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九十一章 惊闻千里玄天阵  

2015-03-14 09:07:06|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九十一章 惊闻千里玄天阵

编辑:诱惑天使 

  赶车的老者连忙勒住缰绳,道:“这位壮士因何拦住小老儿的车辆,若想搭车同行,就请上车吧!”

  虞大刚双拳一拱,道:“在下并不想搭车,只想动问两位几桩小事。”

  两名老者闻言俱皆神秘地笑了一笑,仍是那赶车的道:“壮士有什么问题,尽请指教!”

  虞大刚含笑道:“两位要去何处?”

  赶车的老者脱口道:“泰安城,还有百多里路!”

  虞大刚道:“要去泰安城,汶阳镇是必须经过的了,大约也要渡过汶河吧?”

  赶车的老者颔首道:“那是当然,这位壮士对此路也很熟吧!”

  虞大刚平平淡淡地道:“两位若是不想破财受灾,最好另外换条路走!”

  赶车的老者笑笑道:“这又为什么呢?”

  虞大刚皱眉道:“难道两位不曾听说,汶阳镇已经一片冷落,汶河之上也没有渡船,客商行旅早就纷纷改道了么?”

  项小芸冷眼旁观,心中不禁大滋疑念,因为这两个老者根本不像生意人,但一时之间却又看不出两人的路数来。

  虞大刚也是疑云四起,一面与两名老者谈话,一面暗暗窥察两人的神情举止,但也同样的看不出一个门道来。

  当下只听那赶车的老者大笑道:“小老儿听是听说过了,不过,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却不怕,一来我们没有值钱的货物,二来我们没得罪过人!……”

  虞大刚更加起疑了,因为他发觉那老者讲话的声音怪声怪气,显然有些故意装做,但听起来却仍然有些耳熟。

  当下不由冷然一笑道:“虽然你们不怕,但他们却仍然可以要你们的性命,因为那原是一群杀人不眨跟的江湖恶人,你们没听说过神武门么?”

  赶车的老者又大笑道:“神武门,这更用不着担心了!”

  虞大刚奇道:“两位倒是豪壮得可以,不过,你们为什么不怕呢?”

  赶车的老者哈哈一笑:“因为有两位当世的大英雄已经发誓要剿灭他们,这两位大英雄自然也会来保护我们!”

  虞大刚困惑地道:“这两位大英雄是谁?”

  赶车的老者忽然声调一变,道:“就是你们两位!”

  项小芸飞身而至,忽然沉声叱道:“好啊,老人家,你居然开起这样的玩笑来了!”

  两名老者俱都一跃下车,那赶车的老者大笑声中将脸上的一层面具扯了下来,原来是神行酒丐艾皇堂。

  另一名老者也扯去了面具,出乎意外的竟是酒糟扁鹊庄七先生。

  艾皇堂双拳连拱道:“抱歉抱歉,但这不过是老化子想考验考验庄老七的化装易容之术灵光到什么程度而已!”

  虞大刚、项小芸连忙与庄七先生见礼,同声恭维道:“七先生的易容之术,委实神妙无方,若不是艾老人家改变声调,故露破绽,我们仍然无法看得出来。”

  虞大刚又急急问道:“艾老人家是在哪里遇上的七先生……另外……”

  艾皇堂打断他的话道:“说来话长,艾凤翔与他的化子徒弟不愿与老朽同行,改走了另一路,老化子一人东来,倒也逍摇自在,至于庄七先生,是三天前在七里沟遇上的,为了便于行走,才由庄老七改装易容,料不到连两位都瞒过了……”

  声调一沉,又道:“两位是由什么地方折回来的?”

  虞大刚也简略的将别后一切叙述了一遍,说到三仙岭佛心寺的事时,艾皇堂慨叹一声接口道:“那位稀世高僧,老化子也曾听说过,只可惜无法请他出山相助,否则,声讨神武门倒是一大臂助!”

