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十二章 约盟销魂堡  

2014-11-19 08:57:00|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 约盟销魂堡

编辑:诱惑天使 

  项小芸神色一正,缓缓说道:“所谓具有‘妙手回春’能力,就是具有济世之才!而‘济世’之才又可分为‘慈悲济世’,及‘经纶济世’两者,慈悲济世,莫如‘良医’,经纶济世,莫如‘良相’。”

  艾凤翔“呀”了声,表示赞佩地,目注项小芸,摇头叹道:“虞兄思虑,真够周密,居然想到了‘良医良相’方面。”

  项小芸微笑说道:“我们身在江湖,要想邀请庙堂中的‘济世良相’,到‘销魂堡’内,亲为证盟,自然绝无可能!故而只好把目标移近,范围缩小,寻一位‘济世良医’,玉成其事。”

  “找位良医,就不难了……”

  话方至此,便被项小芸冷笑一声,截断了他的话头,扬眉说道:“艾兄认为不难,小弟却认为不易,因为良医虽多,我们却不是登门求诊!是要请他与我们同去被称为‘人间鬼域’的‘销魂堡’呢!”

  艾凤翔听得方自一怔,项小芸又继续说道:“故而,我们将欲寻找的理想人选,不仅要是‘良医’,并必须是与武林颇有渊源的‘盖世良医’。”

  艾凤翔静听至此,双眉一挑,接口笑道:“虞兄,我想起一个人了,他不单可以称为‘盖世良医’,并可称为‘盖世侠医’。”

  项小芸业已把对方诱得完全吻合自己心意,闻言之下,遂双眉微蹙地,略作思索之状。

  艾凤翔向项小芸摇手叫道:“虞兄不必想了,你且衡量衡量,‘酒糟扁鹊’庄七先生,是不是适当人物?”

  项小芸佯作惊喜颇甚地,点头笑道:“妙极,妙极,真亏艾兄想得出这只‘酒糟扁鹊’,便由我负责邀请他替我们证盟便了。”

  艾凤翔含笑说道:“虞兄恐怕还要费番唇舌,这位‘酒糟扁鹊’庄七先生,是向称性情古怪的呢。”

  项小芸摇手笑道:“再古怪我也不怕,因为庄老七不是完人,他有缺点。”

  艾凤翔失笑说道:“虞兄这‘缺点’二字,作何解释?”

  项小芸扬眉答道:“庄老七的缺点,充分在他‘酒糟扁鹊’外号中,显露无遗!我只要向他许个愿儿,他定即像尊大慈大悲的菩萨化身,有求必应。”

  艾凤翔笑道:“虞兄打算向‘酒糟扁鹊’庄七先生,许个甚么愿呢?”

  项小芸妙目一翻,神光四射地,得意笑道:“我允许把‘销魂堡’中的所有美酒,全给‘酒糟扁鹊’庄老七喝个精光,他还会不流着口水,跟我走么?”

  艾凤翔点头笑道:“好,我们就如此决定,小弟去寻‘冷面阎君’郭白杨,虞兄去寻‘酒糟扁鹊’庄老七,彼此准备在‘销魂堡’中,定盟结义,永为兄弟了。”

  话完,霍然转身,走到竹君姑娘的坟墓之前,拱手一揖。

  项小芸看得暗暗点头,心想天下事往往奇妙万分,就与竹君姑娘的一缕芳魂,以及自己的冷言寒语,居然便把这位向来以凶暴著称的“玉面郎君”艾凤翔,感化得先后判若两人地,气质大变。

  艾凤翔对坟长揖之后,向项小芸微一举手,便率领他那梅妃、夏姬、菊儿等三位美姬,飘然而去。

  项小芸目送他们身形消失以后,回顾堡间那“是仇是友”

  四字,正自微生感慨之际,蓦然发觉身后似有脚步声息,远远传来。

  她愕然回头,目光微注,却见有条人影,后十余丈外,飘飘掠至。

  来人的身法绝快,看去轻功甚高,正是那位与项小芸分头行计的“神行酒丐”艾皇堂。

  项小芸含笑叫道:“艾老人家,你怎么不早来片刻,否则还可以与你一位本家人物,互相结识。”

  艾皇堂愕然问道:“我的本家人物?是不是被称为‘一暴君’的‘玉面郎君’艾凤翔么?”

