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四十四章 江湖初传神武门  

2014-12-03 09:44:29|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十四章 江湖初传神武门 

编辑:诱惑天使 

  黄一萍是否习过武功,在她仍是一个疑问,因为她奔行之时,是在那一胖一瘦两名侍婢的扶掖之下,看不出是用的谁的力道。

  任凭她是如何看得开的巾帼英雄,这一股闷气与伤心也不是她所能忍受得了的。

  她霸王鞭疾挥,鞭落处巨石立碎,隆然之声,山鸣谷应,与销魂堡中劈劈啪啪的大火相合,谱成了一曲悲壮雄浑的乐章。

  她神思已近狂乱,脑海中只有一个意念:“虞大刚是薄幸男儿,黄一萍是荡妇淫娃。”

  她恨他们,却又无法报复,于是一腔怒气却发在了山谷之中。

  巨鞭过处,树折石飞,顷刻之间,山谷中已经面目全非。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个爽朗的声音大叫道:“嗨,你疯了么?”

  项小芸已经打得力乏,应声停下手来,只见一个白衣书生已经站在三丈之外,望着她哂然而笑。

  这人对她并不陌生,正是当今武林十七奇中的“一暴君”玉面郎君艾凤翔。

  艾凤翔面现欢容,抱拳道:“霸王姑娘,真是久违了。”

  项小芸火气未消,没好气的答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艾凤翔摇头叹气地道:“嗨,说来话长,在下有一位知己友人,曾约定在这销魂堡中请庄老七证盟,结为八拜之交,料不到晚来一步了,这销魂堡已经化成一片劫灰,我那友人谅必也早已离去了。”

  项小芸忍不住哧地一笑道:“那要与你结为八拜之交的朋友,想必也是暴君一流的了。”

  艾凤翔两眼一瞪道:“姑娘说话最好考虑考虑,我那友人是一位正道侠士,不但武功高过于我,为人更是使我敬重……”

  爽朗地哈哈一笑道:“姑娘可曾听说在下已经退出武林十七奇,把暴君的名号转赠给‘冷面阎君’郭白杨了么?”

  项小芸冷笑道:“听是早听说了,那‘神行酒丐’艾皇堂还曾为此编了一首歌儿,其中两句是:‘玉面郎君弃名号,暴君赠与郭白杨’,只可惜天下武林不会容忍一个横行川湘一带的巨盗也列入当世高手之中,你虽把名号赠与了他,也是白费一番心机。”

  艾凤翔失笑道:“这也没有关系,反正我已把‘一暴君’的名号甩掉,就可以与我那钦慕的友人结盟了!只可惜……”

  又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项小芸故意问道:“你那友人贵姓大名呀?”

  艾凤翔一字一顿的道:“虞小刚。”

  听到虞字,项小芸不由心中有气,唰的一声,又是一鞭抽了出去。

  这一鞭抽在艾凤翔身旁尺许之处,艾凤翔吃惊地闪身疾躲,大叫道:“霸王姑娘,你当真要疯了。”

  项小芸收住长鞭,寒着嗓子叫道:“我是要疯了,告诉你,艾凤翔,你也别想再与你那友人结盟了。”

  艾凤翔大惊道:“怎么,难道说你知道他的消息,他……死在销魂堡了么?”

  项小芸又是一鞭抽了下去,大叫道:“他没有死,他不会死。”

  艾凤翔大惊失色,连忙纵起三丈多高,躲了开去。

  艾凤翔已被激得心头火起,身形一落,大叫道:“项小芸,别人怕你,我却不怕,奉劝你少在我面前发这种雌威。”

  项小芸喝道:“既然如此,你不妨与我干干脆脆地打上一场。”

  艾凤翔摇摇头道:“若不是受了我那友人的影响,我早就对你不能容忍了,现在,我可以原谅你,霸王姑娘,大约你是受了谁的欺负了吧。”

  项小芸又挥鞭道:“谁敢欺侮我,谁又能欺侮了我?”

  艾凤翔不以为然地道:“女人总是女人,如不是受了欺侮,怎会把你折磨成这付样子?”

  项小芸怒道:“我就爱这付样子,怎样?”

  艾凤翔双手连摇道:“好,好,我不和你斗口,更不和你动手,我只请问你一句,可曾见过我那好友虞小刚?”

  项小芸冷笑道:“以后你不准再提虞字,也不准再提什么大刚小刚,我就可以告诉你。”

  艾凤翔无限兴奋地道:“好,不提,不提,你可曾见过他?”

  项小芸板着脸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艾凤翔,你眼睛大概瞎了。”

  艾凤翔两眼圆睁,定定地看了项小芸一会,突然猛地跳了起来叫道:“我眼睛当真瞎了,我早该想到的,你果然就是那虞小刚,不,虞小刚是由你改扮的。”

  啪!

  这是什么声音?

