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八十五章 霸王怒诛郭白杨  

2014-12-27 15:23:12|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十五章 霸王怒诛郭白杨

编辑:诱惑天使 

 

  等到一切布置就绪,三人相偕走出茅舍小院,匿藏在一簇树丛之中,静静等待人熊上钩。

  庄中静寂无声,四外毫无变化,瞬息之间,已过了一个更次。

  金振明首先有些沉不住气,悄声自语道:“那梁一尘早该回来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项小芸忖思着道:“也许是他去沽酒的路上出了意外,否则绝无赶不回来的道理?”

  虞大刚长身而起,轻声道:“与其在此守株待兔,倒不如在下再探查一下。”

  声调一沉,又道:“那三杨镇不知在那个方向?”

  金振明呐呐地道:“翻过正东的岭头,就可以看到了。”

  虞大刚笑道:“芸妹就陪金老庄主少待,我去查看一下真实情形。”

  项小芸站起身道:“我陪你去。”

  虞大刚一笑道:“数里路程,瞬息可返,芸妹理应与金老庄主守在此地,以备缓急,何况,乌骓宝马尚在那后院之中。”

  项小芸不便坚持,只好叮嘱道:“记着,你此去不过是查探消息,不论那梁一尘在与不在,要快些赶了回来,免得……”

  面色一红,住口不语。

  虞大刚微笑道:“芸妹尽管放心,我尽快赶了回来就是。”

  双肩晃动,有如一缕轻烟般,眨眼无踪。

  目注虞大刚逝去的背影,项小芸微吁一声,又坐了下来静静等候。

  时光在紧张期待中慢慢逝去,又过了半个时辰。

  项小芸再也忍耐不住了,皱眉摇头地道:“金老庄主,恕我说句丧气的话,事情只怕已经出了变化。”

  金振明也皱眉道:“按说是不该发生问题的呀,这……这……”

  忽然,只见二十余丈的一处树丛之中突然射出一条人影,有如飞矢一般,向两人面前疾射而至。

  项小芸愕然一惊,长身而起,霸王鞭已经握在手中。

  金振明更不怠慢,也自闪身而起,准备应变。

  那人影眨眼已到,但听叭的一声,已经摔于地下。

  项小芸定神细看,不由更加骇然,原来那不是活人,却是一具被投掷过来,已死甚久的尸体。

  将一具尸体一掷二十余丈,这手法已够惊人,加上相距二十丈,而金振明与项小芸等竟然不曾事先发觉,更可见那树丛中实在隐有高人。

  那尸体是一个二十余岁的青衣少年,劲装疾服,背插长剑,但可以知道他受袭被杀时,根本就没来得及动用兵刃。

  项小芸并不知死者是谁,也不知对方何以要将一具尸体投掷过来,但金振明却已面色大变,咬牙叫道:“是我的徒儿。”

  双肩晃动,就要跑出那簇匿身树丛。

  但他立刻被项小芸拉了回来,附在他的耳边悄声道:“事已至此,冲动也没有用处,目前敌暗我明,在尚未摸清对方实力之前,最好先沉下气来。”

  金振明依言停了下来,但却气得双肩微抖,咬牙不已。

  不久,但听嗖嗖连响,又是三具尸体掷了过来,俱都罗列在那簇树丛之前,而且排得整整齐齐。

  金振明发疯般地叫道:“完了,我四名心爱的徒儿不曾留下一个!”

  项小芸安慰他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为他们报仇就是了。”

  金振明咬牙道:“仇凶就在那簇密林之中,有劳项姑娘代我掠阵,待老夫冲了过去。”

  项小芸急道:“不,金老庄主腿脚不便,还是我去的好。”

  这固是项小芸的忠厚侠义之处,但除此之外,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日月双珠与娄万杰,倘若金振明出了意外,岂非对荡魔大计又少了一个有力的臂助?

  金振明颓然道:“那就有劳项姑娘了。”

  长吁一声,又道:“老夫为这次的失算感到惭愧。”

  项小芸强笑道:“金老庄主不必如此,须知诸葛亮亦曾贻空城之讥,力谋补救,以挽残局也就是了。”

