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十八章 道同联手  

2014-11-21 09:37:53|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八章 道同联手

编辑:诱惑天使 

  项小芸妙目双扬,一看窗外天光,站起身形,向黄龙师太含笑说道:“项小芸就此告辞,尚望庵主莫要过份吝啬,若是把我那匹马儿饿瘦,我却不依你呢。”

  黄龙师太知她性情,也不强留,含笑说道:“只要人有得吃,马决不会挨饿,但天灾难料,地变无常,万一此处遇上饥馑荒年?则等你前来取马之前,或许仅能吃上几块马肉,喝上一碗马汤的了。”

  项小芸走过佛殿,目光偶瞥,看见供桌上置有签筒,忽然驻足不行,向黄龙师太含笑问道:“庵主,你‘黄龙庵’中的签儿,灵是不灵?”

  黄龙师太笑道:“常言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关于卜筮等事,更是诚心则灵!项姑娘莫非想要求根签儿,问问吉凶?”

  项小芸当真走到佛案之前,恭身肃立,先是嘴皮微动,喃喃默祷,然后拜起签筒,摇出一枝。

  黄龙师太拾起签儿一看,含笑叫道:“项姑娘,你所摇出来的是第七十二签。”

  项小芸皱眉叫道:“糟糕!这‘七十二’之数,对我不利,一定是根下下之签。”

  黄龙师太笑道:“你依照甚么根据,如此判断?”

  项小芸苦笑答道:“庵主难道忘记‘霸王’项羽‘七十二战,战无不利,忽闻楚歌,一败涂地’么?”

  黄龙师太失笑说道:“你这种自作聪明的想法,完全错误!既然‘七十二战,战无不利’,则这‘第七十二签’,必是一根‘上上’签儿!楚霸王若能避免‘过份刚愎,善用范增之言’,不困‘垓下’,不走‘乌江’,是不会倒霉的呢。”

  一面说话,一面取下签纸,寻出“第七十二签”,果是“上上”签的佳兆。

  项小芸接过签纸,凝目一看,只见签纸之上,有四句似诗非诗,似偈非之语,写的是:

  “鼠牙雀角本非奇,人若欺人反被欺。

  覆雨翻云多变化,成功只在胜残棋!”

  黄龙师太等项小芸看完签纸,合掌笑道:“这是‘上上好签’,疾病立痊,离人立合,婚姻大吉,六甲生男!一般施主若是遇上如此佳兆,定会多多施舍香油的呢。”

  项小芸失笑说道:“庵主怎地如此胡乱嚼舌,简直像个媒婆子了!什么叫‘婚姻大吉’‘六甲生男’,不仅香油钱无望施舍,赏给你两记耳光,倒是有份。”

  黄龙师太笑道:“我就客串一次媒婆,又有何妨?项姑娘愿意请我吃碗‘东瓜汤’么?”

  项小芸秀眉方蹙,黄龙师太又复笑道:“真想不到一向光明坦白的‘红粉霸王’,居然也会装腔作势起来?可见得‘情’之一字……”

  项小芸不等黄龙师太往下再备,便接口叫道:“庵主,你发疯了么,说的都是些甚么话儿?”

  黄龙师太失笑说道:“人在不经意之中,最容易露出马脚,你这‘红粉霸王’,平素嫉恶如仇,杀人如草,只是意所当为,怕甚么刀山剑树,怕甚么虎穴龙潭?一骑一鞭,英姿奋发,纵有天大麻烦,你也敢毫不考虑,代人受过地,担在肩上。”

  项小芸目闪奇光,眉腾侠气,点头微笑说道:“庵主的这几句话儿,倒是知己之言,似为项小芸的血性肝胆写照!”

  黄龙师太笑道:“就因为我对你认得清楚,才看得透澈,像你这等仁义如天的巾帼奇英,心胸之中,那里会有‘疑难’二字?”

  项小芸轩眉狂笑说道:“庵主句句均说中我的脾胃,‘疑’则必‘惑’,‘难’则必‘畏’,我项小芸生平委实从未疑神疑鬼,畏道畏尾,怕过事呢。”

  黄龙师太合什当胸,吟了声“阿弥陀佛”,目注项小芸,含笑问道:“项姑娘,你既然一无所‘惑’,一无所‘畏’,方才却又无语问苍天地,抽签求卜则甚?”

  这两句话儿,宛如利箭钢刀,直中要害,弄得项小芸口内期期艾艾,无法辩解,从来极少羞涩的“红粉霸王”,居然晕生双颊?