  项小芸插口道:“眼下的情势究竟如何,不瞒艾老人家说,我们想找几个贵门弟子问问消息,结果竟是到处碰壁,最后找到了,却是假的……”

  随之将在汶阳镇所发生的事也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

  艾皇堂叹口气道:“这皇甫老魔实在是一个难缠的人物,他时而声东击西,时而若实若虚,直到现在,也还不知其究竟在搞些什么名堂?”

  虞大刚急道:“泰山黑龙潭畔的情形如何,可有讯息?”

  艾皇堂微微一笑道:“两位尽管放心,就是方才尚有羽书传来,不要说黑龙潭畔,整个的泰山境内都不曾现过神武门爪牙的踪迹。”

  项小芸奇道:“这消息可靠么?”

  艾皇堂坦然一笑道:“丐门的羽书传讯,一向还不曾出过假的!”

  项小芸目注虞大刚道:“这样看来,皇甫老魔的挟掳泰山群雄,在崂山称尊一事,都是假的了!”

  艾皇堂皱眉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老魔究竟在弄些什么把戏,耍些什么花样,实在使人费解,不过,有一点却是不容否认的,那就是神武门已在不知不觉中扩充了起来,如今的势力几乎已经遍及南七北六一十三省,而且自昆仑、武当。峨嵋三派被神武门挟制利用之后,江湖道上更是风声鹤唳,没有人不知道神武门就要择日称尊的了!”

  项小芸柳眉森竖地道:“目前的形势究竟是什么样子?”

  艾皇堂忖思着道:“神武门不但广收羽翼,挟制了峨嵋、昆仑,武当三派,也网罗了不少黑道上的魔头,目前的形势是皇甫老魔已在泰山与徂徕山之间布下了一层天罗地网,封锁住了去崂山的通路,也遮断了泰山与汶河之间的各处连络,使会聚在泰山的群雄俱成了被困的笼中之鸟。”

  项小芸接道:“怪不得汶河没有渡船,看来即使渡得过汶河,也会遭遇到重重的阻力,说不定……”

  艾皇堂应声道:“皇甫老魔请到了不少的善用巫毒的邪魔人物,两位若是渡了汶河,也许会遭遇到不测之变!”

  项小芸急道:“但咱们必须渡过汶河,赶到泰山,与群雄会合之后共议荡邪魔大计!”

  艾皇堂摇摇头道:“这倒着急不得,反正有羽书可以传递,不致于与会聚在泰山的群雄断了讯息,且等黄姑娘等人赶来之后再行集议,也是一样。”

  项小芸皱眉道:“他们到达何处了?”

  艾皇堂道:“据羽书所报,艾凤翔与他的化子徒弟距离此处尚有五十余里,黄姑娘无心师太与芸娘凌磊等行程较慢,尚在百里之外,不过在今日一日之内,这两批人马都可抵达!……”

  项小芸忖思了一下,道:“皇甫老魔也许是布下了一座千古未有的百里大阵,在等待咱们与会聚在泰山的群雄一同入彀!”

  艾皇堂拊掌道:“项姑娘一语中的,由各地丐门弟子羽书所报各节看来,皇甫老魔确然是在布一座千古未有的奇阵,而且这阵式至少他已经布了一月以上,至于阵式的名字据说则是‘千里玄天大阵’!”

  项小芸、虞大刚俱皆为之一惊道:“什么,千里玄天大阵?”

  艾皇堂颔首道:“千里虽是夸张,但百里方圆却有,就表面上看来,也许毫无不同,一个农夫、猎户也许可以在阵中横冲直闯,而毫无所遇,但如我辈武林中人进入,却极可能是处处陷阱,步步埋伏!……”

  声调微顿,无限沉凝地接下去道:“皇甫老魔布此阵的目的,想必是要一举使天下武林豪雄尽入掌握,从此再不会有反抗之人!”

  项小芸道:“正邪之战,大约就要在这百里大阵中一决胜负消长了!”

  艾皇堂道:“一些不错,所以公孙先生与九华老人都安抚集聚在泰山的群雄万勿轻举妄动,以免着了皇甫老魔的道儿!”

  虞大刚忙道:“家师可有致在下的谕示?”

