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六十六章 深夜直捣花月庄  

2014-12-10 07:22:51|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十六章 深夜直捣花月庄

编辑:诱惑天使 

  项小芸与黄一萍微微一惊,项小芸抖手撤出腰中的霸王鞭,黄一萍则也撤出一柄匕首,两人蓄势凝功,准备应变。

  纵目看时,只见四外火光大起,至少有五六十支灯笼同时燃了起来,同时,一片暴雷似的喝声,更是震耳欲聋。

  围在二女四周的约有六七十人之多,个个擎刀仗剑,俱是身材魁伟的彪形大汉,犹如一群猛虎围猎两只绵羊。

  项小芸悄向黄一萍道:“这情形有些不对了,据那杨嫂之言,凌森在花月山庄的属下不过三十多人,现在怎的会有这许多?”

  黄一萍哼了一声道:“很显然,除开凌森的手下之外,就是那般氤氲余孽了,再不然,也许该算是‘神武门’的人了!”

  项小芸怒气勃勃地道:“这些人怙恶不悛,咱们何妨开一次杀戒,也给他们一个当头棒喝。”

  黄一萍无可无不可的道:“这些人杀之并不足惜,留之却足以为恶,就依项姊姊之见,好在咱们有两帮有力的后援,一帮是我师兄虞大刚,另一帮是艾凤翔与凌磊,今夜算把那神武门的皇甫老魔杀了出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六七十名擎刀仗剑的彪形大汉,见二女顾自交谈,其中十余名为首之人又同声大喝道:“你们两人是愿意束手就缚,还是愿意死于乱剑之下?”

  项小芸冷然大喝道:“你们之中大约不乏氤氲教中逃出之人,可认得我红粉霸王项小芸么?”

  六七十名彪形大汉被“红粉霸王项小芸”的威名所慑,俱皆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但他们退而复上,其中三数人应声大喝道:“管你是什么红粉霸王绿粉霸王,今夜在蜈蚣岭的花月山庄之前,可没有你逞雄的余地了!”

  另外一人则大喝道:“项小芸,神武门可不是氤氲教可比,你就乖乖受缚吧!”

  项小芸嘿然冷笑道:“这样说来,你们这花月山庄也归是属神武门了?”

  四五名彪形大汉同声叫道:“神武门、花月山庄,以及毁在你手上的氤氲教,其实都该算是一体的,项小芸,你虽毁了氤氲教,但却要栽给神武门!”

  项小芸柳眉倒竖,厉叱道:“我今夜倒要领教领教你们神武门的厉害了!”

  唰地一声,一鞭打了出去!

  但听叭地一声大响,随之是两声惨呼,两名气势汹汹的彪形大汉同时被抽得腰断骨折,倒飞出三丈多远,摔于就地之下。

  项小芸格格一笑,朗声道:“我原认为神武门应该比氤氲教强些,原来不过是一样的饭桶草包。”

  霸王鞭挥舞得霍霍啸响,顷刻间已有七八名大汉死伤在霸王鞭下。

  黄一萍虽是拔出了一柄匕首,但却并未动手伤人,只不过用来自卫,静静注视着大发霸王脾气的项小芸。

  场中顿时一阵大乱,六七十名彪形大汉在一片狂呼高叫中纷纷向庄中退去。

  项小芸杀得兴起,厉叱一声,奋身欲追。

  但她却被黄一萍悄悄拉了下来。

  项小芸柳眉一竖道:“黄妹妹,方才你不是也说杀之并不足惜,留之却足以为恶的么?为什么现在又阻止我动手了?”

  黄一萍悄声道:“我只是觉得奇怪,也许这是一个计谋圈套!”

  项小芸怔了一怔,停步不动。

  黄一萍继续说道:“一入蜈蚣岭,拔去了两个暗桩,接着直逼花月山庄之外,却没再看到一个人影,如今突然出现了六七十名大汉,截住咱们厮杀,可知他们早已有备!”

  项小芸笑笑道:“就算他们有备,这些饭桶又能当得了什么?”

  黄一萍柳眉微锁道:“问题就出在这里,这些人都是武功平平的庸手,却一下子出现了六七十名之多,很可能是诱敌之计!”

  项小芸有些恍然地道:“黄妹妹说得不错,他用一大批庸手,有意示人弱点,诱我们深入,看来在那两名被拔除的暗桩之外,另有高手巡查,咱们的行踪早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了!”

  黄一萍颔首道:“事实大约就是如此!”

  项小芸皱眉道:“依眼下情形,咱们应该采取何种措施?”

