涵的那张蒙着黑纱的遗照,脸上又露出了悲怆的表情。
    叶鸣一回头,忽然见到鹿书记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母亲的遗照,脸上的神色凝重而凄切,不由吃了一惊,赶紧把桌上的遗照拿在手里,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鹿书记,真对不起,我做事不大精细,应该早点把这张照片拿开的!”
    在他想來,鹿书记在这间房子里睡,自己却沒有把母亲的遗照拿走,说不定鹿书记会觉得不吉利,因此他的心里很有点不安。
    不料,他刚把母亲的遗照拿开,鹿书记却急切地喝道:“小叶,你别把照片拿走,就摆在那里,快摆上,!”
    叶鸣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看鹿书记,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只好依言把照片摆放上去。
    鹿书记刚刚情急之下真情流露,生怕引起叶鸣的怀疑,便解释说:“小叶,我知道你是怕房间里摆放着你母亲的遗照,我会觉得晦气不吉利,是不是,你放心,我是党员,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会相信这些迷信的东西,这里原來是你母亲的卧室,你母亲的遗照肯定也在这桌上摆放好几年了,所以,我们不要轻易去挪动它,这是对你逝去的母亲的尊重,你明白了吗!”
    鹿书记口里这么说,其实他心里真实的想法,是想陪着赵涵的遗照在这里睡一晚,聊以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悲伤和歉疚,他开始之所以提出就在这栋房子里睡觉,也就是这样的想法。
    叶鸣听鹿书记这样一说,便信以为真,赶紧把母亲的遗照恭恭敬敬地重新摆到书桌上,然后微笑着和鹿书记道了晚安,便走出卧室來到客厅,和徐立忠一个睡行军床、一个睡沙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鹿书记,在叶鸣关好门出去后,慢慢地坐到那张书桌前面,再次凝视着赵涵的遗照,眼眶里的泪水大滴大滴地流淌了下來……
    此时,在西边那间房子里,陈怡和陈梦琪睡在叶鸣的床上,两个人并排躺着,正在说着悄悄话:“陈怡姐,我问你一个敏感的问題,你可别见怪啊:你和姐夫结婚那么久了,怎么一直沒有怀孕,你们是不是还不想要孩子,所以采取了避孕措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