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诱惑天使在线书屋

.

 
 
 

日志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妇续集:第五十八章 有泪你就尽情流  

2014-12-06 09:16:14|  分类: 叫我小男人的那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十八章 有泪你就尽情流  

  编辑:诱惑天使 

 

那天晚上,我去夜总会住的,我不想见到陈落,也不敢回家见我爸,我打电话让大壮去我家看看我爸怎么样了,大壮听了我的事后,骂了我一句,不过哥们就是哥们,也没什么,大壮回电话说他拉我爸去他家喝酒了,没事放了电话后,我就那样靠在床上抽烟,一格接一根的抽,黑暗中,只有烟头在闪炼着,和一个男人的脸上那无奈,一般人无法察觉出来的哀愁白天,如果不是为了打发围观的人,不在那些人面前出亚,还有不让我爸伤心,我根本没必要跟陈落玩那个发誓的游戏,我想我当时真的很恶心,做过了之后,才感觉到对不起她,对不起妮儿陈落打来电话说:“你一定要给我爸妈一个彻底的交代!”,她还没说完,我就甩了句:“我们完了,别闹了,我受不了你这样!”,我挂了电话,她再打过来说:“你别这样,是你做错了事,反仁一一,,,我又挂了电话,她再打过来,我没接,我知道她青定有些后悔了可是我没接我愣在那想了很多,很多,为什么要这样呢?妮儿的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打转,她的话让我心虚,“我恨你,讨厌你!”,本来令天是这小丫头设下的圈套想让我路她妈妈好,可是全被拔砸了,她怎么能不伤心呢她的话里隐藏了什么呢?难道,她知道什么吗?知道我所做的事对不起她的妈妈吗?我一直在想着,我拿着电话,看着眉姐的电话,想打个电话给她,可是敢终还是没按,就在我把电话丢到床上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我看到了是眉姐的电话,迅速地伞起来,听到那边是昵儿,她还在哭,一边哭一边说:“叔叔,我讨厌你,你为什么这样,你为什么不爱我妈妈了,你不说水远爱她的吗?”
    我听了她的声音,很惊喜,又很心疼她,念冲说:“别哭,乖,不是这样的,你在哪里?”
    她仍旧说:“你告诉我,叔叔,你还爱妈妈吗?她很可怜,她以前结婚是因为她失忆了,不是她故意的,你原谅她!”
    我眼睛酸酸地习巴:“妮儿,很多事情你不明白的,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大人的世界了,不是想,就可以在一起的一一妮儿,告诉我你在哪,妈妈在吗?让她接下电话!”
    妮儿一听这句,马上哭的更伤心了,她说:“妈妈喝醉酒了,在床上,我偷渝给你打电话的,她不让我给你打!”
    我听了更着急了,心里又急有气,“为什么要喝酒,傻瓜!”,我问妮儿,“你们在哪,在舞蹈学校}7”
    妮儿说:“是的,叔叔一一,,,她似乎有话要说我说:“怎么了?”
    “你知道吗?妈妈很早就极出来一个人住了,你别生她的气了!”,这句话让我一阵,她早早极出来住为什么不跟我说呢,她是被赶出来,还是自己主动出来的呢,这里面有什么原因呢,有因为我吗?我来不及多想,对妮儿说:“乖,别哭了,你等我,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我跑出夜总会,开上车往舞蹈学校赶去车子开在路上,我心里有着着急与怨恨,心里说:“为什么,为什么要喝酒呢,你很能喝吗?这么大的人了,为什么还不懂事,需要小孩子为你操心吗?”
