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红粉霸王:第五章 觅医只为肝火旺  

2014-11-17 07:56:07|  分类: 武侠小说章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觅医只为肝火旺

编辑:诱惑天使 

 

  江湖间一切恩怨,多半均先礼后兵,何况这“双戟温侯”吕奉天词色甚恭,艾皇堂遂在略一客套之后,便随他走进寨内。

  进了大厅宾主落坐,“双戟温侯”吕奉天一面命人备酒,一面向艾皇堂含笑问道:“艾大侠不会是无意行经我这‘金风小寨’,但不知对吕奉天有何见教?”

  艾皇堂怪笑答道:“吕当家的猜得对,常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老花子此来,是想向你探听我一位老友的行踪下落。”

  吕奉天微笑说道:“艾大侠成名甚久,知交必遍江湖,但不知要问的是那位武林高手?”

  艾皇堂应声说道:“我想找之人,是我多年酒友‘酒糟扁鹊’庄七先生。”

  他发话之时,两道眼光便炯如冷电般,盯在“双戟温侯”吕奉天的脸上,察着他神色有无变化?

  吕奉天毫不惊慌地,神色从容笑道:“庄七先生是当今第一神医,吕奉天对他久仰侠名,可惜尚缘悭一面,更不知道他踪迹何在?艾大侠若是专为此事,远来探询,恐怕要失望了。”

  艾皇堂明知此事决非随口一问,便有结果,遂又自怪笑说道:“吕当家的,你既不知‘酒糟扁鹊’庄老七的下落,老花子想再问一处地方,你大概总可见告。”

  吕奉天笑道:“四海之广,天下之大,吕奉天能知几何?对于艾大侠此问,却恐要套用一句戏词,就是‘有名便知,无名不晓’。”

  艾皇堂狂笑说道:“吕当家的既爱唱戏,我们便来段对口也好,提起此处,是大大有名,足可称震慑乾坤的武林重地。”

  吕奉天“哦”了一声,扬眉问道:“艾大侠所问的武林重地,有无地名?”

  艾皇堂举起杯来,饮了一大口酒儿,含笑说道:“既称重地,怎会无名?它叫‘销魂堡’。”

  “销魂堡”三字,听得“双戟温侯”吕奉天脸色一变,目光电闪地,皱眉说道:“销魂堡?是不是‘氤氲教’的设立主坛所在?”

  艾皇堂点头笑道:“正是,正是,我老花子大概问对了路?”

  吕奉天摇头说:“艾大侠,你问错了!当世武林中,虽然无人不知‘销魂堡’之名,但也绝无人知这神秘庄堡,究在何处。”

  艾皇堂见“双戟温侯”吕奉天还在推托,不禁双眉微剔,冷然说道:“老花子知道隔靴搔痒,虽属徒劳,但我既伸手入靴,却不应该仍难搔到痒处。”

  吕奉天听出他语内藏锋,愕然问道:“艾大侠此语何意?”

  艾皇堂冷笑答道:“吕当家的,你何必逼我明言?难道你已是‘氤氲教’下之人,还不知‘销魂堡’的所在么?”

  吕奉天勃然变色说道:“艾大侠,你入我‘金风寨’来,吕奉大待如贵宾,并未有失江湖礼数,倘若……”

  艾皇堂面罩寒霜,接口说道:“倘若我信口胡言,你莫非想把这付老骨头,毁在你‘镔铁双戟’之下?”

  吕奉天心知无法善了,何况身后还有靠山,遂有恃无恐地扬眉答道:“武林中事,既然在嘴皮子上谈不拢来,也只有从手底下见分晓了。”

  艾皇堂抚掌狂笑说道:“吕当家的快人快语,老花子领教你的双戟绝学。”

  吕奉天知道这位“神行酒丐”绝非易与,遂向身旁侍立喽罗,微施眼色说道:“你到后寨,取我‘镔铁双戟’,送来‘演武场’内。”

  艾皇堂何等精灵,见状之下,哂然笑道:“吕当家的,你何必打甚哑谜,施甚眼色,小心对牛弹琴,声不入耳!若是你后寨尚有高人,无妨请他同去‘演武场’中,由我老花子一并领教。”