  项小芸点头笑道:“正是,老人家怎会知道得这般准确?”

  艾皇堂答道:“我听得‘人皮软鼓’及‘渔阳三挝’之声,便知道这位魔头,恰在此处。”

  项小芸笑道:“老人家既知艾凤翔在此,却为何不赶来会他?”

  艾皇堂苦笑说道:“我和他气味不投,又不便和他冲突,故而还是避而不见他,比较妥当。”

  项小芸不解的问道:“我听不懂老人家这‘不便和他冲突’之语。”

  艾皇堂叹道:“我和这位魔头,有点亲戚关系……”

  项小芸听到此处,接口说道:“我明白了,你大概是他叔叔?”

  艾皇堂摇了摇头,苦笑说道:“项……虞老弟恰恰猜反,他是我的叔叔。”

  项小芸听得瞠目说道:“艾凤翔衣裳华丽,老人家一身褴褛,艾凤翔翩翩年少,老人家皤然一叟……”

  艾皇堂摇头叹道:“宗族辈份,不论年龄,慢说‘玉面郎君’艾凤翔还是一位俊美英武少年,他便是躺在摇篮中的一个牙牙学语幼儿,我也不能不承认他是我的远房族叔。”

  项小芸妙目微翻,向艾皇堂看了两眼,娇笑不语。

  艾皇堂皱眉问道:“项……虞老弟这样看我则甚,你那目光之中,好像充满了调皮意味,莫非又想拿我老头子,出甚花样?”

  项小芸嫣然笑道:“我不是想出老人家甚么花样?我是在思忖我们之间的关系改变之后,彼此应该怎样称谓?”

  艾皇堂满头雾水地,怪叫说道:“甚么叫‘关系改变’?改变了甚么关系?”

  项小芸扬眉笑道:“老人家,这事非常失礼,因为我与你那远房族叔,‘玉面郎君’艾凤翔,结为八拜之交的金兰兄弟。”

  艾皇堂摇头笑道:“老弟不要骗我,我不相信。”

  项小芸“咦”了一声问道:“我从来不擅虚言,老人家怎不信我?”

  艾皇堂怪笑答道:“因为艾凤翔可能见你风神秀绝,武功精奇,起了惺惺相惜之心,但你却怎会把一个有‘暴君’之称的凶暴狂骄之人,看在眼内?”

  项小芸轩眉笑道:“老人家说得不错,但艾凤翔倘若不再凶狂骄暴,并放弃暴君之称,我对于他的印象,岂非立将好转?”

  这后句话儿,更把位“神行酒丐”艾皇堂,听得瞠目惊奇,怪声叫道:“常言道:‘江山好改,秉性难移’!老弟若能使艾凤翔不再凶狂骄暴,已是难信奇迹,如何更能使他放弃位列‘武林十七奇’的‘暴君’称号?”

  项小芸笑道:“凭我一人,也许无法办得到这件事儿,但我却还有一位绝好帮手。”

  艾皇堂纵目四顾,愕然问道:“虞老弟,你的帮手何在?”

