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妇续集:第六十章 大壮出事了  

2014-12-06 09:17:34|  分类: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妇续集:第六十章 大壮出事了 

  编辑:诱惑天使 

 

    送走眉姐的那天晚上,大壮出事了,我那段时间始终认为眉姐的突然离开跟大壮的出事太过于巧合,是不是摘姐知道了这事,怕我为难她,或者邵力奇早早做好了打算,知道我们要报复呢?因此我对眉姐再次产生了误会我想她不该这样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拍夜总会喝酒,一边喝,一边想着眉姐的离开,心里不是滋味,很想她,很想,白天看到她的样子,她的一举一动,水远无法忘怀啊,这想念让人感到绝望,感到崩贵就在我喝酒的时候,我接到菲菲的电话时,我一笑说:“菲菲,正好你打来了,有日子没过来了,跟大壮过来喝酒吧!”,我还没说完,那边立刻哭了起来,是一种爆发的哭泣,我能感受到菲菲的悲呛我当时喝的有点多,但理智什么胡民清纽,我急忙从梦中惊纽过来说:“菲菲,别哭,怎么了?”,我有预感,我一听到菲菲哭就知道出事了,眉姐说过的话还在我的脑海中打转,似乎是一个被预言的灾难在瞬间到来了,来的有点措手不及,我站起来,拿着手机往外跑,一边跑一边说:“菲菲,别紧张,快说你们在哪?”
    菲菲说:“大壮现在正在医院抢批呢!”,我一听心就凉了,无比紧张,比亲人还紧张,大壮就是我的亲人,他和菲菲都是,我心里慌的厉害,我安慰菲菲说:“在哪家医院,别慌,我马上过来!”,菲菲说在滨大附属医院,我放下电话,来不及问菲菲大壮是怎么出事的冲出夜总会的时候,很多人省陋到了我,一些看场的兄弟也看到了我慌张的种情,于是过来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跟一个兄弟说:“去告诉二子,把所有兄弟召集下,等我电话!”,他慌张地跑开了我出去,开着车,手言降方向盘上打晃,我在心里祈祷,“大壮,千万不要有事,不要有事,兄弟!你要等我,等我!”
    从夜总会的人民东路到城南路不是限远,但似乎开了两三个小时,感觉那路就开不到头,终于到的时候,我慌忙地下了车,往医院的抢欲室奔去。我不停地撞到人,我跑到了抢袱室,在过道里,我看到大壮的一些手下的兄弟排着站在那,菲菲被两个人搀扶着,她哭的不成样子,身子都软了我奔过去说:“怎么了?”,我跑到菲菲身边,扶起了菲菲,说:“菲菲别这样,别哭,怎么了?”,旁边的一个领头的兄弟跟我说:“大哥被人害的,被捅了十几刀!”,那兄弟说着也哭了,理怨道:“都是我们不好,今天喝酒出来的时候,我们要送池,他说自己回去,说希爱在家等他,怕见到生人害怕,于是就自己开车回去了一一,,听他们的话,他们并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我想菲菲是知道的,但是菲菲没有说,我想菲菲荆肖他们冲动吧我艳起菲菲,她睁开眼睛说,满脸都是泪水,看到我,就扑到了我的怀里,我艳着她,让她别哭,安慰她说:“菲菲,别哭,有我们在,没事的!”,她断断续续地哭着说:“是我不好,我让他早回家来的,我说不让他喝酒,还路池发脾气了,他怕我生气,就一个人回来了一一,,,菲菲哭的让我听的心省阶}了我的眼泪也在眼中打转,我把她交给两个兄弟搀扶着,然后跑到了一个走过来的医生旁边,连忙问医生:“医生,里面的人没事吧一一,,,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流的血太多了,就怕碰到心胜,现在还不知道,再等等吧一一,,我听到这句话,眼泪就落下来了,但是没哭,没出一点声音,那眼泪是本能地落下来的,我正了正身子,握了握拳头,我知道是池干的,百分百,没人会下手这么残忍,滨江的人都不会,虽然大壮得罪过点人,但是迈没有人能要他命的我走到了菲菲的身边说:“乖,别哭了,听我说,大壮不会有事的,你这样哭,会哭坏身子的,我刚问过医生了,医生说没多大事:”,菲菲听了这句,似乎看到希望,抬起头,望着我,可怜巴巴地,如疚了一样地抓着我说:“小童,你一定要救好大壮,一定多,没有他,我也活不了了!”