  吕奉天俊脸微红之下,索性一咬钢牙,不再掩饰地,向那喽罗说道:“好,你去禀报顾老爷子,和孟姑娘,就说有武林高手光降,请他们到‘演武场’中一会。”

  两人来到演武场。

  这时,场边业已设了几个座位,座上有一位豹头环眼,顾盼生威的玄衣老叟,与一位生得颇为俊俏,但眉梢眼角之间,却嫌荡意太浓的绿衣女子。

  吕奉天也不为双方引见,便从喽罗手中,接过自己的“镔铁双戟”来,向艾皇堂厉声叫道:“艾皇堂,你既然倚仗微名,来到我‘金风寨’中生事,便请赐教吕奉天三百回合。”

  艾皇堂见他一有靠山在场,便自悍然发威,不禁失笑说道:“吕当家的,在彼此动手之前,要不要把我们的事儿,再复交代一遍?”

  吕奉天冷然说道:“不必交代,你只要胜得了我手中‘镔铁双戟’,何愁有问无答?”

  艾皇堂双眉一剔,正待下场,陡然一条青色人影,宛如绝世飞仙般,灵妙无俦地,飘落眼前。

  来人正是“红粉霸王”项小芸,但她盘起长发,戴了儒巾,并身着青色长衫,手持洒金折扇,业已免得眩人眼目地,改子男人打扮。

  项小芸这一现身,首先吸引得四道目光,愕然投注!这四道目光,是来自场边座上的玄衣老叟,及绿衣女子。

  但目光来处虽同,含意却不相同。

  玄衣老叟是觉项小芸的身法灵奇,功力高绝,故而他这两道目光之中,是充满了惊奇成份。

  绿衣女子则是为了项小芸绝代风华,迥出尘俗,故而她这两道目光之中,是充满了羡慕成份。

  女人扮作男人,除了有时难免脱不了脂粉气外,往往比真的男人更美。

  这是以通常的女人而论,项小芸不是常人,她刚强无比,号称“红粉霸王”,连女装之时,都无甚脂粉习气,如今扮作男装,自然英挺俊秀得足以气煞子都,妒煞卫玠了。

  “双戟温侯”吕奉天,也是个漂亮男人,但“漂亮”二字,是由于比较而来,项小芸一到场,吕奉天顿失光彩,相形之下,一个如蛇,一个如龙,一个如鸡,一个如鹤。

  慢说“双戟温侯”吕奉天,就是换了当年称雄汉末,以一杆方天画戟,战败一国三的温侯吕奉先,恐怕也要比项小芸所扮这青衫少年,减少了一些英秀妩媚之气。

  项小芸人落场中,向“神行酒丐”艾皇堂,微笑说道:“艾老人家,你有了这种大好松散筋骨机会,怎不通知我来看个热闹?”

  艾皇堂因不知项小芸男装以后,改用甚么姓名,遂哈哈一笑道:“老弟来得正好,请到一旁落坐,倘若我这把老骨头,断送在吕当家的‘镔铁双戟’之下……”

  话犹未了,项小芸便把手中折扇,向“双戟温侯”吕奉天指了一指说道:“凭他?”

  两字才出,语音便顿,目光略注吕奉天,上下微微一打量,哂然失笑地,摇摇头说道:“不配!”

  仍然只说了两个字儿,便青衫微摆,走向场边,大迈迈地坐下,对于身旁的玄衣老叟,及绿衣女子,连看都不曾看上一眼。

  项小芸这分两次说出的:“凭他?……不配!”之语,听在吕奉天的耳中,竟把这位“双戟温侯”,气成了“双戟关公”。

  他俊脸通红,剑眉腾煞地方待厉声喝骂,忽又想起劲敌当前,不宜心浮气臊,遂赶紧抑制怒火,向“神行酒丐”艾皇堂问道:“艾皇堂,你用什么兵刃对抗我的‘镔铁双戟’?”

  艾皇堂怪笑答道:“吕寨主的双戟威名,久震中原,老花子当然不敢用寻常兵刃,自取其辱,我就用‘仙人掌’吧!”

  吕奉天见他身边似乎未带兵刃,遂又扬眉问道:“你的‘仙人掌’,是随身携带?还是要在我寨借用?”

  艾皇堂尚未答话,项小芸业已含笑叫道:“艾老人家,你所用‘仙人掌’,施展甚么招数?是不是‘神仙一把抓’?”