  艾皇堂微微一笑道:“有,他已把匡正涤邪的重任加到了虞老弟与项姑娘的头上,他说,这一代的武林变故,理应由你们这一代的人出头,他与九华老人虽然也因此出山,但却不是要领袖群伦,只不过必要时偶一为助,如何计划荡邪涤魔,仍然是你们两位的事,只不过要与他以及泰山的群雄获取联系而已!”

  虞大刚投注了项小芸一眼,露出一丝苦笑道:“他老人家未免太谦虚了!”

  艾皇堂笑道:“公孙先生用意也对,两位以大破氤氲教的声威,号召武林,更是名正言顺之事,只要待黄姑娘等人到来之后,就可人阵讨伐了!”

  虞大刚道:“家师可曾提及那边是否尚有精通阵法之人!”

  艾皇堂道:“这大约不劳操心,公孙先生、九华老人都是熟谙阵法之人,只要虞老弟与项姑娘等决定攻阵之期,公孙先生等也会自泰山出兵入阵,届时可能在阵中相会!”

  项小芸忖思了一下道:“皇甫老魔诡计多端,反复无常,这千里玄天大阵主事,大约不会又是故弄玄虚吧?”

  艾皇堂忙道:“据我老化子各方查证,这是千真万确之事,那皇甫老魔扬言挟泰山群雄而去崂山,不过是转移我等注意之举,实则早在一月之前,皇甫老魔就已开始部署此阵,他东西奔波,也是要物色阵中各处的把守人物!”

  项小芸道:“如今这千里玄天大阵已经部署完成了么?”

  艾皇堂凝重的颔首道:“大致上大约是已经部署完成了,据说皇甫老魔已经率领着他的精锐手下之人进入了阵中,有如织好了网的蜘蛛,专等着我们扑入网中了!”

  项小芸恨恨地咬牙道:“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毁去他的这张网了!”

  艾皇堂颔首道:“不错,只要能够毁了他这张网,神武门就算寿终正寝,若是毁在他的网里,则自今而后,天下武林将成邪魔天下!”

  项小芸凝重地叹息一声,道:“这是关乎正邪消长的存亡之战,虞大哥,这付担子够重的呢!”

  虞大刚颔首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求尽其在我,无愧于天足矣!”

  项小芸也感慨地道:“不错,那位高僧佛心禅师说得对,冥冥中一切自有前定,只要我们竭尽心力也就够了,倘若世间注定了难脱神武门霸服天下之劫,我等自无成功可能,若是注定道长魔消,自然也能水到渠成……”

  艾皇堂忖思着又道:“听说皇甫老魔觅求了不少的归隐已久的稀世巨魔置于阵中,但也听说另有不少侠道高人也已先一步进入阵中,但实情究竟如何,老化子却是不得而知。”

  项小芸慨然道:“这些不必探究了,反而不论他这千里玄天大阵是龙潭是虎穴,咱们也是要闯,且等另外两路人马到来之后,再议入阵之策吧。”

  艾皇堂扫视静立一旁的庄七先生道:“庄七兄意下如何,是否也敢千里玄天大阵中闯上一闯?”

  庄老七哈哈长笑道:“当日的氤氲教主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我庄老七自是舍命陪君子了。”

  艾皇堂也长笑道:“进入千里玄天大阵,可不是要你去饮酒作乐的,有用的灵丹妙药,最好随身多带一些。”

  庄老七笑道:“一草一木,一虫一豸,皆可入药疗疾,即使我身畔一无所有,就地取材,也一样能起沉疴。”

  艾皇堂欣然一笑道:“这样就好……这骡车上拉的都是废物,这骡子也值不了几文,索性都不要了,咱们走吧。”

  庄老七摇摇头道:“一车一骡,至少可换二十坛美酒,丢了实在可惜。”

  艾皇堂大笑道:“真不愧酒糟二字,无时无刻不想着一个酒字。”

  项小芸、虞大刚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但却终于将那骡车丢弃路旁,一行四人,加上乌骓宝马,继续向西行去。