  黄龙师太失笑说道:“相交多年以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霸王’英锐之外的‘红粉’娇羞!项姑娘不妨自己想想。

  除了有位粗豪绝世,神勇无伦的俏豪杰,美男儿,对你情有所钟,还有何事何人,能令你的芳心不定呢。”

  项小芸还不出半句话来,唯一的解窘妙策,只有撒腿便跑!

  她身形微闪,宛如一缕轻烟,飘出“黄龙庵”,边行边自叫道:“庵主太会哓舌,我不再和你斗嘴!把我最心爱的‘小黑’,好好喂饱,倘若将它饿得皮包骨头,象画马登一般,你就吃不消而兜着走,这‘黄龙庵’,也会被我拆成‘蚯蚓堆’了!”

  黄龙师太笑道:“项姑娘走好,并不要忘了那‘覆雨翻云多变化,成功只在胜残棋’之偈,须知我庵内的‘黄龙签’儿,灵得很呢!”

  项小芸出得“黄龙庵”,因心爱宝马,已寄养妥当,不虞再败露身份,遂心内安然地,一路眺览登临,南向“潼关”而去。

  这日,路过一座大山,陡然听得右前方十来丈外的峭壁之后,有极为洪厉的猛兽吼声传出!

  项小芸久走江湖,见多识广,一听便知这是虎啸之声,但猛烈洪厉异常,决非普通虎类。

  何况啸声中杀气腾腾,分明是与甚么厉害对头,互作恶斗!

  她想到此处,好奇心动,脚下加劲,电疾前驰,到了壁下,一式“长箭穿云”,转化“凌风飙举”,便轻妙无伦地,落足峭壁壁顶。

  壁后是一山谷,谷中草树断折,碎石遍地,分明是经过了一场恶斗光景!

  一块巨石根际,横阵着一条巨蟒遗尸,蟒身长约两丈,粗如巨碗,但七寸要害之处,已被利扑抓得稀烂,几乎整个蟒头,都被抓断!

  就在项小芸刚刚飘登壁顶之际,一条庞大虎影,恰好消失在谷径转折之处。

  匆匆一瞥以下,便使项小芸大吃一惊!

  因为那一瞥即逝的庞大虎影,并非五彩斑,而是纯黑。

  黑虎已是绝世罕见的名贵奇兽,何况又能把那么大的一条巨蟒,生生抓死,显然更是神物。

  项小芸以前见过一只黑虎,就是“虎皮裙”虞大刚的座骑,既颇通灵驯顺,更复威猛无比!

  如今又有所见,她不禁自然而然,把这两件事儿,联想起来!

  她暗忖莫非杀蟒黑虎,就是“崤山”所见,倘若如此,则“虎皮裙”虞大刚的踪迹,必然也在近处!

  项小芸想到此处,几乎脱口高叫!

  但语音尚未出喉,便又赧然忍住!

  她心想自己早已拿定主意,纵到“关中”,不去“华山”,纵到“华山”,不去“下棋亭”!纵到“下棋亭”,也决不以“红粉霸王项小芸”的面目,去与“虎皮裙”虞大刚相见。

  既然有此决定,如今却又在见了一只黑虎之下,便心头怦怦乱跳地,想与他招呼则甚?

  项小芸相得赧然,脸上又自微红,耳根也觉微热!

  她虽然及时忍住,不曾发话招呼,但两道恨火情焰互相交炽的目光,即仍盯在那虎影隐去之处,痴痴似有所待。

  空山幽谷,一无所有,项小芸所等待到的,只是一阵拂面凉风,和壁下蟒尸间所蒸腾起的一片淡淡腥味!

  她爽然若失,曼声长吟!

  吟的是:“鼠牙雀角本非奇,人若欺人反被欺。覆雨翻云多变化,成功只在胜残棋!”

  项小芸长吟之意,并不是生恐遗忘地,背诵签偈,而是基于女孩儿家的似水柔情,和骄傲好强心理!

  她何尝不想见见“虎皮裙”虞大刚,但却决不愿向他低头下气!

  故而,项小芸不单随口长吟,并还暗加内家禅功,使吟声向虎影隐没之处,远远传去!

  她希望虞大刚听得吟声,找来与自己相见,岂不比自己主动向他打甚招呼?无损于女孩儿家骄矜尊贵习性。

  也不知是这只黑虎,并非“崤山”所见,也不知是虞大刚骑虎去远,未曾听见项小芸的长吟之声!

