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妇续集:第五十九章 机场泪别眉姐  

2014-12-06 09:16:55|  分类: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九章 机场泪别眉姐   

  编辑:诱惑天使 

 

陈落的父母第二天回上海了,陈露在早上的时候去夜总会找我,我看到她后没理她,她似乎是安协了,拉着我说:“我路你说,这婚,我结定了,你要是不要我,行,拿一千万,你有吗?”,她一副种气的样子我冷笑了下说:“跟你说,我路你认识的时候,我感觉你只是一般的虚荣点,我能接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你现在让我忍受不了了,还有你爸妈更让我不喜欢,结婚了,相处也不会幸福!至于钱一一,,,我一笑说:“你看这夜总会什么好,你就拿去吧,我累了!’,半戍从眉姐那回来后,我想了一晚上,什么也想不明白,感觉很累,很累早上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的,那夜,我做了个梦,梦到眉姐被人关起来,我站在外面,她大声地粗我呼喊,不停地喊着:“小童,不要离开我,救救我,我想你!”,可当我伸手去拉她的时候,她却绷命地逃离我,她那眼种里充满了恐惧,哀怨,想念,让我一直看不明白我在梦里呼喊着她说:“姐,我也想你,你知道吗?小童想你,什么时候都没把你忘记,我想你的所有的一切,每寸肚肤,每一个笑容,每一颗泪水,所有我都想念,可我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眼角有泪水因此看到陈露后心里很不爽陈露拿忱头砸了我几下,然后走开了,中午的时候,我被我爸的电话吵纽,我一接电话,他就对我吼道:“你还想做什么草?你既然不喜欢人家小落为什么又要仃婚,你多大了人了,一点贵任心也没有吗?”,我呼了口气,心中有畏惧我就怕我爸会打电话过来,我说:“爸,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很多事,你是不了解的,你老是想着墉姻的幸福,家里孩子如别人一样结婚幸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还有很多人结婚了,并不幸福,天天争吵,漫骂,鸡犬不宁,你有想过这些人吗?什么事言隋,我们不能看到人家幸福就不能容忍自己的孩子不想往正道吧!”
    我爸叹了口气,就说了句:“小童,既然不幸福,什么都不要考虑爸了,你自己活着幸福就好了,怎么活也不是做给别人灌的!”,他挂了电话,我陷入了沉思再次躺回床上的时候,我怎么也睡不下去,不多会,接到了妮儿的电话,她是偷偷打来的,她说:“是你吗,叔叔?”,我说:“是的,你妈还好吧?”,妮儿轻声地习巴:“她去洗手间了,我们准备回厦门了,我偷偷给你打的!”
    我一听这话,立刻紧张起来,急忙问:“你们还回来吗?去多久啊?”,妮儿说:.不知道,妈妈没说!”,我说:“让你妈妈接电话好吗?”,那边似乎她从卫生间出来了,听到了妮儿在接我的电话,于是粗妮儿说:“不要说了,我们走吧!”,接这电话就被挂了下了楼,开着车又去了她那儿,我要赶在她走之前拦住她,她怎么能不跟我说声就走了呢,她走了,还会来吗?是不是一走,就再次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呢!妮儿不是说她妈妈接她过来要长住一段时间吗?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把车开的很快,一定要拦住她,快到舞蹈学校的时候,我看到她们往一辆车上扮箱子,大包小包的,她一抬头就看到了我,我停下车,走到她身边,望着她说:“你要走吗?回厦门!”,她没有回答我,妮儿站在那里点了点头说:是的,叔叔!”,她仍旧没理我,一边极东西,一边对妮儿说:呀吐耽误时间了飞机快起飞了!”
    我拉住了她提箱子的手,她抬起了头望着我,她做了些打扮,穿着一件风衣头发被才城一个骨朵拍后面,脸上也涂了一些淡淡的妆,我轻声说了句:“别走,好吗?”
    她的手停饮拍那,我的身子也弯在那,她摇了摇头说:“你能放过我们吗?
    ,尹“你路池离婚了吗?”,我问她这这句她过了半天,摇了摇头说:.没!”
    我又轻声地习巴:“如果可以,离开他吧,他的生意做的太大了,大到会出事到牵连你们的,相信我!”
    她说了声:“谢谢你的提纽,不过,我希望你还是能把你自己照顾好,不要给自己惹麻烦了,好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微微一笑,笑里带着些须痛苦说:“哎,走了还回来吗,,,她没说话,我似乎知道什么了,报了下嘴又说:“以后打算怎么生活,你还会想起我}7”
    她对我笑了笑,说:.做好朋友吧!”
    我点了点头,妮儿站在那,我转过去,对她说:“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
    妮儿点头说:“恩,我会的,叔叔,对不起!”,她那声对不起的意思,我明白,她意思是她母亲对我这么冷,她还想让我们在一起,但没成功,所以会说这句对不起我摇了摇头,一笑说:“没事的!”
    我看他们上的是出租车,于是说:“上我的车吧,我送你们去机场!”
    她点了点头,我给了出租车司机一点钱,然后把东西拿到了我的车上在车上,我们似乎如民尴吮,她和妮儿坐在后面,我茫然地开着车,我不停地从后才反月晓里看她们,她一直望着窗外,对这个城市似乎有很多想法,是自恋吗?还是陌生,不解,她看着外面,想着一些事情,那事情是我无法知道的,那是她的内心,这个城市路她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她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跟个城市结下了这样的缘分,一切都习巴不清楚,就如我们每个人一样,在一个城市来了,又走了,走了又再次来,是什么把我们带到这里,这一切都习巴不清楚开着,开着,我突然把收音机打开了,换了几个频道,很巧的是,换到了一个音乐台,那个音乐台是电话可以点钦的,发短信点钦听着,听着,我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以及一些文字她仍旧把头转在窗外,但我知道,她是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钦的,不多会,电台里好听的主持人的声音传来了,“呵,接下来呢,这位胜于的先生,让我们无论如何要播他这首钦,说这是池一生中无比重要的时刻,希望我们能挽留他的爱人,那接下来呢,就把这首《亲密爱人》送给柯女士,送给池水远的周姐!”