  第二天黄昏。

  汶河南岸集聚了一簇人群,有的静坐,有的闲立,有的喁喁交谈,似是有所等待。

  那些人中共包括了项小芸、虞大刚、黄一萍、无心师太、芸娘、凌磊、庄七先生、艾凤翔和他的化子徒弟范不饱等人。

  就中值得注意的是凌磊,只见他双目微现呆直,有一层浮动的困惑之色,但缠在他身边的芸娘,却露出了万种温柔,不住地俯在他的耳边喁喁私语,以致凌磊的神色之间也有一层幸福的光辉。

  不久。

  忽听一阵咿蚜之声轻轻传了过来。

  —众人循声看去,原来是艾皇堂带领着四名老化子已经弄来了一张巨大的木筏,顺流飘浮而下,在众人立身的岸边停了下来。

  于是,一干人迅快的登上木筏,包括项小芸的乌骓宝马,也一并牵了上去。

  眨眼之间,木筏已到了对岸,轻轻地停了下来。

  一行人急步而下,轻而易举地渡过了汶河。

  项小芸轻声道:“根据艾老人家的消息,汶河对岸就该是千里玄天大阵的边缘,咱们应该谨慎小心了。”

  眸光转向黄一萍道:“既然黄妹妹与诸位定要由我项小芸与虞大哥同掌号令,项小芸临危受命,只有不再客气了!”

  黄一萍展颜一笑道:“项姊姊莫非有所差遣么?”

  项小芸笑答道:“我们之中,只有黄妹妹与无心师太通晓阵法,就请两位当先而行,随时观察阵法变化,再研破敌之策!”

  黄一萍欣然一笑道:“末将遵命……”

  转向无心师太道:“元帅传下将令来了,咱们懂点阵法,只好吃亏当先锋了!”

  无心师太则轻宣一声佛号,衣袂飘飘,相偕而去。

  两人东张西望,缓缓而行,显然正聚精会神,仔细观察着地形地物,研判是否已进入千里玄天大阵之中。

  项小芸、虞大刚,以及众人亦步亦趋,也缓缓走去。

  项小芸边走边向走在身旁的艾皇堂道:“方才所接得的羽书内容,请艾老人家再说一遍吧!”

  艾皇堂应声道:“公孙先生、九华老人也决定于黄昏时分率领泰山群雄进入玄天大阵,他们由北向南,咱们由南而北,在各自距离三十五里的马家墓地会师。”

  项小芸皱眉道:“三十五里,费时无多,但如遇上阵法变化,那就说不定了!可曾议妥彼此驰援之法么?”

  艾皇堂摇摇头道:“一入阵中,传讯不易,只能各凭运气遭遇,希望早一步赶到马家墓地,彼此在会合之前,只怕很难应援!”

  项小芸叹口气道:“倘若万一有一方到不了马家墓地呢?”

  艾皇堂一怔,道:“这……马家墓非到不可,若能将他这千里玄天大阵先行来个南北贯穿,这阵式就等于破了一半……”

  项小芸凝重的道:“我知道,但凡事总有两个可能,一方到了马家墓地,一方却无法到达,又该如何?”

  艾皇堂叹口气道:“果尔如此,这千里玄天大阵就不是容易破得了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那结果不难推想了!”

  虞大刚插口道:“这话对,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马家墓地是咱们非到不可之地!”

  项小芸不再多言,急走两步,向黄一萍、无心师太赶去。

  只见两人忽然在二条丘陵前停了下来。

  项小芸等赶上前去,只见在两人面前丈余之外的一株白杨树杆上,清晰的刻着一个太极图的标记!

  项小芸皱皱眉道:“这算什么名堂?”

  黄一萍凝重地道:“这里就是‘千里玄天大阵’的边沿,过此之后,就算进入阵中了!”

  项小芸道:“除此而外,黄妹妹还看出了什么?”

  黄一萍摇头苦笑道:“小妹本领不济,不知无心师太可曾看出什么名堂?”

  无心师太也摇头道:“除了这太极图说明是玄天大阵的边沿而外,实在另外再看不出什么了。”

  项小芸转向虞大刚道:“在这种情形之下,咱们应该怎样?”