  黄一萍道:“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循由原路疾退,他们绝料不到咱们在大胜之余会退出蜈蚣岭,不致有人追击拦截!……”

  项小芸摇摇头道:“既来之,则安之,人而复退,这个台坍不起,这办法似乎不行。”

  黄一萍道:“第二个办法则是尽量保持隐秘,另行觅路趟进庄去!”

  项小芸颔首道:“这办法倒可一试……”

  黄一萍忖思着又道:“但这样一来却危险重重,倘若我师兄与艾凤翔等应援来迟,说不定会有不测之祸发生。”

  项小芸朗然一笑道:“虽然你我同属女流,但既然混迹江湖,就随时准备着刀头舐血,危险不危险,倒是用不着顾忌!”

  黄一萍也笑道:“这倒是小妹顾忌得太多了,项姊姊豪情万丈,不亚须眉,倒真使小妹愧煞,对项姊姊,也更使小妹钦服了!”

  项小芸娇靥红道:“你少给我往脸上贴金,咱们趟下去!”

  娇躯晃动,绕向左后方而行。

  黄一萍一声不响,相偕而起,一齐走去,因为向左后方而行,正好与已经可以望见的花月山庄相背而行,倘若暗中果然有人监视的话,这方向是最容易被疏忽的地方,很容易脱出他们的监视之外!

  两人身形飘忽,恍如两道幻影,眨眼之间,已经出去了数百丈距离,消隐在茂草树丛之中。

  项小芸收住脚步,凝神向四外倾听了一下,道:“至少五十丈之内,没有人声。”

  黄一萍悄声道:“项姊姊所谓的没有人声,只是指的一般庸手,如果有象项姊姊这样的高人匿藏附近,只怕就不是这样容易发觉的了!”

  项小芸一笑道:“神武门毕竟创立未久,虽然有一干氤氲余孽投奔了他,但也没有那么多的高手用来布桩设卡,若说是追踪你我而来,大约还瞒不过咱们的耳目!”

  黄一萍轻轻皱眉道:“这也难讲,那凌森是个心机深沉的人物,单由他缠恋芸娘二十年,竟然未被凌磊识破一节,就可知道他厉害到什么程度,至于被咱们发觉之后,他那毁灭人证物证的手段尤其高明,他原想借凌磊之手将你我杀掉,结果目的未达,他更知道咱们会来花月山庄,岂能没有一番特殊的布置!”

  项小芸颔首道:“这个我也知道,但我还是那句话,半途而退,这个台咱坍不起,而且,就算这是龙潭虎穴,咱们也还是要闯上一闯,不过……”

  眸光沉凝的投注了黄一萍一眼,接道:“黄妹妹倒可以退出蜈蚣岭,联络一下虞大哥,或是探探艾凤翔的动静。”

  黄开萍噗哧一笑道:“项姊姊,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了?难道我会贪生怕死么?”

  项小芸笑道:“我倒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有一个去联络的人也好!”

  黄一萍坦然道:“你不必说下去了,咱们再闯吧!”

  项小芸瞪了黄一萍一眼,道:“大约你也与我有同样的想法,既来之则安之,绝不会半途被吓了回去,贻人笑柄!”

  黄一萍神秘地笑道:“项姊姊可算是我的知音了!”

  项小芸哼了一声,岔开话题道:“现在且不管他们是否有人潜伏窥伺,这里该算是花月山庄的庄后了吧!”

  原来两人果已绕到了花月山庄的庄后之处。

  黄一萍点点头道:“依理而论,这里该是进入花月山庄最佳的途径……尽人事,听天命,咱们就往里闯吧!”

  项小芸手持霸王鞭,长身当先,展开绝顶轻功身法,疾跃而起,黄一萍亦不怠慢,尾随而跟,向花月山庄扑去。

  两人细心观察,一路之上竟然仍是没有半条人影,花月山庄并不算大,但巨厦华屋,鳞次栉比,也有一番气派。

  就在接近庄院之时,项小芸与黄一萍又复收步停了下来。

  项小芸向黑黝黝的庄院中张望了一眼,悄声叫道:“怪了!”

  黄一萍也道:“是啊,这情形太不寻常了!这里已到了庄院之外,为何却没有一个布桩设卡之人?”

  项小芸道:“就说方才那六七十人,为何也一点声息都没有了?”

  原来庄院中黑漆无声,极象一个人夜之后的普通村庄,没有一丝灯亮,没有一点人声,一切都象是沉睡了。

  这是很不合理的事,就在没有多久之前,在庄院的正前方,项小芸曾与那六七十名彪形大汉发生过一次激战,七八名大汉在她鞭下不死即伤,这些人去了哪里!那七八名死伤之人的事情也不见得就能处理完毕,那六十余名大汉呢,难道一下子进入庄中就都睡过去了么?

