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九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5-03-13 14:11:49|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十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编辑:诱惑天使 

 

  项小芸出手如电,向那伪装化子的申化劈胸抓来。

  这一着出其不意,窑洞中地方狭小,躲闪不易,看来那化子之被制掌下,已是势所必然之事。

  然而事态却又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那化子身形一矮,就地一滚,竟像一条蛇般的向后游去,堪堪避开了项小芸时一抓。

  项小芸冷哼一声,厉叱道:“这倒看不出来,竟然遇上高人了!……”

  喝叱之间,身如箭射,仍然向那化子抓了过去。

  但那窑洞中低矮狭长,不适于追逐,而且里面黑暗异常,目难见物,那化子身手不弱,故而使项小芸二度抓空。

  虞大刚手中仍然扣着那两名扮成落魄镖师的汉子,见状急急沉声叫道:“芸妹快退!”

  项小芸两度出手,不曾抓到那化子,也知道不便再留在窑洞之中,当下身形疾转,当先向洞外射去。

  虞大刚贴在一侧壁上,待项小芸疾射出洞,双手用力,将两名镖师般的汉子向窑洞深处一推,藉力反射,与项小芸相继跃出洞外。

  就在虞大刚甫行跃出洞外,只听一声天崩地裂般地大响,一座窑洞整个的坍了下来,但见尘土四起,隆隆之声历久不绝。

  项小芸轻叫道:“好险,若是慢上一步,只怕要生葬其内了!……”

  虞大刚目光一转,道:“依芸妹判断,他们的后路在于何处?”

  项小芸抬头看去,只见那坍塌的窑洞之后,有两处密林,相距约有十丈,黑黝黝的看不出一点端倪。

  当下眉宇微锁,道:“两处密林,都可能是这窑洞的后路秘道,这样吧,你我分路查看一下,谅他们不致去远。”

  虞大刚颔首道:“小兄去查左面,芸妹去查右面,不论有无魔徒的踪影,均请立刻联络。”

  项小芸轻应一声,娇躯疾弹,径向右面的密林驰去,但听长嘶一声,等在窑洞外两丈之处的乌骓宝马也放开四蹄追了上去。

  项小芸身如箭射,三五个起落之间,已到那片密林之前。

  他毫不踌躇,迈步入林。

  林中十分阴暗,伸手难辨五指,但项小芸内功精湛,林中景物依然清晰可辨,目光所及,不由为之一惊!

  只见林中横陈了六七具尸体,似是新死未久。

  项小芸探手掣出霸王鞭,迅快的先在林中查看了一周,然后方才去查验那六七具尸体。

  那六七具尸体死因相同,俱是后脑上被钉了一枚“玄昊矢”。

  情形十分明显,这些人都是死于神武门中人之手。

  然而,被害者自然也都是神武门人,虽然他们都是叫化子打扮,但项小芸却十分清楚,那都是他们所改扮。

  项小芸冷哼一声,向虞大刚所在的方向发出了一声低啸。

  眼前只见人影飘闪,虞大刚飞步而入。

  项小芸迎上去问道:“虞大哥那面有什么发现么?”

  虞大刚摇摇头道:“没有,虽有一处暗道似乎可以通连那窑洞,但却不见人影,这些人……”

  项小芸皱眉道:“这七人大约都是那窑洞中冒充丐门弟子之人,想是一出暗道,就被人一一杀死此……”

  虞大刚悄声道:“芸妹是否搜查过林内?”

  项小芸颔首道:“已经粗粗地搜查过一遍,没有发现!”

  虞大刚困惑地道:“同是神武门人,为何要把他们杀掉?……那两名伪装镖师的人呢,莫非另外还有通路么?”

  项小芸笑笑道:“想是那两人已经葬身窑洞之内了!”

  虞大刚略一沉吟道:“这几人既然未留活口,留此无益,咱们走吧!”

  项小芸道:“难道要夜渡汶河,冒险闯入泰山?”

  虞大刚道:“芸妹莫非另有打算?”

  项小芸笑道:“咱们且离开这里再说!……”

  飞身上马,向林外驰去!

  虞大刚急步相随,相偕而去。

  项小芸策马狂奔,径向一座土山头上驰去,一直奔到山顶之上,方才勒住马缰停了下来。

  虞大刚相继而至,望着项小芸一笑道:“芸妹可是怕有人偷听你我说话么?”

  原来那土山顶上一片光秃,毫无可以匿藏隐身之处,不虞有人听得到两人的交谈之言。

  项小芸颔首一笑道:“我觉得咱们该仔细研究一下,再做决定了!”

  虞大刚目光扫视着四周道:“芸妹想必是有成竹在胸了?”

  项小芸摇摇头道:“我不过有一种预感,神武门在汶阳镇一带的这些部署,不过是坚定咱们去泰山的信念!……”

  虞大刚心有所料,但却故做不解地道:“咱们明明是去泰山、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倘若汶河有渡船的话,你我不是已经进入泰山了么?”

  项小芸颔首道:“这大约是皇甫老魔的过份精明之处!恐怕泰山黑龙潭已经不再是武林群雄所占据的天下了!”

