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三百四十六章 担忧  

2014-12-16 14:47:15|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担忧

编辑:诱惑天使 

     夏必成接到夏楚楚的电话后,第一反应就是焦急地问夏楚楚有沒有什么事,参沒参与打架。
    夏楚楚不敢告诉他自己用啤酒瓶砸破了那个郭飞的脑袋,便吞吞吐吐地说自己沒有参与,但叶鸣却已经被警察铐上了,准备带到派出所去,还说要刑拘或是行政拘留他,让他想点办法帮帮叶鸣。
    夏必成听夏楚楚说她沒有参与打架斗殴,在电话里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很严厉地说:“楚楚,这事你先别管了,立刻给我回家來。叶鸣参与打架斗殴,公安机关自会依法公正处理,沒必要你去操这么大的心,而且我想管也管不到。倒是你,必须尽快脱离那个是非之地。否则,一旦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认出你來了,或者是被一些摄了影挂到网上去,说你也参与了打架斗殴,那你就惨了,说不定就会引发轩然大波,到时你的名声都会一落千丈。所以,你必须听我的话,赶快离开那里,越快越好!”
    夏楚楚打电话给他父亲,本來是向他求助,想要他出面和公安系统的熟人朋友打个招呼,尽快把叶鸣从派出所保出來,不要进看守所或是拘留所。
    沒想到,自己的父亲居然这么自私,毫不顾念一点感情,只是叮嘱自己明哲保身、尽快脱离现场,不由气得脸色紫涨,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对着话筒狠狠地说:“爸,你真自私!如果叶鸣真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向李伯伯交代!你就是不顾念李伯伯和叶鸣的关系,好歹也要想一想叶鸣是你的下属啊,是你地税系统的干部啊!他出了事,对你们系统很光彩嘛?我知道,你是担心你一出面,怕把我带出來,影响我的形象,是对我的关爱。可是,我明确告诉你:这次打架,我用酒瓶子砸破了一个人的脑袋,是叶鸣主动站出來替我顶罪的!如果派出所真要拘留他,我就去自首,告诉他们真正的凶手是我。到时候,我看你救还是不救!”
    说着,她也不管她父亲是什么反应,便“啪”地挂断电话,往酒吧门口望了一眼,见那几个警察已经押着叶鸣和李雯走了出來,正推推搡搡地往五十米外的警车那边走,心里一急,明知道李书记正在参加鹿书记主持的书记碰头会,也顾不得了,匆匆忙忙地从手机里调出李书记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刚一接通,夏楚楚就一边迈开步子追赶着叶鸣他们,一边抽抽噎噎地说:“李伯伯,叶鸣出事了,被警察抓走了,你快來救救他!”
    此时,李润基正在省委常委楼三会议室出席书记碰头会,专題研究在全省公务员队伍中开展转作风、正行风、树形象活动的问題,由省委书记鹿知遥召集,出席会议的有省委副书记、省长秦歌、省委专职副书记杨奇煜、省委秘书长汪海,李润基是列席会议。
    在夏楚楚打电话过來时,会议已经接近尾声,鹿书记正在作总结发言。
    李润基听到夏楚楚的话后,吃了一惊,压低声音说:“楚楚,你别急,我正在开会,等下再回电话给你!”
    说着,他就摁掉了电话,继续专心致志地听鹿书记发言。
    十分钟后,鹿书记便宣布散会。
    本來,鹿书记还准备多讲两点的。可是,刚刚他听到李书记在压低声音接那个电话时,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而且口里说出了“楚楚”两个字。

    鹿书记是个非常敏锐的人,思维和判断能力非常人可比。因此,在看到李书记脸上吃惊的表情,又听到“楚楚”两个字后,他立即敏感地察觉到:这个电话极可能与叶鸣有关,因为今晚夏楚楚就是和叶鸣在一起玩。如果不是出了什么突发的情况,以李润基的定力,他脸上不可能会露出那种大吃一惊的表情……
    所以,他便草草地结束了他的总结发言,宣布散会。
    李润基在鹿书记宣布散会后,立即拿起自己的手机往外面走。
    在会议上外面的走廊上,李润基见左右无人,便拨通了夏楚楚的电话,有点着急地问:“楚楚,你现在在哪里?叶鸣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楚楚在那边又哭了起來:“李伯伯,我现在在解放路派出所,他们已经把叶鸣押到一间办公室去审讯去了。”
    接下來,她便一边哭泣,一边详详细细地向李润基讲了今晚在酒吧发生的事情,就连自己砸了那个郭飞一酒瓶、然后叶鸣给她顶罪的事也讲给了他听。
    李润基问道:“楚楚,现在那个被你用酒瓶砸晕了的人现在怎么样?醒过來沒有?去沒去医院检查?”
    夏楚楚气恼地说:“李伯伯,那家伙什么事都沒有,现在活蹦乱跳的,也在派出所。刚刚医生要他去医院检查,他死活不去,死皮赖脸地要跟着我來派出所,还一定要我给他签名。我都怀疑他刚刚晕倒在地是假装的。这不,他现在还在我对面站着呢,一双眼贼亮贼亮的,只往我这边瞟,哪里像是个受了伤的人?我恨不得现在再过去砸他一酒瓶,方解我心头之恨!”
    李书记一听伤者沒事,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紧绷的心弦也放松下來,忙安慰夏楚楚说:“楚楚,你别急。这事过错在对方,叶鸣是打抱不平,即使伤了他,只要不出人命,也不会有大事的。如果伤者沒事,让警方调解一下,最多赔他一点医药费、营养费,也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拘留的。这个我可以出面找相关部门的人协调一下,你别担心啊!”
    夏楚楚“嗯”了两声,又用恳求的语气说:“李伯伯,您能不能亲自來派出所一下?您如果打电话,又要耽误很多时间。我担心那条犟驴子在里面和那些警察争吵,他现在又戴了手铐,万一被那些警察打了,可就吃大亏了。”
    李书记有点为难地说:“楚楚,我这个身份,不宜到派出所來为叶鸣说好话。你不要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说着,他就挂断了电话。
    就在这时,他听到自己身后传來一个有点担忧的声音:“润基同志,是不是叶鸣出什么事了?”
    李书记吓了一大跳,转头一看,却见鹿书记正站在自己身后,满脸都是担心的表情,正在定定地看着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