  也不知虞大刚天生铁汉,不解风情,领略不透项小芸要他先表示低头的少女骄矜心意!

  总而言之,吟声歇后,一无反应,依空山寂寂!

  项小芸“啐”了一口,脸上越发娇红,耳根也越发烫热。

  芳心中失望之下,对于“虎皮裙”虞大刚的恨意更深,银牙微咬,秀眉双剔,自言自语说道:“虞大刚,虞大刚,你是个甚么东西?难道我‘红粉霸王’项小芸,当真看中了你?”

  山风又拂,蛇腥更烈,项小芸颓然纵落壁下,意兴慵慵地,独自向南走去。

  潼关,是古战场,也是今战场!所谓“古战场”之意,是指历史朝代变换,内忧外患,经常于此大动刀兵!

  所谓“今战场”之意,是指“红粉霸王”项小芸,与“铁心孔雀”尹鹏飞,于“中元鬼节”,约斗“潼关”一事。

  项小芸为情所困,意兴阑珊,想到处登临纵目,搅胜寻幽,以排遗愁思,把“虎皮裙”虞大刚,那既讨厌,又撩人的雄伟身影,从心窝脑海之中,驱逐出去!

  但越是如此,虞大刚的雄伟身影,好似向她心窝之中,脑海之内,钻得越深。

  项小芸明明是在看水,转瞬之间,水中又会现出虞大刚身骑虎背的勃勃英姿!

  总而言之,她想尽方法,都告毫无效用!“虞大刚”这三个字儿,虞大刚的那副样儿,甚至于虞大刚穿的裙儿,虞大刚骑的虎儿,均会镇日价地,在项小芸眼前,幻变出现!

  她憔悴了,她烦恼了!

  项小芸临流顾影,对自己就在这半月之间,陡然清瘦好多的憔悴容颜,看得好不心惊!

  她秀眉深蹙之下,忽然灵光一朗,恍然大悟!

  她悟出自己之所以为情苦闷至此的缘故,完全是由于一个“闲”字!

  自己号称“红粉霸王”,这四个字儿之中,很明显地,表示出了“红粉”及“霸王”的双重性格。

  “闲”不得!“闲”了便闲愁无聊,整日厌厌,何异于善感多疑的寻常“红粉”?

  对付“闲”字的最佳手段,是个“忙”字!

  要“忙”!“忙”了才英风自振,“忙”了才闲愁暗消,恢复叱咤暗呜的气慨!

  故而,项小芸等不到“中元鬼节”,她在七月方届,便到了“潼关”。

  但她虽闲,尹鹏飞却未必得闲,她虽急,“铁心孔雀”却未必着急!

  项小芸在潼关左近,转了三天,也未遇上与有关“氤氲教”的半条人影。

  “潼关”就在“华山”之阴,项小芸等人等得不耐,何尝不想游游“华山”?但她终由于女孩儿家的矜持心理,咬紧牙关,不曾前去!

  三天过后,已是七月初四,项小芸忽然异想天开,采取激将策略,每在茶楼酒馆等人烟稠密之处,便把“氤氲教”大骂一顿。

  这样骂了两天,果然被她骂出端倪,发生反应。

  项小芸住在客店之中,清晨起身,梳洗方毕,店小二便送来一封书信。

  信封上写着“虞小刚亲启”,并署了一个“氤”字。

  项小芸秀眉双挑,目光一亮,立即拆信观看。

  只见信上也仅寥寥数字,写的是:“华山朝阳峰脚一会!”

  项小芸看得只有蹙眉苦笑,暗想天下事居然如此凑巧?自己立意不去“华山”,对方却偏偏函约自己到“华山”的“朝阳峰脚”相会!

  如今,“氤氲教”人物,已被自己骂出头来,“华山”之约,却赴是不赴?

  项小芸踌躇片刻,决心赴约!

  因为她觉得此时不过七月初六,距离“虎皮裙”虞大刚所说的重阳前后,尚有相当时日。

  何况,自己只是前往“朝阳峰”脚,又不是去往“下棋亭”

  内。

  项小芸既作决定,立即南奔“华山”。

  等她到了“朝阳峰”,只听得密林之中,有个阴沉语音,发话叫道:“虞小刚,请来林中一会!”

  项小芸一来这些日闲得太以无聊,二来艺高胆大,闻声之下,身形电闪,一式“飞虹入海”,便自闯入林内。

  她身方入林,适才那阴沉语音,又复响起,但这次却是以惊赞口吻说道:“虞老弟,你好高明的轻功身法!”