    ,说着,说着,也许是外面的灯光太刘眼了,我感觉到眼里涩涩的我用手摸了摸,感觉里面有点水要出来了,望着外面的灯光,我感觉到无奈,忧伤,累,很累很累,开着好车,穿着名牌西装,找着名表,举止幽雅大方,这样的男人也许拍别人的眼里不应该是这样的痛苦,烦恼,应该是和成功,喜悦之类的联系到一起的可我不是,我的身体都没空抽出点时间去开心,在很多人的眼里看似光彩夺目,其实快乐不快乐只有自己知道鞋司优任不刁了优任只有自己的脚知道我把车开到了那,发现楼下面的门被锁上,我又打了妮儿的电话,让她找钥匙下来开门,过了半天,小丫头才下来,一见到我,就哭了,抖着身子说:“叔叔,妈妈被酒烧的难受死了!”,我听了,赶紧路她上楼一边走一边说:“妮儿,没事的,不要寸翻有叔叔在!”
    妮儿说:“叔叔,你不要结墉刁臼吗?妈妈需要你照顾,虽然她不说爱你,但是你对她敢好,只有你能保护她,其他人都打她,对她不好!”
    我听到妮儿说其他人都打她的时候,打眉姐的时候,我的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那是由不得人的,酸水一下子审上大脑,眼泪就出来了我走到了她们在这临时的房间,很简陌,是办公室改成的卧室眉姐躺在床上,手饮拍脑袋上,嘴里不停地习巴着胡话:“我该死,我有罪,我恨你们,讨及你们,都是混蛋,坏蛋!”,她就这样锐着,从她的话中我分不清什么意思,也联系不到一起来,不知道她讨及的是谁,未必是我吧妮儿拿着毛巾,走到她妈妈跟前,我忙走上去说:“乖,给我,你去拿点水来!”,妮儿说:“她不喝,刚才的省州皮她吐了!”
    我看了看眉姐,然后坐过去把她的头艳起来,她脸上是笑,“呵呵!”,我又看了看妮儿那可怜的根州,见她母亲这样六种无主,被吓的可怜的根州,我突然很生气,我对眉姐喊道:“为什么喝酒?你不知道孩子在这吗?你这样醉酒她怎么办,她一个孩子怎么办?”,我真是恨她这样,又恨又无奈,我突然想到她为什么喝酒,是不是因为白天的事呢,难道她还爱我吗?被我伤了吗?
    我拿着毛巾帮她擦着,然后把她扶起来,让她坐着,她被烧的脸烫死了,她是什么时候染上溺酒的恶习呢?我想到妮儿说她早极出来了,又感觉她很可怜,真的好可怜,我疼了下她,然后说:“你以后可不要喝酒了,妮儿还小,你不要吓她知道吗?”
    她的身体开始发抖,犹如触电一样地抖动,湘湘的感觉妮儿被吓的又哭了,我说:“妮儿,别哭,没事!”,我把眉姐紧紧地抱在怀里,贴的很近,她的身体热的厉害,像是有火在烧,在我的亲抚下,她不抖了,$\在我怀里,手匀着我,脸不停地蹭动妮儿坐到床边,拉起眉姐的手不停地拍手里提着说:“妈妈,你别吓妮儿,你快纽来,说以后不喝酒了,妈妈!”,我叹息了下,然后问妮儿:“她喝了多少?”
    “我当时在及里看电视,她一人拍那个办公室,里面有很多酒,她喝了好象有两瓶多红酒:”
    “天!”,我装着眉头又看了下她那被烧的通红的脸蛋,我真想打她,为什么要这样,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我又把她放到了床上,让她平躺着妮儿说要送去医院吗?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她吐了很多,应该没事!”,我让妮儿去睡觉,妮儿摇了摇头,我不想让孩子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不顾妮儿的存在,对眉姐说:“何苦呢,有什么话不可以跟我说吗?非要把心事都理在心里,你知道吗?我好为难,什么都不知道,你也不跟我说,让我怎么办?你就不可以跟我说吗?”
    我就这样锐了好久,她突然纽了,微微地睁开了眼睛,她看到是我,慌忙地推开我,她用的力气好大,牙击咬着嘴唇,我被她推的跟跄了下,然后站稳,冷冷地望着她,对她吼道:“为什么要喝酒,告诉我!”,我的声音很大,我心里来气,我知道,等她纽来,我第一句问她的就是这个,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她傻傻地灌着我,不说话,路灌不认识的人一样我又吼了句:“你不知道昵儿有多紧张,她被吓的那么可怜,不停地叫妈妈,妈妈,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明知道孩子在,为什么还喝那么多酒,你说啊,你不是孩子了,为什么连孩子都不如!”