  是项小芸一掌掴到艾凤翔脸上所发出来的脆响。

  艾凤翔摸着被掴的左颊,叫道:“项小芸,你为什么打我?”

  项小芸冷冰冰地道:“因为你犯了我的戒,不该再提虞小刚。”

  艾凤翔怔了一怔,道:“好吧,我不计较,项小芸,咱们现在可以交拜结盟了。”

  项小芸冷哼道:“你不配。”

  艾凤翔叫道:“谁配?是那虞小刚么?”

  项小芸唰的一鞭打了过去,怒叱道:“艾凤翔,你活腻了。”

  这一鞭是硬向艾凤翔的下三路打去,艾凤翔疾跳躲过,大叫道:“项小芸,咱们不能结为兄弟,应该结为夫妇,你我双骑并驰,游侠江湖。”

  项小芸并不答言,霸王鞭急抽猛挥,向艾凤翔没头没脑地乱砸。

  艾凤翔一面躲闪,一面大叫:“项小芸,我艾凤翔也是堂堂武林豪雄,不见得配不过你。”

  回答是一阵鞭声:“乓乓乓。”

  艾凤翔仍然大叫:“项小芸,为了你,我宁愿遣散所有姬妾,只陪你一人。”

  “乓乓乓……”

  “嗳嗳,我的人皮软鼓。”

  原来他背后的人皮软鼓已被项小芸鞭梢卷去。

  “乓乓乓……”

  神鞭击处,人皮软鼓早已化成了片片飞屑。

  “项小芸,住手!……有话好说。”

  “乓乓乓……”

  艾凤翔再也躲闪不开,先后两鞭,抽到了他的背部与两腿之上。

  鞭沉力猛,艾凤翔倒地哀号。

  项小芸神鞭一收,俯身冷笑道:“艾凤翔,你尝着苦头了?”

  艾凤翔喘吁着道:“我服了你……可惜我那人皮软鼓。”

  项小芸哼道:“你还敢不敢混说?”

  艾凤翔咬牙道:“那不是混说,我艾凤翔向来说一不二,我要与你结为夫妻,这意念永远不变。”

  啪!

  艾凤翔右颊上已浮现了五条指痕。

  项小芸喝道:“艾凤翔,你真想讨死了。”

  艾凤翔毫不屈服地道:“项小芸,就算你真的要打死我,我也还是要讨你为妻。”

  项小芸右掌高举,但却没再打去。

  艾凤翔长吁一声,仰望着项小芸道:“你应该讲理,要与我八拜结盟,是你亲口答应了的,你不该反悔。”

  项小芸哼道:“就算结盟,也只是兄弟相称,你不该满嘴混说,结……”

  艾凤翔叫道:“因为你是女的。”

  项小芸秀眉一扬道:“女的可以姊弟或是兄妹相称。”

  艾凤翔忽的一骨碌爬起身来,叫道:“好吧,在下退而求其次,结不成夫妇,就各叙年庚,结为兄妹吧。”

  项小芸望着他那狼狈不堪的模样,倒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声调也略略温柔地道:“你多大了?”

  艾凤翔豪笑道:“我痴长二十五岁,大约有资格做哥哥吧?”

  项小芸双颊微红,点首无语。

  艾凤翔开心地大笑道:“芸妹,快叫哥哥。”

  项小芸投注了他一眼,果真慢声叫道:“大哥。”

  艾凤翔心花怒放,弹弹身上的尘土,道:“芸妹,咱们离开这鬼地方吧。”

  项小芸这才注意到四周的环境,只见远处的销魂堡大火仍在燃烧,浓烟四播,已使这一片山谷中弥漫得有如晨间浓雾。

  同时,被项小芸一阵神鞭,抽得树折石碎,狼藉满地,景象残败苍凉。

  一阵心酸,使项小芸几乎忍不住要掉下泪来,她只好轻轻点了点头,默然向山外行去。

  艾凤翔虽被掌掴鞭打,但他并不计较,依然意兴飞扬地,与项小芸说长道短。

  项小芸则意绪消沉,爱搭不理,对他冷落万分。

  踏出骊山,三里外就是驰名的临京驿,驿中商肆林立,车马辐辏。

  艾凤翔选了一家最大的饭庄“翠华居”,与项小芸双双进入了楼上的雅座之中。

  艾凤翔一向豪阔,立即叫堂倌备办了一桌上好酒席,与项小芸两人对酌。

  由于艾凤翔的殷勤,使项小芸已经气平了一些,也与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笑吃喝。

  酒过三斟,菜上五品,艾凤翔停杯问道:“芸妹,今后咱们做何打算呢?”

  项小芸听得一笑道:“做何打算?自然是你回你的流沙河,我回我的高老庄了。”

  艾凤翔凝重地叫道:“你要跟我分手?”