  项小芸循声看去,只见林深之处,站着一位瘦削蓝衣老叟。

  她抢前几步,扬眉问道:“尊驾何人?在‘氤氲教’中,职司何事?”

  这蓝衣老叟貌相,看去颇为阴刁凶恶,闻言之下,摇头怪笑道:“虞老弟,你弄错了,我不是‘氤氲教’中人物!”

  项小芸“咦”了一声,诧然问道:“尊驾既非‘氤氲教’中人物,却为何约我来此?”

  蓝衣老叟笑道:“因为我知道‘铁心孔雀’尹鹏飞与你定有‘中元鬼节’之约,并知道他可能到时无法前来!”

  项小芸听得皱眉问道:“他在‘氤氲教’中,身居内三堂‘孔雀堂主’,职位重要,颜面攸关,怎能甘贻人笑地,食言背诺?”

  蓝衣老叟怪笑答道:“这不是颜面问题,这是事实问题,‘铁心孔雀’尹鹏飞遭遇强敌,受伤颇重,他便不欲背诺,也恐怕来不了呢?”

  项小芸目光微转,突然把三件事儿,加以联想!

  第一件事,是这蓝衣老叟自称非“氤氲教”中人物。第二件事,是这蓝衣老叟知道“铁心孔雀”尹鹏飞,曾与自己定有“中元鬼节”的“潼关”之约,第三件事是这蓝衣老叟知道“铁心孔雀”尹鹏飞,遭遇强敌,受了重伤!这三件事儿!分而言之,无甚足奇,但项小芸既将其加以联想,却触发灵机,有所悟会!

  她目光一亮,凝视蓝衣老叟,扬眉笑道:“尊驾不必隐瞒行藏,我已经可以从你所说的话儿之中,猜出你是谁了?”

  蓝衣老叟闻言之下,先是神色微惊,但旋又摇了摇头,含笑说道:“虞老弟不必费心,你不会猜得出我是谁的!”

  项小芸伸手指着对方身上所着的蓝色长衫,秀眉双挑,朗声笑道:“根据如今浅薄社会的风气来说,多半是‘先看罗衣后看人’,在下身处江湖,未能免俗,遂从尊驾所说言语,既所着衣衫之上,突然角发灵机,认为尊驾应该姓毕。”

  蓝衣老叟眉头微蹙,怪笑问道:“虞老弟,你的灵机是怎样触发?我这衣裳之上,又不曾绣着甚么‘毕’字。”

  项小芸见对方还在企图掩饰,遂索性点明地,日注蓝衣老叟,扬眉笑道:“尊驾身上衣着的质料式样,虽已易换,但色泽仍舍不得变更,你大概就是‘武林十七奇’之一的‘蓝皮恶煞’毕胜青吧?”

  “蓝皮恶煞”毕胜青见自己的身份来历,果被对方识破,只好带着满腹惊奇,“哈哈”怪笑说道:“虞老弟的眼力,真够厉害,你是怎样看破我……”

  话犹未了,突也触动灵机,“哦”了一声,目内奇光电闪地,点头笑道:“我明白了,虞老弟在‘龙门峡’口的河岸之上,与‘铁心孔雀’尹鹏飞互定‘潼关’之约以后,表示虽已走去,其实却藏在暗中,看见我的追踪动作!”

  项小芸点头笑道:“这不是我太厉害,也不是我太聪明,只是那‘白发龙王’谭玉成太笨,任何人听了他突向‘铁心孔雀’尹鹏飞,说起秘密江湖黑话,也会知道其中尚有花样,来个以退为进地,暗观究竟?”

  “蓝皮恶煞”毕胜青诧然问道:“虞老弟,我要问你,你既隐身在侧,看破‘青皮恶煞’蓝不灵所抢走的‘日月双珠’,乃是膺品,真的宝珠,尚在‘铁心孔雀’尹鹏飞的身畔,又见我尾随而去,却为何不一同跟来,插插手呢?”

  项小芸此时业已看出“蓝皮恶煞”毕胜青,似有利用自己之意,遂打算给他来个装作不知地,彼此互相利用!

  主意打定,含笑答道:“你问得相当有理,我之所以不再追踪插手,是有两点原因。”

  毕胜青笑道:“虞老弟能否把你这两点原因,说来给我听听?”

  项小芸毫不迟疑地,应声答道:“一来,‘蓝皮恶煞’毕胜青,位列‘武林十七奇’,是何等功力?何等身份?你既看破秘密,当先追踪,那里还会有我的份儿?我又何必不自己先掂掂斤量地,赶去讨甚没趣?”