  艾皇堂怪笑答道:“老弟稍微猜错一点,我是右掌抓典韦,左掌抓吕布,应该叫做‘神仙两把抓’呢。”

  吕奉天闻言方知对方是要空手夺戟,不禁怒火又腾,厉声叱道:“艾皇堂,你若想空手夺戟?却无非自速其死。”

  艾皇堂哈哈笑道:“我对于沿门托钵,伸手向人的苦日子,业已过够!倘能有劳寨主贵手,把我打死最好!但你若打我不死,我却要请你让出‘金风寨寨主’宝位,让我也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秤分金地,做上几天强盗头儿,过过穷瘾。”

  吕奉天咬牙叫道:“好,你只要真能空手夺去我‘镔铁双戟’,我就让你作这‘金风寨主’。”

  话完,双戟微分,交叉护住前胸,目内凶芒如电地,狞视艾皇堂,便欲伺机动手。

  那玄衣老叟姓顾名宏,号称“单掌开碑”,绿衣女子则姓孟名鹃,号称“翠衣罗刹”,全是“氤氲教”第二流人物中的佼佼健者。

  这“翠衣罗刹”孟鹃,生性淫荡,在初见项小芸之时,便有点为对方的倜傥风神所醉。

  如今,项小芸恰又坐在孟鹃身畔,更使这位“翠衣罗刹”,越看越爱,忍不住地,含笑发话问道:“这位兄台贵姓?”

  项小芸是因自己名头太大,才改扮男装,对于应该用何化名,并未事先想好。

  她落坐时,虽未理会“单掌开碑”顾宏,及“翠衣罗刹”孟鹃,但人家既然含笑问话,却也不便置诸不理。

  故而,项小芸听了“翠衣罗刹”孟鹃呖呖莺声的“这位兄台贵姓?”以后,便随口答道:“姓虞。”

  “虞”字方出,项小芸便自微觉脸上发烧,好生后悔地,心中暗道:“真是活见鬼!自己恨透了虞大刚,却偏偏说是姓‘虞’则甚?难道除了他这‘虞’字以外,张王冯宋,吴李牛熊,不能随便姓上一个?”

  念方至此,那位“翠衣罗刹”孟鹃,又复娇笑问道:“虞兄的大名实号,以及宗派归属,能够告诉我么?”

  项小芸已在恼火,遂没好气地,冷然答道:“我又不想和你攀亲,你问得这样详细则甚?”

  “翠衣罗刹”孟鹃,向以姿色自负,性情并极为淫凶骄暴,如今因见项小芸风神太秀,才有意垂青,谁知却碰了这么一个钉子,不禁气得眉头双挑,目闪厉芒,发出几声哼哼冷笑。

  “单掌开碑”顾宏深悉“翠衣罗刹”孟鹃性情习惯,知道她一冷笑,便想杀人,遂低声笑道:“孟香主不必动怒,对方既入‘金风寨’,宛若鱼游釜底,鸟困笼中,难道他还能飞上青天,遁归大海么?”

  以顾宏、孟鹃二人的功力而论,要数孟鹃略胜一筹,地位则均是“氤氲教”下,“孔雀堂”中的香主。

  但孟鹃既是女孩儿家,又因颇具姿色,与“孔雀堂”堂主“铁心孔雀”尹鹏飞有点不清不白,遂恃势恃艺地,比较骄纵一些。

  她听完顾宏所说,冷瞥项小芸一眼,哂然说道:“漫说他飞不上青天,遁不归大海,便算他能飞上青天,遁归大海,我也要追到他‘灵霄殿’赶到他‘水晶宫’,非看看他肚皮之中,藏着些甚么值得骄傲的牛黄狗宝不可。”

  “翠衣罗刹”孟鹃虽然心骄气暴,但“红粉霸王”项小芸,却比她还要骄上几倍,暴上三分。

  故而,听了孟鹃的这几句狠话以后,项小芸业已勃然震怒。

  就在此时,当啷啷……一阵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息,“神行酒丐”艾皇堂与“双戟温侯”吕奉天之战,业已分了胜负。

  艾皇堂一招“巧扣连环”,五指如钩地,扣住吕奉天左手脉门,力贯指尖,猛一吐劲!