  两人倾听了一阵,庄院中静得出奇,一点轻微的声音都没有,竟象整个庄院已经空了。

  黄一萍柳眉深锁,道:“那凌森如不是个最聪明的人,就是最傻的人。”

  项小芸苦笑道:“依眼下的情形看来,只怕他算是聪明的人了!”

  黄一萍道:“这判断不错,问题是咱们怎么办?”

  项小芸苦笑道:“你我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就算是龙潭虎穴,你我也是有进无退了!”

  黄一萍不再多话,当先长身而起,向庄中扑去。

  项小芸飞身相随,相继向庄中驰去。

  黄一萍手握匕首,项小芸手握长鞭,两人都知道随时会遭遇强敌,俱是全力凝神,随时准备出手。

  那知这又大出了她们的意料之外,原来两人已经进入了庄院之内,忽然发觉这是一个空寂无人的所在。

  项小芸大为骇异,一连穿越过三重院落,发觉仍是阒寂无人。

  二女同时收住脚步,项小芸道:“黄妹妹,你看这有什么解释!”

  黄一萍面色沉凝,摇摇头道:“这就是他的聪明之处,处处使我们意料不到。”

  项小芸恨恨地道:“咱们索性一把火烧了这座魔窟!”

  黄一萍初时一怔,但旋即轻叫道:“好办法。”

  项小芸奇道:“我这不过是说说气话,又哪能把它象氤氲教一样的一把火烧掉!”

  黄一萍认真地道:“眼下只有放火是最好的办法,第一,可使我师兄及艾凤翔早些赶来,第二,可免除咱们许多危机,不过,倘若这花月山庄不是一座空庄,恐怕咱们这一把火还放它不成!”

  项小芸哼了一声道:“我倒不信,本来我不过只是说说而已,但现在我却要真的放火了!”

  探手怀中,掏出了火折子来,迎风一晃,火光立闪,纵身伸手,向正面的房门凑去,黄一萍亦不怠慢,同样地掏出火折子,向另一间房屋凑去。

  蓦地,只听一个尖厉的声音大喝道:“自称游侠江湖,料不到却是杀人放火的强盗!”

  项小芸收住放火的右手,转身叱道:“什么人这样鬼鬼祟祟,不到魔巢被焚,不肯出……”

  但她立刻怔了起来,原来来人实在出他意料之外,竟是在氤氲教被焚之日,被项小芸击中一鞭,但却逃掉了性命的青皮恶煞蓝不灵。

  黄一萍也自停了下来,注目静观。

  项小芸怔了一刻,忍不住大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氤氲余孽漏网之鱼,为什么你还没有死!”

  蓝不灵阴阴一笑道:“为什么我就该死?”

  项小芸冷笑道:“不要说你曾是列名武林十七奇中的人物,就算是普通的江湖庸手,在受了那样大的侮辱之后,也不应该再无颜活下去了!”

  蓝不灵桀桀大笑道:“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曾受胯下之辱,比起我蓝不灵来,那屈辱更大,这就叫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蓝不灵是有大谋的人,那就是征服天下,把你这丫头大卸八块,然后拿去喂狗!”

  项小芸勃然大怒,吊的一鞭,横抽了过去。

  蓝不灵早已有备,平地拔起三丈多高,闪了过去。

  项小芸方欲二度进招,忽听另一个声音又在相背之处响了起来:“项小芸,你的威风大约也只能施展到今夜了!”

  项小芸旋身大喝道:“你又是谁?”

  她同样地怔了一下,因为来人是宝剑折于虞大刚之手,在氤氲教中漏网的第二条鱼追魂剑客高少霖。

  项小芸冷冷而笑,高少霖却红着脸哼道:“那粗夫虞大刚呢?”

  项小芸笑道:“如果你命长,就可以在这里等得到他,不过,只怕我不给你这机会了!”

  高少霖大喝道:“神武门不是氤氲教可比,项小芸,你逞不起能来了!”

  项小芸大笑道:“神武门,你们倒是能干,氤氲教垮了投奔神武门,倘若神武门也垮了呢?”

  高少霖咬牙道:“神武门将是统治江湖武林的惟一门派,永不会垮!”

  项小芸大声冷笑道:“你们两人在此出现的目的何在?”

  一旁的蓝不灵接口叫道:“这倒要先问问你了,你俩深夜人庄杀人放火,目的双是何在?”

  项小芸大笑道:“自然是要找这里的庄主,如果你们两人已是他的仆从,就快些去与本姑娘传报一声吧!”

  蓝不灵阴鸷地一笑道:“用不着传报,凌庄主正在恭候芳驾,请吧,老夫给你们带路了!”

