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官路红颜:第三百零四章 既来之则安之  

2014-11-27 08:21:22|  分类: 官路红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百零四章 既来之则安之

编辑:诱惑天使 

    叶鸣转过头看了康文祥一眼,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根本不理睬他伸出來的手,让他的手掌就那样悬在半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神色间尴尬无比。
    在康文祥讪讪地把手掌缩回去后,叶鸣这才冷冷地说:“康院长,你说现在是來向我负荆请罪的,是不是搞错了对象?你和你儿子真正应该去负荆请罪的,是现在躺在人民医院的欧阳明欧局长。再说了,你现在向谁请罪都沒用。你是法院副院长,应该知道:现在你儿子已经触犯了法律,他持枪抗税,还打伤执法的税务干部,应该依法接受法律审判,你们和谁道歉请罪都无济于事。”
    说完这几句话,他便站起來,对李博堂说:“李伯伯,对不起,我和琪琪得走了。康院长既然是您的老同学,今天又难得邂逅在一起,你们好好叙叙同学之谊,我们外人就不打扰了。”
    说着,叶鸣拉着陈梦琪的手站起來,准备往包厢外面走。
    坐在他身边的李智见他准备离开,赶紧也站起來,一把搂住他说:“兄弟,你这就不对了是不是?今天是我爸请你吃饭,你拍拍屁股就走,你让我把的脸面往哪里搁?好歹他也是你的长辈吧!长辈请你吃顿饭,你这么不给面子,好像不是你叶局长的一贯作风啊!再说了,你和康叔叔如果真有什么过节,也不应该在这酒桌上给他难堪是不是?大家都是朋友,你这么呛着康叔叔,你让我和我爸怎么跟他交代?來來來,既來之则安之,你先坐下。()今晚我们只管喝酒,不谈其他的事,这你总可以留下了吧!”
    叶鸣见李博堂脸上露出了愠怒的表情,想起他现在毕竟还是陈怡名义上的公公,而且也确实是自己的长辈,不好太让他难堪,只好重新坐下來,并对李博堂说:“李伯伯,我留下來喝酒也可以,但我有两个条件:第一,今晚我不和任何人说关于康根新的问題,谁提及这个问題,我立即走人,别怪我言之不预;第二,今晚这顿饭由我买单,算是我请李伯伯、智哥以及袁总他们,谁也不能和我抢着买单。”
    李博堂听他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想撇清和康文祥的一切关系,免得被人说他接受了康家的吃请,本想再劝劝他不要这么固执,可一看他那认真严肃的表情,只怕自己再多说一句,他都会拍屁股走人。
    因此,他只好强忍心中的不满,不快地说:“小叶,你既然这么认真,那就按你的意思办,你说怎样怎样吧!”
    康文祥听叶鸣那样说,这事显然是无法转圜了,心里不由一阵绝望。可是,他现在根本就不敢得罪叶鸣,虽然他话里话外都是针对自己的刺,可他也只能忍气吞声地受着,希望等下吃完饭后还有机会改变叶鸣的念头。
    而那个袁百万,一直在惊讶地观察着这一幕,不由越看越惊奇:这个年纪轻轻的税务干部,到底是什么來头?怎么这么牛皮?人家一个中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诚心诚意想跟他道歉,想跟他握手言和,他却一点面子都不给,而且还满口都是冷嘲热讽的话,这个副院长居然也只能忍气吞声地受着,连一句反驳的话都不敢讲,连一个生气的表情都不敢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百万在生意场上多年,沒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也算是有点人生阅历。所以,在思考片刻后,便判断出:这个姓叶的年轻人,肯定來头不小,不然他再有理,也不可能如此不买那个姓康的副院长的面子。
    一想到这一点,袁百万忽然心里一动,想起了自己和陈梦琪的公司想得到的那块土地:如果这个姓叶的真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他又是陈梦琪的男朋友,何不请他出面去找找人,争取把那块地拿下來?
    袁百万在生意场上,是个一想到什么就立即要做的人。在有了这个想法后,他立即起身走到陈梦琪身边,低声对她说:“陈总,麻烦你出來一下,我有个事想请教你。”
    陈梦琪疑惑地跟着他來到包厢外面,听他说了有意请叶鸣出面去拿那块地的主意后,有点犹豫地说:“袁总,他关系确实是有一点。但他是个很讲原则的人,而且很不喜欢求人,只怕他不会答应出面给我们去找人啊!”
    袁百万想了想,说:“陈总,你和叶局长说清楚:我们不会让他白白费力。你虽然是他的女朋友,但生意场有生意场的规矩。我的想法是:只要叶局长帮我们搞到了这块地,不管是我们搞开发还是把地直接卖掉,我们都按照所获利润的10%给他提成。而且,这笔提成我们可以先预付一百万给他。他在运作协调过程中所支付的费用,也全部有我们两家公司承担。你觉得呢?”
    陈梦琪知道搞房地产开发,得到土地开发权是最关键的因素。而且,现在他们两家公司看中的这块地,是新冷县未來几年的新政府所在地,目前政府的整体搬迁计划正在酝酿当中。一旦这个搬迁计划出台,那块地即使不搞房地产开发,就是把土地使用权出让,价格也会翻好几倍。
    因此,房地产业中都有一个潜规则:每个开发公司都会拿出一笔钱來作为获取土地开发权的公关费用,这都是约定俗成的行规。这笔钱叶鸣不得,也必会有其他人得到。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叶鸣把这笔钱赚到手。反正他又沒有土地审批权,只是去找找关系,他得到这笔钱,只能算是中介费,应该构不成违法犯罪……
    陈梦琪对法律什么的不是蛮了解,想得比较简单,而且她也确实很想让叶鸣赚一笔自己的钱,于是便点点头说:“那好,我等下就跟他说。我知道他跟县里的沈书记、市里的卿书记关系还可以,不知道做不做得到?”
    袁百万很高兴地说:“只要县委书记沈佑彬发了话,这块地谁还敢跟我们争?陈总,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只要获得了这块地,无论是转让还是开发,那利润都是非常可观的。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