    我点了点头,报着嘴说:“恩,一定会的,相信我!”,菲菲又种情惊恐,目光里充满仇恨地习巴:“一定是池干的,一定是一一,,,她说了这句,又很尾悔地书头说:“不,小童,你不要去找他们,不要一一,,,我的泪流了很多,狠狠地捧了下,然后对菲菲说:“恩,我不会的,什么都听你的,咱们好好的,等大壮好过来,乖!”,她身子突然发抖,在那里湘湘着,她支祥不住,整个人言哆昏过去,我掐着她的人中,然后喊了声:“快叫医生!”
    一个兄弟跑过去把医生叫来了,菲菲被我们抬到了急救室,一下子都乱了,两个人是连在一起的,爱人都是连在一起的,那种情谊让人感动的落泪,医生说没事,病人情绪激动。医生给菲菲挂了水,菲菲睡了过去我和大壮的那群兄弟走了出来,问了句:“没告诉大壮家人吧?”
    带头的说:“大哥进去的时候,还能说微弱地习巴话,他说了两句话,一是不要告诉家人,二是别告诉你,怕你出事!”,菲菲女‘以近来的时候已经跟你说了我站在那,心中充满了怒火,身边的兄弟一起说:“大哥说过遇到什么,我们就听你的,菲菲姐刚拼死不让我们去,现在我们听你的,不能放过邵力奇那个王入蛋!”
    他们是知道谁干的,敢近大壮一直带着人拍查邵力奇在做走私的事我说:“先别动,等大壮出来再说:”,所有人都听我的,一起在那焦急的等待我想了想,拨了眉姐的电话,电话通了,我第一句话就是:“告诉我,为什么?’,她被吓坏了,竟然有了以前的感觉,对我说:“小童,怎么了?我们回到厦门了,一切勿呸好,妮儿刚说要给你打电话,说谢谢你!”
    我又问了句:“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今天离开这,令天大壮就出事了,他要出人命了,你知道吗?”,我对她喊叫着,又质问她:“如果你知道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她竟然也哭了,哭着说:“对不起,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我也哭了,哭着说:“也许你不知道大壮对我多重要,我欠他的太多了,我路你说,如果大壮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放过胜邵的,我会让池‘}尸万段,到时候,你别怪我不客气!”
    她听起来也很着急地习巴:“你冷静点,小童,听我的,你冷静一点,别干傻事!别,我求你,不要出事了,不要,你想想你爸爸,还有很多人!”,她哭着求我我当时以为她是帮邵力奇说话,怕我一时冲动,伤害了邵力奇,突然更生气了,我对她吼着说:“你真无情,你到现在竟然还护着她,你帮她说话,你是不是太残忍了,你说啊,你求我是吗?求我不要伤害你的男人是吗?”
    我冷冷一笑说:“我算看透你了,我为你做的再多,你还会把我弄死,把我们害死,我告诉你,这次没用了,不管你怎么乞求我,我都不会考虑到你的幸福了,我让邵力奇死的,一定!”
