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三百一十九章 衙斋瘦竹  

2014-12-04 08:29:21|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衙斋瘦竹

编辑:诱惑天使 

    当包厢里只剩下王修光、徐飞、叶鸣三人后,王修光眼睛看着叶鸣,思索片刻后,忽然问道:“小老弟,明天你要去拜访李书记,准备给他带点什么礼物去?要不要我做点准备?”
    叶鸣摇摇头说:“王市长,我去李书记家里,最多给他带一点新冷的土特产,而且主要是一些特色地方菜,比如猪血粑、柴火腊肉、风干田鱼、湾头红薯粉等等。李书记不抽烟,酒也很少喝,所以这些东西他是一概不要的。至于您,也完全不必要准备任何礼物,准备了他也不会要。”
    王修光今天给叶鸣帮了大忙,心里踏实了许多,对自己这次脱离厄运充满了信心。不过,为了保险,他还是提出:这次对自己提出批评的是鹿书记,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彻底消除鹿书记对自己的不良印象,叶鸣最好还是去找一下鹿书记本人,跟他当面说一说自己受蒙蔽的事情,或许效果会好一点。
    徐飞也在旁边说:“小叶,我知道鹿书记答应过你:只要你去省委找他,他不管多忙,都会接待你。王市长这事,你是当事人。如果由你去给他分说辩解一下,鹿书记会更加相信,也更有可能改变对王市长的看法。”
    叶鸣今天为陈梦琪解决了一个大问題,心里也很高兴,加之他又是个有恩必报的性格,觉得王市长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自己就不应该拒绝他的请求。虽然,他对去见鹿书记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但还是答应了下來。
    王修光见他答应去见鹿书记,心里高兴异常,在向叶鸣道谢后,仔细想了想,问道:“老弟,你去见鹿书记,准备给他带点什么去?鹿书记的家不在这边,平时好像都在食堂吃饭,你不会也准备给他带点新冷的土特产去吧!”
    叶鸣踌躇道:“王市长,这个我确实沒有想过。我也觉得:第一次去见鹿书记,如果什么都不带,好像不大合适。可是,我又确实不知道应该给他带什么东西。”
    徐飞在旁边说:“王市长,鹿书记在新冷考察期间,我曾有幸陪他聊了半个小时,并陪他散了一次步。我觉得:鹿书记出身书香世家,学识渊博,博古通今,在书法、文学艺术、古董鉴赏等方面很有造诣,应该比较喜欢书法绘画等比较风雅的东西。而王市长您也是学中文出身,在琴棋书画等方面也有很深的功底,应该也有收藏方面的爱好。如果您有什么好的书法绘画方面的收藏,我觉得可以给小叶带过去,让鹿书记鉴赏一下。如果他喜欢,就请他收下;如果不喜欢,要小叶拿回來也是一样的。”
    王修光先是眼前一亮,可是仔细回想了一下后,又沮丧地摇摇头说:“两位老弟,我虽然喜欢琴棋书画,也收藏了一些东西,但大都是一些近现代作品,有些还可能是赝品,根本拿不出手。像鹿书记这样的诗书大家,又出身世家,对书画、古董等方面的鉴赏能力,是非常高、非常挑剔的,一般的东西,肯定入不了他的法眼。而且,我最怕的是:如果万一拿了一幅赝品给他去鉴赏,那就是弄巧成拙、贻笑大方了。所以,我这里实在是沒有什么好的书画作品给鹿书记带过去。”

    叶鸣听他们提及书画作品,心里一动,犹豫片刻后,说:“王市长,我家里倒是有一件比较好的作品,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是清代著名书画大家郑板桥先生的一幅《衙斋瘦竹图》。据我母亲说:这是她二十几年前从一个古董贩子手里买过來的,上面有很多名家的印鉴,估计应该是真迹。不知道鹿书记对这件作品是不是感兴趣?”
    王修光忙说:“老弟,你赶快去家里把这幅画拿过來我看看。如果真是郑板桥的真迹,那可是无价之宝,鹿书记一定会喜欢的。”
    叶鸣答应一声,赶紧让徐局长的司机送自己回到地税局的宿舍里,把那幅用长条形纸盒装着的《衙斋瘦竹图》拿了过來。
    王修光迫不及待地把那幅画拿出來,仔细一看,只见这幅画长大概160厘米,宽90厘米左右,水墨纸本,上面画有翠竹三竿,竿身皆淡墨。竹根部以深色墨又添新篁两枝,篁枝细柔而有弹性。画的中心是垂垂竹叶,浓淡相间,似有远近。画幅左边題着郑板桥那四句著名的言志诗:“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在这幅画的空白处,盖了好几个印鉴。印鉴颜色有浓有淡,应该是因为盖印这年代不同所致。而最新鲜的那个印鉴,上面是几个篆体字:“叶菡之印”----原來,叶菡自小就喜欢书画和篆刻,自己雕刻了很多印章。在买下这幅郑板桥的画之后,她便在画上盖了一个自己的印章,准备永久收藏的。
    叶鸣本來是不打算将母亲遗留给自己的这幅珍贵的画作拿出來的。但是,因为考虑到王修光帮了自己很大的忙,加之鹿书记对自己又那么好,而且他在新冷考察时,不仅亲自给自己的母亲上了坟,而且充分肯定了母亲生前不辞辛劳教书育人的功绩,对自己也关爱有加。
    所以,他觉得如果鹿书记能喜欢这幅画,并将它收藏起來,母亲九泉之下,应该也不会怪自己:毕竟,从某些方面來说,鹿书记算是母亲的知音,而且他非常懂书画。这幅画到了鹿书记手里,肯定会得到更好的保养、更精心的呵护。
    王修光在看完那幅画后,满脸放光地说:“小老弟,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幅画绝对是郑板桥的真迹。如果将这幅画拿给鹿书记去鉴赏,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而且,这幅画上面提的那四句诗,也和鹿书记的身份比较吻合,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礼物了。这样吧:你带这幅画去见鹿书记,如果他收下了,就当是我从你手里买的,到时候,我按照市场行情付钱给你----毕竟,你这是给我去跑关系,不能让你白白损失一幅这么珍贵的画作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