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二百三十九章 警戒  

2014-11-05 09:21:45|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警戒

编辑:诱惑天使 

    徐立忠乘电梯來到大堂,只见卿涛和沈佑彬都早已经守候在那里,正在耐心地等鹿书记下楼一起去吃饭。
    看到徐立忠下來,卿涛和沈佑彬都立即满脸堆笑地迎了上來,很客气地和他握手----他们此时已经看出來了,相对于郭志军,鹿书记好像更信任这个司机,而且跟他的关系也更亲密。
    所以,他们都已经打定主意:今天晚上要去单独拜访这个沉默寡言的鹿书记的亲信,并要给他送一个大大的红包……
    在和卿涛以及沈佑彬握完手后,徐立忠对沈佑彬说:“沈书记,明天早晨鹿书记要先去湾头镇有点事,你们九点钟准时赶到湾头镇中学和我们会合,然后再一起去镇里的各个村社走访。因为明天早晨鹿书记是单独出去,为了确保他的安全,麻烦您安排几位公安干警,跟在我们的车后面,以防万一。”
    卿涛和沈佑彬听说鹿书记明天早晨要单独出去,而且不带任何随从和警卫,连他的秘书郭志军都不随他走,心里惊疑不定,却又不敢打探,只好连连点头。
    卿涛说:“徐处长,要不我干脆从市公安局特警大队调几位特警过來吧!那样的话,万一有什么危险,也可以有备无患。”
    徐立忠点点头,说:“也好,那就麻烦卿书记了。”
    第二天早晨七点,徐立忠开着鹿书记的一号车,后面跟着市特警大队的一辆警车,从新冷宾馆出发,一路风驰电骋般往湾头镇中学开去。
    由于鹿书记心情比较急迫,加之早晨公路上來來往往的车辆较少,所以,徐飞的车子开得很快,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湾头镇中学还沉浸在一片宁静的气氛之中,那张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刚刚打开,还沒有学生到学校來。从大门望进去,里面的草坪上静悄悄的,沒有一个人影。
    徐立忠想把车子开到中学里面去停下,鹿书记组织了他,说:“你把车子停在围墙外面。这学校比较偏僻,平时应该很少有高档车开进來,何况我们后面还有一台警车。如果两台车停进去,会引來学生围观,那样会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的。”
    徐立忠点点头,将车子沿着围墙往北边开了过去,转过一道弯,在一块土坪上停了下來。
    后面那台警车也跟着他开到土坪里停下,从里面跳下來五个高大魁梧、全副武装的特警,在一个挂一级警督警衔的中年汉子的带领下,小跑着來到鹿书记面前,齐刷刷地立正敬礼。
    那个挂警督警衔的中年汉子高声说:“报告首长,k市公安局特警大队大队长雷波等五人,奉命前來保护首长,请首长指示!”
    鹿书记微笑着点点头,过去和他们一一握手,说:“辛苦了!你们听这位徐处长的安排吧!”
    说着,他就转过身,率先往不远处的那座小松岗走去。
    走了几十米后,不远处的一座土岗上,出现了一栋孤零零的红砖平房。这栋平房掩映在一丛翠竹和几个大樟树之中,只露出东边的一截,看上去比较破败。

    鹿书记知道这就是赵涵和叶鸣住了二十多年的“家”,心里不由一酸,停下脚步,注目往那栋平房凝视了几分钟,很想现在就过去看一看,缅怀一下赵涵的生活痕迹。
    可是,他知道叶鸣此刻就在这栋平房里,而且很可能已经起床了,所以,便不敢久留,在凝注了几分钟之后,他又按照徐立忠告诉他的路线,从土岗下一条田埂上走过去,來到了通往那座小松岗的主要入口口子上。
    徐立忠对鹿书记说:“首长,您等一下,我先把雷队长他们安排好,再带您上去。”
    鹿书记点点头,便背负着双手,往山道里面走了几步,然后仰头观察那些或高或低、参差错落、松针浓密的松树,想起此刻长眠在山顶上的赵涵,心里忽然再次涌起了一股凄凉悲怆的情绪……
    徐立忠把雷波带到一块高出地面很多的大石头上面,俯瞰了一下东、西、南三面。然后,他指着东边相隔五百米左右的一个小土岗,对雷波说:“雷队长,等下麻烦你安排一位同志守住那座土岗。那土岗后面有一条通往山岗的道路,一定要封死,不许任何人上去。”
    雷波点点头说:“徐处长,您放心,我带來的几个人,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何况他们又都是全副武装,守一个路口那是绰绰有余的。”
    徐立忠笑了笑,又转过身,指指西边过去600米左右的一坵稻田,说:“那坵田的田埂上有一条小路,也可以通往山顶,你再派一个干警把那条道守住。剩下的人,你亲自带队,全部守在我们现在所在的这条主要的进山通道上。注意:在鹿书记下山之前,一个人也不能放进山里去!”
    雷波双腿一并,立正敬礼,响亮地答道:“请徐处长放心,有我们守在这里,别说是人,就是一只兔子,也绝不允许它进山!”
    徐立忠交代安排好之后,便提着那个装着香烛、水果以及一件呢绒大衣的袋子,带着鹿书记往山顶爬去。
    鹿书记虽然已经年近六旬,但由于他常年坚持锻炼身体,加之此刻想见到赵涵坟茔的心情又比较急迫,所以,他的步伐比较快,走在前面的徐立忠几次回头想去搀扶他,都被他摇手拒绝了。
    此时正是隆冬季节,新冷县虽然地处亚热带,但小松岗上仍是寒风凛冽、砭人肌骨。一丛丛、一排排的松树在寒风的吹刮下,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声响。山道两边的石头上,还蒙着厚厚的一层白霜。不时有一两只雪鸟从昏蒙的低空中飞过來,停留在松树上,跳跃着剥啄松籽,同时警惕地观察这两个在山道上匆匆爬行的人。
    二十分钟后,徐立忠带着鹿书记,终于爬到了小松岗的顶峰。
    顶峰上有一个小土坪,四周铺满了荆棘和冬茅草,但中间却有一块茅草稀疏的空地,空地上矗立着一个圆锥形的坟包。坟包以水泥筑底,面对北方立着一块花岗石墓碑。
    鹿书记一看到这个坟包,眼眶立即就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