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三百四十一章 侮辱  

2014-12-14 09:20:50|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侮辱

编辑:诱惑天使 

    叶鸣记得:苏寒的女朋友李雯,是在省会市电视台当合同制记者,而且一直想往省电视台调,希望能成为省电视台的正式员工,并和夏楚楚一样成为一名著名的节目主持人。
    那么,作为一个有这样的理想和抱负的女孩子,她怎么会想起要到这么一个污七八糟的地方來当歌手?要知道,现在的人对酒吧里的驻唱歌手,一般情况下是沒什么好印象的,只有那些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歌手,才会在某个酒吧驻唱。如果是稍有点档次的歌手,至少都会到省城那些演艺厅、夜总会去驻唱。
    并且,在酒吧里玩的人,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会有很多烂仔、黑社会成员混杂其中。女歌手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女歌手,在这里面很容易受到骚扰,甚至有可能受到侮辱或是伤害。
    而在叶鸣的印象中,李雯是个很要面子、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而且她现在所从事的记者工作,也是一个非常体面、非常受人尊敬的职业,她为什么要放下自尊,到这个酒吧來唱歌?
    更何况,她现在的男朋友苏寒,虽然职位不高,却也是市政府办公厅的正科级干部,而且很快要升处级了,他怎么会允许她來这里唱歌?难道就不怕被他的同事和朋友撞见后难为情吗?
    就在叶鸣脑海里涌现出一大串疑问之际,舞台上的李雯已经唱完了两首歌。
    在主持人宣布现在可以开始点苏丹小姐唱歌时,那边那个飞少率先站起來,高声嚷道:“我出四百元,先让她唱一首《套马杆》,我最喜欢这首歌。”
    说着,就打发一个小混混送了四百块钱上去。
    主持人接过钱,李雯在台上躬身对着飞少所在的那张桌子道谢,但脸上的笑容显却得很淡漠、很冷艳,甚至可以用“僵硬”两个字來形容,与她口里的道谢声极不相配。
    而且,她身上的着装也与她的歌手身份很不相符,因为那是一套正式的职业装,估计是她平时穿着跑记者业务的,与酒吧的气氛有点格格不入......
    在李雯演唱《套马杆》的时候,飞少那一桌的人全部站起來,手舞足蹈地配合着音乐节奏打拍子、拍桌子,有些人还跟着李雯大声和唱。
    夏楚楚忽然记起自己想让叶鸣给她点唱的那首歌,便对叶鸣说:“乡巴佬,我都差点忘记了:你不是答应为我点一首歌《城里的月光》吗?现在可以点了,正好舞台上是你的同学的女朋友,让她赚这点歌费,也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对不对?”
    叶鸣却不像她那样冲动,摇摇头说:“楚楚,这歌不能让她唱。你想想:我们一点歌,台上的李雯肯定就会注意看我们。你戴了墨镜,她不一定认得出來。但是,她绝对会认出我來。那时候,就非常尴尬了。”
    夏楚楚无所谓地说:“这有什么尴尬的?她唱歌赚钱,我们点歌消费,她是劳动所得,我们是花钱享受,各得其所、各取所需,碍着谁了?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吗?真是的----”
    叶鸣苦笑了一下,注目凝视着夏楚楚那张毫无心机的纯洁的脸孔,语重心长地说:“楚楚,我说你还沒长大,你还不服气。你自己开动脑筋想一想:以李雯这优美的歌喉、漂亮的容貌、高雅的气质,她要是去哪个正规的演艺厅唱歌,也很有可能会红,而且收入也肯定比在这个小酒吧唱歌高得多。但她为什么不去那些高档演艺厅唱歌呢?原因很简单:在那样的演艺厅,她的同事、朋友,特别是她男朋友苏寒的同事朋友,很可能会经常去,因此,在那种场所,她被熟人认出的几率很大。相反,在这样的小酒吧,她遇到她自己或是她男朋友的熟人的几率,相对就会少很多。

    因此,我们就可以推断出:李雯來酒吧唱歌赚钱,可能有不得已的苦衷,她的男朋友甚至她的父母,可能都不知道她现在在酒吧唱歌。你看看,她现在把名字都改成了苏丹,可能就是不想让人将自己的本名传扬出去。
    所以,如果我们贸然点歌让她唱,一旦被她认出來,她会非常尴尬的,你说是不是?”
    夏楚楚歪着头想了想,觉得叶鸣说的很有道理,便不做声了。
    这时候,李雯已经演唱完飞少所点的那首《套马杆》,正在台上再次鞠躬道谢。
    飞少的一个小弟走过去,站在台下对李雯说:“苏丹小姐,我们飞哥请你下來陪他喝一杯酒!”
    李雯摇摇头说:“对不起,今天我不舒服,不能喝酒,请飞哥原谅!”
    飞少桌子上一个小混混忽然站起來,怪声怪气地叫道:“苏丹小姐,你说你身上不舒服,是不是來大姨妈了?如果你承认你是來大姨妈了,你就可以不來喝酒。否则,就给我乖乖地过來,免得我们飞哥发脾气。”
    此言一出,他们那一桌的人爆发出一阵狂笑。
    叶鸣的眉头一皱,用凌厉的目光扫视了那边桌子上的人一眼,很想站起身呵斥他们几句,可是想到李雯不愿意看到熟人,便暂时忍住了。
    舞台上的李雯听到那句话,又羞又气,脸一下子涨得通红,眼眶里泛出了泪花,可又对这伙痞子无可奈何,只好默不作声地垂下头,任他们喧嚣哄闹。
    这时候,那个飞少又站了起來,神气十足地对台上的主持人说:“我点一首韩宝仪的《舞女》,就让苏丹唱,我愿意出六百元。但我有个条件:她必须回后台去重新化妆,要和刚刚那个辣妹一样,把妆化浓点,里面穿三点式,外面穿半透明的纱裙,而且要边歌边舞,要唱出歌厅舞女的那种凄凉和神韵。”
    他这个刁钻的要求一提出來,在场的人便都知道:他这是故意想侮辱这个看上去很正经的女歌手,所以便提出让她唱《舞女》这首歌,而且要她穿三点式、边歌边舞......
    叶鸣听得气往上冲,刚想不顾一切地站起來怒斥那个飞少,却见夏楚楚伸出手來,一把按住他的肩膀,然后用脆生生的嗓门对台上的主持人说:“主持人,我现在也要点这位苏丹小姐唱歌,我出一千元,请她演唱《城里的月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