  这几句话儿,把位“蓝皮恶煞”毕胜青捧得窝心透顶地,连连摇手笑道:“虞老弟不必过谦,常言道得好:‘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我觉得你飞剑救平念强时,所显露的那手功力,并不比‘龙中神剑’邱萍,以及我这‘蓝皮恶煞’毕胜青等,位列武林十七奇的成名人物,有所多让?”

  项小芸见他也在还捧自己,遂不予置评地,继续笑道:“二来,我根本对那‘日月双珠’,毫无贪得妄念!”

  毕胜青诧然问道:“虞老弟若无贪得之心,却为何参与‘龙门’之役?”

  项小芸笑道:“你藏在暗中,应该早已听见,我和‘氤氲教’下人物,结有梁子,前去‘龙门’,不为夺宝,只想和‘铁心孔雀’尹鹏飞定场约会,打算从他身上,设法获知‘销魂堡’的所在,把‘氤氲教’那主坛所在,闹个天翻地覆!”

  毕胜青听得为之动容地,拊掌狂笑赞道:“虞老弟想凭一己之力,大破‘氤氲教’,这份壮志豪情,真令我好不敬佩!”

  项小芸笑道:“你已经问完了我,如今我要问你了。”

  毕胜青道:“老弟要问些甚么?”

  项小芸目光如电,语音如刀地,冷然说道:“你既获‘日月双珠’,怎么不去寻个幽秘所在,倚仗奇宝之助,苦炼绝世神功,却还在这‘潼关’地带,转来转去则甚?”

  毕胜青道:“虞老弟怎会知道我业已锋得了‘日月双珠’?”

  项小芸哂然答道:“你方才分明暗示那‘铁心也雀’尹鹏飞,业已吃了你的苦头,人既受伤,你还会不把‘日月双珠’,夺过手么?”

  毕胜青点头说道:“虞老弟猜得倒也有理,但与事实不符!”

  项小芸扬眉问道:“事实是怎样呢?”

  毕胜青苦笑答道:“尹鹏飞极为知机,他与我互相交手数招,便知非敌,竟将‘日月双珠’,交给‘小霸王’卜书,先行逃走,然后再召集‘神剑真人’黄霄,子母金环平念强等,与我全力搏斗!”

  项小芸“哼”了一声说道:“尹鹏飞倒真肯为了两粒‘日月双珠’,替‘氤氲教’卖命!”

  毕胜青猛笑说道:“我见状之下,本想追赶‘小霸王’卜书,却被尹鹏飞等三人,苦苦缠住!”

  项小芸听到引处,接口笑道:“人皮双煞,何等辣手?他们这样作法,多半是‘寿星老吊头’,有点活得不耐烦地,自寻死路!”

  毕胜青那张本已颇为阴冷的脸儿之上,又添了一层杀气地,冷笑说道:“当然,我盛怒难耐,怎能容情?‘神剑真人’黄霄,首先断命飞魂,‘铁心孔雀’尹鹏飞与‘子母双环’平念强,也双双身受重伤,最后还是倚仗他们‘氤氲教’中的几件独门厉害暗器,才勉强保命逃去!”

  项小芸扬眉问道:“‘日月双珠’,既已被‘小霸王’卜书携去,你还来到‘潼关’则甚?”

  毕胜青怪笑道:“因为我想起尹鹏飞曾与你定有‘中元鬼节’的‘潼关’之约,遂仍不肯死心,赶到此处,倘若那厮伤痊前来,岂非还可以继续设法,把‘日月双珠’夺回手内!”

  项小芸笑道:“原来你是这样想法,但你约我来此之举,又属何意?”

  毕胜青把神情语气,都变得异常和蔼地,含笑答道:“我本来就想与你合作,如今听你说明立场以后,便更想与你合作!”

  项小芸想不到对方竟有“合作”之语,秀眉微扬,颇为惊奇地,含笑问道:“你应该先把为何要与我合作的用意,说明一下!”

  毕胜青道:“因为我们是殊途同归,我为了夺取‘日月双珠’,必须闯入‘氤氲教’总坛,你为了仇恨过节,也期望把‘销魂堡’闹得天翻地覆!则两人目标相同,所求不悖,岂不是应该来个携手合作么?”

  项小芸心想:这“红粉霸王”会与“蓝皮恶煞”,携手合作之举,倒真是一桩几乎令任何人都不敢相信的怪事奇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