  虞大刚也忧愁的道:“这样看来,家师与九华老人只怕也……”

  项小芸接口道:“令师与九华老人纵然搏战无功,至少足可自保,倒用不着过份担心,问题是我们该采取什么步骤?”

  虞大刚沉凝地道:“眼下最好找到丐门弟子,把眼前情况弄个清楚,然后会合无心师太、凌老侠士以及艾老人家等人,共图良策……”

  项小芸一笑道:“不错,且说寻找丐门弟子之事,应该如何进行?”

  虞大刚剑眉微锁道:“汶阳镇四外必然广布神武门的爪牙,那窑洞中的假化子就是一例,在这附近,只怕是难以找到的了!”

  项小芸转眸一笑道:“所以,我想也许我们该走远一些!”

  虞大刚忖思着道:“皇甫老魔既在这汶阳城一带有这么多的布设,必然派有大批高手埋伏,你我一行一动,只怕仍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项小芸颔首一笑道:“不错,如何摆脱他们的跟踪,就是咱们所该想的办法!”

  虞大刚四面眺望着笑道:“芸妹这是给我出的难题么?”

  项小芸摇摇头道:“与其说是给你出的难题,倒不如说是我没有办法可想来得恰当。”

  虞大刚笑笑道:“芸妹太谦虚了,不过,眼下要找出几个丐门之人,倒确然不是易事!如想避开神武门的跟踪,当然更不容易!……”

  项小芸扑哧一笑道:“说来说去,你究竟有没有办法?”

  虞大刚沉吟了一下,忽道:“咱们且碰碰运气,也许有些门路了!”

  说话之间,忽然长身而起,向山头之下扑去!

  但见一簇草丛之中,忽然闪起三条人影,其疾如箭,向土山下射去,显然他们发觉了追下山来的虞大刚,欲图急急逃走。

  虞大刚身形奇快,先一步抢到了那三人之前,但见寒光掣动下,达摩剑已经收归鞘内。

  几乎是在毫无抵抗的情形下,蓬蓬两声轻响,两名青衣人已经死于达摩三剑之下,另一名则已被点了穴道。

  项小芸也已掩袭而至,虞大刚轻声道:“附近可有敌踪?”

  项小芸摇摇头道:“看情形这土山一带就是这三人在此!”

  虞大刚将被点了穴道的那人一推,道:“芸妹且看住他,待小兄处理了这两人之后再说!”

  只见他迅快的掘开一处土坑,将被杀的两名青衣人埋了起来,而后小心地将表面弄好,堆上些枯枝荒草,如不细查,绝难发觉。

  项小芸眸光转动,道:“那边有一处密林,正可藏身,我们过去吧!”

  原来十余丈外果有一处茂密的杂林,松柏交织,十分阴森。

  虞大刚颔首道:“芸妹先行过去,小兄随后就到!”

  项小芸含笑轻应一声,一拍乌骓宝马,一人一马先后飞跃了过去,及到虞大刚赶到,项小芸已在林中巡查了一周。

  林中静谧无声,可知其中并无埋伏,虞大刚将那被点了穴道之人掷于地下,扯去了他的蒙面黑巾,方始发觉他原来是一名玄真弟子。

  虞大刚摇头微喟道:“看来这人不是武当就是昆仑,皇甫方的手段果然厉害!”

  项小芸皱眉道:“倘若会聚在泰山的群雄真的已人他的掌握,情形倒并不乐观,惟一的依恃,恐怕还是凌磊等人!”

  虞大刚道:“由咱们遭遇的情形看来,只怕他们也会遭到皇甫老魔的暗算,虽然凌磊的武功能够克制了皇甫方,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项小芸一笑道:“这倒是你多虑了,须知令师妹智计多端,有她同行一道,必可逢凶化吉,出不了外舛错!”

  虞大刚目光四外一转,探手拍开了那老道的穴道。

  那老道呻吟一声,坐了起来。

  项小芸沉声道:“道长是武当派的么?”

  那老道摇摇头道:“贫道乃是昆仑护法方元。”

  项小芸一笑道:“原来是昆仑一派的护法真人,这倒失敬了!”

  那老道约有五旬年纪,背插长剑,神情沉郁,闻言脸上一红,道:“神武门突袭昆仑玄天观,敝掌门方玄道长,率众抵御,不幸被捕遭擒,神武门以之胁迫昆仑,才使敝派弟子门人不得不忍辱听命,徐图恢复。”

  虞大刚接口道:“这样说来,贵派与武当一脉的遭遇是相同的了!”

  方元道长叹口气道:“除去昆仑、武当之外,尚有峨嵋一派,也有相同的遭遇!”

  项小芸凝重地道:“道长想必已经知道我等是什么人了?”

  方元道长忙道:“位列武林十七奇的红粉霸王项姑娘,与虎皮裙虞大侠,海内同钦,贫道仰慕已久!……”

  项小芸一笑道:“不知道长目前有何打算?”

  方元道长苦笑道:“还求两位指教!”

  项小芸含笑道:“这样看来,道长是肯于合作的了!”