  吕奉天顿感左臂全麻,一柄“镔铁短戟”,已被艾皇堂夺过手去。

  他羞惭成怒,俊脸通红,趁着对方全神夺取自己左手兵刃之际,右掌中的“镔短铁戟”,猝然翻起,以“濮阳救主”手法,向艾皇堂斜肩砸落。

  艾皇堂有意逞能,刚刚夺下对方左戟,身形便微往下俯,脚底一旋,全身一滚。

  这一旋一滚,灵巧无比,恰好从吕奉天戟锋以下闪过!“呼”的一声,吕奉天一戟砸空。

  又是“呼”的一声,艾皇堂借着身躯翻转之势,用刚刚夺来那柄“镔铁短戟”,从上而下地,向吕奉天的砸空戟上砸去。

  于是,项小芸等遂听见了“当啷啷……”的金铁交鸣声息。

  “双戟温侯”如今变成了“无戟温侯”,吕奉天不仅第二柄,“镔铁短戟”,又告出手,连右手虎口,也被震裂得涔涔滴血。

  项小芸哈哈大笑地,扬眉叫道:“好一个鸟困笼中,鱼游釜底,只可惜是朽木为笼,因不住九天鹏鸟,废铁作釜,盛不下东海鳌鱼。”

  这几句话儿,是针对顾宏、孟鹃适才所说之语而发,故而,项小芸一面扬眉狂笑,一面却把眼角余光,哂然不屑地,凝注在他们身上。

  这份冷傲神情,及那些嘲讽言语,漫说激得“翠衣罗刹”孟鹃再度怒火高燃,连比较阴沉的“单掌开碑”顾宏,也按纳不住。

  顾宏咳嗽一声,离座起立,向项小芸抱拳说道:“虞朋友,顾宏愿以朽木废铁之材,领教领教你的鹏鸟鳌鱼之技。”

  项小芸面含冷笑,刚刚站起身形,但这时“神行酒丐”艾皇堂业已得胜归座,忽然双眉一挑,向项小芸摇手说道:“老弟,请略侯片刻,我有件事儿,必须先向这玄衣朋友请教一下。”

  项小芸还未答话,顾宏已狞笑问道:“艾朋友,你难道还有余勇可逞么?”

  艾皇堂对于“单掌开碑”顾宏的挑战之语,暂不理会,只是目光如电地,凝注在对方脸上,沉声问道:“朋友贵姓,既然看得起我艾老花子,总该先赐告怎样称谓?”

  顾宏答道:“在下姓顾名宏,人称‘单掌开碑’。”

  艾皇堂目光中怒意更浓地,“哼”了一声问道:“顾朋友语音甚熟,我们在江湖之中,大概业已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顾宏脸色微变,冷然答道:“艾朋友认为与我是江湖旧识,我却认为与你完全陌生。”

  艾皇堂厉声狂笑说道:“恐怕不陌生吧?顾朋友既号‘单掌开碑’,自然以掌力擅长,我猜你多半练的是‘三阴绝户掌’力。”

  项小芸听到此处,才懂得“神行酒丐”艾皇堂为何发怒之故?不禁目光一闪,扬眉问道:“艾老人家,莫非这位顾朋友,就是在‘嵩山’主持掳掠‘酒糟扁鹊’庄七先生之人?”

  艾皇堂应声答道:“虽然不一定是他主持,但这位顾朋友却黑衣蒙面,参与其事,并乘我以寡敌众之际,从背后发动暗袭,打了我两记‘三阴绝户掌’力。”

  项小芸秀眉倒剔,转过面来,向那“单掌开碑”顾宏冷冷问道:“姓顾的,常言道得好:‘好汉做事好汉当’!我看你虽然没有甚么大了不起,但也不象过份脓包的鸡毛蒜皮之流,你对于‘神行酒丐’艾大侠方才所说事儿,是打算抵赖?还是打算承认?”

  顾宏知道既被艾皇堂听出语音,业已无法抵赖,只好扬眉答道:“嵩山之事,又值得甚么大惊小怪?谁叫那‘酒糟扁鹊’庄老七,不识抬举,才弄成不吃敬酒吃罚酒。”

  项小芸哂然说道:“看你这副样子,好象嵩山之事,做得毫不亏心蛮有理由。”

  顾宏不得不强辞夺理地,点头答道:“当然有理,我们以千两黄金,作为脉敬,请庄老七替人诊病,难道还有错处?”