  项小芸笑道:“世无不散之筵,何况你我不过是义兄妹,更是聚散无常了。”

  艾凤翔哼了一声道:“不,不瞒芸妹说,我已发誓不离开你,咱们一同游侠江湖。”

  项小芸格格笑道:“你倒想得天真,游侠江湖,你是锦衣玉食的纨绔子弟,黄金如山,姬妾成群,偶而在江湖上走动一下,也许不觉得什么,日久天长,你能爱得了么?”

  艾凤翔认真地道:“黄金万两,不过身外之物,能与芸妹相处,更使我视成群姬妾有如粪土……芸妹,耿耿此心,可矢天日,难道你不肯准我随倚身边么?”

  项小芸面色一沉道:“你可别再存歪念头,如果你说出非份之话,做出非份之事,须知我可是翻脸不认人的!”

  艾凤翔双手连摇道:“别动肝火,我一切听命,只请你别把哥哥赶走。”

  项小芸略一忖思道:“要想跟我同行也可,不过,咱们要约法三章。”

  艾凤翔大喜道:“你且说出来听听。”

  项小芸道:“第一,虽然你年长为兄,我年幼为妹,但你却不能妄自尊大,一切都要听命于我。”

  艾凤翔皱着双眉点头道:“论武功谋略,我都不如你,自然是该听你的命令行事。”

  项小芸微微一笑,又道:“第二,如有差遣,不论千里万里,赴汤蹈火,不得推辞。”

  艾凤翔咬咬牙道:“好,我答应。”

  项小芸又道:“第三,从此不准再提什么虞大刚虞小刚。”

  艾凤翔连连点头道:“这更容易,我把他忘掉就是了。”

  项小芸恬然一笑道:“既然如此,快些吃吧,吃完了准备上路。”

  艾凤翔举杯道:“小兄能问问要去哪里么?”

  项小芸冷冷地道:“先去黄龙山黄龙庵,取我的乌骓宝马。”

  艾凤翔做了个滑稽的表情道:“小兄遵命!”

  两人吃喝之余,不免流览楼上风光,只见酒客不少,流品混杂,其中佩刀带剑的武林人物不在少数。

  在两人相对的一处雅座之中,有两个白髯老者相对而坐,看情形两人正在会账,准备离去。

  两名老者一个是一身玄衣,一个是一身黄服,乍然看去,根本不似武林中人。

  但两人的一句对话,却引起了项小芸莫太的注意,只听那玄衣老者淡淡一笑,道:“这真是武林多故,‘神武门’一出,那所谓的武林十七奇就黯然失色得多了。”

  黄衣老者也一笑道:“岂止黯然失色,简直是明珠与皓月争辉,哈哈哈哈……”

  声音虽然不大,但项小芸却听了个一清二楚。

  在大笑声中,两名老者相率离席而起,向楼下走去。

  项小芸横了艾凤翔一眼,道:“你听到了么?”

  艾凤翔皱皱眉道:“江湖传闻,未免夸大了,依小兄看来这些事不值得理睬。”

  项小芸哼道:“你应该记住,凡事是由我决定……”

  声调一沉,道:“走,去追上那两个老头儿问问……”

  艾凤翔只好应道:“小兄遵命!”

  当下急急会过酒账,与项小芸起身下楼,但等两次走到街上,却早已不见了那两名老者的踪影。

  临京驿是陕甘路上较大的驿站之一,复因旁滨渭水,地近咸阳,商肆林立,客旅熙攘。此刻夕阳西下,华灯初挑,更是热闹无比。

  项小芸与艾凤翔会清酒账,赶下楼来,却发觉那两名老者早已走得没了影儿。

  项小芸柳眉双挑,十分烦躁地道:“难怪那两个老头儿瞧不起武林十七奇,由楼上追到楼下,竟连两个老鬼都没追上,这跟头栽得也不算小了!”

  艾凤翔不以为然地道:“这里店铺林立,那两个老鬼下得楼来随便向哪家店里一钻,都会失去踪迹,咱们只要在附近搜查一下,一定能把他们抓了出来。”

  项小芸哼了一声道:“就算是官府衙门,也不能无缘无故地强搜民宅,咱们又凭着什么?”

  艾凤翔转转眼珠,道:“还有一个办法,芸妹守住这街的右首,我守住左首,早晚会把那两个老鬼等了出来。”

  项小芸杏目一翻,道:“你越说越不成话了,叫我布线盯梢,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了?”

  艾凤翔皱皱眉头,两手一摊道:“那只好听芸妹的高见了!”

  项小芸忽然心灰意懒地,摇摇头道:“算了,管他什么神武门神六门,以天下之大,江湖之广,奇闻怪事多得不胜枚举,咱们又怎能一一去管……”

  艾凤翔剑眉微轩,道:“请恕小兄放肆,这一番该批评批评你了。”

  项小芸淡淡地道:“你说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