  方元道长却摇摇头道:“为了敝掌门与昆仑一派的命运,贫道不能泄露神武门的秘密!”

  项小芸一怔道:“道长这话错了,倘若真是为贵派着想,应该坦诚相见,道长大约知道我等是誓灭神武门的吧!”

  方元道长叹口气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两侠虽有匡济天下武林之心,但贫道还是丝毫不能相助,请两位原谅!”

  虞大刚接口道:“是因为在下方才杀死了道长的两位同伴?……那是因为道长等都是神武门的黑衣打份,在下并未料到……”

  方元道长连连摇头道:“那倒不是,而是贫道若泄露上一点神武门之秘,将使敝掌门立遭杀身之祸,使我昆仑一派致于万劫不复之境!”

  项小芸咬牙道:“倘若我等的计谋不遂,使天下武林要尽入皇甫老魔之手,至于万劫不复之境的又岂止昆仑一派?”

  虞大刚也道:“道长不妨三思!”

  但方元道长仍是固执地摇头道:“请两位原谅,贫道无话可说!”

  项小芸面色一变,道:“道长如此不肯合作,休怪我等要对不起道长,酷刑迫供了!”

  方元道长双目一闭道:“贫道既入两位之手,杀剥留存,悉凭尊便,但要贫道泄露不能泄露之事,却只好使两位失望了!”

  项小芸勃然大怒,右臂一振,就要向方元道长右臂抓去,但她却被虞大刚迅快地拦了下来。

  项小芸怒道:“这老道实在固执得可恶,不给他一些颜色瞧瞧怎行?”

  虞大刚苦笑道:“他也有他的苦衷,咱们又何必太为己甚,不过……”

  转向方元道长又道:“在下可否只问一件与神武门无大关联的事?”

  方元道长忖思着道:“只要是贫道能说之事,自可坦诚相告。”

  虞大刚简短地道:“哪里可以寻得到真正的丐门弟子?”

  方元道长沉吟了一下,道:“除了往北之外,不论是向东向西向南,只要出去五十里外,大约可寻到真正的丐门弟子!”

  虞大刚颔首道:“那就多谢道长了……芸妹,咱们走吧!”

  项小芸虽然余怒未息,但却依言跟着虞大刚走去。

  但两人甫行走出数步,却听得蓬的一声,转身看时,只见那方元道长已经横卧血泊之中,死于非命。

  项小芸皱眉道:“他这是为什么呢?既不肯泄露神武门的秘密,却又自杀而死,难道……”

  虞大刚凝重地道:“他虽不曾泄露秘密,但却无法使神武门不加怀疑,自戕一死,可以使神武门对他不加怀疑,保全了他掌门人的生命……”

  项小芸叹口道:“可叹亦复可怜!”

  虞大刚忖思着道:“他虽不曾泄露了神武门的秘密,但五十里外可寻到丐门弟子之言,谅来不会有假!”

  项小芸颔首道:“事不宜迟,咱们快走!”

  于是,两人扳鞍上马,一路向西驰去。

  他们之所以选择向西,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黄一萍、芸娘等人,极可能落在后面,回头迎去,正好可遇上他们!

  乌骓宝马虽是载了两人,但依然轻若无物,撒开四蹄,像泼风一般向正西的方向一路驰去。

  五十里路程眨眼即过,虞大刚轻声道:“芸妹仍向正西而行,十里之后,收缰等我。”

  项小芸知道他的用意,待虞大刚一跃下马,独自挥鞭继续驰去。

  虞大刚立于当地,全神凝注,望着来路之上。

  一盏热茶的时间过去了,估计项小芸已出去了十里左右,而来路上空空荡荡,并不见有追踪盯梢之人。

  虞大刚放下了心来,展开提纵身法,以最快的速度向前驰去,眨眼间已见到项小芸正在前路上牵马而待。

  此刻已是黎明时光,项小芸迎了过来,笑道:“大约不致于有追踪之人吧?”

  虞大刚也笑道:“纵有人追踪,也被咱们甩脱了,现在可以安心走了!”

  于是,两人俱皆徒步而行,改向正南走去。

  不远处已是一座市镇,虞大刚踌躇着道:“这市镇中不知是否也有神武门的势力,咱们是进不进去呢?”

  项小芸也颇感踌躇,正在难以决断之际,忽见西方大路上驶来了一辆骡车,车上并坐着两名老者,似是赶早路的客商。

  虞大刚奇道:“这骡车来得很怪!……”

  细看时,两名老者俱都是商贾打扮,车上载着大包小裹,分明是往来的行商,正缓缓驶车而行。

  项小芸道:“是啊,汶阳镇距此不过六十里左右,他们不会听不到这荒乱不靖的消息,为什么反而向虎口里送,何况,这伙人又只有两名老者!”

  虞大刚沉凝地道:“拦下来问问就是了!”

  说话之间,那骡车已到面前不远之处,那赶车的两名老者瞄了站在路旁的虞大刚、项小芸一眼,一言不发,继续挥鞭向前驶去。

  虞大刚忽然身形晃动,纵身拦到了骡车之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