  迈动脚步,向前走去。

  黄一萍悄向项小芸道:“不要受他的骗,咱们不去!”

  一旁的高少霖早已听到了,大笑接道:“你们要见凌庄主,带你们去见凌庄主也就是了,又骗你们什么?”

  黄一萍冷声道:“他在这庄内么?”

  蓝不灵回头收步道:“自然在这庄内,难道他还住在庄外么?”

  黄一萍大声道:“既在庄内,就该叫他来接,摆什么架子,快去通报就是了!”

  蓝不灵、高少霖两人,一时倒答不上话来,高少霖呐呐了一阵,道:“你们两人来意不善,杀人放火,凌庄主又怎会为你们出迎?”

  项小芸方欲答话,黄一萍却忽以传音之术道:“这两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在咱们就要放火之时出现,分明是早就布置好的,如果依了他们,那就是咱们的失败!”

  项小芸怔了一怔,也以传音之术道:“依黄妹妹之见呢?”

  黄一萍道:“这两人虽然也是列名武林十七奇的人物,但一个是师兄的败将,一个是姐姐手下的漏网之鱼,谅来阻止不了咱们的行动。”

  项小芸道:“你的意思是继续放火?”

  黄一萍笑道;“那是咱们的既定步骤,倘若因他们两人的出现而有所改变,那不就是受制于人了么?”

  项小芸一笑道:“这话说得是!”

  反手一鞭,向高少霖抽了过去!

  高少霖纵身疾闪,同时大叫道:“丫头,你疯了,为什么出手就打?”

  项小芸大笑道:“本姑娘既不愿走去找那凌森,只好这样把他打了出来!”

  说话之间,又是唰唰两鞭,向高少霖抽了过去。

  青皮恶煞蓝不灵并不坐视,身形一幌向项小芸背后逼去!

  项小芸毫无所惧,长鞭疾挥,将两人尽皆罩在鞭影之内。

  高少霖、蓝不灵,虽曾相继败在虞大刚与项小芸之手,但他们毕竟是武林十七奇中的人物,双战项小芸,尚能支撑一时。

  黄一萍并不助战,却迅快的掏出火折子,开始放火,她动作奇快,顷刻之间,就被她点起了三座房屋。

  高少霖、蓝不灵又惊又怒,两人本想合力先打倒项小芸,再来收拾黄一萍,没料到黄一萍点起火来,而项小芸不但一时打不倒,反而两人均陷危机之中,一时不由大为焦灼。

  蓝不灵忽然沉声叫道:“高兄,老朽先去制住那放火的丫头,这项丫头麻烦你多照顾一点了……”

  高少霖惊叫道:“不行,蓝老儿,放火索性由她去放,咱们还是一个个的收拾!”

  但蓝不灵话落之后,已经长身而起,向黄一萍扑了过去。

  项小芸正中下怀,长鞭一紧,刷刷刷,密如风雨般的向高少霖横缠竖劈,展开了一轮疾攻。

  高少霖如何是项小芸的对手,立刻手忙脚乱,不到十招,但听一声闷吭,被项小芸斜肩带背抽中一鞭,卷到了三丈之外,至少也是重伤。

  项小芸看也不看,长鞭一扬,向与黄一萍已经动上了手的蓝不灵疾追而上,闪电般由背后抽去一鞭。

  黄一萍已经点燃了数处火苗,一时火势熊熊,照得院中大亮,但院中除开高少霖、蓝不灵之外,却不见其他之人。

  蓝不灵并不知黄一萍的来历,认为她未曾出手助战,必是个好欺的人物,及至一经动手,方才发觉她并非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容易对付,虽然她手中不过是一把匕首,但施展开来,威势并不亚于一柄长剑。

  两人交手不过数招,项小芸已经解决了追魂剑客高少霖,由后面狠狠的一鞭抽了过来!

  蓝不灵大吃一惊,项小芸、黄一萍都是急于求胜,不愿缠战,招式何等狠毒凌厉,两人前后夹攻,霍霍数招之中已使蓝不灵应付乏力。

  蓝不灵是个见机而做的人物,一见不能取胜,登时兴起了逃走之念,当下一连快攻数招,身形平空拔起四五丈高,大叫道:“蓝某少陪了!”

  只见他在空中一个转折,头下脚上,向花月山庄深处斜射而去!

  项小芸冷哼一声道:“本姑娘不妨送你一程!”

  娇躯随之平空拔了起来,长鞭摇动,灵蛇一般缠上了蓝不灵的腰部。

  蓝不灵身在半空,挣扎无力,一下子被项小芸缠个正着,飞射的身子在空中一顿,立刻向地下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