  项小芸有心探测“氤氲教”中的秘密,遂顺着对方口风,发话问道:“是谁生病?生甚么病?”

  顾宏把脸一沉,冷然说道:“你又不是医生,来甚么‘望闻问切’?我也不准备回答你的问话。”

  项小芸笑道:“我也不稀罕你的回答,只要你把那位‘酒糟扁鹊’庄七先生,乖乖交出,彼此便风马牛各不相涉。”

  顾宏愕然问道:“你为甚么要我交出庄七先生?”

  项小芸含笑答道:“因为我愿意致赠万两黄金,请他看病,脉敬之高,比你所出的多了十倍,难道你还要挡人财路?”

  “翠衣罗刹”孟鹃早想发作,但因项小芸无论嘻笑怒骂,均显露出令人心醉的绝世风神。

  不禁看得有点发呆,心忖索性暂不发作,宁观其变,倒看这位仿佛高傲已极,根本就不把“单掌开碑”顾宏瞧在眼内的虞姓少年,究竟有多大本领,能闹到甚么地步?

  顾宏听得项小芸也要请庄七先生看病,不禁忘其所以地,随口问道:“是谁生病?生甚么病?”

  项小芸笑道:“方才我这样问你,你不敢说!但如今你也这样问我时,我却敢照实奉陈,身患重病,渴欲求医之人,就是区区在下。”

  “翠衣罗刹”孟鹃闻言之下,忍不住地,在一旁诧声问道:“是你生病?你生了什么病呢?”

  项小芸淡淡看她一眼秀眉双挑,傲然答道:“我是‘内热之症’,换句话说就是心肠太热,凡遇见奸恶凶邪之辈,便肝火旺盛,要想伸手杀人!”

  “翠衣罗刹”孟鹃见自己也碰了一个钉子,不由双眉微蹙。

  顾宏狞笑说道:“虞朋友委实牙尖舌利,看来你把我顾宏和孟姑娘,全认作是你所欲伸手剪除的凶邪奸恶之人。”

  项小芸点头答道:“顾朋友说了半天,只有这几句话儿,才算是坦然直承,象是江湖人物。”

  顾宏心知在嘴皮子上,决斗不过对方,遂凶心顿起,厉声说道:“虞朋友,既然认为我是江湖人,我们还是按照江湖规矩,了断此事如何?”

  项小芸笑道:“所谓‘按照江湖规矩’之意,大概是要动手了?”

  顾宏点头说道:“我再重复一句,就是顾宏愿以朽木废铁之材,领教你的鹏鸟鳌鱼之技。”

  项小芸微笑说道:“好,我先把你打服,那怕你不乖乖答我问话?”

  说到此处,向“神行酒丐”艾皇堂,抱拳笑道:“艾老人家,照说你与这位顾朋友,既有‘嵩山旧债’,我便不应横加插手,但‘酒糟扁鹊’庄七先生的下落不知,良医难求,旧病复发,我这两只‘杀人手’,痒得很呢。”

  艾皇堂何尝不想向“单掌开碑”顾宏,索讨“嵩山”偷袭的两掌之仇?但因若由项小芸出手,更有制胜把握!良友关心,权衡轻重之下,觉得无妨把自己仇恨稍放一旁,万事均以查究庄七先生下落,对其援救为重!遂点头笑道:“老花子不敢扫了老弟兴头,但由你出手来对付这种东西,真成了所谓‘杀鸡用宰牛刀’了。”

  顾宏听对方问答之间,简直把自己看成酒囊饭袋一般,不禁气得怒火高腾,大踏步地,走向场内。

  顾宏到了场中,止步拿椿,扬眉问道:“虞朋友,我们是怎样动手?”

  项小芸毫不考虑地,应声答道:“当然是比较掌法掌力,我生平还有一椿怪癖,就是挽弓必挽强,用箭必用长。”

  顾宏生平原以“三阴绝户掌”功自恃,闻言之下,心中狂喜地,一面暗聚功力,一面扬眉说道:“好,顾宏敬遵台命,虞朋友请进招吧!”

  项小芸哂然说道:“你不必自速其死,要知道只要我一出手,你便将去往阎老五的‘森罗殿’上挂号入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