  金振明无话可说,只有点首不已。

  项小芸略一审度地势,立刻长身而起,有如午夜幽灵,径奔那一簇密林之中扑了过去。

  她已全身戒备,制鞭在手,意料到一场恶斗就要展开,然而扑入林中之后,却不禁又是一怔。

  原来林中空空荡荡,并无人踪。

  那林中只有十丈方圆之地,视力所及,一目了然,连树巅枝柯之间,项小芸都细心地搜查了一遍,根本没有一个人影。

  这实在是不可思议之事,以她的视听之力,这林中似乎不可能逃过她的监视,自四具尸体掷出之后,并不曾见到林中有人出入,为何此刻却没了人影。

  她再继续在树干及地面上细细搜查,希望能有所发现,至少可以推断出是什么人曾在林中逗留。

  然而,她又失望了。

  搜索半天,并不曾发觉林中有一件值得注意之事。

  她心中不禁大为忐忑不安起来,同时,也更为去了三杨镇的虞大刚担心。

  虞大刚早就该回来了,为何一去就如泥牛入海,不见讯息。

  茫然忖思之中,不禁呆了起来。

  忽然,只听数缕尖细的啸风之声疾射而至,项小芸悚然—一惊,知道有歹毒无比的暗器已奔自己后脑打到。

  项小芸大怒之余,听声辨位,反手抄去。

  但听叮咚数响,三枚暗器已经捏在五指之中,及至看清暗器之后,项小芸更是又惊又怒。

  原来那三枚暗器都是长仅二寸的钢钉,尖头有四枚倒钩,尾部有一个“昊”字,正是玄昊真人所遗的无毒暗器玄昊矢。

  项小芸虽在观察暗器,但却未忘了纵身追人。

  然而,就当她纵身而起之时,忽听一声惨号传来,随即蓬的一声,似是倒下了一具尸体。

  项小芸飞步急纵,循声而至!

  面前的景象使她不禁又惊又喜。

  只见丛林之外,站定了两名佛门弟子,其中一位正是铁剑枯僧大忍禅师,另一位则是原为旧友恶煞毕胜青的悟非禅师。

  在两位佛门弟子面前,横躺着一人,出乎意外的则是受了玉面郎君艾凤翔赠号的冷面阎君郭白杨。

  项小芸微微裣衽道:“真巧,两位禅师怎地碰到一块了?”

  大忍禅师轻诵佛号道:“江湖滔滔,武林多故,老衲无法潜修,只好再到尘间走走,碰到了志同道合的悟非大师,自然就走到一块了。”

  悟非禅师则合掌一笑道:“贫僧则是为了一赎过去罪孽而来。”

  项小芸忙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况老禅师过去也并无大罪戾,何必如此自责,依项小芸看来,老禅必可修成正果,永登极乐。”

  悟非禅师笑道:“霸王姑娘是从何时起也学会了恭维别人?”

  项小芸不由面色一红道:“既入佛门,言行之间,就该庄重些了,如再意存调侃,那可就无法修成正果,只能算参野狐禅了。”

  大忍禅师接口道:“眼下危机重重,两位且慢说笑。”

  伸手指指地下的郭白杨道:“此人虽被悟非禅师劈中一掌,但尚不致死,项姑娘欲要如何处理,也该速做决断。”

  项小芸微微一笑道:“两位到底是佛门高僧,虽然明知是十恶不赦之辈,也是不忍心要了他的性命。”

  说话之间俯身看去,只见郭白杨口鼻鲜血涔涔,但却气息重浊,果然不曾丧命。

  项小芸看看抓在手中的三枚“玄昊矢”,忽然心中一动,探臂出掌,将一缕丹田真力向郭白杨心中注去。

  悟非禅师朗诵一声僧号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大忍禅师也诵佛道:“项姑娘这是做什么,要救他么?”

  项小芸冷笑道:“项小芸心肠没有那样好法,我不是救他,而是要想使他清醒一些,便于迫问口供。”

  大忍禅师道:“老衲等方才已连遇强敌,如非掩蔽得宜,早已为敌发现,此刻大约不会在此与项姑娘从容交谈了。”

  悟非禅师也道:“项姑娘迫问口供,最好能够快些。”

  项小芸微微颔首,右掌一起,郭白杨顿时醒了过来。

  只见他双目一翻,翻身欲起,但项小芸轻轻一按,却又把他强行按倒就地,躺了下去。

  郭白杨到底不愧黑道凶人,看清了面前的情况时,凛然无惧,冷冷一笑道:“项小芸,你来得好。”

  微微一顿,又狂笑道:“可惜你与金老儿有勇无谋,还在那乱树之中穷等。”

  项小芸咬牙道:“这样说来,金振明的四个弟子都是你杀的了?”

  郭白杨死鱼眼一翻,道:“是又怎样?”

  项小芸冷哼道:“那自然是杀人偿命了。”

  郭白杨冷厉地叫道:“项小芸,休要认为大爷怕死,告诉你,刀山油锅,郭某不会皱一皱眉头,如果你真算十七奇中的人物,就快些把大爷超渡了吧。”

  项小芸冷笑,道:“既然你想死,那是容易不过,但在你死之前,还希望证实一件事,以释去我心头的困惑。”

  郭白杨不在意地大声道:“项小芸,大约你是想和老夫谈笑一番,解解闷儿吧。”

  目光尖刻地盯注着项小芸,又道:“快说吧,尽我郭大爷所知道的告诉你就是了。”

  项小芸咬牙,道:“你休要大爷长大爷短,回头有你受的就是了。”

  声调一沉,摇着手中的三枚玄昊矢道:“这大约是你发射的吧!”