    她在电话里大声地喊着,哭喊着说:“不要!”,这两个被她喊的有点吓人,她越是这样,我越是以为她是为邵力奇说话的,我傻傻地笑了一下说:“我好傻,我好恨我自己,为了你,我省哆失去了敢好的兄弟了,我***还算男人吗?我路你说,今天过后,你水远别再想见到对你敢好的男人,对你敢好的男人永远死去了!”,我没等她开口就挂了电话她竟然把电话打了过来,我当时就是想她是拍让我不要伤害邵力奇,于是把电话按了,一直没接我走了回来,大壮还在里面被抢批着菲菲纽过来了,她没在里面休息,被人扶坐在椅子上,声音都哭哑了,眼睛死死地望着一个地方我感觉那空气勿吸固了,这感觉,我母亲离开的时候有过,现在又有了,总感觉太可怕,医院里这个时候,等待亲人被抢袱的时候,真的很可怕,心里很不是滋味,时间一刻都是难耐我砰下拉着菲菲的手,她的手很凉,我对菲菲说:“菲菲,我想跟大壮爸妈说下!”,我当时的意思是要先让他们有个准备,因为很多事,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尽管谁都不想那样,可是如果到敢后真的出了什么事,大壮家人知道我们隐瞒了,青定会贵怪死我们的菲菲慌忙挥着手说:“不要,不要小童,他们会急死的,不要让我见到希爱,我害怕!”,我知道,能理解她的心情,当面临自己的爱人出现生命危险的时候,再看到自己那很小的孩子,那什么都不知道的眼神,也许她将成为没有父亲的人,那感觉是让人心痛死的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我想跟我爸说,问问他的意见,可是又怕我爸激动我在走道里走来走去,大壮被抬进去的时间太久了,我们害怕时间长,可又害怕时间短,那种滋味,如果有过这种经历的人省陪体会的,怕时间长危险系数大,怕时间短,推出来的时候,医生做那个生死判决我突然很恨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不是摘姐,不是因为我,大壮不会被牵扯进来,一切都不会,这些年,我亏欠大壮和菲菲的太多了,我想如采大壮出了什么事,我青定也不活了,我一定要用生命始大壮一个交代,我对不起他,对不起!
    我的拳头击打在墙壁上,不停地摇打,菲菲看到了,赶忙说:“小童,你别这样一一,,,她说的有气无力,说:“你是大壮敢好的兄弟,他也不想看到你这样,这一切也不是因为你,如果说因为都因为我,我当初为什么和她一起来到这,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不从厦门来到滨江,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小童,别折磨自己,听话!”
    是的,有时候悲切的时候,我们波此都是波此的孩子,我和大壮,菲菲没,三个人,不管别人谁对谁好,可我们是敢好的,水远不会改变,这种兄弟之情,亲人之情,又谁能不为之羡慕呢,谁一辈子不想有这样的两个亲人呢我擦了擦眼泪说:“菲菲,听我的一一,,,因为大壮进去的时间的确太久了,我说:“菲菲,听我的,是大壮的女人,是池的女人,不管发生了什么省哆坚强,明白吗?如果你不坚强,你做了什么傻事,大壮一定不会原谅你!”
    菲菲报着嘴点了点头,可是一装眉头,手一括嘴,又无法自控地哭了我上前,在她身边扶着她,一起慢慢地等待,我说:“菲菲,你知道吗?我们是谁省叼甘不跨的,没人能把我们伤害,我们这么好,这么幸福,没人能伤害我们,上帝都不会的!”
    菲菲不停地点头,那一刻,我感觉菲菲可怜死了,真的,她这样一个小女人,承受了太多,在厦门的时候她家里贫困路眉姐来到这,刚过上了好日子,又被我牵累着,面临着这样的苦,我真不是人,我在心里一下下地骂自己,我想我真的该清纽了,以前都是没有这样的跟死亡如此近,今天有了这么近的体验,我真的该清纽了我说了,如果大壮出了什么事,我会给妇兄弟一个交代的八个小时过去了,天都快亮了,大壮还没出来有个医生出来了,轮流上的,我们急忙扑上去问他有没有事,医生摘下口革说:“暂时还不知道,再等一个小时吧,如果一个小时不出来,大概一一,,我听了这句,头被雷击了一样,站在那里发愣了很久,我打了二子的电话,他们说一直在等我电话,打我手机不通,都急死了刚才是眉姐打电话的时候,我按上的我说了句:“把兄弟都叫上,来滨大附院下面等我!”
    二子说:“好的,无哥,马上到!
    挂了电话,我们每个人似乎都感觉要出事,时间太久了,我心里一点点祈祷,所有人省障祈祷,没有生,只有死,我想我的命和大壮是连在一起的闭上眼睛,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博客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作家        工作报告       统计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