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祥的预感  

2014-12-16 14:48:23|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祥的预感 

编辑:诱惑天使 

    杨志等人被郭向阳那如寒冰如利刃的目光一扫,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杨志有点心虚地回答说:“郭局长,您來之前,我们几个人互相通了一下气,决定在对那两个打人凶手进行简单的讯问后,立即将他们送往拘留所,明天再到区局法制办去补办行政拘留手续。我们的意见是:按照行政拘留的最高期限,对他们予以拘留十五天的治安处罚,并且在拘留期满前不允许他们请假出來。”
    在杨志看來,这个处罚已经够重了:因为他很清楚,这件事的过错,主要在郭飞,是他绑架那个女歌手在前,叶鸣打他在后。而且,从刚刚他那副活蹦乱跳的样子來看,虽然他曾经昏迷了过去,但伤势并不重,可能连轻微伤都够不上。所以,对叶鸣和李雯进行治安拘留,应该是很严厉的处罚了。
    郭向阳听完他的话后,双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脸色越來越难看。
    良久,他才咬牙切齿地说:“杨志,你先告诉我:一个人的后脑勺被啤酒瓶砸中,当场昏迷过去,可能会带來什么后果?”
    杨志踌躇了一下,答道:“这要看那个人砸酒瓶的力度。如果力度大,很可能会令受害者当场死亡,也可能会造成脑震荡等重伤。”
    郭向阳呼地站起來,咆哮道:“你既然知道这样的后果,为什么只对那两个凶手进行治安拘留?这是严重的刑事犯罪,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处理,是在包庇纵容犯罪分子,是在践踏法律尊严。对这样出手狠辣、不计后果的严重暴力犯罪分子,根本就不要什么审讯,反正人证物证俱全,受害者的伤势也摆在那里,直接把他们投进看守所就是,你们还在这里磨磨唧唧地搞什么讯问,搞什么行政拘留手续,真是乱弹琴!”
    杨志有点委屈地说:“舅舅,您说的沒错。可是,表弟并沒有受重伤的迹象啊,他现在还在外面缠着电视台的那个夏楚楚,要她给他签字呢!开始我在酒吧那边,就劝他住到医院里去,可他就是不听我的劝。现在人人都看到他安然无恙的,并沒有什么脑震荡或是受重伤的迹象,我们也不好怎么过分地处理那两个人啊!毕竟,这件事的性质是双方打架斗殴,两方都有责任。”
    郭向阳刚刚进來时,是将车子直接开进派出所的院子里的,所以沒有看到外面和夏楚楚站在一起的郭飞,还以为他肯定去了医院,此刻听杨志这样一说,气得浑身直打哆嗦,瞋目瞪了杨志许久,这才再次咆哮道:“郭飞呢?郭飞在哪里?把他叫进來!出了这么大事,被人打成那样,他不去医院检查住院,还有心思去追星,我看他脑袋是被驴踢了!到时候要是后遗症发作,我看他到哪里买后悔药吃!”
    一个副所长慌忙出去,把郭飞拖了进來。
    郭飞翻着白眼看了他父亲一眼,不满地嘀咕道:“爸,你來干什么?我沒什么事,这里有表姐夫处理就行了。我正在找大明星夏楚楚小姐要她给我签名呢,你把我喊进來干吗?等下她要是走了,我沒签到名,我再到哪里找他去?”

    郭向阳对他这个活宝儿子又气又无可奈何,见他脑袋上包扎着纱布,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确实也不像是受了重伤或是有脑震荡的样子,心里稍稍放了点心,但仍是难以平息心中的怒火,在狠狠地瞪了郭飞几眼后,转头对杨志说:“我不管郭飞现在是什么状况,你们先把他送到医院去,给他弄一个诊断证明,把伤势写严重点。如果有必要,也可以要你们区局的法医对他进行法医鉴定。总而言之,那两个打人凶手不能就像你们所说的那样,拘留几天就了事,一定要把他们送到看守所去关他们几个月,让他们尝尝号子里的滋味,也要让他们知道出手伤人的严重后果。”
    他刚说到这里,一个值班的民警忽然有点惊惶地跑进來,对里面的人说:“各位领导,市局的一号车刚刚忽然停到了所里的院子外面,但里面却沒有人下來,不知道是不是吴局长來了。”
    郭向阳等人吃了一惊,忙问道:“你看清楚沒有?真的是吴局长的车子來了?”
    那个民警很肯定地说:“沒错,就是市公安局的一号车,我曾经见到过的。”
    郭向阳赶紧带着杨志等人往派出所院子门口走去。
    出了大铁门后,郭向阳看到市局吴局长的一号车果然停在院子门口,借着路灯光,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吴局长的司机闵惠坐在驾驶座上,后面却是一团漆黑,不知道吴局长在不在车里。但从闵惠那副一本正经的表情看,吴局长在车里的可能性非常大。
    就在这时,从左边的公路上忽然又开过來一台奥迪车,也挂着醒目的公安牌照。郭向阳仔细一看,这牌照竟然是省厅的,而且是省厅的三号车,是主管治安的副厅长陈永丰的专车。
    陈永丰的车子也紧靠着吴局长的车子停下。跟着,就看到吴局长从他的专车后座下來,笑容满面地走向后面那台车,站在车子旁边,等陈副厅长下來后,和他热情地握手,并互相寒暄了几句。
    郭向阳心里惊疑不定,不知道这两位领导深更半夜的跑到这里來干什么,赶紧小跑着过去,在陈副厅长和吴局长面前立定,恭恭敬敬地向他们问了好,并半伸出手,等候陈副厅长伸出手來和他握手。
    孰料,陈副厅长只是很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他的问好,却并不伸出手來和他握手,仍是和吴局长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郭向阳尴尬地缩回了手,又看了看吴局长的脸色,见他也是一幅很冷漠的表情,心里不由“咯噔”一下,升起了一股强烈的不祥的预感:一位公安厅副厅长、一位市公安局局长,在晚上十一点多,同时赶到一个小小的派出所來,却又不进所里去,这意味着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