    她被我说的掉下了泪,她含着泪说:“于先生,不要你管,你给我走!”,她很生气地习巴道,拿起旁边的枕头砸我,妮儿装着眉头说:“妈妈,妈妈,你别这样,叔叔被急坏了,他说他还爱你!”
    我听到这句话,看了看眉姐,她转头看了下妮儿,然后生气地习巴:“谁让你打电话给池的!”
    我听了这话来气了,她不该对妮儿发脾气,于是也生气地习巴:“怎么了你,妮儿给我打电话,是寸肖你出事,为你好,还坏了是吧,你怎么这么不懂疼爱孩子,你是不是失忆的连一点亲情都没了,有什么火你可以跟我发,别吓孩子!”
    她没有客气地习巴:“你少管我们家的事,你是谁啊,于先生,你是不是还感觉麻烦不够啊,你是不是要把我们退上绝路?你根本不懂得爱,不懂得贵任,你什么都不懂,你还说你爱你的眉姐,你爱吗?”,她把头转到了妮儿的方向说:“宝贝,是妈妈不好,以后不喝了,你别哭了!”
    我被她说的蒙了,她敢后问那句好厉害,我爱眉姐吗?是的,我爱吗?如果说爱,我为什么又跟别人了,如果说不爱,我为什么来,你们为什么都不理解我,我一直都是爱的,可我有什么办法,我得到了什么?她不该说这句话,我的心很冷,我明明是爱你的,听说你喝醉,我赶忙开车跑过来,见到你这样,又很着急,我怎么不爱,为什么要这样锐,伤我的心眼泪在眼里打转,心里凉凉的,酸酸的,身子发慌,我用手拾了下脑袋,然后摇了下头,说:“好,我知道,我不该来,我是众了婚的人,我不该来这里,你说我不爱,就不爱吧,说什么都行,可谁理解过我,我的心谁理解过!”,我呼了口气,紧紧地报着嘴,眼里充满着泪说:“林女士,我打扰你了,好了吧,我错了,我以后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妮儿哭了,她质问她妈妈,“你为什么让叔叔伤心呢,他哭了,他被你说哭了,你别这样!”
    我慌忙擦了眼泪,她转过头来,看到我的确哭了,她迷惘着眼种,似乎感觉自己说的过了我擦了眼泪,笑了笑说:“林女士,我不会来了,不会来了!”,我转身要走,妮儿上来拉住我眉姐在后面喊着:“你别拉他,让他走,他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听到没?”
    我转身望着妮儿,然后睁了睁眼睛,似乎还想哭,但被忍住了说:“妮儿,听话,叔叔不会忘记你的,有时候事路叔叔说,这世界上不管什么人把你忘记了,叔叔不会,想到你,我就会想到我的眉姐,而不是林女士!”,我故意这样锐的妮儿装着眉头说:“叔叔,对不起,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叔叔不会生气的,你陪你妈妈吧,让她不要喝那么多酒了,那样是不负贵的女人,是坏女人,不会让人喜欢的,没有尽到做妈妈的贵任!”,我故意说给眉姐听的她听到了这个,放低语调说了句:“你放心吧,以后不会喝酒了:”
    她的这句话是那么的柔软,似乎是从心里面说的,让妮儿放心,也让我放心我听她这样的语气,于是也一笑说:“恩,好的,希望你可以做到,这世界没有什么事过不去的,折磨自己其实是拍折磨所有爱你的人,希望你明白这句话!”,我又说:“还有,你极出来,一个人住,什么事省哆小心,有什么原因即使不跟我说,你也要想办法把心里的结子解开,这世界没人能帮你,除了你自己宁,,说完,我转身走开了,妮儿跑到了门口说:“叔叔,你会结婚吗?”
    我对她一笑,没有说这个,而是说:“叔叔水远疼爱你!”
    我看到我离开的时候,妮儿流下了泪,从学校走下来的时候,我也哭了一路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哭的那么伤心一直走到车里后,我还在哭,$\到方向盘上后,我痛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博客首页          武侠小说         武侠作家        工作报告       统计公报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