  项小芸笑容一收,伸手指着“竹君”姑娘的那座新坟,凄然叹道:“可怜绝代姗姗骨,已化南柯梦里人!这位梦里娇娃,坟中玉骨,就是感化‘玉面郎君’艾凤翔,使其收敛凶心暴性的莫大功臣,也就是我的绝好帮手。”

  艾皇堂听得方自怪叫一声,项小芸遂把今夜所经历之事,向他仔仔细细地,加以叙述。

  艾皇堂静听究竟以后,长叹一声,点头说道:“这桩事儿,倒是‘龙门夺宝’的意外收获!虞老弟灵心慧舌,尤其与艾凤翔约定于‘销魂堡’中结盟,并由‘酒糟扁鹊’庄老七证盟之举,更见巧思!凡属游侠江湖之人,除了武功、智计、品德、交游以外,最重要和最难得的,便是要有随机应变的权宜手段!项……虞老弟今夜与艾凤翔的折冲处置,正所谓得心应手,妙到毫巅的呢。”

  说到此处,竟收拾起平日滑稽玩世的嘻笑神情,恭恭敬敬地,向项小芸作了一个长揖。

  项小芸慌忙还礼,含笑问道:“老人家这算何意?”

  艾皇堂应声答道:“这是为我们艾氏一族,向老弟竭诚致谢!因为宗亲关系,未容否认,我又鄙薄‘玉面郎君’艾凤翔的为人,遂一向对他避而不见,免得彼此尴尬!如今,经过老弟的当头棒喝,一点英雄泪滴,万般孽累齐消,艾凤翔已告昨死今生,明心见性,我以后便可心安理得地,叫他一声‘叔叔’……”

  项小芸接口笑道:“你叫他‘叔叔’,却叫我甚么?”

  艾皇堂皱眉说道:“老弟莫要得意,你目前尚不能占我便宜,只要你真能与‘玉面郎君’艾凤翔,在‘销魂堡’内,八拜定盟,我便不想叫你一声好听的,也不行呢。”

  项小芸扬眉一笑,移转话头,向艾皇堂问道:“后天便是六月初一,也就是‘日月双珠’从‘龙门峡’口激流以下的腾射宝光之期,不知老人家宣扬此事的成果如何?若照今夜才是五月二十九,‘玉面郎君’艾凤翔与‘陇中神剑’邱萍等两位‘武林十七奇’中人物,便自双现踪迹的情势看来,定有一番相当热闹。”

  艾皇堂点头说道:“我已经尽力宣扬,常言道:‘先下手为强’!又道是:‘捷足先得’!故而各路豪雄,多半均等不及六月十五,而都想于六月初一,赶到这‘龙门峡’口,碰碰运气!南拳北腿,剑气珠光,场面定然热闹透顶,不会冷落的了。”

  项小芸一双妙目之中,微闪精芒说道:“热闹一些,固然有趣,但若没有‘氤氲教’人物前来,便与我们策动此事的原则……”

  艾皇堂不等项小芸话完,便即接口笑道:“有!有!项…

  …虞老弟尽管放心,不仅‘氤氲教’必有人来,并且还是他教中的相当重要人物。”

  项小芸目光一亮,扬眉问道:“来人是谁?老人家知不知道他的名号身份?”

  艾皇堂点头笑道:“老弟知不知道‘氤氲教’中除了‘正副教主’,及‘三大护法’之外,便以内三堂的三位堂主为首。”

  项小芸扬眉问道:“是不是‘金凤’、‘青鸾’及‘孔雀’三堂?”

  艾皇堂笑道:“对了,这次来人便是‘孔雀堂’的堂主,‘铁心孔雀’尹鹏飞。”

  项小芸诧然说道:“这‘氤氲教’总坛所在的‘销魂堡’,究在何处?消息怎会传送得如此快捷,竟使身份重要的‘孔雀堂主’,亲自赶来‘龙门’?”