  虞大刚凝重地道:“芸妹是主帅,小兄是辅助之人,这等大事,自然应该芸妹做主!”

  项小芸转头忖思了一下,道:“既是看不出异样,咱们不妨冒险而入,想这千里玄天大阵之中,大约不会有什么地下机关的布设吧?”

  无心师太诵声佛号道:“这种阵式的霸道之处,端在阵式的变化,毒物的敷布,人员的调配上取胜,地下机关大约是不会有的!”

  项小芸沉凝地道:“既然如此,咱们入阵!”

  黄一萍,无心师太轻应一声,两人当先大步而行,越过那刻有太极图的白杨树,进入了阵势之中。

  项小芸细细留心观察,只见荒草乱树,一切不见异样,踏出树林之后,则是一片麦田,同样不见有何异样。

  黄一萍与无心师太双双收住脚步,奇道:“这算什么阵式,为何看不出一点部署?”

  项小芸皱眉道:“方向不会错吧!”

  其实这话她实在问得十分多余,因为抬头看去,北极星一目了然,众人正是向着正北行进。

  项小芸略一忖思,道:“且在这里停息一时,再仔细观察观察附近情形再说!”

  众人俱皆应命停了下来,就在草坡上席地而坐。

  此刻不过甫交初更,郊野中虫声唧唧,一片宁静。

  忽然——

  只见右侧五十余丈外燃起了数处火堆。

  项小芸吃了一惊,道:“这是什么?”

  艾皇堂却噗嗤一笑道:“这是看田之人燃起的夜火,这一带农家惯常都是如此,值不得大惊小怪,我老化子早就见过多次了!”

  项小芸喟然一叹道:“可怜这些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陷身阵中,随时会有生命的危险呢!”

  一言未毕,却见一阵旋风卷了过来!

  那旋风并不太大,但却呼啸有声,夹着一阵尘土,由众人面前数丈处掠过,逐渐消失。

  项小芸皱皱眉头,并没开口。

  她并没怀疑到那旋风有什么作用,但在这夜色初透之时,众人闯阵之际,一阵呼啸有声的旋风横掠而过,却使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一个旋风甫过,另一个旋风又来。

  这次那旋风所经的路线,比方才离众人近了甚多,一阵黄土的味道轻轻的扑入众人鼻孔之中。

  艾皇堂首先重重双手一拍道:“不对了!”

  项小芸急道:“什么不对,是这旋风……”

  艾皇堂颔首道:“一点不错,就是这旋风,这是人为的旋风,并不是天然的旋风!”

  项小芸镇静地一笑道:“这又何以见得呢?”

  艾皇堂道:“我老化子也曾制造过旋风,只要在郊外生上三堆野火,成三角形排列,每堆火距离两丈多远,就会有旋风出现。”

  微微一笑,接下去道:“就我老化子的经验,用火堆激出的旋风都是向高处爬,这旋风却向低处走,可知这制造旋风的人更加巧妙……”

  话未说完,只见又是一个旋风滚滚卷来。

  这次卷来的旋风更怪,竟然直掠众人而过,直吹得衣袂飘飘,须髯拂动,同时由风力吹来的泥土,更加弄得众人满头满脸。

  项小芸沉声道:“这情形很明显,这些旋风就是阵势变化的一环!”

  眸光转动,却一笑道:“咱们目的在横穿此阵,在马家墓地与泰山群雄会合,自以不去招惹它为是,咱们快此离开此处,仍向北行。”

  众人纷纷应命,正欲动身之际,忽听庄七先生叫道:“慢走!”

  众人俱皆为之一惊,项小芸急忙趋前问道:“七先生有何发现?”

  庄老七摇摇头道:“咱们都活不过一个时辰了!”

  项小芸愕然道:“这样说来,必是那旋风中含有毒素了?”

  庄老七颔首道:“一点不错,那些飞扬的尘土中含有一种剧毒,名为百步追魂散,咱们大约都吸了不少下去,虽说百步追魂,但练武之人,大约总可支持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外,就要肺腑寸裂而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