  郭白杨向她手中投注了一眼,咬牙一笑道:“不错,可惜你命不该绝,没要得了你的性命!”

  项小芸仍旧摇着那三枚“玄昊矢”道:“这使我想起黄龙山黄龙庵的事!”

  郭白杨大声狂笑道:“你不必问下去了,大爷可以告诉你,黄龙师太师徒,正是我郭白杨干的,至于你那马儿,本想收为大爷的坐骑,只可惜它不太驯服,后来走失了!”

  项小芸冷笑道:“我倒该谢谢你的坦白!”

  声调一沉,道:“就把这三枚玄昊矢送还你吧。”

  但见寒光闪动,项小芸抖手一扬,一枚玄昊矢射入了郭白杨的左目之中,只听郭白杨一声惨叫,凄厉慑人。

  项小芸并无慈悲之念,第二枚玄昊矢又掷入了他的右目之中。

  最后,只见项小芸沉吟半晌,方才抖手一扬,将第三枚玄昊矢刺入了他的脑户穴之中。

  大忍禅师与悟非禅师两人俱皆把头转了开去,喃喃念佛不已。

  项小芸冷笑一声道:“便宜了这禽兽!”

  大忍禅师叹口气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但等来早与来迟,郭白杨不知悛悔,一意孤行,方才有今日之报,唉!阿弥陀佛!”

  悟非禅师接口道:“项姑娘为何单独至此?”

  项小芸皱眉道:“我并非单独而来!”

  急不及待地岔开话题道:“两位禅师可知此地附近有一座三杨镇么?”

  大忍禅师忙道:“老衲等就是甫由三杨镇而来!”

  项小芸大惊道:“难道两位不曾遇到虞大刚么?”

  大忍、悟非同时皱眉道:“没有啊!虞壮士在三杨镇么?”

  项小芸来不及回答两人的问话,不住顿足道:“糟了,糟了,他……究竟到哪里去了,遇上了什么事了!”

  悟非禅师忖思着道:“虞壮士武功超凡入圣,就算遇上什么,大约也难不倒他,倒是眼前,咱们还须快做计较!”

  项小芸闻言道:“眼前怎样,这附近究竟到了有多少神武门人?”

  大忍禅师忙道:“老衲等原在天官庙歇脚,听得丐门弟子传讯,得知项姑娘等人已由凉山沿此路奔向泰山,老衲等方才也沿此路而来!”

  项小芸叹口气道:“只因皇甫老魔承自玄昊真人遗学,小芸等人不是对手,方才一波三折,到处延揽高贤,目前方才有些头绪,谁料又在途中有这些耽搁。”

  语声微顿,又道:“两位禅师既曾与丐门弟子接触,不知是否还有进一步的消息,那皇甫老魔是否真的已率大批高手赶去了泰山?”

  大忍忙道:“据所知道的消息,确是如此,但皇甫老魔目前已至何处,连丐门之中也还不曾探得真切下落!”

  悟非禅师接口道:“老衲倒有个预感,只怕皇甫老魔等人已到此处。”

  项小芸不由微微一震。

  因为这也是大有可能之事,一时之间不禁颇为不安起来。

  黄一萍当时主张化整为零,分批赶往泰山,这一着是对是错,目前虽然尚难逆料,但以项小芸所感到的却是不智之举。

  也许那皇甫老魔早已接获讯息,知道了自己等的分批东来,而要以他与大批属下高手中途拦截,一一消灭,那结果岂不大为不幸。

  正在痴痴忖思之中,只听大忍禅师道:“项姑娘要及早决断,郭白杨死时的惨呼大约早已惊动了神武门的爪牙,也许连那皇甫老魔都已知晓了!”

  项小芸恍如梦醒,略一忖思又道:“与我同在的还有一位金老庄主,现在对面二十丈外的树丛中相候,他的四位高足方才都已死于郭白杨之手!”

  悟非接道:“可是日月魔翁金振明?”

  项小芸颔首道:“正是此人!”

  不待话落,举步走去。

  大忍禅师与悟非禅师相偕而起,俱向那簇林中走去。

  项小芸当先而行,心中又不禁一紧,原来自己诛除郭白杨,与大忍、悟非在二十余丈之外话旧,金振明必会听得清清楚楚,为何却没见他赶了过去。

  当下眸光四外一转,沉声叫道:“金老庄主!”

  没有回音。

  项小芸返身急道:“不好,只怕这里也出事了!”

  运功护身,疾闪入林。

  林中静寂无声,只见金振明正在抱膝而坐,似是因四名爱徒被杀,仍在哀痛之中。

  项小芸微吁一声,叫道:“金老庄主!”

  没有应声。

  项小芸疑念顿生,大叫道:“金老庄主!”

  同时伸手向他肩头扳去,讵料甫一触及金振明肩头,只见他已经翻身而倒,项小芸不禁愕然失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