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二百六十三章 月夜  

2014-11-13 07:51:17|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月夜

编辑:诱惑天使 

    徐飞一直对叶鸣的事情比较关心、比较留意,因此,上次当有人告状说叶鸣和有夫之妇陈怡有暧昧关系之后,他便特意向邹文明了解了一下陈怡的情况。
    当时邹文明告诉他:说叶鸣和陈怡偷情,那是绝不可能的事情,陈怡此人品行端正、自律甚严,而且她的丈夫是富二代,家财亿万,应该算是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所以,她是不可能和叶鸣发生什么婚外情的……
    其实,当时邹文明知道陈怡的家庭并不幸福,也知道她和李智的关系很糟,只是,为了让徐飞放心,他才故意说陈怡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但前几天,陈怡却忽然找到邹文明,告诉他:自己准备和李智离婚,并且已经开始和他分居,为了不让组织到时候措手不及,所以提前向邹局长通报一下。
    邹文明当时大吃一惊,忙问她是怎么回事。
    陈怡却不说具体原因,只是说她和李智性格不合,沒有任何共同语言,双方的感情已经完全破裂,所以只能选择离婚。
    也就是从这天起,邹文明开始怀疑起叶鸣和陈怡的关系來:看來,那封举报信上所写的事情,并不完全是空穴來风,叶鸣和陈怡一直走得非常近,为了陈怡,叶鸣甚至还敢冲上大会主席台暴打当时的县局局长李立,而现在,陈怡又铁了心要和李智离婚,难道,叶鸣和她之间真的已经有了什么暧昧之情。
    就在今天,当他得知陈怡也要和陈梦琪一起去湾头镇中学祭奠叶鸣的母亲的时候,他心里的怀疑就更加重了:如果不是特别亲密的关系,以陈怡那种并不活跃、并不擅长于结交人的性格,她是不可能要求去湾头镇给叶母上香祭奠的……
    因此,今晚在酒桌上,他也和徐飞一样,开始注意观察叶鸣和陈怡的一举一动,结果,他也和徐飞一样,几次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眉目传情的情形……
    所以,当徐飞说陈怡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的时候,邹文明见叶鸣的脸色有点难看,陈怡脸上也是一副极不自然的表情,知道这句话戳到了他们两人的痛处,于是便叹了一口气,说:“徐局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小陈其实也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那样幸福,这一点我最清楚,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有一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句话用在小陈身上,可能是比较合适的……小陈,我说得对不对!”
    陈怡忙抬起头,感激地向邹文明点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话。
    邹文明这段话说得比较隐晦,但桌上的每一个人都听出來了:陈怡和她老公感情不和,而且很可能面临离婚的境地了,否则,邹文明作为一个县局局长,是不可能会在这种公开场合说这种话的……
    当然,邹文明说这段话,也是有他的深意的:第一,他是向叶鸣表明,他是支持陈怡、同情陈怡的,不会干涉她离婚之事;第二,他猜测徐飞也已经看出了叶鸣和陈怡之间有暧昧关系,所以,他说这段话出來,是要告诉徐飞:陈怡和叶鸣相好,是事出有因,并不是她本身品行有问題,也不是因为她行为放荡;第三,他也是要向叶鸣表态:万一他想和陈怡好,他也会站在他这一边,给他摆平一些麻烦事……
    徐飞却对邹文明这番良苦用心完全不理解,转过头瞪他一眼,心想这个老邹,在这种场合怎么能把陈怡的隐秘家事说出來呢,你这不是在助长叶鸣和陈怡进一步犯作风错误吗。
    不过,因为有这么多大领导在场,徐飞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不再作声。
    而鹿书记,在听完邹文明的话之后,本來因为担心叶鸣和陈怡会出事而绷紧了的脸,也稍微松弛了一点,看向陈怡的目光,也沒有开始时那样凌厉了……
    尽管酒桌上刚刚出现了一点尴尬的情况,但总体气氛还是非常好,接下來,大家又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把一桶十多斤的红薯酒喝得干干净净,桌子上的八、九个菜也被一扫而空,而迟大华等人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在吃完饭后,鹿书记站起身來,笑着说:“今晚真的可以说是酒醉饭饱了,梁实秋先生说:醉酒饭饱,鼓腹而游,亦不失为人间一大乐事,今晚是农历十一月十五,外面应该已经是寒月初升、银辉遍地了,我想出去在田垄间、山岗下鼓腹而游一番,不知哪位有雅兴陪我去散散步,当然,小叶是一定要陪我去的,不然我等下迷路了,你们也难得去寻找我,呵呵!”
    迟大华等人一听说鹿书记要出去在月光下散步,这可是一个极其难得的亲近领导的机会,哪有不愿去的,即使平时根本沒有散步的雅兴的,此刻也是雅兴大发了。
    因此,鹿书记的话刚一出口,屋子里的人除了陈怡外,都赶紧表态说愿意陪鹿书记去散散步,领略一下外面的月光山色,消化一下满腹的酒菜……
    叶鸣见陈怡好像不大愿意出去散步,便让陈梦琪去拉她过來,一起陪着鹿书记往屋子外面走去。
    由于今天是个大晴天,又正好是月半,所以,当他们出去时,东边天上已经挂上了一轮满满的圆月,清冷的月光好像是从幽蓝色的夜空中倾泻下來似的,漫山遍野地铺满了银白色的轻纱,对面东岗上的松树和竹林,在月光照耀下,被寒风吹刮得翩翩起舞,并发出一阵阵“莎啦啦”的响声。
    从叶鸣的红砖房往东岗走出不远,便是一条从东岗上流下來的小溪流,在月光下看去,小溪流像是一条银色的玉带,绕着东岗的山脚缠绕了一圈,然后从田垄间蜿蜒延伸出去,一直流向几十里外的紫江。
    由于是冬天,小溪里的水量不大,但在这静寂的夜晚,却仍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这流水声清脆悦耳,听在人的耳朵里,感到格外清新、格外舒服。
    鹿书记在小溪边静静地站立片刻,忽然很有感慨地说:“我要是能常年住在这山清水秀、民风淳朴的东岗村,那该是一种多么惬意的生活啊!”
    沈佑彬听鹿书记发出这样的感慨,心里一动,忙笑着说:“鹿书记,现在东岗村是您的扶贫挂钩点,您可以经常过來看一看啊,我觉得,我们县里可以出一点钱,把小叶的那栋红砖平房好好改造一下,以后您來了,就可以住他的家里,也很舒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