  艾皇堂怪笑说道:“这不是消息传送得太以快捷,而是事太凑巧!因为‘双戟温侯’的山寨被焚,‘单掌开碑’顾宏身死之讯,一经转报到‘氤氲教’总坛之中,‘孔雀堂主’——‘铁心孔雀’尹鹏飞便统率‘子母双环’平念强,‘神剑真人’黄霄等两位堂下香主,以及他得意弟子‘小霸王’卜书,亲出‘销魂堡’,要接应‘翠衣萝刹’孟鹃,并为‘单掌开碑’顾宏报仇,找找你这位虞姓书生的霉气。”

  项小芸冷“哼”一声说道:“就凭一个‘铁心孔雀’尹鹏飞,暨‘孔雀堂’下的几名狐群狗党,也敢来找我霉气?恐怕他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艾皇堂笑道:“虞姓书生,不见经传,他们认为处置这样一位江湖新手,有‘孔雀堂’堂主!亲自率众出手,定已游刃有余!倘若……”

  说话至此,压低语音又道:“倘若他们知道这不见经传前虞姓书生,就是威震乾坤,一跺脚能使武林乱颤的‘红粉霸王’项小芸时,自然不敢如此轻率,最起码也要命令内三堂堂主,联袂起来,或是再加派两名护法的了。”

  项小芸想了一想,扬眉问道:“大概‘铁心孔雀’尹鹏飞率众离开‘销魂堡’后,便听得‘日月双珠’,在‘黄龙门峡’口,朔望珠辉之讯?”

  艾皇堂点头笑道:“对了,但据我所闻,这桩讯息,还是由你间接转告‘铁心孔雀’尹鹏飞等的。”

  项小芸愕然道:“是我?我根本就不曾见过什么‘氤氲教’内三堂的‘孔雀堂主’?”

  艾皇堂微笑说道:“虞老弟,你莫要忘记我所说的‘间接’二字。”

  项小芸刚一皱眉,艾皇堂便又复向她含笑问道:“老弟与我定计分手以后,是否曾与‘东剑’钟强之子钟少强相遇,并告以‘日月双珠’之讯?”

  项小芸摇头答道:“我不曾遇见甚么‘东剑’钟强之子……”

  语音未了即住,目注艾皇堂问道:“老人家,你知不知道这‘东剑’钟强之子钟少强,是个甚么模样?”

  艾皇堂答道:“他大概是个性情十分骄妄,穿黄衫,骑黄马的英武少年。”

  项小芸想起前情,点头笑道:“不错,我见过他,并和他赛过一程马儿,他那匹‘黄骠马’,跑不过我的小黑,几乎把他气得把马杀死,足见性情方面,确实相当骄妄的呢。”

  艾皇堂笑道:“钟少强从你口中,得知‘日月双珠’之讯,又遇见‘铁心孔雀’尹鹏飞等,遂转以相告。”

  项小芸诧声说道:“奇怪,钟少强既然自己想来夺宝,却为何又转告尹鹏飞等,致添劲敌?”

  艾皇叹道:“那‘铁心孔雀’尹鹏飞,不仅武功甚高,心机并也甚多,他不知用甚法儿?竟支使得钟少强策马他去,不再参与‘龙门夺宝’之事。”

  项小芸闻言,向艾皇堂看了两眼,扬眉问道:“艾老人家,你已与‘铁心孔雀’尹鹏飞等,朝过相了?”

  艾皇堂摇头笑道:“我尚未见过这位魔头,否则道浅魔高,我纵有两条快腿,恐怕也逃不出‘铁心孔雀’尹鹏飞所精擅‘千山孔雀乱开屏’的神奇暗器之下。”

  项小芸皱眉叫道:“这就怪了,老人家既未与尹鹏飞等互相朝相,却怎能把对方行动,说得历历如绘?”

  艾皇堂指着自己身上所穿的褴褛破衣,怪笑答道:“老弟怎么忘了我是‘穷家帮’中的长老人物?穷家帮的‘降龙十八掌’,和‘四煞降魔棒’、‘七孔黄蜂’等独门掌法、兵刃、暗器,虽然看不在你这等超群迈俗的大侠眼,但帮中弟子之多,及分布之广,却是任何门派,所望莫及!我利用他们,作为眼线,自然容易刺探得各方讯息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