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三百三十五章 感同身受  

2014-12-13 13:51:27|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感同身受

编辑:诱惑天使 

    因为鹿书记原來在和叶鸣闲聊时听他说过:他前前后后将《红楼梦》读了六七遍,对里面的诗词和楹联匾额可以倒背如流。因此,他决定出几个比较刁的題目,考校考校叶鸣,看他是否在吹牛皮。
    在思考了片刻后,鹿书记对跃跃欲试的叶鸣说:“小叶,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对《红楼梦》里面的诗词曲赋和楹联匾额可以做到倒背如流,那我现在就出几道关于这方面的題目,好吗?”
    叶鸣点点头说:“好的。”
    “你听好:林黛玉初进荣国府时,在荣禧堂里面看到过一幅对联,这幅对联是谁写的?内容是什么?”
    叶鸣略一思索,便答道:“那幅对联是东安郡王穆莳为荣国公贾源写的,内容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
    鹿书记点点头,喝了一口酒,又问道:“在《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一章中,曹雪芹以薛宝琴的视角,对荣宁两府宗祠有过详细的描写。其中,她共看到过三幅对联,这三幅对联分别是什么内容?是由谁书写的?”
    这个问題确实有点刁钻,也有点难答。如果不是对《红楼梦》非常熟悉,一般的人很难答出來。
    这里面,李书记、夏必成、夏楚楚都是看过《红楼梦》两遍以上的,但要他们回答出这个问題,也都答不上來。
    夏楚楚生怕叶鸣回答不出來,便用担心的目光看着他,心里暗暗为他着急。
    孰料,叶鸣在听完鹿书记的问題后,立即不假思索地应声答道:“第一幅对联是贾氏宗祠的正门楹联,内容是‘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是太傅王希献所书;第二副对联是‘勋业有光昭日月;功名无间及儿孙。’横批是‘星辉辅弼’,这是皇帝御笔;第三副对联是‘已后儿孙承福德;至今黎庶念荣宁。’横批是‘慎终追远’,也是皇帝御笔书写。”
    他刚一答完,一直在担心他的夏楚楚高兴得“啪啪啪”地鼓起掌來。
    鹿书记脸上也露出满意的微笑,说:“小叶,看來你今晚是一口酒也喝不到了。对了,除了《红楼梦》、《水浒传》、《西游记》、《三国演义》这四大名著外,其他明清小说,比如《聊斋志异》、《封神演义》、《儒林外史》、《老残游记》、《镜花缘》等等,你也熟读过吗?如果我在这里面出几道題,你能答上來吗?”
    叶鸣踌躇了一下,说:“这些书我都读过,但是沒有钻研过。不过,我也可以试一试。”
    鹿书记想了想,脸上露出凝重的表情,说:“《聊斋志异》里面有一首诗,虽然不出名,但我对它印象很深。诗是这样的:‘满江风月冷凄凄,瘦草零花化作泥。千里云山飞不到,梦魂夜夜竹桥西。’我的问題是:这首诗是《聊斋志异》里面的哪一篇故事里的?这个故事的内容是什么?你能讲述一下吗?”

    叶鸣听鹿书记忽然提及这首诗,心里忽然一酸,眼眶也渐渐红了。
    在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叶鸣用有点悲伤的语气说:“鹿书记,您如果问《聊斋志异》里面的其他故事里面的诗词,我可能会不记得。但是,这一首诗,我和您一样,也是印象非常深刻:这首诗出自《聊斋志异》里面的《田子成》篇,讲述的是一个幼年失父的进士寻找他父亲遗骨的故事。
    故事的大意是这样的:江宁人田子成,在一次过洞庭湖时,翻船淹死了。儿子田良耜,是明末进士,当时还在怀抱中。田子成的妻子杜氏,听到丈夫的噩耗,痛不欲生,服毒自尽。田良耜被庶祖母抚养成人,后考中进士,被派到湖北做官。过了一年多,改调湖南。走到洞庭湖,他想起了被淹死的父亲,痛哭而返,向上司禀报财力不及,请求辞官。上司不许,只将他降职为县丞,隶属汉阳府。田良耜推辞不去,院司再三督促,才勉强上任。到任后,他放荡不羁,常常遨游于江湖之间,不理政事。
    后來有一天,他乘小船出去游览。夜晚,船泊江边,听到岸上传來悠扬动听的洞箫声。兴致所來,便弃船上岸,乘着月光,望箫声传來的方向走去。大约走了半里路,见一片旷野中孤立着几间茅屋,隐隐透出灯光。近前从窗子里往里偷看,见里边有三个人正坐着喝酒。上座是一个秀才,三十多岁年纪;下座是一个老翁,打横坐着个吹洞箫的,是个少年人。那个三十多岁的秀才,就是他已故的父亲的鬼魂。在和那个老翁和少年吟诗唱和的过程中,他的父亲就吟诵了您刚刚所说的那首诗,以表达他怀念故乡和妻子儿子的凄楚之情……”
    当他讲到这里时,忽然想起自己自小就沒有见过面的父亲,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楚,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來,声音也哽咽了。
    鹿书记见他伤心,知道他是想起了他自己的父亲,引发了他的伤感之情,心里也是一阵激荡,眼眶也渐渐红了,用无比怜爱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个从來沒有体味过父爱的儿子,一时间心潮澎湃,几乎想立即扑过去把他搂在怀里,温言抚慰他一番,告诉他自己就是他的父亲,告诉他他的父亲就在他身边默默地关注他……
    夏必成、徐立忠两人,并不知道叶鸣自小无父,见他说着说着忽然流出了眼泪,都吃了一惊,注目凝视着他,不知他是怎么回事。
    而夏楚楚,曾经听过他自小无父的事情,所以,知道他肯定是因为鹿书记那首诗,想起了他自己的父亲,心里也是一阵酸楚,陪着叶鸣掉下了眼泪……
    叶鸣见夏必成等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便用纸巾擦擦眼泪,说:“各位领导,真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我的经历和那个田良耜有点相似,也是自小沒有看到过父亲。我在读高中时,就曾经想辍学去寻找我的生父,但被我母亲劝阻住了。所以,我对《聊斋志异》里面的这篇故事印象特别深。因为对田良耜的不幸遭遇,我感同身受,所以才记得非常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