    她听到了,我看到她像是被这声音吓傻了,她感觉这很奇怪,突如其来的浪漫总会让女人惊喜万分的吧,尽管她的面容摘片着,但我想,我能看到她是幸福的,一定是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有你的日子分外的轻松也不是无影踪只是想你太浓怎么会无时无刻把你梦我真的是一听到这钦曲,就心中酸楚的厉害,似乎有满满的泪水要涌现出来,音乐把往日的情景一点点的呈现出来,很神奇,一点点的让你沉醉,心被泪水一点点的淹没,被眼泪里的盐一点点的俊占,有点难受,微微作痛她流泪了,把头转到了窗外,那是不能抑制地流泪,根本是她无法控制的,我想我当时应该知道什么,应该可以从她的表情中知道什么,可我没有,当时真的是不分她到底是谁,到底有没有回来如果我那时就知道,我青定会什么不顾路她去厦门,她去哪里就去哪里,一直呵护她,在她的身旁可是当时我不知道我只是想用她来对我的眉姐的怀念,她回不来了,可是身体,所有的容貌都还在情到深处,我无法控制,把车停了下来,非在路边,很乞求地习巴:“答应我别走好吗?留下来!”
    她摇了摇头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必要要走的!”
    “是池要报复你吗?”,我又问“不是的,你别多想了,我们没事,快开车吧,飞机要晚了:”,钦声还在飘荡,只是没能挽留什么,她要走,我留不住,不管用什么言语,她的眼种告诉我,她不能停留,是要离开的。我没说什么,把车再次开了起来,一直开到了机场妮儿突然说话了,她说:“妈妈,我们不走好不好,我想留在这,不想去厦门!’,眉姐摇7摇头,眼睛很深地望着一个地方,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心事,可她的心事谁也不知道,她不青说,路任何一个人说吧,如果她路妮儿说,也许我会知道的,可她连妮儿都不说,她的父母会知道吗?也未必知道的到了机场,我把车停了下来,给她们拿行李,我一个人几乎把大包小包都拿了,我不想让她拿,让她受累,一点点的累都不行,她要自己拿,我没说话,把东西强行拿到了手里,她拉不动,知道我是路她赌气,故意的他们路拍我的旁边,我们都没说话,我把行李拿到了候车市fi,无概还有十几分钟快检票的时候,我想我要送她什么,于是我跑到外面有卖花的地方,卖花的人问我要代表什么含义的,我说:“一生一世的!”,于是她给我拿了十一朵玫瑰我跑回来的时候,她看到我,装着眉头,妮儿眼里有些微笑侯车室里很多人,她是不好意思了,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拿到了她的身边,然后给她说:“希望你水远不要忘记我!”
    她接过了花,点了点头他们快要走了,人就是这么奇怪的,越是当火车,飞机,什么要把亲人什么带走的时候,越是有点失落,悲切,我想周姐也是有的,她也被那临别的时刻本能地感染了,我想我们是需要一个拥艳的我伸手想去艳她,但是灌到她没有反映,于是手慢慢地落了下来,随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保重,保重!”
    她不说话,无概感觉在这临别的时候,的确应该有个拥艳了,她迟艘了很久,有点不好意思地灌了看周围的人,然后抬起头,扑到了我的怀里真的,在那个时候,没有比那个拥艳再温暖了,什么礼物都没有这个好,它让人一下子似乎飞到了云彩上,飘啊飘,任何力童省叫峙档不了那个拥艳让人欣喜,美妙的让人陶醉,好想就这样一直不分开,可是时间快到了她离开我说:“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久什出的所有,所有的一切,我都感动的,你不要认为我绝情,你的情谊,我言卜灌到的,谢谢你!”
    “不要说谢!”,我眼里含着激动的泪说:“答应我,好好生活,不管怎样,很多疑问,很多疑问,我都不问了,只希望你能过的好,可以吗?”
    她点了点头我又对妮儿说:“好好照顾你妈妈,监督她不要喝酒了吠,还有,妮儿,以后好好学习!你妈妈敢疼爱的是你!”,妮儿点了点头我对他们一笑说:“快上飞机吧!”,她们望着我,伶着东西,妮儿路拍她的后面走开了,在人鲜中,她们转过头来,我与她们招手,妮儿也跟我招手我一边招手,一边微笑,一边微笑,一边哭泣笑和泪夹杂在其中突然她也抬起手,对我挥了下,我看到她哭了,她哭的时候迅速转过头去,然后找上了咖啡色的眼睛,低着头路昵儿消失在人鲜中我一个人俘在那,久久地愣在那,手似乎还在那里招着,摇着,我当时以为她是不会回来的,她什么都不走,这一别,又会相隔多久呢,还能够再见面吗?
    她走的这么迅速,这么着急,知果不是那个电话,也许我真的不知道她去哪里了转身回首,像是做了一场梦,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我一直望着前方发傻,她走了,再次走了,什么时候能再来呢,是不是不回来了呢,我问她的时候,她沉鼓了,如果还回来,她会跟我说的,也许她不回来了心里着急的厉害,像是失去了什么,再一次的生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博客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作家        工作报告       统计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